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全部干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览招不敌,便想要拨转马头逃跑。>≥ <.﹤<1ZW.

    黄忠得势不饶人,九尺长刀和王览手战刀碰撞的时候,长刀借着碰撞的力量,下弹了起来,高高举起。

    长刀凌空,刀刃在烈日的照耀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当九尺长刀到达空最高点的时候,猛地劈下来。这刀,在艳阳的照耀下,好似是化作了道刺眼的光芒,凌空劈下。

    王览拉住马缰,正准备拨转马头后退,却感觉到阵刺眼的光芒落下。

    他眼角的余光瞥了眼,登时吓得亡魂大冒。

    “啊!”

    惨叫声响起,道金灿灿的刀光从天而降,劈在王览的额头上。这刀快若闪电,力量十足,从王览的脑袋劈下,直接劈开了王览头上的头盔。长刀如庖丁解牛,长驱直入破开了王览脖颈、肚腹,最终将王览分为二,连战马都被劈成了两半。

    哗啦!

    长刀甩出溜血沫子,又回到黄忠身前。

    这幕,恰巧落在追上来的裴元绍和周仓眼,两人看见后都砸吧砸吧嘴,脸上露出惊骇的神情。黄忠归顺王灿后,直没有出战,裴元绍和周仓并不知道黄忠的能耐,现在看见黄忠刀将王览劈成两半,连战马都被劈死,心非常的惊骇。

    “噗!”

    尸体分为两半,鲜血顿时飞溅出去。

    两截身体掉落在地上,器官散落了地,死状非常的惨。鲜血不断地从王览的两半身体汩汩流溢出来,染红了地上的沙石。血液侵入沙石,不会儿便成了暗紫色。此时,王览被杀,西凉军都是被吓懵了。

    霸道!

    恐怖!

    西凉军畏惧不已,不停地往后撤。黄忠冷笑两声,并没有喊降者不杀的话,第次出战,就该杀得痛快淋漓,杀了再说。

    王览死,西凉军军心溃散。

    然而,西凉军转身撤退,却看见两个黑脸大汉提着武器了过来。

    左侧的将领手持杆狼牙棒,凶猛无比,狼牙棒尖端上有无数的尖刺,旦被狼牙棒砸,就被刺成肉窟窿。右侧的将领提着口大刀,大刀异常锋利,刀劈出,竟然能直接劈断西凉军的战刀,面对这样的两个煞神,西凉军士兵面色苦。

    战场上,没有人喊降者不杀,也没有西凉兵跪地投降。

    这场厮杀,持续了近半个时辰。

    西凉军,全军覆没,只有少数的士兵逃走。

    大军取得胜利,也付出了三百多士兵的性命。黄忠带着士兵能如此容易的灭掉两千西凉军,方面是因为有汉刀的优势,另方面是王览被黄忠杀死,而黄忠、裴元绍、周仓三人又凶猛无比,西凉军无心恋战,都想着逃跑,才会轻易获胜。

    大战过后,大军清扫战场。

    周仓抱拳说道:“第次交战就取得大胜,黄旅长取得头功,恭喜!恭喜!”

    裴元绍也抱拳称赞,对黄忠佩服得很。

    军以实力为尊,黄忠刀斩杀王览,震慑住裴元绍和周仓,让两人明白了黄忠的实力。至少,黄忠番表现,在军已经有了立足之地。黄忠面带微笑,伸手抹了把脸上的血渍,说道:“大家同杀敌,功劳都样。”

    这句话,便说明黄忠愿意平分功劳。

    周仓和裴元绍听后,暗暗说黄忠够哥们儿。

    两人对于黄忠的好感,噌噌的往上升。黄忠处理完战场上的尸体后,立刻叫来斥侯,让斥侯将斩杀西凉军两千人的消息传回大军。

    大军原地休息,休整个时辰后,继续前进。

    ……

    王灿得到黄忠的消息,非常高兴。

    然而,他高兴过后,心却又升起丝疑问。

    大军休整的时候,王灿便召集贾诩、李儒和郭嘉到大帐,商议事情。

    王灿看了三人眼,说道:“西凉军突兀的派出两千士兵截杀我军,我觉得很奇怪,因为西凉军的大军没有出动,仅仅是派出两千余士兵来攻击,这是为什么?难道专门让两千士兵送死么?我觉得不可能如此简单,应该内有玄机,你们都说说各自的想法。”

    李儒捋了捋胡须,说道:“两千西凉兵,应该是西凉军用来试探虚实的,只是没料到碰到了钉子,被黄忠全部杀了。”

    郭嘉想了想,说道:“李大人的推断有定的道理,但只是其种可能。嘉以为还有种可能,西凉军派出两千士兵攻打黄忠,是为了引诱黄忠的,想佯装不敌引诱黄忠入套,可惜却被黄忠设计,以至于全军覆没。”

    王灿听了后,点点头,表示同意。

    李儒和郭嘉的话,都有道理,也都存在可能。

    他看向贾诩,问道:“和,你有什么看法?”

    贾诩说道:“回禀主公,诩觉得还有种可能,是西凉军派出来西凉军故意败给黄忠,想要让黄忠以为西凉军不堪击,骄纵黄忠的士气的。当然,西凉军被黄忠全部歼灭,只能说西凉军运道不好,遇到黄忠这样的猛将。”

    顿了顿,贾诩说道:“三种可能,诩认为奉孝的推断最有可能是西凉军的意图,不过也不乏有第种可能和第三种可能,或者是三者兼而有之,并且以第二种可能为主,这才是西凉军的目的。”

    王灿听了后,点点头,暗道有厉害的谋士就是好。

    这些繁琐的事情,不用他费脑筋,便可以轻易的推断出来。

    王灿思虑番,说道:“我这就书信封,让斥侯传令黄忠,让他小心埋伏,不可轻敌。如此来,西凉军纵然有诡计,也不会讨到任何好处。”

    贾诩几人抱拳道:“主公英明!”

    ……

    子午谷,谷长六百六十里。

    北口称之为子,在长安城南面百里的地方;南口称之为午,在汉郡洋县东面百六十里的地方,‘子’和‘午’合起来称之为子午谷。由于谷道长达3oo公里,从子午谷可以北上长安,也可以南下汉,是连接汉和长安的要道。

    子午谷南端,立有处关卡,挡住了进入谷口的道路。

    关卡修筑得非常坚固,有城楼、箭垛,工事完善,想从子午谷北上长安,就必须通过子午谷的关卡才行。若是不走子午谷,也可以走另外的关卡,如此来就必须绕道而行,但耗费的时间太长。

    城楼上,名将领大声咆哮着。

    这名将领名叫张椽(),是张济的同族

    他伸手指着麾下众将,喝骂道:“愚蠢啊,本将派王览去诈败,可他却被王灿麾下的将领杀死,不仅如此,连麾下士兵也被杀得片甲不留,废物,废物!”

    张椽大声喝骂,将领们都是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张椽想了想,又问道:“你们说,王灿大军逼近,该如何抵挡?”

    名校尉闻言,站出来抱拳道:“将军,关卡坚固,我们死守关卡,便可以夫当关万夫莫开,即使王灿拥有数万大军,也难以攻克关卡。”

    张椽听了后,有些不情愿。

    死守关卡,可不是心的想法。

    张椽想在张济麾下立功,就必须主动出击。

    ps:四更之三,求收藏啦啦,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