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萤火之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说着话,便从乌骓马上下来,缓步走到瓦砾,看着爆炸后的情景。>    .

    二十个瓦罐爆炸,突然迸出来的力量非常强。

    从坍塌在地上的瓦砾就能清楚,王灿看着躺在地上**的西凉兵,见这些士兵屁股上插着铁片,或者是肩膀、面颊上插着铁片,对瓦罐的威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两年的展,给了王灿太多。

    不仅是军事上的展,更有内政的展。事到如今,徐庶、石韬、孟建、法正之流已经可以说是经验丰富,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历练。

    王灿在残垣断壁来回走动,心却心情澎湃。

    典韦跟在王灿身后,时刻保护王灿的安全。

    赵云和吕蒙等将领陈兵在外,等大军清理好战场后,就又要继续赶路前往长安。此时,黄忠、裴元绍、周仓三人已经领兵押送西凉兵开始离开,随着个个西凉兵的不断前行,左絮心也不断地抽搐着。

    他虽然隔了王灿十步之遥,也清楚地听见王灿的话。

    看着西凉兵垂头丧气的离开,左絮身体猛地颤。

    王灿把所有西凉兵的武器收缴了,他还能勉强接受,毕竟四千西凉兵留在王灿军,他还有谋划的机会。然而,旦四千西凉兵全部送往汉,他没有丁点机会。以他的身份,以他的能耐,想接近王灿难如登天。

    左絮瞅着王灿,眼露出思索的神情。

    突然,左絮大喊道:“王益州,罪将有要事禀报。”

    王灿正弯腰看着子午谷关卡坍塌的情况,突然听见左絮的喊声,挺直身体,朝典韦吩咐道:“山君,将他带过来!”

    “诺!”

    典韦闻言,走到左絮身旁,不耐烦的说道:“走吧!”

    左絮谄媚的笑了笑,站起来弓着腰朝王灿走去。他跟在典韦身后,却不停地打量着周围士兵距离王灿的位置,见王灿竟然站在个空旷的地带,也就是关卡坍塌后的残垣瓦砾,左絮的眼眸闪过丝喜色。

    不过,当他瞥见典韦高大威猛的身躯,嘴角又微微抽搐。

    这黑厮,是个大问题啊!

    左絮来到王灿跟前,恭敬的拜道:“罪将左絮,拜见王益州。”

    王灿点点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问道:“左絮,你刚刚还有什么事情没说么?说吧,只要是不过分的条件,我做主答应你。”

    左絮闻言,眼闪过丝犹豫,旋即又被坚毅的眼神取代。

    他直低着头,并未有人现他神色的变化。

    左絮说道:“王益州,事关重大,可否让闲杂人等离开,单独相谈。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关系着王益州是否能拿下长安,不可以被其他人知晓。”

    声音落下,就听典韦怒喝道:“混账,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不过是个小小的西凉兵降将,就想让主公单独和你谈话。我看你是居心不良,想要伺机谋害主公吧。”顿了顿,典韦抱拳说道:“主公,此人不可信,不能答应他。”

    左絮见典韦直接驳斥他,脸上闪过丝阴霾。

    不过,他并没有说话。

    与其画蛇添足,不如不说话,这样的效果反而更好。左絮依旧是毕恭毕敬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等着王灿的答复。

    王灿思虑番,又看了眼左絮,笑道:“好,我答应你。”

    典韦急,忙劝说道:“主公,不可以啊!”

    王灿打定注意,说道:“山君,你就不要劝说了,去吧,到阿蒙和子龙那里去。”

    典韦无奈,只得怏怏的离开。

    他快朝吕蒙和赵云走去,走到两人身前,朝两人压低声音说道:“我觉得那厮没安好心,你们也准备着,随时出手救主公,以免主公被那厮伤到。”典韦苦大仇深,脸上露出愤愤的神情,对王灿不听劝也颇为恼火。

    有道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就是要防患于未然。

    典韦虽然不知道这句话,却懂得趋吉避凶,懂得这个道理。

    赵云见典韦依旧耿耿于怀,说道:“老哥啊,你见过主公的武艺没有?”

    典韦想了想,说道:“尚且没有,不过我倒是知道主公箭术出众,双臂的力量也很强横。至于其他的,从来没有见过。唉,不管主公的武艺如何,都不应该掉以轻心,撇开护卫和左絮那龟孙子单独谈事情,太冒险了。”

    赵云笑道:“你尽管放心吧,若是不使用兵器,嘿嘿,主公的能耐可比你都更强横,若左絮真有刺杀主公的想法,倒是可以饱眼福。”

    王灿练武的时候,曾经和赵云对练过。

    虽然王灿不擅长用兵器,唯趁手的也就是弓箭。然而,王灿的近身搏斗能力让赵云都难以企及,而且也是赵云无法迈过去的道坎。正如赵云习惯于用枪,而王灿习惯于徒手搏斗,双方各有所长,都有自己的压箱底手段。

    吕蒙看着王灿,雀跃欲试。

    至于典韦,虽然是眉头微蹙,眼却也闪过抹希冀的神色。他跟随王灿也有两年多时间,直保护王灿的安全,也见过王灿使用弓箭,但却从未见王灿施展武艺。王灿身为方霸主,不会轻易出手的,所以典韦从未见过王灿施展武艺。

    此时,几人的目光都汇聚在王灿身上。

    王灿笑呵呵的看着左絮,问道:“有什么要事,说吧!”

    左絮弓着腰,低着头,双手合拢,说道:“王益州……”他说到这里,猛地吼道:“去死!”声爆喝,左絮右手突然从袖口摸出柄匕,朝王灿的胸膛刺去。这下来得太突然,匕锋利无比,眨眼工夫就接近王灿的胸膛。

    典韦见此,心紧,也不管王灿武艺如何,直接冲了出去。

    王灿嘴角勾起抹笑容,好似知道左絮会这样做。他身体微侧,躲开匕,旋即有手握成拳猛然砸出,直接捶在左絮右手的手腕上。这拳快奔雷,捶在手腕处如同是陨石坠落,力大无穷,只听见嚓咔下,左絮的手腕便脱臼了,不听使唤。

    左絮被王灿击,身体如遭雷击,疼得龇牙咧嘴。

    他咬咬牙,猛地挥出左拳,殊死搏斗。

    “萤火之光!”

    王灿吐出四个字,身体揉身而上,下避开左絮的左手。他虎目圆睁,低喝声后双拳挥出,硕大的拳头破空而出,挂着呼呼的风声,直接打左絮的太阳穴。只听见啵的声,两个拳头携带的巨大力量让左絮脑声炸响。

    “啊!”

    声惨叫,左絮身体软了下去。

    左絮刺杀王灿,没有任何威胁,甚至还没有接触到王灿的衣衫,就被王灿打死。这切,都生在瞬间,非常快。

    典韦快冲出后,都还没有跑到王灿跟前。

    左絮躺在地上,迷糊间还有丝气息,喃喃自语道:“将军,末将虽然投降,却生是西凉男儿,死是西凉男儿,没有丢西凉男儿的脸……”

    声音很低,逐渐的消失。

    左絮脑袋歪,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