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左慈的来意(三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得知蔡琰、貂蝉、董卉怀孕的消息后,连续几天时间,王灿都兴奋不已。≥≯ ≤.≦≦1﹤Z≤W<.﹤不过,过了段时间,这股兴奋劲儿过后,王灿又开始投入到紧张的工作。

    益州初定,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尤其是长安乱作团,不断有百姓从长安涌入益州,压力非常大。

    百姓的力量虽小,可全部的流民加在起,这股力量不可忽视,但也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事情。即使程昱每日都在处理流民的事情,拿到王灿案桌上的消息同样非常多,都需要王灿过目确定,件件事情堆积起来,让王灿整日忙个不停。

    不过,累了后回到后院去看下蔡琰三女,期待着三个小生命的诞生,倒也是件乐事,令王灿乐此不彼,沉醉在其。

    书房,王灿正准备着关于益州军队改革的事情。

    他前世是军的特种兵,对于共-和-**队的构建非常清楚。

    因此,王灿心便萌生了改变益州军队架构的想法,当初王灿在汉主政方,麾下的地盘不够大,实力不够雄厚,臣武将也不够多,但现在他主政益州,麾下谋臣武将非常多,已经完全可以作出相应的改革。

    只有继续改革展,才能让益州更加强盛,走向强者之路。

    只是,改革并不只是依葫芦画瓢,还要切合实际。

    王灿改革军队,不能只是将师长、旅长等照搬过来,需要恰当的时机和符合益州军队的情况,才能开始改革,是以王灿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尚且还没有完成。

    “踏!踏!”

    书房外,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

    侍从站在书房外,轻轻的叩响了房门,恭敬地说道:“大人,大厅来了位名叫左慈的道长,他说是大人的故友,前来拜见大人,您是否接见他?”

    王灿闻言,心突,旋即说道:“你让他稍等片刻,我随后就到。”

    “诺!”

    侍从回应声,转身去通知左慈。

    王灿心有些疑惑,不明白左慈怎么来了?当初左慈和徐庶、石韬、孟建起前往成都,左慈抵达成都后,就消失了踪影。至于徐庶、石韬、孟建三人,也没有持着王灿的名刺去州牧府求官,而是去了招贤馆,倚靠自身的才华成为县的县令,治理方。

    徐庶等人做县令去了,可左慈老道士却消失不见,没有露出踪迹,如今突然来州牧府拜见他,实属奇怪,让王灿很惊讶。

    王灿心疑惑,站起身去换上了套黑色袍服,然后往大厅行去。

    大厅,左慈身穿黑色的道袍,头戴古冠,髻上插着根檀木簪子。他手持柄拂尘,正襟危坐,微眯着眼睛闭目养神,等候王灿前来。

    王灿进入大厅后,左慈急忙站起身,朝王灿见了礼。

    左慈盯着王灿,啧啧称叹道:“数月不见,王益州越的精神了。”

    王灿笑了笑,并没有接着左慈的话。

    老道士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前突然来拜见他,肯定要有要事要说。王灿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道长,今日前来,您有什么要事么?”

    左慈神情落寞,叹口气说道:“王益州啊,老道士我辛辛苦苦的为你卖命,你就这样的对我?你看赵云的老师童渊老头,因为我的劝说,他已经准备留在成都;还有剑师邓展,也因为我劝说番,留在了成都。这些老家伙可都是老而弥壮的人,我给你劝说番,让他们下来,你就不给我点赏赐么?”

    王灿听了后,心也很高兴。

    能把童渊、邓展等人留下,可是件好事!

    王灿感激的看了眼左慈,诚恳的说道:“道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是灿力所能及的事情,定不推辞,尽力满足道长的要求。”

    “好,爽快!”

    左慈听了后,大声叫好。

    其实,左慈来益州溜达了大半年,对益州的武将、官都做了仔细的观察,很多武官员的面相都生了改变,这切的主导者,无疑是眼前这个益州牧。故此左慈决定留下来,好好地观察王灿,看王灿怎么展下去。

    左慈眼珠子转,又说道:“老道我年近半百,孤苦无依,四处流浪,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情况惨啊!”

    说着话,左慈竟然伸手撩起身上的道袍,指着道袍上的补丁,说道:“王益州,你看看,这个补丁是因为老道去帮你劝说童渊的时候,被树枝勾破了衣服才打上的,这里,还有这里……诶,我这么大的功劳,你总得赏赐座道观让我有安身之所吧,您看如何?”

    王灿笑说道:“只要道长愿意留在成都,修建座道观又有何妨?”

