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曹操的野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戏志才袭白衣,衣袂飘飘,如谪仙临世。≥  <.≤1ZW.

    他身高尺,体态瘦削,双眼灵动深邃,鼻梁挺拔高耸,嘴角微微勾起,挂着淡淡的笑容,给人种自信从容的感觉,好似天下之事尽在胸。

    “咳!咳!”

    戏志才轻咳两声,胸膛微微起伏。

    曹操见此,刚刚拿下函谷关的兴奋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脸上闪过抹担忧,急忙问道:“志才,你身体不好,都让你不要跟上来,你却偏要来。”

    戏志才摆摆手,说道:“主公,老毛病了,不碍事的,会儿就好。”

    曹操听见戏志才的话,心却很不是滋味儿。

    诸侯讨董期间,他得到荀彧辅佐,随后由荀彧推荐戏志才。曹操在戏志才和荀彧的辅佐下,才开始崛起。两人人主内政,人主军事,相辅相成,使得曹操迅腾飞起来,其势力已经不弱于袁绍、刘表之流,所以曹操见戏志才得病,非常担忧。

    他想了想,咬牙下了个决定。

    曹操从荀彧口得知郭嘉也身穿重病的,可荀彧在讨伐董卓的时候见过郭嘉,那时候郭嘉身体大好,显然已经治好身上的疾病,所以曹操抵达长安后,便准备向王灿请教,救治戏志才,保护他麾下谋士的性命。

    双方还没有成为敌人,曹操和王灿私交不错,他觉得机会还是很大的。

    顿了顿,曹操吩咐道:“来人,带戏军师下去休息。”

    “诺!”

    保护戏志才的士兵回答声,便带着戏志才下去了。

    此时,函谷关内外的喊杀声已经逐渐平息下来,曹操率领的大军开始清扫战场,而骑兵则快的肃清敌人。

    夏侯惇策马回到曹操身旁,急忙说道:“主公,韩炳急匆匆逃走,不可能设下埋伏的,我们骑兵加快度追赶韩炳,定能举将韩炳诛杀,您为什么让我们停下来呢?”语气,夏侯惇带着丝埋怨。

    夏侯惇从诸侯讨董就跟随曹操,和曹操又是亲戚,所以说话并没有顾忌。

    曹操正色道:“元让,天色黑暗,而函谷关又有夹道,道路窄而险,难以策马奔跑,这样的情况不宜交战。你领兵追击,不占据天时、地利,太冒险了。况且穷寇莫追,旦把西凉兵逼入险境,你也有可能面临危险。”

    夏侯惇撇撇嘴,却没有再说话。

    大军清扫干净战场,然后开始安营扎寨休息。

    曹操嘱咐夏侯惇和夏侯渊做好防备,有嘉奖了乐进番,然后带着许褚往函谷关城楼上行去。函谷关高大巍峨,城楼上有专门的卧室可供休息,曹操来到卧室,洗漱番后并未直接休息。他坐在床榻庞,竟然拿出本兵书仔细的。

    这是曹操的习惯,不管是走到哪里,都习惯于读书。

    卧室,曹操秉烛读书。

    “咚!咚!”

    卧室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旋即,门外又响起略微沙哑的声音:“主公,是我。”这声音,是戏志才的。

    曹操听后,抬起头说道:“门没有上锁,进来吧!”

    他有些疑惑,也已经深了,戏志才先前就去休息了,怎么还回来找他?

    房门嘎吱声,戏志才大步走了进来。

    曹操见戏志才准备揖礼,连忙摆手道:“坐吧,不用多礼。”可是,戏志才依旧是不卑不亢的朝曹操揖了礼,然后才撩起衣袍在屋子坐下。

    曹操问道:“志才,深夜来访,有什么要事?”

    戏志才神色显得有些凝重,说道:“主公,的确有要事。这几日卑职仔细思量,觉得此次长安之行,可能不那么顺利。如今三路大军赶往长安,有可能主公先到,有可能王灿先到,也有可能是马腾先到。若是其余两人领兵攻入长安,主公打算怎么处理?”

    曹操不明所以,问道:“志才,你怎么想到问这个事情?”

    戏志才说道:“主公,若王灿入主长安,或者是马腾入主长安,两人都有可能将主公招进长安为官,若生这样的事情,主公又当如何应对?”

    句话,曹操脸色大变。

    曹操望着戏志才,神色阴晴不定。

    换做是曹操刚从诸侯讨董离开的时候,王灿或者是马腾主持朝局征召曹操入朝为官,他想也不想,肯定直接答应了下来。如今曹操已经是兖州牧,镇守方,是天下间有数的强横人物,随着权利的增大,对权利的**也与日俱增。

    俗话说男人不可日无权,尤其是当个人享受到权利的好处后,更不可能放弃手已经拥有的权利。

    曹操有胸襟,有抱负,绝不会轻易放弃兖州。

    沉思良久,曹操并没有回答戏志才,反而问道:“志才认为我应该如何?”

    曹操没有回答,却已经做出了回答。

    戏志才闻言,略显苍白的面颊露出抹笑容,若曹操真愿意放弃兖州牧,入朝担任个处处被掣肘的官员,戏志才都要仔细考虑番未来的出路了。

    当今的世道不是太平盛世,盛世以朝廷枢官员为尊。然而,乱世牧守方的巨擘才是掌握话语权的人,朝廷官员空有名头,却没有半点权利,似曹操和王灿等人不会留在朝为官,而会选择在外面独霸方。

    戏志才深吸口气,挺直身体,正襟危坐,问道:“主公可有胆量攻打长安?”

    “什么,攻打长安?”

    曹操惊呼声,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

    他直以兴复汉室为己任,不管是落魄时,还是现在已经是权倾方,曹操的志向都没有生改变。然而,攻打长安实在是太过大胆,太吓人了,长安是大汉的京都,是朝廷枢,若是强攻长安不仅要冒着被天下人诟骂的危险,还有可能被打上反贼的名头。

    曹操想了想,抱拳道:“请志才教我!”

    戏志才闻言笑,朗声说道:“主公若奉天子以令不臣,迁都兖州,同时又掌握朝政大权,也会被天下人诟骂,因为朝官员无权,主公势必被攻讦。”

    曹操听了后,点点头表示同意。

    戏志才继续说道:“若皇帝被王灿或者马腾挟持,对主公非常不利,所以主公不能让他们离开长安,只要任何个人入主长安,主公就表檄说他们挟持皇帝,欺压百官,目无君上,主公起兵清君侧,除奸臣,乃是以正义之师攻打长安。”

    顿了顿,戏志才说道:“若主公愿意放弃兖州而入朝为官,也未尝不是明哲保身的好办法。”说话的时候,戏志才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

    曹-操-黑-溜溜的眼睛炯炯有神,眼眸闪烁着疯狂的眼神。

    戏志才的番话,将曹操心底的层防线打破,激起了曹操心的野心。

    不管如何,他都要被攻讦,害怕个鸟啊!

    猛虎,下山了。

    ps:保底四更之二,求pk票票和鲜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