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一纸调令(四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资阳县,始建于汉武帝时期,地处资水(沱江)之北。小≯说 ≥> .古人认为水之南为阴,水之北为阳,由于其地理位置处在资水之北,故此得名资阳。

    徐庶、石韬、孟建起抵达成都,以三人的才华轻易便能出仕。

    去了招贤馆后,徐庶选择在资阳县担任县令,主政方。虽然资阳县城小,城墙矮,地方简陋,而且贫乏不堪。可徐庶却把他的根扎在资阳县。因为这是他第次出仕,是他从介布衣成为官员的第个起点。

    徐庶担任县令后,对资阳下了很大的功夫。

    他刚刚上任的时候,并没有立刻就整治城的恶霸无赖,而是先将县衙的权利控制在手,并且把县丞换成了自己的人。再者,徐庶原来就是游侠儿,本身的武艺非常出众,很容易就掌握了资阳县的军政权利。

    他掌握兵权后,资阳便进入徐庶的时代。

    兵权在手,徐庶便有了足够的力量。

    这时候,徐庶便开始大刀阔斧的整治内政,处理内患。凡是扰乱百姓的恶霸无赖,全部抓起来,扔到城楼上修筑城墙。如此几次,资阳的风气逐渐改变,民风也逐渐的好转,面貌焕然新。

    徐庶主持资阳的军政,鼓励百姓生产,给百姓供给耕牛,派遣士兵帮助百姓收割粮食,使得资阳的经济在短时间内快展起来。

    随着百姓生活的改善,徐庶的威望在资阳逐渐的提升起来。事实上,徐庶能短时间内改变资阳,方面是因为其自身能力出众,另方面也是因为资阳县本就是小县城,城即使恶霸无赖,或者是有仗势欺人的家族子弟都是不入流的,如不足为虑。

    徐庶上任以来,扶持农业,鼓励商业,资阳欣欣向荣,蓬勃展。他自己也是廉洁奉公,秉公执法,深得百姓的拥戴。

    这日,辆马车缓缓进入资阳县。

    马车的车辕上,驾车的是名狰狞壮汉。汉子肤色黝黑,面目凶恶,尤其是双虎目,更是精光闪烁,闪烁着慑人的光芒,令人畏惧不已。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典韦。

    典韦旁边,还有两个黑衣武士,也是负责保护王灿安全的人。

    马车,坐着的人自然是王灿。他头戴长冠,身穿袭黑色棉布袍,装束简单,并无特殊装束,也没有穿着锦衣华服。然而,王灿坐在马车,自有股慑人的气度,这便是王灿身居高位,长期养成的威仪。

    马车在城停下,行人没有去县府,而是在县城的酒楼歇脚。

    将行李放下后,王灿让两名黑衣武士留在酒楼歇息,然后带着典韦出了酒楼,往城行去,路走过的地方,非常繁荣,百姓的脸上都带着欢乐祥和的笑容。

    王灿此次来资阳,便是为了看看资阳的情况。

    两人行走在路上,王灿忽然说道:“山君,摸串铜钱出来,假装掉在地上。”

    典韦眉头挑,眼露出疑惑的神情,不明白王灿是不是脑子卡壳了,怎么突然让他摸出串铜钱掉在地上。虽然典韦心不解,却还是按照王灿的话,手伸进腰带里面,不停地的摸索阵,然后假装掉了串铜钱在地上。

    这串铜钱,足有百多枚,也就是百多钱。

    若是去买包子,都能买五十个左右,若是包子的价格便宜些,还能买更多的东西。

    对于资阳这样的小城来说,下捡到百多钱,可以说天上掉馅儿饼。

    铜钱哐当声掉落在地上,王灿和典韦不管不顾,缓缓的继续往前面走,不过两人的度并不快,也都没有回头。对于王灿来说,百钱不过是个小数目,不过这却可以试探下资阳的民风如何?

    如此来,王灿就能大致的了解下城情况。虽然有些以偏概全,或者是鸡蛋里挑骨头,但也算是种试探的手段。

    两人刚走出不远,就听见后面传来声大喊:“公子,等等!”

    王灿闻言,立刻停了下来。

    他转过身去,却见个衣衫破旧,面色蜡黄的少年快跑了过来。少年虽然骨瘦如柴,可身上破旧的衣衫却洗得干干净净,双眼睛也明亮清澈,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污渍,他双手托起串铜钱,递到王灿跟前,说道:“公子,这是您刚刚掉在地上的铜钱。”

    王灿接过来,说道:“小兄弟,看着这么多铜钱,你就不动心吗?”

    这句话,有些莽撞了。

    然而,少年听后仅仅是眨了眨眼睛,旋即嘿嘿笑道:“这么多铜钱,我都没有看到过呢,当然动心了。可是大人教导我说要自食其力,不能有不义之财。呵呵,我的任务就是每天在城巡逻,看哪些人欺良霸善?哪些人被欺负了却不敢说出来?然后回到县衙,禀报给大人,让大人出面处理这些事情。”

    王灿闻言,又问道:“是哪位大人呢?”

