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三人的决定(五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徐庶得到调令的第二日,把即将离开的消息公布出去,收拾行囊准备离开资阳县。≧ ≯ ﹤.<≤1﹤Z≦W﹤.

    对于徐庶来说,资阳县只是他人生旅程的第站。

    毫无疑问,这站走得很踏实,很完美,没有出现任何差错。他走之后,资阳县剩下的事情自然由接任者继续施政,不过接任的官员是否按照他的政策继续实行,那又是回事情了,毕竟每个执政者,都有自己的理念,都有自己的手段。

    徐庶即将离开的消息,在资阳县掀起了巨大的轰动。

    百姓们听见徐庶即将高升,心即感到高兴,却又感到悲伤。

    他们高兴,是因为替他们着想的人有了更好的前程,有了更好的展;他们悲伤,是因为爱民如子的官员离开了资阳县,不知道后来的继任者又会是怎么样的官员。百姓们心情复杂,却都没有去挽留徐庶,因为他们不能自私的拦住徐庶。

    徐庶想要悄悄地离开,却现百姓们早已认出了他。

    城百姓纷纷走出家门,前去送别徐庶。

    百姓们扶老携幼,默默的站在城外。

    徐庶让马车停下来,他下了马车,深深地弯腰朝百姓们行了礼,然后才上了马车,吩咐驾车的马夫驾车离开。

    徐母坐在马车,神色平静,她看着眼眶微红的徐庶,说道:“我儿,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百姓要求很简单,只需要点温饱就足够了。你才华尽展,官越做越大,却不能忘记今日的情景,不能忘记了给你送别的百姓,若是你哪天鱼肉乡里,娘第个不饶你。”

    徐庶正色道:“娘亲教诲,儿须臾不敢忘记。”

    车轮转动,马车不断地前行。

    “徐大人,路走好!”

    “祝徐大人鹏程万里,步步高升。”

    “徐大人,资阳县的百姓永远记住你,你记得常回来看看啊。”

    ……

    马车后面,百姓们的声音不断地传来。

    车轮轱辘辘转动,马车快行驶,越行越远,可城的百姓却还在继续送别徐庶。然而,马车的度终究比百姓们撒开脚丫子跑步的度快,当马车消失在百姓眼,只剩下个小黑点的时候,百姓们才落寞的回到城,返回自己家。

    在徐庶启程前往成都的时候,州牧府的调令也到了资县和建县(今德阳)。

    资县,是石韬担任县令施政的地方。

    建县,是孟建担任县令施政的地方。

    两人所在的县城都是小城,并不大,城墙也不厚,都是在汉武帝时候才置县,成为县城。和徐庶样,两人到了县城后,都按照自己的施政手段,快稳定局面,让小县城逐渐的繁荣昌盛,同时将小县城的风气改变。

    两人主持方政事,尽情的按照自己的理念去治理,最后都达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效果,成绩斐然,令人啧啧称赞。

    百姓都是纯朴务实的,你对他好,他便对你好。

    徐庶离开的时候,百姓们跑出几里送别徐庶,其场景令人感动。

    当孟建和石韬离开的时候,两人也都遇到了相同的情景。即使他们想要默默地的离开,却依旧有无数的百姓现了他们,争相送别,并且有无数的百姓提着鸡蛋,拿着煮好的饭菜,端着礼物……等等去送别他们,想要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

    百姓,便是如此容易满足。

    简单的温饱,便足以让他们感恩戴德。

    石韬和孟建离开后,前往成都。

    三人启程的时间各不相同,可由于地理位置的差异,却几乎在相同的时间抵达成都。返回成都后,三人在驿站碰头。

    由于三人都没有在成都居住过,没有住宅,故此都住在驿站。此时,阔别了近个月的好友相聚在起,非常的高兴,互相诉说着自己遇到的事情,脸上都洋溢着璀璨的笑容。很显然,他们主政方的大半年都是收获颇丰。

    对于他们来说,这大半年的经历,绝对是笔宝贵的财富。

    或许没有惊人的壮举,但却有令人流泪哭泣的感动。

    孟建看着英姿勃的徐庶,以及英武不凡的石韬,叹了口气,说道:“昔日我们有四人在先生门下学习,如今我们三人在主公麾下为官,收获颇丰,也乐在其。可惜州平(崔钧字)仍隐居山林,不愿意出仕啊!”

    石韬听了后,也是微微叹息,有些伤感。

    徐庶闻言,摇头大笑道:“好了,人各有志,我们四个人都是求仁得仁,各有所得。州平喜欢隐居山林,每日畅游山,潇洒自在,也算自得其乐。而我们在尘世摸爬滚打,为百姓造福,也是大乐事,各有所得,没有什么好伤感的。”

    孟建点头道:“元直之言有理,各有所得罢了。”

    石韬说道:“元直,时隔大半年,我们被主公召回来,你说主公会让我们做什么?是继续主政方?还是留在成都成为主公的心腹之人?”

