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貂蝉生女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初平三年,在喧嚣热闹渡过。  ≦.≤1ZW.

    这年,王灿娶妻成亲,并且三个女人都已经怀孕,只等来年便可以生下孩子,延续王灿的血脉。

    冬日,大地白茫茫片,银装素裹。

    冷风,初平三年随风而逝,眨眼间便进入初平四年(193年)。

    开始,初平四年便非常不平静,盘踞南阳郡的袁术收降了宛城的黑山军余部,并且借助南匈奴于扶罗作为助力,攻下陈留,准备攻打拿下兖州不久的曹操。

    袁曹大战起,曹操听从谋士戏志才之言,派使者满宠向荆州刘表求助。

    满宠说服刘表后,刘表派兵逼近南阳,切断了袁术粮道。

    袁术大军缺少粮草,军心溃散。曹操乘机进攻袁术,大军逼近后袁军不战而溃,士兵纷纷逃窜。曹操趁势出击,挥师追击袁术,在襄邑县、宁陵县连败袁术,打得袁术抱头鼠窜。袁术不敌曹操,连连败退,退到九江郡淮水流域带。

    自此,曹操解除了南面袁术的威胁。

    在袁术和曹操交战的时候,袁绍和公孙瓒也大打出手。

    初平四年初,袁绍和公孙瓒争夺青州,袁绍派遣长子袁谭担任青州刺史,并且让袁谭攻击公孙瓒任命的青州刺史田楷。

    田楷引兵迎战,屡次被袁谭打败。

    樊稠见袁绍和公孙瓒打得不可开交,随即代表朝廷派遣使臣赵岐到青州调解,两军罢兵休战,袁绍势力由此进入青州。

    初平四年三月,袁术不甘心被曹操打败,但又无法击败曹操,便将所有的士兵收拢起来,攻打扬州治所寿春,将扬州刺史陈瑀驱逐出去,并且自称扬州刺史,兼领徐州牧,把淮南带据为己有。

    樊稠为了交好袁术,和张济、李蒙达成协议,敕封袁术为左将军、假节,封阳翟侯,代表朝廷承认袁术的扬州刺史。

    初平四年四月初,魏郡兵变,黑山军统领于毒率领数万士兵攻陷邺城,杀死魏郡太守。袁绍得知消息后,派兵进军朝歌,进攻鹿肠山附近于毒率领的黑山军,围攻五日,斩杀于毒,杀死黑山军万余人。

    袁绍随即率领大军进入鹿肠山,直捣黑山军老巢,击破黑山军髭丈、刘石、张牛角、左校、郭大贤、李大目、于氐根等部曲,又斩数万人。

    随后,袁绍和黑山军大统领张燕大战于常山。

    张燕军势鼎盛,拥有精兵数万,战马千匹,两军激战十余日,双方死伤累累,士兵疲惫不堪,于是罢战,各引兵而退。在诸侯相互征战,不断扩充自己地盘的时候,王灿却迎来了最重要的日子,貂蝉临盆了。

    屋子,竭力的呐喊声不断传来。

    屋子外,王灿来回走动,神色焦急,时不时抬头望眼屋子。

    “啊!啊!……”

    惨叫声不断传来,貂蝉躺在床榻上,满头是汗,张妩媚诱人的俏脸早已经是花容失色,涨得通红,白皙的脖子上更是青筋暴起,如同蚯蚓样。

    “夫人,使劲儿,使劲儿啊!”

    负责接生的产婆额头上汗珠直冒,觉得事情有些棘手。

    王灿站在屋子外,听着貂蝉声声的惨叫声,握紧了拳头。他咬咬牙准备冲进去,却被屋子外的婢女挡在了外面,不让他进去。蔡邕坐在旁,心情也有些紧张,虽然貂蝉怀的孩子并不是他的外孙,但也是王灿的孩子。

    此时,蔡琰和董卉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两人见貂蝉久久没有生下孩子,都有些担心。

    “呼!”

    门帘下掀开,个产婆急匆匆跑了出来,说道:“大人,孩子胎位有些不正,恐怕有危险。是保住大人,还是保住孩子,请大人示下。”

    蹬!

    王灿猛地往后退出步,旋即喝道:“孩子和大人都要保住,若出现任何伤亡,你们都不用活了。”他神色严肃,双目如刀,股冷意从身上蔓延开来,那产瞥了王灿眼,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又返回屋子去了。

    此时,蔡琰和董卉听了后,更是面色苍白,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

    两个人也是临盆在即,不用多久就要生产了。

    本来两人是来体验下,增加点经验的,可看见貂蝉的情况后,颗心立刻沉了下去。蔡邕见蔡琰脸色苍白,说道:“琰儿,不用担心,你娘生你的时候,很顺利就生了下来,没有什么痛苦的。”

    顿了顿,蔡邕又说道:“为先啊,你着急也没有,貂蝉福泽天佑,肯定不会有事情的,你坐会儿,她们肯定是母子平安的。”

    王灿连连点头,依旧有些担忧。

    “哇!哇!”

    突然,屋子传来婴孩的哭泣声,那响亮的声音昭示着个新生命的诞生。自此,王灿在这个时代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生了,生了,母女平安。”

    屋子,负责给貂蝉接生的产婆终于松了口气。

    屋子外蔡邕和王灿听见后,同时松了口气。

    蔡邕放松下来是因为貂蝉生了个女孩,对蔡琰的地位没有任何威胁。王灿松了口口气是因为貂蝉和女儿都保住了,他并没有男女观念,尤其是作为后世穿越来的,根本不存在这时代重男轻女的想法。

    然而,貂蝉心却暗暗叹息声。

    她怀着孩子的时候肚子这么大,竟然是个女孩,让她有些失落。很快,貂蝉又恢复了过来,不管怎么样,这也是她的孩子。

    王灿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产婆见王灿走进来,赶紧抱着洗干净的孩子走了过来,笑道:“大人,您看长得多好看啊,将来肯定像夫人样美貌如花。”

    王灿点头哈哈大笑,吩咐道:“好,都去领赏钱吧,负责接生的产婆每人二十贯钱,府上的丫鬟侍从也赏赐五贯钱。”说完,王灿别扭的抱着孩子走到貂蝉跟前,说道:“秀儿,辛苦了,来,看看咱们的孩子。”

    貂蝉瞥了孩子眼,目光便转向王灿。

    她看见王灿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并不是伪装出来的笑容,心才松了口气。虽然是女孩,但王灿喜欢就好。

    见王灿这么高兴,貂蝉心的颗石头落地了。

    ps:六更之,大家多多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