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曹氏猛将(加更11)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乐进勇猛果敢,杀起人来狠辣果断,令西凉兵胆寒。≥≧  ﹤.1ZW.

    他骑马昂然站在城门口,抵挡着不断汹涌冲杀上来的西凉兵。

    乐进武艺不凡,虽然能挡住许多西凉兵,可毕竟是势单力薄,人有力穷的时候。况且乐进只带了二十个骑兵混入函谷关,力量不足,即使掌控函谷关的城门,也难以继续坚持下去,尤其是源源不断的西凉兵冲过来,让乐进压力陡增。

    短时间内,乐进虽然斩杀了个校尉,个偏将,身上却也受到伤害。

    驮着彭弛返回函谷关的时候,乐进身上的伤痕是伪造出来的。此时,和西凉兵面对面交战,是真刀真枪硬拼,被战刀砍伤也是在所难免。

    夏侯惇、夏侯渊的到来,立刻缓解了乐进的压力。

    两个猛人率领骑兵杀到,注入了新鲜的力量。

    夏侯惇手长刀不停的挥舞,竭力大吼道:“谦(乐进字),你休息会儿,看我杀敌!”他声音洪亮,又和吕布都交过手,从未把眼前的西凉兵放在心上。这边是种自信,种蔑视西凉兵而凌驾于西凉兵之上的气势。

    “喝!”

    夏侯惇猛喝声,手长刀在胸前抡起,刀刃向外,旋即猛地削出。

    刀光闪,削出的长刀刀刃从夏侯惇左侧的西凉兵身上划过,逐的削过四个西凉兵胸前的甲胄,只听见嚓咔嚓咔的声音响起,四个西凉兵被夏侯惇刀削后,全部被长刀上携带的力量撞得倒飞出去。

    刀刃划过后,甩出溜血沫子,飞溅在空。

    刀势落尽后,夏侯惇顺势又撩起长刀,待长刀举起后,猛地往前劈下。

    长刀劈下,如同是瀑布高悬,凌空落下。刀刃化作道银白色的匹练,闪电般劈前方的西凉兵,直接将西凉兵劈成两半。

    “啊啊!!?!”

    夏侯惇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尸体横飞。

    他挥舞手长刀的时候,圆转自如,没有任何停滞,每刀挥出都是裹挟着万钧之力,而刀落下,在刀势完全耗尽的时候,又会生出另种变化。正如刚才刀横削出,而下刀又是凌空劈下,这两式之间就会有个完美的衔接。

    夏侯惇用刀,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每招使出后,下招都能完美的衔接上,好似是闲庭信步,轻松自然。

    事实上,诸侯讨董时,夏侯惇刀法并未有这么厉害。

    只是夏侯惇、夏侯渊、孙坚和赵云联手对战吕布,四人起和吕布打成平手,仍旧没有能够杀死吕布,刺激了夏侯惇心的骄傲,让他定下心来练习刀法。所谓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夏侯惇日复日的练习,兵法不见得有多厉害,可刀法军却是响当当的。

    他出刀的时候,每刀都力量十足。

    此时夏侯惇的刀法,有些类似于关羽出刀的气势,刀挥出,必定是倾尽全力,惊天地泣鬼神,刀劈下,无人能敌。

    夏侯惇如同辆6地坦克,不断的碾压过去,杀得西凉兵连连溃退。

    乐进看见夏侯惇杀人,咂舌不已。

    他早就知道夏侯惇霸道无比,悍勇凶残。因为每次遇到战事的时候,夏侯惇总是冲在最前面,也是负伤最多的人,这也是夏侯惇刀法进步神的缘故。只有在战场上靠生死磨练,才能练出杀人之术,才能有所成。

    另边,夏侯渊也是不断杀戮。

    相比于夏侯惇,夏侯渊就差了许多,饶是如此,却也是厉害无比。

    夏侯渊手杆长枪,度极快,力量也非常大,往往都是往西凉兵身上的要害扎去。他最擅长的就是远距离攻击,枪击出后猛地加大力量,然后扎在西凉兵身上,直接从身体的要害穿透过去,这样杀伤的就不是两个士兵,而是连杀几人。

    夏侯渊没有夏侯惇那般凶悍,却也让西凉兵骚乱起来。

    城楼下,西凉兵已经乱作团,不断冲上来支援的西凉兵都被刚刚冲进来的夏侯兄弟杀得不断连连后退,已经逐渐的露出疲态,有些挡不住了。

    城楼上,韩炳神情凝重,脸上露出愤愤的神情。

    他没有料到彭弛竟然被活捉了,然后曹操麾下的士兵却穿着西凉军的衣服大摇大摆的护送已经濒临死亡的彭弛回来,成功混入函谷关,打开了城门。

    这下,打了韩炳个措手不及。

    他心愤怒,却也只能冷静下来小心应对。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继续埋怨彭弛已经无济于事,只能尽量的弥补。由于城楼上没有遭到曹操大军攻城,便没有任何压力,所以韩炳不断地派出士兵去抵挡夏侯渊等人,想要将夏侯渊、夏侯惇和乐进撵出函谷关。

    “报!”

    名士兵快跑过来,禀报道:“将军,快,快,挡不住在了!”

    韩炳眉头皱起,问道:“你说什么?”

    士兵抱拳道:“将军,快撤吧,曹操麾下的骑兵已经攻入函谷关。曹操军有两个杀神,太厉害了,太霸道了,根本挡不住啊……”

    士兵唧唧歪歪的,想劝说韩炳撤兵。

    当士兵说得正起劲儿的时候,韩炳脸色寒,摁住腰间刀柄的手突然用力,铿锵声,战刀出鞘,刀刃就在士兵的脖子抹了过去。刹那间,血痕乍现,旋即鲜血喷溅出来,士兵睁大眼睛,不解的望着韩炳,他番好意,不明白韩炳为何杀他?

    “嘭!”

    士兵脑袋歪,下摔倒在地上。

    韩炳深吸口气,冷声喝道:“我西凉军铿锵男儿,岂能不战而逃,本将誓与函谷关共存亡,尔等若再有异心,此人便是榜样。”

    战刀指着倒在地上的士兵,猩红的鲜血顺着刀刃滑落下去,滴在士兵身上。

    韩炳扫了眼其他士兵,喝道:“下城去,随我杀敌!”

    “诺!”

    周围士兵大声回应,随韩炳快往城楼下跑去。韩炳领兵到城楼下去支援,函谷关里面的西凉军就更加密集起来。

    有道是主将不畏死,将士用命。西凉兵奋勇死战,个个西凉兵不断地蜂拥上去,前仆后继,给夏侯渊等人造成极大地威胁。虽然夏侯渊、夏侯惇和乐进是使用骑兵杀敌,可函谷关里面并不宽,能容纳几匹马冲锋已经是极限了,骑兵虽然厉害,却也难以施展开来。

    如此来,双方的交战便陷入僵局之。

    双方的士兵你来我往,杀得如火如荼,非常惨烈。

    “哒!哒!”

    马蹄声清脆而响亮,匹黑色战马奔驰而来。

    战马之上,名粗犷大汉神色冷峻,容貌雄毅。他身体强壮,腰大十围,力量非常大,提着丈长的大刀冲进函谷关,怒后道:“西凉狗贼,你家许爷爷来也!”

    声暴喝,如平地里声炸雷。

    ps:欠下15更,这是第11更,今日ok,明日再战。pk票连连遭爆菊,太惨烈了,太不仁道了,大家看下有木有pk票,支持下小东吧,小东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