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危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张椽领兵从子午谷离开,潜伏在营地外,忍受着蚊虫叮咬,连续试探了几次,才气势汹汹的冲向黄忠的营地,杀了黄忠个措手不及,取得巨大的优势。  ≤.≦﹤1≤Z﹤W﹤.然而,黄忠设下的伏兵突然杀出,张椽便立刻佯装逃跑,想要引-诱黄忠上钩,然后将黄忠举歼灭。

    事情的展,却出乎张椽的意料之外。

    他率领大军佯装撤退,由于事先没有通知士兵会撤退,竟然演变成了真正的撤退。

    西凉军狼狈窜逃,相互踩踏,四处逃逸,三千余士兵到最后竟然剩下不到千多人,出现这样的状况让张椽不仅是担忧,心也憋了肚子的火气。

    来到马志埋伏的地方,张椽终于松了口气。

    他没有任何的忧郁,领兵杀了回去。

    马志的伏兵全部杀出,张椽的兵力立刻就多了两千多人。有了两千多人支援,张椽心的底气也突然增长起来。

    “杀!”

    张椽竭力嘶吼,神色狰狞,面颊因为大声嘶吼而涨得通红。

    他率领大军往回跑的时候,被追得狼狈不堪,头上的头盔掉落了,髻散乱在额前,脸上也站着血渍。此时此刻,张椽终于出了口恶气,看着往后退的裴元绍和周仓,张椽心非常畅快,领兵冲杀的时候更是兴奋无比。

    左絮见张椽领兵冲上去,也跟着起了冲锋。

    马志紧随其后,率领西凉军冲上来。

    三大将领,率领着三千多西凉兵,同时攻向周仓和裴元绍麾下的几百名士兵。周仓和裴元绍作为先锋军,麾下只有五百人,死伤部分后,只剩下三百余人,两人率领的士兵加起来不过七百余人,相比于三千西凉兵,相差太远了。

    西凉军追上来,周仓和裴元绍没有跑在最前面,而是在最后垫后,掩护士兵往回跑。

    然而,西凉军养精蓄锐,体力充沛,奔跑的度远比已经连续跑了几个时辰的士兵快很多,没用多长时间,裴元绍和周仓就被团团包围住。

    三千西凉兵,将裴元绍和周仓围了起来。

    张椽没有喊话,左絮就大声吼道:“裴元绍、周仓,你们立刻投降,饶你不死。”

    “狗屁!”

    左絮话音落下,就听张椽喝骂道:“这两个黑厮杀了老子麾下几百近千人,又让千多士兵跑散了,如此大仇,焉能不报!”顿了顿,张椽又命令道:“只要是益州士兵,全部杀死,个不留,老子要让王灿知道西凉兵不是好惹的,杀了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蠢货!”

    马志听了后,心暗骂声。

    他不敢当面说出来,却有胆量在心喝骂。

    裴元绍和周仓是两员虎将,勇猛霸道,率领的士兵也骁勇善战。虽然所有的士兵精神疲乏,体力不支,可旦惹急了,所有士兵肯定要做最后的拼死搏斗。俗话说兔子惹急了还咬人,这群凶悍的士兵疯狂起来,就不容易对付了。

    想击败裴元绍和周仓,唯有瓦解士气,才能不战而胜。可张椽番话,直接把裴元绍和周仓的退路堵死,让所有的士兵也只能死战。

    兵法上说围三缺,就是为了避免敌军死战,才有机会不损伤自己的士兵而获胜。

    张椽意气用事,分明是没有把西凉军的性命放在心上。马志心苦,他看了眼左絮,见左絮也是脸无奈的神情。

    没办法,谁让张椽是张济的同族呢?

    两人握紧了手的战刀,等待张椽的命令。

    大战,已经是触即。

    裴元绍和周仓听见张椽说的话,反而高兴起来。两人忠于王灿,绝不可能投降张椽,唯担心的是麾下有小部分士兵意志不坚定,有可能扔掉兵器投降。可张椽番话,打消了士兵投降的念头,让士兵不得不死战。

    无路可退,唯有死战!

    裴元绍和周仓相视望,大声喝道:“杀!”两人声怒吼,率领麾下士兵朝张椽的方向杀去,擒贼先擒王,唯有先杀张椽,才有线生机。

    “杀!”

    七百士兵轰然回应,这些士兵神色凝重,脸上带着赴死的神情。

    张椽见敌军悍不畏死的冲上来,脸上不仅没有担忧的神情,反而是露出癫狂嗜杀的表情,他手的战刀凌空指向裴元绍和周仓,大吼道:“将士们,敌军已经是瓮之鳖,逃不出了,杀!杀敌立功啊!”

    声令下,西凉军立刻起冲锋。

    三千西凉军蜂拥而上,将裴元绍和周仓团团围住,从四面方杀了过去。

    周仓见无数的西凉兵杀过来,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大喊道:“老裴,将所有士兵收拢起来,随我冲,先干掉西凉军的将领。”

    裴元绍听了后,吼道:“周黑子,我掩护你,你杀过去。”

    两人把士兵收拢起来,杀向张椽。

    事关生死存亡,裴元绍没有和周仓争功的心思,挥舞狼牙棒掩护周仓前进。裴元绍的狼牙棒杀伤力大,能快的给周仓闯出条通道来,保护周仓杀向张椽。两人相互配合,路杀过去如同劈波斩浪,所过之处,士兵纷纷退避,不敢正面和周仓交手。

    张椽看见后,气得七窍生烟,大吼道:“杀,给我杀上去,杀死裴元绍、周仓,赏百金,官升两级。”

    说话间,张椽自己却停滞不前,没有继续冲上去。

    停顿了片刻,张椽觉得停下来影响大军的士气,便提着战刀朝裴元绍和周仓麾下的士兵杀去。无论如何,张椽都没有和裴元绍、周仓正面交锋,因为两人是在太厉害,让张椽不敢和两人交手,所以躲在旁,希望麾下的西凉军将周仓和裴元绍慢慢的磨死。

    “咻!”

    周仓抡起手的大刀,猛地削了出去。

    刀削出,刀刃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抹刀光闪过,挡在周仓前面的西凉兵都被大刀劈在胸口上,旋即便响起嚓咔嚓咔的声音,刀刃瞬间便划破士兵身上的铠甲,又快割裂衣袍,破入士兵的血肉。

    “噗!噗!”

    连续不断地闷响声传来,个个士兵倒在地上,捂着胸口惨叫。

    冰冷的战刀甩出溜血珠子,再次劈了出去。

    周仓越战越勇,丝毫没有气弱的感觉。

    裴元绍站在周仓不远处,也是勇猛杀敌,他挥舞着狼牙棒不断砸出,每次砸出的时候,狼牙棒都挂着呼呼的刺耳锐啸声,然后砸在西凉兵身上。棒落下,直接重伤甚至是杀死西凉兵,狼牙棒的尖刺勾起坨血肉,喷洒出蓬鲜血。

    裴元绍杀人,暴戾无比,非常的吓人。

    然而,裴元绍和周仓虽然勇猛无比,麾下的士兵也是奋勇死战,可面对三千西凉兵,即使士兵勇猛,也无济于事,难以杀出条血路出来。

    每当杀出条血路,就又有无数的西凉军冲上来,可谓是寸步难行。

    士兵们陷入了西凉军的包围,非常危险。

    ps:四更之,继续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