    左慈点点头,说道;“好,这就好。”

    王灿又说道:“道长,您妙手仙术,即使出去化缘修建座道观也是信手拈来,恐怕修建道观只是其个想法,找我肯定还有其他事情吧。”

    左慈正色道:“王益州英明,的确有件事情让老道匪夷所思。”

    王灿抱拳说道:“道长请说!”

    左慈手拂尘甩,沉声说道:“老道随徐庶、孟建、石韬起入益州,途跑去云游了番。他们到益州也有大半年了,却还是个小小的县令,情况不对劲啊!王益州让他们当个芝麻官,这是对他们才华的浪费,难道想让他们挂印而去么?”

    王灿摆手解释道:“道长谬矣,非是灿不让他们做大官,而是徐庶、孟建、石韬自己去做县令的。至于以后的安排,灿自有打算,道长不用担心。希望道长能够明白,只要是有才华的人,定能步步高升,并不会出现大材小用的情况。”

    左慈听了后,没有继续追问。他也是得知徐庶、石韬和孟建还是小小的县令,心有些气愤不过,才来询问番。

    好歹这三人也是他的晚辈,总不能看着晚辈受苦吧。

    左慈赶来州牧府,主要是三人的事情。

    至于修建道观的事情,也是左慈心有了在成都定居的想法。因为王越、童渊、邓展这些老家伙都在成都,他也可以在成都凑凑热闹。若是南华那老家伙再来成都,再有华佗前来,可就大聚会了。

    左慈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问清楚了徐庶等人的事情,心便没有了疑惑,然后又和王灿商议番修建道观的事情,便飘然而去。

    左慈的到来,提醒了王灿。

    徐庶等人已经来了大半年了,可以升官主政方了。

    想了想,王灿喊道:“来人!”

    话音落下,名士兵快从大厅外跑进来。士兵进入大厅后,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拜道:“大人,有何吩咐?”

    王灿说道:“去请程昱来府上!”

    “诺!”

    士兵答应声,立刻转身离开,去请程昱去了。

    程昱的府邸距离州牧府不远,时间不长,程昱就感到州牧府。

    他大步进入大厅后,先是朝王灿见了礼,然后撩起衣袍才在大厅坐下。程昱抱拳问道:“主公,您派人将昱找来,有什么事情?”这段时间,涉及流民的事情太多,程昱也是手忙脚乱,忙得昏天暗地,整个人都清瘦了许多。

    王灿问道:“仲德公,我从荆州找回来的徐庶、孟建和石韬都在益州为官,并且担任县的县令。你掌管官员的升迁,考核官员的能力,说说三人的情况。”

    程昱听了后,冷峻的面颊上露出抹笑容,他笑说道:“主公,这三人绝对是有大才华的人,让他们做太守也是绰绰有余,绝对能够胜任。”

    王灿闻言,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仲德公,何以见得?”

    程昱沉声说道:“派出去考核县令业绩的官员已经返回,并且将见到的事情全都记录在册。由于时间匆忙,昱粗略的看了下,益州所有的县令当,唯独徐庶、石韬和孟建排在最前面,至于其他的县令,虽然有的人也很出众,可还有些小瑕疵,还需要继续历练。”

    王灿问道:“仲德公详细说说,到底怎么出众了?”

    程昱兴奋地说道:“说出来其实很简单,三个人所在的县城,都做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足以看出三人的能力非同般。虽然‘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个字说起来容易,可真正要做到这点,不仅要清正廉明,还要处事公正,没有满腹的才华是不可能做到的。”

    程昱考核官员的升迁,非常欣赏徐庶、石韬和孟建这样的人。

    王灿想了想,说道:“我欲将三人拔擢起来,牧守方,仲德公意下如何?”

    程昱说道:“主公,三人能力出众,足以胜任。让三人治理益州郡城,主公治下的益州便能欣欣向荣,蓬勃展。况且他们三人担任县令的时间才大半年,突然跃成为郡太守,这本身就是个好榜样,能让各地的贤才归附主公,为主公所用。”

    王灿点点头,脸上露出深以为然的神情。

    所谓千金买马骨,便是如此。

    担任县令的时间不到年,就升官为郡太守,足以让许多人为之眼红。然而,这个例子却给了前来投奔王灿的人个榜样,想要做高官,想要施展才华,先去小地方历练番,凭结果说话。

    若是连小小的县城都治理不好,有何用处?

    程昱思虑番,说道:“主公,虽然拔擢徐庶等人担任太守,但他们的具体去处却要仔细考虑,这点非常重要。”

    王灿点头道:“仲德公之言有理,我会考虑好的。”

    三个人的安排,王灿自然是要安排好的。

    ps:六更之三,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