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逃窜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两军交战,西凉军蜂拥而上。≥> ≤.<≦1<ZW.

    裴元绍和周仓虽然勇猛,可两人没有三头六臂,也不是长手长脚的橡皮人,不可能护住麾下所有的士兵。他们朝张椽杀去,只能挡住个方向,就顾头顾不了尾。西凉军打不赢裴元绍和周仓,却可以向两人麾下的士兵起进攻。

    “啊!”

    声惨叫响起,名士兵身数刀,被西凉军乱刀砍死。

    这名士兵瞪大了眼睛,额头上被砍了刀,肩膀上被砍了刀,小腹处被捅了刀,连大腿、手臂也被西凉军砍伤,由此可见有多少命西凉军围攻名士兵。

    面对西凉军的人海战术,裴元绍和周仓本不占任何优势。

    时间越长,恶性循环就不断地加剧,两人麾下的士兵死得就越来越多。

    惨叫声不断响起,刀光闪烁,鲜血喷溅,个个士兵倒在了血泊,死不瞑目。反观西凉军,越杀越起劲,他们挥舞着战刀,兴奋地盯着裴元绍和周仓,只要两人麾下的士兵死伤殆尽,就是两人埋骨此的时间。

    周仓和裴元绍麾下的士兵奋勇杀敌,悍不畏死,西凉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虽然如此,裴元绍和周仓的士兵已经几近于全灭。

    张椽见周仓和裴元绍身后的士兵快要被杀完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杀吧!尽情的杀!

    杀完裴元绍和周仓的士兵,他就胜券在握了。

    周仓手汉刀猛然削出,将身前的西凉兵杀死。他借着这个空挡环顾四周眼,只见身后的士兵浑身沾满了鲜血,神情狼狈,已经杀红了眼。

    这些士兵是距离两人最近的,才没有被杀死,距离两人较远的士兵都已经被西凉兵蜂拥而上乱刀砍死,死状非常惨,七百余士兵在三千西凉兵的攻击下,只剩下了百余人。周仓嘴角微微抽搐,心想若是听从黄忠的话,便不会遭到大败。

    后悔,却只能把所有的痛楚往肚子里咽。

    裴元绍挥舞着狼牙棒,吼道:“周黑子,快撤,挡不住了。”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想保护麾下的士兵,便想要拼把,因此朝张椽的方向冲杀,想斩杀张椽,让西凉军自乱阵脚。然而,张椽躲在西凉兵龟缩不出,而西凉军又拨拨的涌上来,让两人寸步难行,难以接近张椽。

    如今士兵死伤殆尽,只能逃窜,否则绝无生路。

    趁着现在还有百余士兵,还能凝聚起战斗力,或许还突围出去。旦麾下的百余士兵被杀完后,只剩下他们两人,肯定是陷入西凉军的包围,难以冲出去。裴元绍心急切,火急火燎的挥舞着狼牙棒往后撤。

    周仓听见裴元绍的话,目眦欲裂,怒吼道:“老裴,咱们带来的士兵都死完了,还有什么面目去见主公啊。”他声音悲凉,落寞狼狈,两人都想要证明自己,最终却把麾下的士兵葬送完了,如此结果,让周仓难以接受。

    裴元绍心闻言,心急。

    这时候是性命攸关的关键时刻,若是主动放弃了,肯定会死在这里。

    裴元绍瞪大眼睛,怒吼道:“周黑子,就算是死,也得死在主公面前,你小子若是死在这里,就太不值了。我们是主公的臣子,是益州的将领,即使死了,也要埋在益州。快,杀出去,杀出去以后,要杀要剐任凭主公决断。”

    周仓听了后,没有多想,眼睛却是亮。

    他想着麾下士兵被杀完,才有了放弃的想法。

    裴元绍的席话,让周仓深以为然。

    由于战局紧张,容不得周仓有思量的时间,若是他稍微考虑下,就能明白虽然葬送几百士兵的性命,却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就被王灿杀死。常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打仗的将领没有不败的,他们两人了埋伏,也在情理之。

    张椽看见周仓脸沮丧表情的时候,心欢喜。然而,眨眼间就看见周仓斗志昂扬,让张椽好像是吃了只苍蝇,恶心不已。

    “杀,给我杀上去!”

    张椽大声嘶吼,带着西凉兵追赶裴元绍和周仓。

    他紧紧跟在后面,依旧不敢领兵冲上去,因为他害怕两人突然杀个回马枪,所以张椽仍然是个旁观者,站在外面观察局面的展。他看着剩余不多的士兵被西凉军杀死,脸上就露出得意的表情。

    时间不长,裴元绍和周仓周围的士兵再次减少。

    百余人,下变成了四十多人。

    此刻,两人带着不多的士兵做最后的殊死挣扎。

    周仓回头看了眼密密麻麻的西凉军,见所有的西凉军如狼似虎的冲上来,想要杀他们,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不久之前,是他和裴元绍领兵紧追不舍,可风水轮流转,现在却成了张椽领兵紧追不舍了。虽然张椽麾下的三千西凉兵已经死伤过半,却还有千多人,对付他们几十个人非常容易,而周仓等人想要从千多名西凉军手逃走,非常困难。

    裴元绍在前面开路,周仓垫后,行人不断地往后撤。

    然而,士兵们连续战斗了宿,已经有许多士兵跟不上,掉在了后面。

    士兵旦落后,就被疯涌追上来的西凉军乱刀砍死,踩成肉泥。

    周仓看着个个士兵落后,又亲眼看见个个士兵不断地挣扎而被杀死,心好似被堵上了,非常的难受。

    他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承受能力很强,可这次的情况不样,若是他领兵和敌军正面交锋,士兵在战场上被杀似,周仓能够接受,因为战场上两军交战,是你死我活的事情,被杀死只能说是技不如人。

    然而,士兵们狼狈逃窜,因为跑不动被杀死,情况又不同。

    这不是两军交锋的时候被杀死,而是因为他和裴元绍贪功冒进,才导致士兵被杀。这是他和裴元绍造成的,不是士兵不够英勇顽强,不够骁勇善战。

    如此死法,让周仓黯然神伤。

    张椽志得意满,得意洋洋的望着裴元绍等人,大吼道:“周仓、裴元绍,你们已经无路可逃,若是束手就擒,本将可以给你们个全尸,不破坏你的尸体。若是继续逃窜,本将杀死你们后,要将你们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他大声嘶吼,脸上露出得的笑容。

    裴元绍脾气火爆,大骂道:“龟孙子,你裴爷爷就是战死,也决不投降。想要老子投降,你给裴爷爷当孙子差不多。”

    ps:四更之二,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