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军制改革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秋天逝去,取而代之的是皑皑白雪。≧≥≧ ﹤.<≤1﹤Z≦W≦.

    十月,已经入冬了。

    蔡琰、貂蝉、董卉这三个小女人怀孕的时间已经快到五个月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肚子越的挺了起来。再加上天气寒冷,三人穿的衣服也多了起来,更加的突显出圆滚滚的肚子。三女,貂蝉挺起的肚子最大,那模样好像是怀上了双胞胎,令蔡琰和董卉欣羡不已。

    王灿虽然忙碌,可每天都要抽些去巡视番。

    随着三个小生命逐渐的长大,王灿心也充满了期待,等待三个小生命的降临。突然间,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整个人好似是换了副模样。变得有些不同了。

    书房,两个铜盆摆在门内左右两侧,里面燃烧着通红的炭火。

    热气不断地从铜盆内散出来,驱散了屋子的寒意。

    王灿坐在书房,正襟危坐,看着案桌上摆放的已经修订好的军队改革方案,露出抹笑容。他已经派人去请荀攸等人,等事情商定后,就需要把命令执行下去,所以王灿召集了麾下的所有谋士,包括李儒和贾诩,也都是被王灿找来。

    书房,静悄悄的。

    不知何时,屋子外响起踏踏的脚步声。

    荀攸、郭嘉、程昱三人联袂而来,头上还有些许雪花。三人进入书房后,都抖了抖洒落在身上的雪花,又搓了搓冷冰冰的手,然后朝王灿拱手揖了礼,在撩起棉布袍坐在坐席上,等候其他人的到来。

    不久后,李儒也赶到书房。

    最后,贾诩姗姗来迟。

    李儒和贾诩随王灿来到成都后,两人表现得非常低调,从来不结交其他人,也不和其他官员打交道,除了必要的活动,很少出现在众人视线。

    王灿目光掠过屋子的五个人,拿起手修订好的军队改革方案,朝荀攸点点头,示意荀攸拿下去仔细的。

    荀攸站起身,将王灿给的资料接过来。

    他回到坐席上,仔细的看完了内容,才递给程昱。

    荀攸虽然把资料递给了程昱,脑却不断地思考着。他越是仔细的寻思,脸上的表情就跟着不断地变化,时而露出欣喜之色,时而露出凝重之色。荀攸对王灿做的改革非常佩服,够胆量,够详细,而且王灿提供的方案比现行的军官衔更严密。

    然而,荀攸却有些担忧,因为王灿的做法太大胆了,可以称得上惊世骇俗。

    从古至今,诸侯麾下的将士都遵循将军制度。

    每个士兵,都从普通的士兵开始,级级的成为伍长、什长、百夫长、校尉、将军等等,这样的划分虽然比不上王灿给出的方案,也没有王灿提出的官衔制度那么明确细致,但却推翻了自秦汉以来的军制,不可谓不大胆。

    程昱目十行,快看完了纸上的内容,便又把资料传给郭嘉。郭嘉的度很快,看完后传给贾诩,贾诩再传给李儒。

    五个人看完所有的内容,花了近半个时辰。

    此时此刻,五个人的表情各不相同。

    荀攸脸上的表情是雀跃却有丝担忧,为王灿的改革可能被诸侯攻讦而担忧;程昱则是脸兴奋,丝毫没有认为不妥;郭嘉露出钦佩的表情,对王灿提出的改革方案佩服不已;李儒脸上的表情神色凝重,因为他察觉到其以隐藏的能量,很可能颠覆现行的军制;至于贾诩老狐狸,神色从容,脸上的表情古井不波,没有任何变化,好像就该如此样。

    王灿目光掠过五人,问道:“都看完了我提出的方案,那你们就说说各自的意见,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好早些进行改动。”

    荀攸想了想,抱拳道:“主公,朝廷以骠骑大将军、大将军为军将领,您这样作出改革,是否太石破天惊了,若是被诸侯攻讦,岂不是……”

    荀攸话还没有说完,王灿就打断了荀攸的话。

    他摆摆手,说道:“公达,我的字是‘为先’,寓意是敢为天下先。改革军制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做了些改动么?现如今,樊稠、张济、李蒙掌握朝政,相互争权夺利,哪有闲工夫管益州生的事情。再说其他诸侯都忙着展势力,也没有精力来搭理益州。你的担忧不足为虑,还是考虑下如何实施吧!”

    荀攸听了,还欲说话。

    他刚准备说话,却见郭嘉摇了摇头,便没有继续劝说。

    程昱捋了捋颌下美髯,拱手道:“主公,您在书提到从团长以上便有了参谋长,这参谋长是个体系;同时,团级以上便有了政委,这又是个体系;再者,还有掌握军兵权的诸如旅长、师长、军长等,这又是个体系。三个体系,如何划分权利?”