    少年拍了拍胸脯,说道:“还能有哪位大人,当然是县令徐大人了。”

    王灿又说道:“你每天都在城巡逻,徐大人给你什么报酬呢?”

    少年咯咯笑道:“徐大人可好了,他不仅让我们住在县府,还保证我们的吃住呢。不仅如此,徐大人还会给我们讲课,教我们读书识字,做人的道理。徐大人是大大的好官,若没有徐大人,我都饿死在街头了。”

    王灿闻言,对徐庶的做法很佩服。

    眼前的少年,肯定是流浪的乞儿,徐庶将他们收留起来,然后让他们在街道上巡逻,这样不仅救下了流浪的乞儿,还能监察城的动静。但王灿能肯定的是徐庶是用他自己的俸禄养活这些孩童,这点王灿却不是很赞同。

    施政者,当胆大心细。

    既然要收留这些孩童,就不用拿自己的俸禄补贴,可以在县府的开支专门拨出个款项,将流浪的乞儿收拢起来,统的进行教学,让他们能学到技之长,才是正道理。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便是这个道理。

    王灿想了想,说道:“小兄弟,我有封信要送给你们徐大人,你既然和徐大人相熟,能帮我我送去么?我不白让你送,给你两个铜板当报酬。”

    少年想了想,咧开嘴笑道:“好,成交。”

    王灿说道:“小兄弟爽快,我喜欢。这样吧,你先随我到酒楼去,等我写好书信后,你便把书信送给徐大人,可好?”

    少年说道:“走吧!”

    王灿带着少年往酒楼走去,准备将此行的任务完成。虽然王灿遇到的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请,但却能看出徐庶治理的功绩。单凭王灿遇到的这个少年,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他带着少年回到酒楼,写好书信后,又把书信封号,然后才把书信交给少年,让少年亲自将书信交给徐庶。

    解决了徐庶的事情,王灿便带着典韦乘坐马车离开了资阳。

    此行,已经达到了目的。

    事实上,王灿本意是开始先来资阳,查看下徐庶的情况,再去石韬、孟建两人施政的地方,但两个人和徐庶虽然能力上有差距,但治理县城这样的小地方,却足以达到程昱说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个字,所以王灿没有继续巡查,而是直接带人返回成都。

    王灿乘坐的马车快行驶,离开了资阳县。

    ……

    县府,后院书房。

    徐庶处理完当日的事情后,便在后院读书,顺便整理资阳县的内务。他正入神的时候,书房外传来咚咚的叩门声。

    旋即,少年的声音响起:“先生,我是苏福。”

    苏福,便是王灿遇到的少年。

    他的原名叫苏六,因为排行老六,故称之为苏六,不过因为家孤苦,没有正式的名字。徐庶收留苏六后,便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苏福。

    徐庶听见声音,说道:“进来!”

    苏福进入屋子后,先是恭敬地朝徐庶行了礼,才说道:“先生,今日我在城巡逻的时候,突然遇到个公子掉了钱在地上,我把钱捡起来还给那个公子后,他便让我给您送封信。”说着话,苏福将放在腰间的信递给了徐荣。

    徐庶接过信,问道:“拿公子长什么模样?”

    苏福想了会,旋即摇头说道:“想不起,已经忘记了。嗯,不过那公子身边有个好吓人的壮汉,又黑又壮,很吓人的,我的大腿还没有他的手臂粗呢,太吓人了。”边说话,苏福边伸出手,比划了番。

    徐庶笑了笑,将苏福打了。

    屋子,只剩下徐庶。

    他拆开信封,先映入眼帘的不是信上的内容,而是纸调令,征调他入成都的调令,至于去了做什么,还得面见王灿后才能知晓。调令后面,才是王灿给徐庶写的亲笔信,徐庶仔细的看完信上的内容,眼眶忽然湿润了。

    有了王灿亲自送来的这封调令和书信,他这大半年受的苦值了。

    能让王灿亲自送信,这是何等的荣耀。

    徐庶拿着书信和调令,心非常的高兴,他并没有立刻宣布事情,而是往后院行去。因为后院还有个人应该分享他的这份喜悦。

    那人,便是徐庶的母亲。

    徐庶在荆州求学的时候,徐母尚且在颍川个人过日子,孤苦伶仃。

    徐庶上任担任资阳县县令后,在资阳稳定下来,才把徐母接到资阳,享受天伦之乐。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徐母健在,徐庶却远游是要遭受责骂的。故此,当徐庶学成出山,担任资阳县的县令后,就把在颍川辛苦过日子的老母亲接过来,享受天伦之乐。

    回到后院,徐庶将调令和书信递给徐母。

    老人家看了后,也欢喜不已,眼角的皱纹舒展开来。他伸手摩挲着徐庶的面颊,喃喃自语道:“我儿出息了,我儿出息了!”

    望子成龙,便是如此。

    当个母亲得知自己的儿子出息后,心自然是非常的高兴。

    徐母,亦如是!

    ps:六更之四,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