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大杀器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羞辱!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令张椽羞愤欲绝。≥ > ≤.≦﹤1≤Z<W<.<

    此时,张椽对王灿的愤恨过了黄忠。

    黄忠领兵驻扎在子午谷,想激将张椽出战的时候,曾经大声唾骂张椽,并且说张椽是坨屎,被这样羞辱张椽却忍了下来。

    句话,就当从耳旁飘过。

    然而,王灿并没有爆粗口辱骂张椽,仅仅说张椽胆小如鼠。

    可王灿的手段不止于此,王灿先使用弓箭吓唬张椽,说是要射杀张椽。然而,王灿箭射出后,并没有射张椽,而是射向了旗杆,偏偏张椽却听从左絮的话,躲在城楼上而不敢面对王灿,这样肆无忌惮的侮辱更可恨,让张椽羞愤欲死。

    “呼!呼!……”

    张椽呼吸急促,脸色变得诡异的潮红起来。

    当日黄忠辱骂张椽,他气得吐血。

    现在张椽更是怒极攻心,气血翻腾,好在张椽早有准备,知道王灿不是善茬,逐渐的平复了内心躁动的情绪。虽然然理智告诉张椽要死守子午谷,可真正能否做到又是回事,他心摇摆不定,在城楼上来回踱步,显然在考虑是否给予王灿迎头痛击。

    左絮本想说话,却想到刚才因为他的话,让张椽丢尽了面子,便没有说话劝阻。

    他看向马志,示意马志说话。

    可马志微微摇头,仍旧没有开口劝说张椽。

    马志看向赵直,示意赵直说话。直以来,赵直都是直肠子,因为直言纳谏得罪了张椽,赵直不受张椽待见,反正也不在乎这两次。果然,赵直站出来说道:“将军,王灿拖延时间,就是激怒您,让您领兵和他交战,若是您主动出去,肯定正王灿下怀。”

    “哼!”

    张椽面露不愉之色,喝道:“赵直,你哪只眼睛,哪只耳朵,看到和听到本将要领兵出战,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那点小伎俩,上不了台面的。”张椽被王灿那羞辱番,没有泄的对象,赵直冲上来,直接被张椽当作出气筒,承受他的怒火。

    “呼!”

    阵痛骂之后,张椽长长地舒了口气。

    然而,张椽爽了,赵直却不爽了,他阴沉着脸,再也不说话了。

    张椽刚松口气,就听王灿吼道:“张椽,你喜欢当乌龟王没有关系,反正我会敲碎你的乌龟壳,将你的脑袋揪出来,然后把你的脑袋挂在城楼上示众三日,饱受烈日暴晒,被人唾骂,你觉得如何啊?”

    张椽哈哈大笑,吼道:“王灿,你有本事尽管攻城,本将何曾怕了你,就怕你没有胆量攻城,只知道耍嘴皮子,没有半点能耐。”

    说完后,张椽放声大笑,语气透出股畅怀的感觉。

    他就是不出战,看王灿能拿他怎么样?

    王灿听见张椽的话,并未怒,反而是策马往返回军阵。他现在就要给张椽个惊喜,破掉张椽心最后的层防线,然后鼓作气干掉张椽,这才是王灿和张椽唧唧歪歪许久,拖了这么长时间的目的。

    先是让张椽守着最后的层防线,然后果断的击溃,看张椽如何反应?

    黄忠不明所以,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子午谷的各项工事都非常牢固,易守难攻,时半会儿肯定难以攻下,黄忠都不明白王灿哪来的底气,竟然从容淡定。典韦跟着王灿返回的时候,脸上却露出希冀的表情,显然是知道内情,知道王灿要做什么。

    三人返回军阵前,王灿冷声喝道:“吕蒙何在?”

    “嚓咔!嚓咔!”

    铁片摩擦的声音响起,吕蒙大步站出来,抱拳说道:“末将在此,主公有何吩咐?”

    吕蒙头上戴着头盔,头盔上有面具遮挡面颊,将面颊全部遮挡住,只留下了双眼和鼻子的地方有空洞。除此之外,吕蒙的上半身也是全副武装,穿着铠甲,保护好肩膀、手臂、胸膛、小腹,不过下半身却没有任何铠甲,能够撒开脚丫子快奔跑。

    黄忠看见后,大吃惊。

    不仅如此,连其他的将领诸如赵云、裴元绍、周仓等人都不明所以,不知道吕蒙这幅装扮是什么意思?

    王灿扫了众人眼,淡然笑,喝道:“吕蒙,你率领士兵去炸掉子午谷的大门。”

    “诺!”

    吕蒙抱拳回答声,然后转过身去。

    他快奔跑,跑到属于狼牙营的士兵站立的地方,喝道:“黄叙,立刻带着你麾下的士兵,准备好武器,随我去炸掉大门,抓紧时间。”

    “诺!”

    黄叙抱拳回答,招呼声,带着二十个士兵随吕蒙冲了出去。

    二十多人,全部都是头戴铁盔,身穿铠甲,保护身体不被箭矢射。

    他们奔跑的时候,每个士兵手都抱着个用泥土制作的瓦罐。瓦罐黑漆漆的,没有任何颜色,瓦罐的口子上,还有根长约两米的捻子缠绕在瓦罐口上,这根捻子经过了桐油浸泡过,只要被点燃后,便会快的引燃。

    王灿看着吕蒙带着二十个狼牙营的士兵快跑出去,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这就是他两年来最大的成果,火药!

    王灿出身军队,又是特种兵,对火药非常了解,所以制作出了火药。

    事实上,开始王灿准备弄火枪的,可惜各项技术都难以完成,尤其是三国的冶炼技术并不达,难以达到制作火枪的技术,王灿便放弃了火枪的制作,转而让马均、蒲元招募工匠,组织工匠研究火药。

    王灿虽然知道配方,可是各项原料的收集,如何才能安全可靠……这些事情都不是下就能完成的,而且涉及些配料的提纯,更是耗费很多的精神。

    两年的时间,王灿和匠作坊的人不断地研究,才制作出了瓦罐式的原始炸药。

    不过,由于引火和安全等各项事情都非常复杂,以及火药的精纯度,火药的威力并不是很大,但也必须小心谨慎,所以瓦罐炸药不可能大批量使用。

    黄忠不明所以,问道:“主公,这是什么武器?”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可黄忠觉得黑漆漆的瓦罐肯定是种武器。

    狼牙营在军队是出了名的,因为不管是什么装备,是汉刀也好,马均弩也好,还是其他研究出来的武器,都是狼牙营率先装备。如今吕蒙和黄叙起上阵,显然不是普通的武器,不过黄忠看着黄叙在里面,也非常高兴。

    王灿笑说道:“汉升啊,子午谷的防线马上就要告破,你信么?”

    黄忠将信将疑,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不仅是黄忠,其他的将领都是如此,因为他们没有接触过,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爆炸式武器。

    ps:四更之三,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