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血染子午谷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转瞬间,左絮个活生生的人躺在地上动不动,没有了气息。≥≧  <.﹤≤1ZW.

    典韦跑了过来,瞅了瞅左絮,惊愕的望着王灿,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心暗暗忖度道:真是被赵云猜了,主公的近身搏斗力量好强横。

    典韦力量强横无比,两柄铁戟在手,不惧怕任何人。他自持武力出众,对于左絮这样的人物也不放在眼,能三两拳打死左絮,可绝不会像王灿这样干净利落。王灿出手后,先是打掉左絮手的兵器,旋即双拳击左絮太阳穴,招致命。

    动若奔雷!

    这是典韦搜肠刮肚,想出来的个词语。

    他挠头笑了笑,有些埋怨道:“主公,下次可不能这样以身犯险了,虽然您武艺高强,两拳就杀死左絮。可万他匕上有毒,您沾上点可就糟了,您是益州刺史,身系万千黎明百姓的生计,不可轻易的冒险!”

    王灿拍拍手,看着典韦,道:“山君,你何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典韦愕然无语,便不说话了。

    两人都没有将左絮的生死放在眼,可左絮的死却引了连串的反应。

    西凉军士兵看见左絮先是割下张椽、马志和赵直的脑袋,投降王灿,心灰心丧气,都是放弃了抵抗。然而,左絮虽然投降,却是想要借机接近王灿,寻找机会杀死王灿,虽然没有能成功,却说明左絮是诈降,是为了杀死王灿才投降的。

    西凉男人,铁汉子!

    左絮,亦如是!

    “将军没有投降,他是诈降,是为了给三位将军报仇。左将军殊死搏斗,我们也不能示弱,杀,杀回去!”名被看押起来的西凉兵举拳大喝声,然后快朝黄忠麾下的士兵冲去,想夺取武器做殊死搏斗。

    “是西凉男儿的,和我起冲,咱们拼了,西凉兵没有孬种!”名身高尺的威武大汉怒吼声,挥舞着拳头冲了出去。

    “西凉男儿,宁愿死,也不投降!”个身材魁梧却矮胖的年人低吼着,他也撒开脚丫狂奔,快朝不远处的士兵冲去。

    ……

    左絮的死,如同点星星之火扔在大地上,引了连串的反应。

    西凉兵桀骜不驯,骨子里都是凶悍之徒。他们看见左絮凶狠的杀了三个将领投降,都灰心丧气,觉得争斗没有意义了。但左絮舍生取义,为了杀死王灿而假意投降,这样的场面激起了西凉兵心的血性,使得西凉兵奋起反抗。

    “杀,咱们拼了!”

    “誓死不降,誓死不降!”

    “西凉兵不是孬种,冲啊!”

    ……

    个个西凉兵高声喝喊,反抗的念头如同是瘟疫样,不断地蔓延着。眨眼工夫,四千西凉兵全部反抗,没有个愿意投降。四千人悍不畏死的冲锋,用双铁拳和手持战刀的士兵争斗,虽然如同飞蛾扑火,却也是股不可轻视的力量。

    这些西凉兵都是悍勇之徒,不要命的冲锋,下就突破了士兵的束缚,押送西凉兵的士兵很多都被直接打到在地上,旋即被杀死。

    个个西凉兵都想要夺取武器,起反抗。

    整个子午谷,场面下变得大乱起来。

    论语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这群西凉兵就是群匹夫,群骨子里有着血性的匹夫,他们为了心的点坚持,悍不畏死的冲锋,用血肉之躯硬扛战刀的劈砍,用身体当做武器,不断地奋勇冲锋,奋起反抗。

    典韦看见西凉兵突然造反,露出惊诧的眼神。

    不过,他虽然和西凉军是敌人,却不妨碍典韦欣赏西凉军士兵的胆气。

    王灿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也是啧啧称赞。

    这样支敢用血肉之躯拼命的军队,敢徒手起冲锋的士兵,才能称之为精锐之师,可惜开始左絮的选择就错了,他直接率领西凉兵奋起反击更加有力,如今西凉兵各个都赤手空拳,反抗的难度可谓是难如登天。

    裴元绍和周仓正押送西凉兵前进,却见西凉兵突然造反。

    两人相视笑,都欢喜不已,直接带着士兵镇压西凉兵。两人想建功立业,本就不愿意返回汉,西凉军造反正和两人的心意。

    杆布满尖刺的狼牙棒,口四尺长的大刀,两柄武器在裴元绍和周仓手大放异彩。两人不停地杀戮,神色兴奋,杀得起劲儿,路杀过的地方,都是残肢断臂,血肉横飞,蓬蓬鲜血洒落下来,染红了大地。

    个个西凉兵嘶声惨叫,却从未投降。

    此时,赵云见局势掸压不住,举起手的龙胆亮银枪,吼道:“破军营,杀!”

    “杀!”

    “杀!”

    ……

    三千破军营士兵轰然回应,炸雷般的吼声在子午谷内外响起。赵云骑着白龙驹闪电般跃出,他马当先,化作道银白色的影子,冲入扔在反抗的西凉兵。赵云身后是三千身穿铠甲,手提长枪的破军营士兵。

    破军营冲入手无寸铁的西凉兵,虎入羊群,肆无忌惮的杀戮。

    长枪纵横,杆杆长枪化作片死亡森林,勾走无数西凉兵的生命。

    赵云骑着白龙驹,抖动龙胆亮银枪,枪尖化作点点寒星不断地闪烁,在烈日下闪烁着冷冽的光芒。枪尖所过之处,挑出溜溜鲜血,响起连绵不断的惨叫声。

    “噗!噗!……”

    长枪戳入西凉兵身体内,出噗噗的闷响声。

    长枪的枪尖都是经过蒲元精心锻造的,非常锋利,戳入西凉兵的身体后,瞬间便拔出来,带起蓬鲜血。

    四千西凉兵奋起反抗,却手无寸铁。虽然有些西凉兵杀死对方拿到了武器,可面临三千骑兵冲锋,所有的力量都成了纸糊,难以抵挡。破军营起冲锋的第波,便有数百西凉兵被击杀,杆杆长枪探出,在烈日照耀下熠熠生辉,闪耀着冰冷的杀机。

    “啊??!!”

    惨叫声不断响起,西凉兵不断地倒下。

    然而,四千西凉兵,竟没有个人愿意投降。

    战场上,厮杀极为惨烈,西凉兵和黄忠率领的士兵搏斗时,竟然咬掉了对方的耳朵,或者是伸手抓住对方的头撕扯,凡是能伤害到对方的手段,都被使用了出来,虽然西凉兵身体受伤,却殊死反抗,决不投降。

    杀戮不断上演,可是破军营参战后,便成了边倒的厮杀。

    刻钟不到,四千西凉兵全灭。

    整个交战,没有个西凉兵投降。

    破军营没有任何损伤,可黄忠麾下的士兵却有两百多人受伤,百多人被杀。由于西凉军造反,黄忠、裴元绍、周仓便不用前往汉。

    王灿让黄忠收敛所有尸体,全部焚毁。

    时至六月,天气炎热,若尸体不处理好,很容易生瘟疫。尤其子午谷是汉地界,瘟疫蔓延到益州境内,受到影响的便是王灿。

    四千西凉兵,全部阵亡,子午谷被鲜血染红。

    西凉军,用血肉之躯谱写曲悲壮之歌!

    ps:保底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