    其他几人闻言,也都是点点头,等待王灿解释。

    三个体系,是否是意味着三权分立?

    所以,几个人都充满了期待。

    王灿笑说道:“军队,有两个同等级的最高领导,就是军的政委和军的军事长官,参谋长是相当于副旅长、副师长等,它的作用是为了给军事长官整理相关的战事资料,提供定的建议,军命令的执行必须有军事长官下达命令。”

    李儒又问道:“主公,何为军事长官?”

    王灿想也不想,立刻回答道:“军事长官,顾名思义,便是掌管军事的人。排长、连长……直到司令员都称之为军事长官。两军交战的时候,由军事长官负责军事命令的下达,军政委的职责是负责将士的思想工作,让他们能忠于我军,或者是把抓来的俘虏进行劝降教育,让俘虏能转变思想投降我军,除了军事交战外,都由政委负责。”

    顿了顿,王灿又说道:“遇到战事的时候,军事长官、政委协同合作,决定作战的方阵战略。处理军事务的事情上,由政委处理,并且依次服从上级的领导。”

    贾诩微眯的眼眸睁开,点点头称赞道:“主公此举大善,有了政委便限制了军事长官的权利。虽然军事长官有权利指挥士兵战斗,可是军事长官的权利依旧受政委辖制,不可能出现拥兵自大的事情。主公英明,诩佩服!”

    他抱拳朝王灿揖了礼,表示同意。

    郭嘉等人听了后,眼睛顿时亮,露出抹笑容。

    王灿看着几人,面带笑容,他可是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这些东西全部想出来的。

    事实上,王灿用这样的改革的确是为了辖制军将领的权利。或许在王灿打江山的时候,由于王灿的威望足够高,能够震慑军的将领,也能保证军将领都忠于他,可以后的事情却难以保证,用政委和军事长官并存的方式将军队的权利分割开来,才能抑制军事长官拥兵自大的可能。

    王灿说道:“既然都同意,就准备在军改革吧。”

    话音落下,荀攸就说到:“慢!”

    王灿有些不解,问道:“公达,为何还不能施行?”

    荀攸说道:“主公,虽然具体的改革方案已经制定好,但军将领该担任什么头衔、该担任什么官职也得有相应的修改。再说废除了原来的军制,原来使用的印绶也失去了作用,必须要对目前的印绶做出修改,这些都要事先做好,否则容易出乱子。”

    王灿闻言,点头道:“公达之言有理,不过我早已经准备好了。”

    说着话,王灿笑了笑。他伸手从案桌旁边拿出后世军使用的肩章,摆在了案桌上,从列兵开始,到最大的上将,没有个漏下。

    王灿指着案桌上的肩章,说道:“这些肩章代表士兵的荣誉,相当于士兵获得的爵位,但并不代表军的官职大小。至于军印绶,你们立刻赶制下去,印绶刻下的名称不再是将军,而是每个将领的官职,如旅长、师长等官职。嗯,军将领的官职排布,我都已经重新做了安排,拿下去执行就是。”

    说着话,王灿又拿出了张左伯纸,上面罗列了所有武将的新官职。

    不过,最大的官职只是师长,军衔在上校级别。

    换句话说,军最高级别的将领都还有升迁的可能,这也是王灿故意如此,才能在以后大战立功后有所奖赏,否则上来他就全都任命司令、军长,那以后打了胜仗,王灿就不知道该如何赏赐,如何给予升迁了。

    所以,军最高等级的将领在师长级停了下来,无法再次往上升迁。

    荀攸接过之后,便准备告辞离开。

    王灿摆手道:“不着急,还有件事情告诉你们。你们五个人组成总参谋部,负责拟定和组织战争的实施战役计划和动员计划,所有战事的动,都必须由你们五个人达成统口径,才能往下传达命令。我担任总参谋长,你们五个人由我直接领导。”

    事实上,五个人已经相当于王灿的参谋了。

    只是王灿把它明朗化,公诸于众。

    五人听了后,心大喜。

    他们都是王灿的谋士,对于成立的总参谋部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赶到高兴地是他们成为王灿核心的成员,这才是几人高兴的地方。

    得到命令后,五个人兴高采烈的离开了书房。

    荀攸和程昱配合,不断地拟定命令,将所有的条款传达下去,军队也掀起阵阵热浪,对刚刚颁布的条令欣喜不已。

    新颁布的条令,官职、军衔更加明确,更加的细致。

    士兵们想要往上爬,只需要立功、立功、再立功,就能够不断地往上升。

    如此来,更加激起了士兵的好战之心。

    ps:三更之二,这章写得有些堂而皇之,有不符合实际的地方,多多包涵、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