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两年(四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清晨,朝阳初升。≥> ≤.<≦1<ZW.

    初夏时节,阳光洒落下来,照耀在露珠上,反射出点点金光,熠熠生辉。

    院子,两个童子穿着锦衣华服,扎着朝天髻,摇摇晃晃的奔跑着。

    童子后面,跟着个俏丽的小女孩。

    三个小孩竞相追逐,咯咯直笑,说话的时候口齿不清,难以辨别清楚。三个小孩撒开脚丫子奔跑的时候,旁边还有众丫鬟紧跟着三个孩子,以免被摔倒。

    “咯咯!咯咯!”

    院子,传来爽朗清脆的笑声。

    女孩扎着两个朝天髻,眼见还是追不上两个童子,便停了下来,瞪大黑溜溜的眼睛,鼓起腮帮,断断续续的说道:“不跑了,哼!”

    她气鼓鼓的站在原地,两个孩童见了后,也都停下来。这两个孩童,眉宇间依稀有些相似,可其个孩童长得极为壮实,圆墩墩的;另个长得精瘦精瘦的,好似猴儿样,个头却是最高的,比女孩都还要高些。

    精瘦的孩童不解的望向女孩,问道:“大姐,怎么了?”孩童只有两岁多,可吐字极为的清晰,没有任何的模糊。

    那壮实的孩童也说话了,问道:“大姐,怎么了?”

    同样的句话,在身体壮实的孩童口,却模糊不清,听见来很费劲儿。

    女孩小脑袋晃,哼哼两声,没有搭理两个孩童。她昂着头,好像是直骄傲的小孔雀,转身准备离开院子。

    正当女孩迈开小步子准备离开时,院子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脚步声踏踏响起,不会儿,就有个年人走进院子。

    年人背负着双手,身穿袭黑色锦袍,头戴古冠,腰缠玉带,长得是剑眉朗目,面颊好似是刀削般,棱角分明。年人唇上有着两撇胡须,整个人缓步走来透出淡淡的威严,他目光所过之处,丫鬟们纷纷低下头,不敢正视年人的眼神。

    这年人,正是王灿。

    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的时间,王灿也是二十岁了。他蓄起胡须,带上古冠,穿戴整齐后威严十足,举动都有着股慑人的气势。

    女孩看见王灿,撒开脚丫子就朝王灿跑去。

    王灿神色变化,脸上堆满了笑容,他蹲下来张开双手,等着女孩跑过来。

    “爹爹!爹爹!”

    女孩张开樱桃小嘴大声喊叫,声音清脆悦耳,好似是真珠落玉盘,非常动听。王灿看见女孩鼓起腮帮子,伸手刮了刮女孩的琼鼻,问道:“怎么了,谁惹我家乐乐生气了?”

    女孩正是王灿的女儿王馨,小名乐乐。

    王馨嘟囔着小嘴,说道:“都怪平平和安安,他们都不等我。”

    两个童子听见后,脸上的表情非常丰富,白了眼王馨。平平,是精瘦童子的小名,是蔡琰的儿子王祯。安安,是壮实童子的小名,是董卉的儿子王祐。

    王灿看向王祯,问道:“平平,为什么不等乐乐啊?”

    王祯撇了撇嘴,哼声道:“姐姐老耍无赖,哼,才不等她呢。”声音落下,王祐也连忙点头,支支吾吾的说道:“就是,不等姐姐。”

    王馨听了后,大眼睛瞪着王祯和王祐,说道:“你们不陪我玩,我去告诉大娘和三娘。”

    她拿出杀手锏,王祯和王祐彻底败北。

    王灿将王馨抱在怀,哈哈大笑,这两儿女,可真是够笑人的。

    看着天天长大的儿女,王灿心也感慨颇多。两年的时间,益州虽然没有往外扩张,实力却增强了许多,尤其是徐庶、石韬和孟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三人彻底把益州东南稳固下来,除掉了全部的隐患。

    “踏!踏!……”

    院子外,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

    名侍从快跑进来,在王灿耳旁低语了几句话。

    王灿听了后,脸色大变,他伸手放下王馨,吩咐站在周围的丫鬟将三个小孩带回各自的院子,便转身朝大厅走去。

    大厅,程昱、贾诩、李儒、郭嘉、荀攸正襟危坐,神色严肃。

    王灿进入大厅后,五人连忙起身朝王灿行礼。

    王灿点头致意,在主位上坐下后,问道:“公达,北边情况如何?”

    荀攸抱拳说道:“回禀主公,樊稠杀死李蒙,已经和张济交锋,双方在长安城交战,如今的长安片混乱,是该我们出兵的时候了。”

    两年时间,长安在樊稠、李蒙和张济的统治下,变得萧条无比。

    长安的百姓都背井离乡,离开长安前往益州,或者是去了其他的州郡。至于长安周边的百姓,被西凉兵劫掠后,苦不堪言。

    两年后的长安,已经没有昔日的繁华盛景,反而是处处透着破败的气息。城唯繁华的只有个地方,就是樊稠居住的府邸。樊稠的住处不仅没有落败,反而是金碧辉煌,熠熠生辉,除此之外,连皇宫也变得萧条起来。

    王灿深吸口气,说道:“曹操、袁绍、公孙瓒可有反应?”

    郭嘉回禀道:“曹操平定了青州黄巾,又解除了袁术的威胁,肯定想迎天子回兖州。只是兖州被吕布攻打过次,而今吕布又占据徐州,威胁曹操,曹操正忙着对徐州用兵,不知道曹操是否会派人来迎接天子。”

    吕布和刘备,依旧如同历史上样相遇。

    公孙瓒任命的青州刺史田楷被袁绍击败后,刘备便流落到徐州,成为徐州刺史陶谦的座上宾。陶谦死后,刘备成了徐州刺史,终于有了块根据地。吕布四处流浪,收纳陈宫作为谋士,他听从陈宫的建议,投奔刘备。

    刘备收留吕布后,却又被吕布占据徐州,继而被赶到下邳驻扎。

    徐州战略要地,曹操想拿下徐州,就必须击败吕布。

    郭嘉说完曹操后,又说道:“袁绍和公孙瓒相互死磕,依旧是僵持着。不过袁绍得到青州、并州、冀州,公孙瓒恐怕难以抵挡袁绍。如今袁绍准备拿下幽州,不可能奉迎皇帝。”

    郭嘉说完后,大厅静了下来。

    片刻后,贾诩又说道:“主公,袁绍、袁术想自立为帝,定不会奉迎皇帝。刘表、刘繇守成之人,也不会出兵。孙坚距离长安太远,忽略不计。唯独曹操有机会,而且卑职断定曹操必定派将士奉迎皇帝,奉天子以令不臣,主公要迎回皇帝,尽早出兵才是正理。”

    贾诩席话,直指曹操。

    两年时间,曹操和王灿都已经过了休养生息的时候,也都准备着迎回皇帝,占据大义的优势,奉天子以令不臣。

    ps:六更之四,求收藏,大家都收藏下吧,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