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黄忠激将张椽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随大军起赶往子午谷,黄忠、裴元绍和周仓则率领三千士兵作为先锋,快赶路,到子午谷探查消息。≧ ≤.≤﹤1≦Z≦W≤.<

    大军在子午谷两里外安营扎寨,准备攻打子午谷。

    当日,黄忠布置好营地的防守后,便让士兵早早的休息。夜相安无事,没有西凉兵前来袭扰攻打营地。

    次日清晨,黄忠领兵拔寨而起,往子午谷进。

    谷外,三千士兵整齐列阵。

    个个士兵手持汉刀,身穿甲胄,神色严肃,盯着矗立在谷口的防御工事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士兵,岁数稍大的想多捞些军功,让妻儿父母过上好日子;年纪稍小的想要建功立业,娶个漂亮贤惠的老婆过门。

    军功,便是士兵奋勇善战的动力。

    “擂鼓!”

    黄忠仰头大吼声,上身赤-裸的擂鼓手扬起手的鼓槌,用力敲打战鼓。

    “咚!咚!……”

    刹那间,雄浑的战鼓声在军阵响起,穿金透石,直透云霄,轰隆隆的鼓声传入关卡内,让谷的士兵变得紧张起来,而张椽也已经站在城楼上。他放眼望去,看见黄忠、周仓和裴元绍骑马站在外面,心愤怒,恨不得将三人立刻杀死。

    他恨呐,当日若胆子大些,领兵杀上去,那此刻站在子午谷外耀武扬威的三个人都已经是冰冷的尸体,哪有机会在他面前嚣张。

    张椽伸直了脑袋,放声大吼道:“黄忠小儿,败军之将,焉有胆量在本将面前放肆,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来送死?”

    他声音很大,却没有战鼓声大。

    轰隆隆的战鼓声直透云霄,在子午谷内外传递着。

    尤其是子午谷是条长达六百多里的谷道,幽深绵长,鼓声传进去后,便不停的回荡着。张椽的声音刚刚吼出来,就被铺天盖地的战鼓声淹没,那些站在城楼上的士兵都感觉耳膜阵痛,没有听清楚张椽的话。

    鼓声阵阵,让张椽白白的大吼了几声。

    张椽脸色阴晴不定,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黄忠却面带微笑,大手抬起,喝道:“停!”

    顿时,所有的擂鼓手立刻停下来。当鼓声停止后,整个大地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任何声音。时间,士兵们竟感觉安静是如此的美好。黄忠手提九尺长刀,策马往前走去,裴元绍和周仓也跟在黄忠身后,缓缓前进。

    这通鼓,应该让西凉军的神经紧绷起来了吧!

    张椽听见鼓声消失,抓住机会大吼道:“黄忠,你们三个来送死啊?”

    句话,让关卡上的士兵哈哈大笑。

    黄忠神色如常,并未愤怒。

    他手的九尺长刀猛地往地上插,看着张椽,眼露出思索之色。他从王灿那里得知了子午谷守将的名字,也知道张椽是张济的同族,属于死忠于张济的人,这样的关系决定了张椽难以被策反,唯的办法是激怒张椽,让张椽主动出战,从而击败张椽。

    黄忠大吼道:“张椽,我率领三百士兵吓得你屁滚尿流,感觉可好啊!”

    他没有接着张椽的话,而是反问张椽。

    若黄忠顺着张椽的话继续说,肯定落入张椽的套子里面。黄忠直接反问张椽,反而更好,话说出口后,张椽果然大怒。被黄忠诈唬的事情张椽历历在目,想到有机会全歼黄忠等人,却被黄忠吓得后撤,张椽就愤怒不已。

    张椽拔出腰间战刀,吼道:“黄忠,吾誓杀汝!”

    黄忠提起九尺长刀,凌空指向张椽,不屑的吼道:“介匹夫,有什么能耐杀我?”

    张椽闻言,更是愤怒不已。他想着被黄忠戏耍的情景,就难以压制心的愤怒,张椽鼻息咻咻,怒喝道:“谁敢去斩杀此寮,本将赏千金,并且亲自到将军府上给他请功。”将军,指的是张济,而不是张绣。

    张椽见没有人出战,冷笑道:“堂堂西凉男儿,竟胆小如鼠,不敢上战场么?”

    这句话,激起了西凉将领的好胜心。

    这些西凉的将士喜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崇尚武力。因为他们和异族百姓接触多,骨子里也有桀骜狂妄的脾气,听见张椽的话后,立刻了张椽的激将法,纷纷站出来请战。左絮和马志看见后,都是微微摇头,替站出来的将领扼腕叹息。

    两人城府颇深,当然不会像其他将领那么容易被激将。

    但同为西凉军将领,眼见个个将领站出来请战,心却忍不住诽腹番。

    赵直也站在张椽身后,以他的意见,干脆不搭理黄忠,驻守子午谷就可以。然而,张椽是主将,张椽的命令他必须服从。不过赵直还是站出来,抱拳说道:“将军,子午谷易守难攻,谷内又有天险保护,我们只须驻守就可以了,不出战也是大功啊!”

    张椽怒目而视,喝道:“赵直,你是西凉男人么?竟如此胆小,我西凉男儿各个都是威武汉子,雄壮男人,怎么能当缩头乌龟。黄忠都打上门来了,我们不挥拳还击,还躲在谷内龟缩不出,你胆子小就别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张椽说话的时候,其他将领也都是鄙夷的看了眼赵直。

    没胆量!

    胆小如鼠!

    这是西凉将领对赵直的评价,这些将领或许是因为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识字不多,也不懂兵法韬略,他们脑子根筋儿,不喜欢拐弯抹角,但是绝对称得上是悍勇之徒,全凭武力解决问题,只要是刀在手,便能悍勇冲锋。

    张椽看向站出来的将领,问道:“谁敢出战?”

    几个将领都抱拳道:“将军,末将请战!”

    张椽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你们都下去准备,若是个人不敌黄忠,便全部冲上去,定要杀死黄忠。”

    这句话,立刻让几个将领不高兴了。

    战场斗将,本就是对的事情。怎么能不要脸面呢?

    将领们心鄙夷张椽的行径,却没有说出来。他们下了城楼,准备出战,虽然足有个将领,但这些人绝对是准备对,不会窝蜂的冲上去和黄忠拼杀。张椽成功激起西凉军的胜负之心,却又因为刚才的句话让将领们鄙夷不已。

    “嘎吱!”

    大门打开,个将校策马奔出去。

    黄忠见冲出来个将领,伸手拦住要出手的裴元绍和周仓,说道:“虾兵蟹将由我出手,你们等会儿对付张椽。”

    说完后,黄忠大吼道:“张椽,让他们全部都上吧,群蝼蚁,不堪击啊!”

    黄忠的话相当狂妄,却正张椽下怀。

    然而,冲出来的将领听后,都是神情愤慨,其名将领大吼道:“黄忠,休得猖狂,你家爷爷来斩你的狗头!”这是名西凉军校尉,生得狮鼻阔口,面容粗犷,脸的络腮胡子,双目盯着黄忠露出浓浓的战意。

    ps:四更之三,求收藏、鲜花,再次祝大家秋快乐,快乐,快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