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王灿的恶作剧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子午谷关卡城楼上,张椽伸出脑袋打量着谷外的大军,眼上过丝慌乱。≥ ≧ ﹤.≦<1≤Z≦W≤.

    虽然张椽嘴上说不惧怕王灿,可王灿率领大军陈兵在外,数万的大军兵临城下,让张椽心压上了块千斤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

    子午谷外,步兵和骑兵泾渭分明。

    三千骑兵身穿黑色甲胄,头戴铁盔,手持战刀,骑在战马上威风凛凛,放眼看去便有股肃杀之气,令人望而生畏。西凉军精于马术,骁勇剽悍,可以说是骑兵的翘楚,可看见城外不动如山的骑兵,都忍不住啧啧称叹,这才是支骁勇剽悍的骑兵。

    骑兵后面,还有数万步兵,这些步兵神色严肃,眼闪烁着浓浓的战意,望着矗立在子午谷的关卡露出兴奋的表情。

    张椽看见后,心吓了大跳。

    好家伙,不愧是能和董卓掰腕子的人,好威武的阵容。

    张椽跟随张济领兵打仗,知道王灿连败西凉军,名声颇大,却没有仔细的打量过王灿,也没有见过王灿的面貌。此时看见王灿身穿金色锁子甲,头戴金盔,身后披着件黑色披风,骑在匹通体黝黑的战马上,端的是气派不凡,威风霸气。

    虽然王灿距离关卡有百步之遥,却依稀能看清楚王灿的面貌。

    只见王灿生得是剑眉朗目,面颊如刀斧削得棱角分明,唇上两撇浓密的胡须,颌下三缕虬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透出股淡淡的威仪。

    张椽站在城楼上打量王灿,而王灿何尝又不是呢?

    王灿出声问道:“汉升,张椽能力如何?”

    黄忠回答道:“回禀主公,张椽志大才疏,不足为虑。只是张椽麾下有几个将领能力不错,劝住张椽死守子午谷,是以张椽才能坚守子午谷,避而不战。若张椽没有人劝阻,早就领兵出战,成为末将的阶下囚了。”

    “驾!”

    王灿点点头,轻喝声,策马往前走去。

    他往前走,典韦和黄忠也跟着往前。

    黄忠是听候王灿的吩咐,而典韦则是保护王灿的安全,三个人缓缓接近关卡,在距离关卡五十步的时候停下。王灿抬头看了眼城楼上矗立的大旗,嘴角的笑容变成冷笑,他目光瞥向黄忠,说道:“汉升,你来劝降张椽,告诉他若是不降,破关之后全部杀死。”

    黄忠点点头,策马再走出两步,吼道:“张椽,我主王益州仁慈,若是你开关投降,我家主公许你高官厚禄,赐爵封侯;若是负隅顽抗,破关后全部格杀,个不留。”

    话音落下,关卡上的士兵都变了脸色。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情况。

    王灿大军屯在谷外,气势十足,看就是百战之师,难以抵挡。

    西凉军将领见微知著,毫不怀疑王灿有能力攻破子午谷,所以心有些畏惧。不过这些将领有些害怕,却没有投降的打算,而是露出浓烈的战意,男儿战死上场,马革裹尸,也算是死得其所,战死疆场总比在逃窜的时候憋屈的被杀死好。

    张椽回头看了眼露出丝恐惧,却又有好战之心的西凉军将领,颗心安定了下来,他大吼道:“黄忠,你算什么东西,凭你的身份也想和我说话,滚回去告诉王灿,若要说服本将投降,让他个人进子午谷来,本将和他当面交谈。”

    黄忠闻言,脸色大变。

    张椽说出的番话,纯属胡搅蛮缠。

    王灿堂堂益州牧,不可能孤身进入子午谷,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黄忠回到王灿身旁,低声道:“主公,张椽打定主意不想,看来只能强攻子午谷。末将和老裴、老周是大军的先锋,请求领兵攻打子午谷。”

    王灿摇摇头,笑道:“不着急,攻破子午谷易如反掌,不用急着这片刻时间。”顿了顿,王灿笑道:“汉升,黄叙说你箭术精湛,犹胜于刀法,今日我们就较量下,看谁能射断城楼上西凉军的两杆大旗。”

    关卡城楼上,左右两侧各矗立着杆大旗。

    刺眼的阳光照耀下,大旗随风飘扬,在微风飘荡着。

    黄忠闻言,脸上露出自得的表情,说道:“主公,末将从小学习箭术,箭术可不是般人能比拟的,而且末将所用的长弓材质非凡,是使用比钢铁坚硬却轻盈无比的紫檀木制作而成,号称‘万石弓’,您和末将比试箭术,恐怕是找错了人。”

    王灿哈哈大笑,拿出腰间战弓,说道:“汉升,你说我这柄弓又如何?”

    黄忠看见后瞳孔缩,失声道:“这是传说的灵宝弓,前朝飞将军李广所用。”黄忠啧啧称叹,脸上露出欣羡的神情,说道:“主公有此名弓,倒也和末将的万石弓相得益彰,好,末将斗胆和主公比试番。”

    两人谈笑自若,让站在旁边的典韦觉得无趣。

    城楼上,张椽见两人拿出战弓来比较,更是皱起了眉头,不明所以。

    这两个讨厌的家伙,搞什么名堂?

    然而,却听王灿的声音传来:“张椽,我要射你了,小心啊!”王灿拿起灵宝弓,瞄准了城楼上西凉军的旗帜,却大声吼叫,显然是吓唬张椽。

    黄忠听见后,也大吼道:“张椽,小心啊,我也要射你了。”

    两个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虽然两人瞄准的不是张椽,却都在吓唬张椽。

    张椽听见后,并没有什么反应,却听左絮说道:“将军,王灿成名的武艺就是手惊艳的箭术,非常厉害,连吕布都畏惧三分,快,快,赶紧躲开,不要成为他们的靶子。”张椽听了后,感觉头皮阵麻,身体缩,赶忙把脑袋缩了下来。

    “张椽,受死!”

    声暴喝响起,两只弓箭同时脱弦而出,往城楼上射去。

    王灿的灵宝弓不输于黄忠的万石弓,不相上下。两柄弓都是当世非常厉害的战弓,弓箭脱弦而出后,快若流星,力量十足,箭头瞬间刺破空气,带着刺耳的锐啸声,眨眼工夫就到了城楼上,往左右两侧的旗杆射去。

    “嚓咔!”

    “嚓咔!”

    两声清脆声响起,锋利的箭头射旗杆,直接从旗杆上削过,将旗杆射出以个缺口出来,旗杆失去了重心,往缺口方向偏倒,旋即嚓咔声倒了下来,西凉军的大旗从城楼上落下,呼呼呼落在地上。

    王灿哈哈大笑,才吼道:“张椽,我没有射你,你躲什么,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你骨子里面就是胆小如鼠的人呐。”

    黄忠也是大笑不已,王灿太会折腾人了。

    身后的数万大军也哄然大笑,个主将如此胆小,真是令人忍俊不禁,捧腹大笑!

    ps:保底四更之二,求收藏、鲜花。周二了,鲜花要给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