第578章 刘协无人可用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戏志才和曹操深夜交谈,许久后,戏志才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卧室。≯> ≯ <.1ZW.

    屋子,突然熄灭了油灯,陷入沉寂当。

    曹操和戏志才到底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两人具体商讨了些什么问题,也没有人知道。总之,曹操的精神面貌生了变化,炯炯有神的眸子更加闪亮耀眼,他虽然穿着打扮依旧,可给人种耳目新的感觉,让人觉得曹操生了变化。

    大军休整宿,次日早就快赶路,往长安而去。

    曹操率领大军离开函谷关,却也留下士兵驻守。

    他不可能直留在长安,最后是要返回兖州的,所以必须将函谷关的控制权牢牢握在手,否则函谷关被夺,曹操返回兖州的后路就没有了。

    大军西行,往长安行去。

    此时,王灿率领大军兵出子午谷,从南往北赶向长安;曹操率领大军兵出函谷关,由东往西赶往长安;马腾则率领大军从郿县出,由西往东赶往长安。

    三路大军,同往长安而去。

    只是,由于刘协从斡旋的缘故,使得樊稠派兵处处阻拦曹操,张济也派兵不断阻拦王灿,两路大军遭到抵挡,赶往长安的途都遭到威胁,唯独马腾麾下的西凉兵路畅通,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奔长安。

    ……

    长安城,宫殿。

    刘范已经返回长安,而探查王灿那、曹操消息的人也将消息禀报回来。

    刘协坐在大殿,头戴冕冠,身穿黑色衮服,目光看向刘范,问道:“刘卿,朕已经尽力为马腾争取时间,他还有几日抵达长安?”

    刘范站起身,抱拳道:“陛下,马将军已经过了新丰县,正往长安而来。估计明日正午就能抵达长安,旋即击败西凉军。”刘范说服马腾后,和马腾道返回长安,不过在新丰县的时候,刘范率先步回到长安,布置迎接马腾的事情。

    刘协并未急着询问马腾的事情,又问道:“种卿,曹操的情况如何?”

    种卿,便是谏议大夫种劭。

    种劭听见刘协问,立刻站起身,恭敬的拱手回答道:“回禀陛下,曹操刚击败樊稠留在函谷关的守将,距离抵达长安尚需三日。若是樊稠派出西凉军处处拦截,或许五日内曹操都无法抵达长安,所以马将军有足够的时间击败西凉军。”

    “啪!”

    刘协神情兴奋,抚掌笑道:“好,只盼樊稠派遣更多的士兵拦截曹操,让曹操抵达长安的时间再晚些,给马腾足够的时间稳定长安,消弭内患。”

    顿了顿,刘协又问道:“马卿,王灿的情况如何?”

    马卿,是侍马宇。

    马宇抱拳说道:“回禀陛下,王灿兵锋太甚,直接杀死张济驻守在子午谷的万余西凉兵,并且诛杀子午谷守将张椽。如今王灿已经离开子午谷后,往长安赶来。若以王灿大军的度,恐怕只需两日的时间,王灿就能抵达长安,若是马将军明日无法攻破长安,王灿就会横插脚,到时候的情况就复杂了。”

    刘协听了后,兴奋的神情立刻冷静下来。

    他伸手轻抚下额头,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

    停顿了片刻,刘协目光扫了眼大殿的几人,问道:“王灿抵达长安的时间太短,不能给马腾足够的时间,众卿可有计策阻拦王灿?”

    治书御史刘诞抱拳道:“陛下,臣有策。”

    刘协忙说道:“卿有何计谋,快快道来。”

    刘诞沉声说道:“陛下想保证马将军能尽快击败西凉军,可以召集张济,让张济派出张绣去抵挡王灿。这样做,不仅把张绣这个祸害调出西凉军,还可以减轻马将军攻城的阻力。陛下不仅给王灿制造困难,也给马将军减轻难度,来往,击败西凉军的机会就增大了。”

    刘协听了后,沉思番,说道:“计谋倒是不错,还得张济点头啊,你们谁愿意去后将军府说服张济。”

    话音落下,没有个人站出来说话。

    刘协看了几人眼,心冷,放在膝盖上的手骤然握紧。旋即,刘协摆手道:“都退下吧,朕自会解决张济的问题!”

    “臣等告退!”

    几个人抱拳说了声,便转身离开了宫殿。

    大殿外,刘诞和刘范起离开。

    两人都是刘焉的儿子,留在长安的时候,直都是住在处宅院,并没有分家居住。两个人先后上了马车,往自家宅院赶去。刘诞脸上带着不解之色,说道:“大哥,刚刚我准备请缨去说服张济,你为何制止我?”

    刘范哼了声,冷声道:“你人微言轻,张济岂能同意。”

    刘范却强自说道:“虽然如此,我也该争取下,即使不能成功,再由陛下出面岂不是更好,我们做臣子的,而且还是皇室宗亲……”

    话没有说话,就听刘范打断道:“二弟,皇室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留在长安,多为刘家考虑下。如今父亲病逝,三弟被杀,四弟被囚,我们两人身陷囹圄,我直不让你掺和政事,就是为了让你好好活着,为刘家传宗接代,不要断了刘家的香火。”

    刘范见刘诞脸不服,继续说道:“为皇室尽忠,有我人足矣,即使我被杀了,你还能够保住刘家的血脉,让我们这支血脉传承下去,懂么?”

    刘诞听了后,心非常不是滋味。

    他张口想要说话,可看见刘范的神情,到嘴的话又憋了回去,说不出来。

    ……

    宫殿,刘协鼻息咻咻,连续摔烂了几样价值连城的瓷器。

    他背负双手,在大殿来回踱步。

    刘贤去世的时候,刘协虽然相信刘贤给他制定的策略,却没有相信刘贤所说的话。然而,这刻刘协似乎明白了,果真是谁都不可靠,谁都不可用。他想着没有个人敢去张济府邸的时候,颗心就冰凉冰凉的。

    人心如此,他又能如何?

    虽然刘协颇有心计,在人前能镇定下来,但宫殿没有人,他就不再是那个镇定自若的皇帝,而是个少年,大声的宣泄着心的不满。

    诺大的朝廷,竟然无人可用。

    这种情况,不得不说是种悲哀。

    良久,刘协才平息了内心焦躁的情绪。他仔细整理好装束,恢复了帝王该有的气度。然后回到坐席上,朗声道:“来人啊!”

    不多时,个小太监跑了进来,尖声道:“陛下,有何吩咐?”小太监是刘协的心腹,并不是张济、樊稠的人。

    刘协吩咐道:“去请兴义将军杨奉前来,朕有事召见!”

    “诺!”

    太监回答声,转身离去。

    刘协望着太监离去的身影,眼露出沉思之色。事关马腾攻入长安的事情,他必须步步为营,不能有丝毫马虎,得先解决好长安的情况,再处理张济和樊稠的事情。

    ps:保底四更之三,求鲜花、收藏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