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函谷关下(四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把火,焚烧了四千多具尸体。≯≯≯ .

    滚滚浓烟冲霄而起,刺眼呛鼻,浓烟升起后遮天蔽日。四千多具尸体,全部把火焚烧干净,待大火燃起后,王灿就领兵继续前进。

    大军兵出子午谷,直指长安。

    王灿领兵破开子午谷这处关卡,率领大军前往长安就已经是片坦途,没有任何能阻挡大军的关卡。想要拦截王灿的大军,除非张济率领大军前来抵挡王灿,否则王灿的大军长驱直入,不用多长时间就能够抵达长安。

    王灿拿下子午谷的时候,曹操率领大军也开始猛攻函谷关,想尽快破关。

    曹操和王灿都得到马腾出兵攻打长安的消息,三方诸侯,都倾尽全力和时间赛跑,争取领兵早日抵达长安。

    王灿破掉子午谷的时候,曹操也在加前进。

    函谷关,因关在峡谷,深险如函而得名。

    函谷关位于长安东面,是长安东面的屏障。曹操想往西抵达长安,就必须拿下函谷关,否则绝无可能取得先入长安的机会。

    不管是长安,还是洛阳,函谷关都称得上是战略要地。

    因为函谷关在长安和洛阳的间,是东向洛阳,西往长安的咽喉,想到达长安或者是洛阳,都必须从函谷关通过。

    最重要的是,函谷关不仅处关口,更是军事要塞。它扼守崤山咽喉,西接衡岭,东临绝涧,南依秦岭,北濒黄河,地势险要,道路狭窄的地方甚至只能容纳辆马车通行,足见其地势险峻,所谓‘车不方轨,马不并辔’,便是如此。

    巍峨古关,矗立在大地之上,令人望而却步。

    残阳挂在天际,将天边染得片通红。

    天色逐渐昏暗下来,朦胧的颜色将函谷关点缀得似真似幻,雄壮巍峨的函谷关好似是尊史前巨兽,俯伏在大地上,陷入沉睡当。夜幕降临后,函谷关的城楼上点燃了火把,把昏暗的夜色驱散。

    个个士兵身穿甲胄,手持长矛,在城楼上来回巡逻。

    名身穿黑色甲胄,头戴铁盔的将领双手撑在女墙上,望着远处漆黑的夜色,眼露出抹担忧的神色。

    此人名叫韩炳,是驻守函谷关的副将。

    驻守函谷关的主将名叫彭弛,是樊稠麾下员骁将,负责函谷关的安全。

    曹操领兵攻打函谷关数日,无法攻克。午时分,曹操领兵退回去,彭弛见曹操士兵疲乏,便领兵追击。彭弛午就率领大军出去,可天色黑下来后,彭弛还没有领兵返回,让韩炳心颇为担忧,害怕彭弛被曹操斩杀。

    韩炳直留在城楼上,并未去休息。

    彭弛刻不回,他刻都不能放松下来。

    负责巡逻的校尉走过来,抱拳说道:“将军,您先去休息吧,末将在城楼上巡逻等待,若是现彭将军回来,末将立刻通知您。”

    韩炳摇摇头,拒绝了校尉的好意。

    校尉叹了口气,便继续巡逻。

    皓月升空,轮圆月悬挂在天际,柔和的月光洒落下来,将夜晚点缀得朦朦胧胧的,时间逐渐流逝,而韩炳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到现在彭弛都还没有回来,让韩炳颗心沉重无比,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知何时,远处出现了个个小黑点。

    旋即,城楼上的士兵看见后,大叫道:“将军,有人,有人,可能是彭将军回来了。”

    彭弛闻声望去,只见函谷关百米外出现了群人影。

    虽然借着朦胧的月色只能看到人影,无法仔细的看清楚到底是谁,但韩炳心却有了丝希冀。片刻后,韩炳的心却沉了下去,因为人影不多,只有二十多人。从这群快奔跑的骑兵看来,很可能是被打败的西凉军。

    彭弛,很可能被曹操击败了。

    “哒!哒!”

    马蹄声阵阵传来,二十多个骑兵骑着战马快奔驰。这二十多个骑兵脸上带着浓浓的忧色,他们神情狼狈,铠甲破损,髻散乱,脸上还有沾着许多血迹,个个士兵纵马狂奔,不断地策马加朝函谷关冲去。

    这群士兵,为是个校尉骑马奔驰。

    马背上,还驮着员将领。

    这员将领躺在马背上,脑袋朝下。他髻散乱,双眼紧闭,面如金纸,整个人的气息若有如无,已经到了濒临死亡的边缘。他嘴角流溢出丝殷红的鲜血,拳头握在起,直都没有松开,而战马奔驰的时候,将领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此人,便是函谷关守将彭弛。

    骑马的校尉甚是狼狈,他呼吸显得有些急促,脸上满是斑斑血渍,身上的铠甲四处破损,还布满了条条伤口。只是,这员将领的眼睛炯炯有神,透出股灵动的光芒。他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函谷关,脸上露出欢喜的表情。

    “快,加快度!”

    校尉竭力嘶吼,声音有些沙哑。

    他声大吼,催促战马快奔跑,而周围的二十多个骑兵也快奔跑。

    “轰隆隆!”

    夜色,在校尉身后远处,又有无数的追兵赶来。追兵最前面的是队骑兵,骑兵大声吆喝着,脸上露出兴奋地神情。

    骑兵后面,则是步兵赶了上来。

    毫无疑问,追赶彭弛的大军便是曹操的军队。

    追兵,骑兵最前方有两员将领奔跑的度极快。其左侧的人面容粗犷,生得是虎背熊腰,属于典型的虬髯大汉。他左手拉着马缰,右手提着口长刀,长刀锋利无比,在月色的映照下闪耀着冰冷的光芒。

    此人,是曹操麾下大将夏侯惇。

    夏侯惇策马奔驰,大声喝吼,催促身后的士兵快追上去。

    夏侯惇右侧,还有员将领。

    此人面颊瘦削,身体颀长,精壮剽悍,刀削般的面庞棱角分明,深邃灵动的眸子给人精明聪慧的感觉。他手持杆铁枪,策马奔驰,眼睛盯着火光通明的函谷关,闪烁着点点精,此人便是曹操麾下大将夏侯渊。

    夏侯惇、夏侯渊率领骑兵追赶彭弛,快接近函谷关。

    曹操率领步兵前进,在骑兵后面。

    城楼上,韩炳看见远处黑压压的模糊影子,吓了大跳。很显然前方逃窜的是西凉军,后方是曹操的大军。

    他清楚记得彭弛率领两千多士兵追击曹操,如今被曹操打得只剩下几十名骑兵,太令人吃惊了。不过韩炳也没有直接让士兵打开城门,因为还没有确定逃兵是否是彭弛。若是城楼下奔跑回来的骑兵是曹操的骑兵,可就是引狼入室了。

    马蹄声在夜空下响起,二十余骑兵到了函谷关下。骑在马上的校尉仰起头,嘶声大吼道:“韩将军,快开城门,将军挺不住了。”

    韩炳伸出脑袋,吼道:“将军在哪里?”

    他往下看去,眼睛扫了圈,竟然没有看见彭弛。不过,却也看见员将领趴在校尉的马背上,无法看清楚真实的面貌。

    ps:保底四更完成,晚上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