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拿下子午谷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噗!噗!”

    两声战刀破入血肉的声音响起,战刀划过,如泉水般的血液喷溅出来。小≯说 ≥> .

    左絮先是砍下张椽的脑袋后,提着张椽的脑袋又跑到死去的赵直和马志身旁,迅的挥出战刀,手起刀落,将两人的脑袋并割下来。他提着三颗脑袋,带着直属与他的西凉兵,跪在地上吼道:“左絮愿意投降,请王益州收纳!”

    他将三颗血淋淋的脑袋放在前方,然后俯伏在地上,跪地请降。

    左絮是正对着三个脑袋的,他俯伏在地上,低声呢喃了几句,便安静下来。

    这时候,子午谷的西凉兵傻眼了,军的三个大将已经被杀,仅剩余的个跪地投降,连主将都投降了,他们打个屁啊!

    桀骜的西凉兵转身就跑,直接跑进谷道,四下逃窜。

    大多数士兵都选择了投降,尤其是左絮麾下的士兵直接投降。其他譬如马志、赵直等将领麾下的西凉兵多数都跪在地上投降。时间,子午谷内外,跪下了片片的西凉兵,这些士兵主动投降,不再继续抵抗。

    刚刚瓦罐的爆炸,不仅炸死了赵直、马志,也摧毁了西凉军心的防线。

    可惧!可怕!可怖!

    西凉兵从没有看见过能够轰然爆炸的瓦罐,竟然股脑儿将修建在子午谷外的防御工事全部摧毁。二十个黑漆漆的瓦罐颠覆了西凉军的认知,让他们对王灿多了层敬畏的心理,觉得王灿有鬼神之助,不可抵挡。

    王灿笑呵呵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西凉军,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看向赵云,问道:“子龙,此物如何?”

    赵云啧啧称叹,说道:“威力不凡,天佑主公啊!不过这物品的威力还不够,因为子午谷外修建的关卡并非像洛阳、长安那样全部用石头砌成,而是石头只占小部分,大部分都是巨木砌成,所以二十个黑漆漆的瓦罐才能举建功,使得关卡坍塌。”

    似赵云这样的武将,眼光极好,自然能看出其的优劣

    黄忠也跟着说道:“主公有此神物,以后攻城拔寨就多了件利器,天下诸侯听闻主公有此利器,恐怕是睡觉都不安稳了。”

    王灿哈哈大笑,眼露出丝得意。

    不过,正如赵云所说,瓦罐爆炸的威力的确还不是很大。

    可瓦罐爆炸的威力不是王灿想提升就能增加的,能够使用瓦罐爆炸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突破。瓦罐不仅可以固定在城楼下,也可以抛射出去,王灿有了件越这个时代的武器,心还是颇为满足。

    赵云说道:“此物非常重要,主公还需做好保护措施,以免被其他诸侯派人潜入成都,将制作瓦罐的人掳了去。”

    王灿点头道:“子龙所虑甚是,不过不用担心,我早已做好了安排。”

    几人边说着话,边往子午谷走去。

    放眼看去,子午谷外的关卡已经是废墟片,片狼藉,到处是残垣瓦砾,到处是散落在地上的木头、瓦片。许多在城楼上被炸下来的士兵被压在其,不停地**惨叫,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至于被飞溅的铁片杀死的士兵,倒也算幸运,不用继续受苦。

    由左絮牵头,个个西凉兵跪地请降。

    左絮身后,也是西凉军的校尉、百夫长等小将,这些将士跪在左絮身后,全都俯伏在地上,请求投降。

    王灿不费兵卒,仅仅是用了二十个瓦罐,便破掉了子午谷的关卡。

    典韦看着跪在地上的西凉军,指着左絮说道:“主公,那厮为了活命砍了三颗脑袋,不择手段,不是好鸟,以末将看,杀了得了。”

    王灿摇头道:“古话有云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们立足点在益州,但眼光却是原大地。如果固步自封,就只能止步于益州,难以继续展,想要往外扩张,不可避免要接受其他士兵的,况且西凉兵骁勇果敢,收纳后倒也是件好事。”

    典韦挠了挠头,似懂非懂。

    至于黄忠、赵云等人,则是露出深以为然的神情。

    大军列阵在谷外,王灿吩咐道:“黄忠、裴元绍、周仓,你们三人带兵将所有的西凉军的兵器收缴起来,若现私藏武器的西凉兵,格杀勿论,不用通报;若有抵抗者,也是如此,不管是谁,都不能拥有武器,不能留下任何威胁。”

    “诺!”

    黄忠、裴元绍、周仓抱拳回答声,带着士兵去收缴武器。

    “哒!哒!”

    王灿策马往前走去,停在左絮身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左絮这才直起腰,跪在地上抱拳道:“回禀王益州,罪将姓左,单名个絮,飘絮的絮。”

    王灿点了点,说道:“左絮,好,你是西凉军的员将领,却杀了主将张椽,又割下了另外两个将领的脑袋,这是为什么啊?”

    左絮听了后,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他脸色有些苍白,知道这是王灿在考验他了,若能自圆其说,便能过关了。

    左絮深吸口气,缓缓说道:“王益州兴仁义之师,讨伐不臣,乃是义之所向,万民拥戴。张椽不识天数,妄自抵抗王益州,实属不智。今王益州谈笑间让关卡灰飞烟灭,乃天命相助。张椽、赵直、马志妄图抵挡王益州,是自取灭亡,罪将割下三人的脑袋,便想负荆请罪,请王益州宽宏大量,饶过罪将命。”

    说完后,左絮颗心依旧怦怦直跳。

    他俯伏在地上,请求王灿原谅。

    王灿闻言,对左絮倒是刮目想看,觉得此人有点墨水,颇为不错。王灿停顿了片刻,笑道:“好,你准备投降,识时务,当为时俊杰。”

    左絮闻言,长长地舒了口气,终于保住小命了。

    他连连叩谢道:“多谢王益州,多谢王益州!”

    王灿绕过左絮,没有搭理地上的三颗脑袋。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西凉军,足有四千多人,加上被黄忠等人杀死的,还有四下逃逸的,如此算来驻守在子午谷的士兵不下万人,这些士兵本是藏匿在谷道左右两侧,可随着主将被杀,左絮投降,他们也选择降,没有继续抵抗。

    等黄忠、黄忠和周仓收缴完兵器,王灿又吩咐道:“汉升,你、裴元绍、周仓,你们三人把所有投降的西凉兵押回汉,让高顺将西凉兵打散,然后融入军,等处理好西凉兵后,你们迅追赶上来,返回大军。”

    “诺!”

    黄忠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裴元绍和周仓两人想要征战沙场,虽然有些不情愿,却不得不答应下来。

    ps:保底四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