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黄忠诈唬张椽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听见张椽的话,周仓默然不语,脸上露出悲愤的神情。≧ ≤.≤﹤1≦Z≦W≤.<

    虎落平阳被犬欺,约莫就是如此。

    个小小的子午谷守将,竟然能如此欺辱他们。

    张椽正处在兴奋的劲头上,张牙舞爪,指手画脚,突然间听见裴元绍的话,勃然大怒,大骂道:“裴元绍,你就嚣张,好,好,等你死后,老子定把你的尸体五马分尸,再把你的尸体全部割裂成块块的,拿去喂狗,看你能多嚣张,我告诉你……”

    他像个骂街的泼妇,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

    话说到半,张椽突然睁大了眼睛。他闭上嘴,脑袋猛地缩,那度快得像乌龟突然把脑袋缩进龟壳样,煞是好笑。

    “咻!”

    尖唳的破空声响起,支弓箭咻的声射过来,直接穿过张椽的髻,下飞了过去。弓箭的力量非常大,而且度奇快,锋利的箭头从他髻上飞过去的时候,竟然将的丝削断,使得原本就散落的髻更加凌乱起来。

    张椽丢了面子,立刻大吼道:“谁,是哪个龟孙子不要脸,竟然暗箭伤人。”他这次学乖了,缩着脑袋躲在大军,以免再次被弓箭射。

    周仓和裴元绍逃跑的时候,也注意到弓箭朝张椽射去。

    两人相视眼,眼露出惊愕的神情。

    张椽盯着远方,怒气冲冲,却听见远处声雄浑的大吼声:“周仓、裴元绍,不要慌张,主公率领大军前来救你们了。”

    声音落下,黄忠率领两百多士兵率先奔驰过来,冲向裴元绍和周仓。

    周仓和裴元绍听见黄忠的话,非常激动。周仓身体微微颤抖着,大声吼道:“兄弟们,主公率领大军赶来救我们,杀回去,杀回去。”

    他神情激动,眼竟然闪烁着点点晶莹的光芒。

    裴元绍也松了口气,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

    眨眼工夫,两军会合。

    黄忠、裴元绍、周仓合拢在起,人数虽然少,只有三百余人,但这三百多名士兵却有着不凡的战斗力,都是骁勇善战的士兵,尤其是有黄忠、周仓和裴元绍凶猛霸道,更是增强了军队的战斗力。

    大军汇合后,黄忠大吼道:“主公率领大军随后就到,儿郎们,随我杀!”

    三百多人,立刻起反攻,杀了回去。

    张椽听见黄忠的话,颗心沉到了谷底,他看着三百多名士兵杀过来,眼露出愤愤的神情。张椽咬咬牙,心暗道不就是王灿的大军么?反正还没有抵达,先把黄忠等人杀死,然后迅撤退,况且子午谷外有赵直设下的埋伏,不用怕王灿。

    正当张椽准备下令攻击的时候,左絮伸手指着远处,大声说道:“将军,快看,快看那边,有好多的旌旗,好像是王灿的大军已经冲了过来。”

    月夜下,远处朦朦胧胧,似真似幻,看不真切,只看到杆杆大旗摇晃。

    旌旗晃动的时候,又传来急促的号角声和雄浑的战鼓声。

    呐喊声,由远及近,不断传来。

    张椽顺着左絮伸手指着的方向看去,看见杆杆旌旗,以为王灿的大军已经到了,吓得魂不附体。好家伙,几十上百杆旌旗晃动,少说也有上万人呐。

    “嘶!嘶!”

    张椽倒抽两口凉气,大吼道:“敌军凶猛,撤,快撤!”

    他大吼声,便带着左絮、马志等将领快往后撤退。

    西凉军士兵听说王灿带着大军来了,心早有逃跑的心思,听见张椽的命令后,转身就跑。众西凉军,撇下周仓等人,溜烟儿跑得没影了。

    周仓和裴元绍麾下的几十名士兵连番大战,体力不支,便留在原地休息。

    然而,周仓和裴元绍身体强壮,还有再战的能力。

    两人麾下的士兵死伤殆尽,已经是作战失利,要被责罚,如今王灿大军来临,正好戴罪立功,因此两人提着武器,转身追杀西凉军。

    黄忠紧跟着两人,带着两百对士兵追杀了段距离。

    他抬头看见西凉军跑得飞快,已经消失在视线,便停了下来。同时伸手拦住周仓和裴元绍,朝两人摇摇头,说道:“快,立刻后撤!”

    周仓和裴元绍露出不解的神情,王灿援军来了,怎么还要撤?

    裴元绍直接问道:“老黄,主公率领大军来了,我们为什么要后撤?现在是歼灭西凉军的大好机会,赶紧追吧,这群龟孙子腿脚利索,跑得贼快,若是再耽搁些时间,我们加快度也追不上西凉军了。”

    周仓回头看了眼身后寂静无声的官道,脸上露出抹诧色。

    黄忠使诈!

    他脑闪过个想法,心对黄忠佩服得五体投地。黄忠敢冒着危险前来救援他们,也让周仓感激不已。他想清楚黄忠的计谋,便明白了其的利害关系,知道旦张椽洞悉了黄忠的计谋,就是黄忠陪他们起死的结局。

    周仓朝黄忠抱拳道:“汉升,大恩不言谢,快撤吧!”

    说完后,周仓转身往回跑。

    裴元绍不明所以,问道:“老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黄忠见裴元绍还没有明白过来,解释道:“主公没有来,刚刚是我虚张声势罢了,快,立刻后撤,若是张椽现后派兵追上来,我们又要陷入苦战了。”两百多名士兵都知道黄忠的计划,见黄忠转身后退,他们也快往后撤。

    裴元绍听了黄忠的话,啧啧称叹,也快往回跑。

    路途上,周仓带着活下来的四十多名士兵,快后撤。

    后撤了没多远,就看见百名士兵大声呐喊,手还拿着杆杆旌旗。这些旌旗都是黄忠用军的布匹绑在木棍上,让士兵们不断地摇晃制造声势,伪装出王灿大军来临的情况,那些摆在管道上的战鼓,全都扔在路上,弃之不用。

    “啪!啪!”

    杆杆旌旗扔在地上,所有士兵轻装简行随黄忠起快后撤。

    事实上,周仓和裴元绍领兵追击后,黄忠就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儿。张椽率领三千多西凉军来袭,而他们只有千余士兵,按理说应该是张椽占据优势,即使黄忠设下埋伏,让士兵突然杀出,也只能让张椽的士兵混乱下,不可能蹶不振。

    再说西凉军素来剽悍,不可能轻易战败。从白天黄忠带人斩杀两千多西凉兵就可以看出,这些士兵宁愿逃窜,也不愿意投降。

    这样的直军队,怎么可能突然被打败。

    黄忠思虑番,就猜到是张椽设下计谋,故意引诱他们上钩。

    ps:四更之三,pk票菊花保不住了,求pk票支持,大家瞅瞅有没有pk票,投给小东吧,可以加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