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激将法(中秋快乐)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军大帐,王灿坐在主位上,下方跪着黄忠、裴元绍和周仓。≧ ≤.﹤<1≤Z≦W≦.≦

    三人俯伏在地上,跪地请罪。

    黄忠可以没有罪,因为他救下了周仓和裴元绍,甚至称得上是有大功。然而,他没有把王灿派人传给他的信公布出来,也是不大不小的罪责。当然,黄忠可以说时间紧迫,忘记了公布信上的内容,但推脱责任显然不符合黄忠的为人处事。

    至于裴元绍和周仓,两人贪功冒进,犯下大错,只能等待着王灿的处置。

    大帐,左侧站着李儒、贾诩、郭嘉等众官,右侧站着赵云、典韦、吕蒙等众武将,武分列。

    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三堂会审,要准备处置三人。

    不过,黄忠、周仓和裴元绍都做好了准备,甘愿接受惩罚。

    王灿目光掠过裴元绍和周仓,心微微叹,而后看向黄忠,呵斥道:“黄忠,我昨日派斥候传信给你,让你率领先锋军小心谨慎,切忌不可贪功冒进。你得到斥侯的书信,为何不听劝告,依旧犯下大错?”

    裴元绍眉头皱起,问道:“主公,什么书信?”

    王灿听后,眉头挑,脸色大变,大声喝问道:“黄忠,他们两人竟然不知道?”

    黄忠跪在地上,如实回答道:“主公,末将失责,请主公责罚。”

    周仓心也有些疑惑,但仔细思索王灿的话,便明白王灿肯定是传信给黄忠,让他们不要贪功冒进,而黄忠却没有告诉两人。

    事实上,即使两人知道王灿给的信,也不可能听从黄忠的劝说,而不去追赶张椽。两人急着建功,急着在王灿面前表现番,是不会听从王灿的建议老老实实的前进,所以黄忠得到王灿的信后,是否拿出来结果都样。

    周仓抬头说道:“主公,贪功冒进是我和老裴所为,和汉升并无关系,若非汉升相救,我和老裴已经被张椽杀死,若要责罚汉升,请主公责罚末将吧!”

    王灿见周仓辩解,喝道:“你的事情暂且放在边,没让你说话不准说话。”

    “诺!”

    周仓面色苦,答应下来。

    他和裴元绍都明白即使知道王灿的来信,昨夜的事情仍然会生,两人不可能看着张椽逃窜而不追赶,所以并没有责怪黄忠没有把信拿出来。

    王灿又瞪了裴元绍眼,说道:“黄忠,书信的事情暂且搁下,你先说清楚昨日夜里的事情,不要有任何添油加醋。”

    “诺!”

    黄忠抱拳回答,五十将所有的事情说出来。

    从开始张椽领兵袭营,他让伏兵杀出,击败张椽,而后裴元绍和周仓领兵前去追赶,他推断两人被张椽伏击,又领兵去救援两人,最终用计谋将张椽吓唬得退走,然后三人带着活下来的士兵回到营地。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虚假。

    裴元绍和周仓听后,连忙点头表示同意。

    不管如何,黄忠的救命之恩,让他们必须有所回报。两人虽然没有说话,却还是点头证明黄忠所说的话属实。

    “嘶!嘶!”

    营帐,阵倒抽凉气的呼吸声响起。

    个个将领惊愕的看着黄忠,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若是他们遇到这样的情况,很可能无计可施,只能领兵去硬拼。黄忠胆大心细,伪造出王灿大军抵达的假象,吓走了张椽,胆子贼大,而且心思细腻,令人不得不佩服。

    黄忠救下裴元绍和周仓的计谋,很简单,却让厅的臣武将为之侧目。

    连郭嘉、贾诩和李儒都微微点头,对黄忠的计谋表示赞赏。

    平常的战术推演说得头头是道是回事,上了战场能够临机制变又是回事。当年赵括纸上谈兵,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连他的父亲马服君赵奢都难以辩驳,可上了战场后却只知道生搬硬套,黄忠能快想出应敌之策,让军将领刮目相看。

    王灿听完后,脸上也闪过丝满意的神情。

    能救下裴元绍和周仓,好歹也是用他的名头吓退了西凉军,所以王灿心还是有点小得意。顿了顿,王灿问道:“按照你的说法,虽然你们折了千多名士兵,却也杀死两千多西凉军,可是属实?”

    黄忠抱拳道:“回禀主公,此事的确属实,若有半句假话,末将甘愿受罚。”

    他和裴元绍、周仓详细统计过,知道这战死伤多少,又杀死多少西凉军。虽然麾下士兵覆没,但杀了这么多西凉兵也是他们的项功绩,所以黄忠很清楚杀死西凉兵的数量。若是再加上午斩杀的两千西凉军,两次战斗加在起,他们足足杀死近五千西凉兵,已经是取得大胜。

    王灿神色稍缓,他知道三人是立了功的,只是这样的风气却必须要压制。

    若是将领都贪功冒进,最终肯定会大败而回。

    王灿看向黄忠,知道黄忠非但没有罪,反而应该奖赏,只是黄忠私藏信封,没有告诉裴元绍和周仓,让王灿有些不高兴。顿了顿,王灿说道:“黄忠,念你救下裴元绍和周仓,又杀死无数西凉军,功过相抵,不予追究,若是下次再犯,定当重罚。”

    黄忠心松了口气,抱拳道:“多谢主公!”

    事实上,对于黄忠的惩罚也算是比较重,但黄忠却没有怨言。

    王灿目光转,看向裴元绍和周仓,喝道:“你们两个不听劝阻,致使士兵死伤惨重,有什么话要说?”

    两人并未辩解,跪在地上说道:“末将自知有罪,请主公责罚。”

    事情是两人不听黄忠劝阻造成的,两人并未辩解,直接认罚。这样来,还显得干脆果决,有担当,若是推脱责任,肯定被其他人诟病。

    王灿眼珠子转,说道:“你们认罪就好,不过你们也立下大功,我也就不重罚了,除掉你们先锋之职,留在大军吧。”

    周仓和裴元绍听后,心急。

    他们宁愿被杖打几十军棍,也不愿意丢掉先锋的职位啊!

    周仓抱拳道:“请主公能给末将次机会,让末将戴罪立功,拿下子午谷。”

    裴元绍也抱拳道:“主公,您就重罚末将吧,末将依旧还担任先锋,给您拿下子午谷,戴罪立功,请主公答应。”

    王灿冷笑道:“你们贪功冒进,莽撞冲动,让你们担任先锋,岂不是让士兵去送死,不行,绝对不行!”

    语气果决,让众人为之侧目。

    周仓和裴元绍又连忙保证,请求王灿让他们继续领兵。

    王灿沉吟良久,依旧没有说话。

    周仓见王灿不松口,心急,说道:“主公,末将愿意立下军令状,若是贪功冒进,莽撞冲动,末将甘愿受罚!”

    裴元绍也说道:“末将也是如此!”

    王灿听着两人的话,嘴角勾起抹笑容。

    郭嘉瞥了眼王灿,又瞥见神情急切的裴元绍和周仓,暗道两个黑大个了王灿的激将法都不知道,真是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ps:四更之,求收藏、鲜花,祝大家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