    徐庶笑说道:“广元(石韬字)可曾考虑好该怎么办,是准备继续牧守方造福百姓,还是入主枢成为主公的心腹之臣。”

    石韬和孟建听了后,都是哈哈大笑。

    两人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徐庶话的意思。

    ……

    三人回到成都的第二日,便接到王灿的命令,让三人去州牧府。显然,关于三个人何去何从的时候到了?

    州牧府,大厅。

    王灿身穿黑色官服,头戴古冠,腰缠玉带,正襟危坐,神情肃穆,透出股高贵的气息,令人不可逼视。

    “踏!踏!……”

    大厅外,阵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入大厅。

    徐庶、孟建、石韬联袂而来,三人并排着行走,同时进入大厅。经过大半年的历练,三个人的气质生了很大的变化。王灿在岘山碰见三人的时候,三个人都带着丝儒雅之气,可如今却又透出股官威,这便是在官场历练的效果。

    “拜见主公!”

    三人同时揖礼拜见王灿,躬身行了礼。

    “坐!”

    王灿摆摆手,示意三人坐下。

    徐庶三人坐下后,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而是静静地等待王灿说话。在岘山的时候,他们没有归顺王灿,可以说和王灿随意说话,可以出题考验王灿。然而,他们成为王灿的下属后,已经不是朋友关系,而是上下有别,有了尊卑之分,必须要有相应的礼仪。

    王灿沉吟片刻,说道:“你们主政方,能做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非常好,足以称得上是治世之才。不过,你们去做县令的确是屈才了,虽然如此,我却相信你们担任县令后,肯定都不会后悔。”

    这番话,是王灿的真心话。

    他也是从个小兵开始,步步走上来,明白基层经验的重要性。

    徐庶闻言,抱拳说道:“主公所言甚是,昔日仲举(陈蕃字)公曾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庶在资阳主政期间,收获的并不仅仅是从政的经验,也有对人情世故的认知,对天下百姓的了解。这半年多时间的历练,将是卑职生最重要的经历。”

    孟建也说道:“元直之言有理,建也是如此。”

    石韬点了点头,也出言附和。

    王灿欣喜的看着三人,从三人的言谈举止可以看出,这绝对是三个人的肺腑之言,因为从他们治理各自的县城便可以看出结果。这世上,名气大的人很多,有才华的人也很多,但是有才华却甘于务实的人却很少。

    王灿很幸运,因为他遇到了石韬、徐庶和孟建。

    这三人,便是有才华却又甘于务实的人。

    王灿深吸口气,说道:“你们有了主政方的经验,便有了晋升的台阶。如今纸调令经你们召回成都,便是询问你们今后的打算。是准备担任郡守,牧守方?还是准备留在成都,帮我处理成都的内政?”

    句话,便说出了王灿召集三人的目的。

    徐庶没有任何的犹豫,抱拳说道:“主公,卑职愿意牧守方。”

    石韬接着说道:“主公,卑职也愿意牧守方,造福方百姓。”

    两人说完后,孟建神色坚毅,也跟着说道:“卑职的意愿和元直、广元相同,也愿意牧守方,替百姓做些实事,为百姓谋利。”

    三个人,都是选择了外放为官。

    事实上,这也是三个人仔细思量过的,他们都知道王灿麾下有郭嘉、荀攸、程昱这三大巨头,有三个人替王灿出谋划策,根本不需要他们。况且他们想要融入进去,也非常的困难,所以都是选择了牧守方,施展自己的才华。

    王灿听了后,并没有赶到意外。他只是可惜徐庶也选择了外出做官,。徐庶的才华绝对是公卿之才,选择牧守方还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不过,王灿却尊重三人的选择。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所有的路的权利。徐庶、石韬、孟建都是才华出众的人,有着自己的人生规划和梦想,他们愿意外出做官,王灿便尽量的满足三个人的要求。

    王灿看向大厅外,喊道:“来人!”

    顿时,便有名士兵快跑了进来,朝王灿揖了礼。

    王灿吩咐道:“拿幅地图来!”

    士兵抱拳回答声,便转身去取地图。不多时,士兵再次回到大厅,将地图双手递给王灿。王灿拿过地图后,将士兵打了,他大手招,说道:“元直、广元、公威,你们都上来,好好看看地图上的地方。益州九郡,也算是给你们了许多的选择,说说你们准备在哪里出仕为官。”

    三个人,起身走上前去,准备选择在哪个郡出仕。

    ps:六更之五,第五更了,鲜花咩,都投鲜花吧,小东需要力量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