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刘协之悲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长安,皇宫偏殿。  <.﹤≦1﹤Z≦W≤.≦﹤

    大殿,刘协穿着衮袍正襟危坐。

    刘协已经十四岁,心智逐渐的成熟起来,长得英武不凡,面颊上的稚嫩之气已经逐渐的消退,取而代之的是股英武之气。

    两年的时间,刘协越成熟,刘贤却越的苍老了。

    刘贤坐在大殿,时间长,便感觉精神不济。

    大殿,不仅坐着刘贤,还有治书御史刘诞,谏议大夫种劭,侍马宇,四个人坐在大殿,商议曹操、王灿、马腾的事情。刘协面目俊朗,目光却显得有些阴沉,他沉声说道:“樊稠、张济交战,已经有三路大军奔长安而来,诸位有何建议?”

    刘诞闻言,急忙说道:“皇上,前些日次不是已经决定让马腾领兵入长安么?怎么还商议曹操和王灿起兵的事情?”

    他听见刘协的话,心很焦急。

    旦王灿拿下长安,他和刘范就危险了。

    刘协目光微冷,紧紧盯着刘诞,问道:“刘卿啊,你说的道理也对,可是马腾起兵后,若是被西凉军挡住,朕该往何处?”

    刘诞闻言,顿时哑口无言。

    以刘诞的意见,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马腾身上。然而,刘协思考的事情显然比刘诞更全面,因为旦马腾被阻,刘协还必须要面临西凉军,所以必须做两手打算,才能保证他肯定能摆脱西凉军。

    侍马宇闻言,眼珠子转,说道:“皇上,为何派人联系曹操呢?他已经表明救援皇上的想法,皇上只要派人联系曹操,就可以有两手准备,不管是马腾,还是曹操,皇上都有了条退路。”

    谏议大夫种劭哼了声,问道:“若王灿拿下长安,又当如何?”

    刘诞闻言,立刻说道:“若王灿拿下长安,陛下就趁机离开长安,往东都洛阳行去。有曹操接应陛下,同样能够再兴大汉。”

    刘协看向刘贤,问道:“叔祖,您如何看待王灿?”

    刘贤闻言,睁开了微眯的眼睛。

    他扫视了眼刘诞几人,摇头说道:“两年前,西凉军攻打长安,王灿就有能力出兵长安,击败西凉军。然而,王灿坐视长安被西凉军攻下,没有丝毫动静,此人不可相信。曹操虽然是阉宦之后,可曹操行刺董卓,又檄讨董,目前看来是忠于汉室的。”

    刘贤碰到王灿的时候,以为王灿忠于汉室。

    然而,西凉军攻打长安的事情,让刘贤看清楚了王灿的本质。

    袁绍、刘表、刘繇、刘虞等人刘贤早就看透了,知道他们不会兵救刘协。然而,王灿直以忠臣标榜自己,可西凉军攻打长安,赶走吕布,杀死王允,王灿却束手旁观,让刘贤心对王灿非常失望,也让刘贤不相信王灿了。

    刘协闻言,眉头微蹙。

    停顿了片刻,刘协问道:“曹操忠于汉室,马腾也忠于汉室,如何取舍?”

    宫殿,几人看向刘贤,等待刘贤的的答复。刘贤是汉灵帝刘宏的叔父,是刘协的叔祖,能够活到这把年纪,可以称得上是人精。

    让刘贤评价,比较实在。

    刘贤听见刘协的话,想了想,说道:“曹操和马腾,目前看来都忠于汉室,可曹操麾下的臣武将太多,又是兖州州牧,权倾方。相比于马腾,曹操难以控制,即使曹操救出陛下,曹操肯定会掌握朝纲,陛下难有施展能力的机会,故此还是马腾入朝最好。”

    刘诞正要说话,却见刘贤又说道:“马腾入朝,陛下好好地安抚马腾,便相当于掌握了西凉军。只要陛下励精图治,以西凉为根基,以关为据点,鼓励农商,勤于朝政,便有再兴汉室的机会。陛下若是想要统江山,就必须有自己的军队,要有兵权,要有武将,否则兴复汉室便是空话,陛下切记,切记!”

    说话的时候,刘贤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呼吸都显得有些紊乱。

    这两年,他算是看清楚了局势。

    开始,刘贤幻想诸侯入朝,便有机会稳定天下。然而,天下诸侯并起,朝廷没有兵权,绝对不可能再兴汉室,所以刘贤建议刘协,定要有兵权。

    这番话,已经给刘协制定了今后的展方针。

    刘贤说完后,深吸口气,平复了下紊乱的呼吸,便没有再说话了。

    刘协抱拳道:“叔祖真知灼见,侄孙受教了。”

    刘贤席话,说到了刘协的心坎上,让他有重见天日的感觉。刘协被董卓捧上帝位,已经有几年时间了,见多了朝堂争斗,也意识到没有兵权的后果,刘贤席话挑明了,让他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刘贤的番话,已经给刘协制定了今后的展方针。

    曹操是方诸侯,占据州之地,不可能将兵权交给皇帝,而马腾素来以汉室忠臣自居。再加上马腾只是扶风郡的个小军阀,实力不大,刘协完全可以把马腾收为己用,让马腾为他开疆拓土,稳定西凉。

    如此来,皇帝才能站稳根基。

    刘协不似其他诸侯,诸侯们可以相互攻伐。

    然而,诸侯却不敢攻打朝廷,只要刘协能站稳脚跟,便有了展的机会。但是,这切都要看马腾能否拿下长安。

    刘协深吸口气,说道:“好了,朕累了,都退下吧。”

    “臣告退!”

    刘诞等人见刘协下令,起身朝刘协拜了拜,转身往宫殿外走去。刘贤也是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拄着拐杖朝刘协拜了拜。然而,当刘贤弯腰朝刘协揖礼的时候,眼前黑,竟然栽倒在地板上。

    “砰!”

    声闷响,让刚踏出宫殿的几人立刻跑了回来。

    刘协也被吓到了,他顾不得礼仪,赶忙跑去搀扶起刘贤:“叔祖,您怎么了?”

    刘贤感觉手脚无力,身体的力气好似在逐渐的流逝。

    事实上,刘贤往宫殿来的时候,就感觉身体熬不住了,知道他自己死期将近。他被刘协双手托着,看向刘协,缓缓说道:“陛下,老夫直把陛下当亲孙儿看待,看到陛下聪慧英武,也深感欣慰,欣慰啊……陛下,这天下谁都不可靠,唯独兵权,兵权……”

    说到最后,刘贤直说着兵权两个字。

    话没有说话,刘贤脑袋歪,没有了气息。

    “叔祖!”

    刘协仰头大吼,眼布满了晶莹的泪珠,泪水滴滴落下来,溅落在衣衫上,打湿了片。刘协从当上皇帝,刘贤便教导他,论亲疏关系,刘协更亲近刘贤,而不失死去的父亲刘宏。如今刘贤去世,刘协非常悲伤,非常悲痛。

    王允死,刘协少了个左膀右臂,少了个忠臣。

    刘贤死,刘协心的底气突然间消失了。他环顾宫殿,似乎没有了支持他的人,从此之后,他便是个人奋斗。

    ps:四更之三,求收藏啦啦。4群群号:16o58o697,聊天的,进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