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治理流民的办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眨眼间,三个月就流逝了。小≧说  .

    夏日的酷暑消失,天气变得清凉起来,九月的秋风吹过大地,草木枯黄,落叶满地,大地逐渐的变得萧瑟起来。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这段时间内,长安宫廷的斗争愈演愈烈。

    樊稠、张济、李蒙都陷入权力斗争的漩涡当,相互勾心斗角。士兵没有人约束,便四处作乱,大肆劫虐,为祸百姓。可惜的是,西凉兵肆无忌惮的抢劫并没有引起樊稠等人的注意力,他们沉浸在无上的权利当,不可自拔。

    九月十四,朝堂集会。

    大殿上,樊稠麾下的将领谏言皇帝,以樊稠劳苦功高为由,请求皇帝加封樊稠为车骑将军、司隶校尉,并且赐予樊稠开府的权利。

    不仅如此,还让樊稠开府、假节,封为池阳侯,连串的赏赐让人目不暇接。

    这些官爵当,车骑将军、开府和领司隶校尉非常重要。

    何进被杀后,朝就没有了大将军和骠骑大将军,俗话说山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没有大将军和骠骑大将军,樊稠的车骑将军就是最大的武职,统摄朝武将。而且‘开府’意味着樊稠能够拥有自己的班底,有了自己的个小朝廷。

    樊稠的权利,俨然独立于朝廷之外,不受皇帝约束。

    司隶校尉,是负责监察长安百官和三辅(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三河(河东,河内,河南)及弘农七郡的官员,可谓是权柄赫赫,官居要职。

    历史上,曹操迎天子入许都的时候,就曾担任司隶校尉职。由此可见,司隶校尉非常重要,而且司隶校尉的官职比般的刺史都更高。

    樊稠有了这三个权利,再加上‘假节’,称得上是人之下,万人之上。

    相比于樊稠,其余的西凉军将领则差了些。

    张济则为后将军,美阳侯;李蒙为右将军,万年侯;杨定为镇东将军,平阳侯;王方为镇南将军,安定侯;张绣为镇西将军,北地侯。

    众将领,都有升迁。

    西凉军的将领,官爵和职位都有大幅度的飙升,成为权倾方的巨擘。

    这样的分配,虽然每个将领都有晋升,可樊稠的权利太大,让张济和李蒙都有些的不满。然而,樊稠能力比两人出众,也让两人无可奈何。虽然三个人之间勾心斗角,不断地任命亲信为官,争权夺利,却还没有撕破脸皮,大打出手。

    有道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樊稠、李蒙、张济等人争权夺利,没有约束麾下的西凉兵,百姓可就惨了。无数百姓家破人亡,不得不背井离乡。

    这几个月时间,长安及周边百姓纷纷举家搬迁,往益州而去。

    其原因,是因为王灿在益州开垦荒地,设立粥棚,并且将益州百姓的赋税改成了十五税,降低了征收的赋税。

    这措施颁布出来,立刻吸引了无数的百姓前往益州。

    王灿在汉主政的时候,曾实行赋税全部免掉,因为当时的钱财和粮食足以支持汉官府和军队士兵的运转。然而,王灿主政益州后,多了个郡,人口翻了好几倍,赋税全部减免已经不可行了。益州官府的运转,以及军队粮食的供给都需要大量的钱财支持,故此王灿只能十五税的办法。

    这样的做法,算是比较折的办法。

    事实上,十五税已经是很低的征税。相比于十税,五税,甚至是更高的税收,足以让益州周边的流民和百姓前来投奔。

    百姓多了起来,便出现了许多问题。

    天已经入秋,过了春耕时节,便不可能将开垦出来的荒地种植粮食,只能等待来年开春后,才能种庄稼。

    如此来,王灿就必须负责进入益州的百姓的生计。这些流亡的百姓身无分,无家可归,不仅要王灿派人安顿他们,让他们有居住的地方,还要负责秋冬甚至是来年春夏的生活,这些都需要王灿的支持,百姓才能熬过年的时间。

    然而,数万甚至是数十万的百姓突然涌入益州,压力非常大。

    这些无家可归的百姓是柄双刃剑,处理得好,对王灿的好处很大。然而,旦处理不好,就很可能生暴动,或者是哗变。若是出现这样的情况,益州收拢流民和逃亡百姓的措施便没有起到作用,反而会掣肘益州的展。

    程昱负责益州的内政,虽然程昱已经招募了许多的内政人才,让他们都参与益州内政的处理,可事情如雪花样太多,非常繁忙。

    程昱脸急切,急匆匆的往州牧府行去。

    他是州牧府的老熟人,没有经过检查,直接进入大厅,在大厅等候王灿。不多时,王灿来到大厅,他看见程昱神情急切,问道:“仲德公,如此急切,生了什么事情?”

    程昱神色凝重,点头说道:“主公,益州在这段时间收拢了无数流民,境内的流民已经过益州能够承受的上限,若是继续放开关卡,让流民进入益州,恐怕不久之后,这些流民就要内讧造反。故此,请主公下令关闭关卡,禁止流民入益州。”

    王灿听了后,陷入沉思当。

    三国交战,诸侯们比拼的不仅仅是武将的争斗,谋士的对决,更有辖下百姓的比较。谁的百姓多,谁的实力就更雄厚,底气更强。

    两军交战,都是近身肉搏战,都是刀刀见血的拼杀。

    这样的交战不是后世几十个人就可以组成支部队,可以使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杀死城、县的人。然而,三国时代是冷兵器交战,百姓越多,诸侯们能够招募的士兵就越多。所以说,百姓的数量是衡量诸侯的实力是否雄厚的标准之。

    王灿想快展,就必须收纳更多的百姓。

    他深吸口气,握紧拳头,摇头说道:“沿途的关卡不用关闭,继续收留百姓,只要他们愿意进入益州,就是益州的百姓。不过有点很重要,所有的百姓都要登记造册,记录好每个进入益州百姓的身份。”

    程昱点了点头,却面色苦,说道:“主公,粮食不够,如何帮助百姓渡过难关?”

    王灿说道:“继续收购粮食,不管如何都要熬过今年这个难关。”

    程昱叹口气,又说道:“这都是治标不治本,不是长久之道。两个月可以坚持,可时间长了便不无法继续坚持。主公啊,招募百姓对于主公来说,能将他们养活,对益州则有利。然而,旦百姓的数量太多,过益州供养的上限,便成了累赘,不可取!”

    不管如何,程昱终究不同意王灿的决定。

    几万甚至是几十万的流民窜入益州,压力实在太大了,足以让益州崩溃。

    王灿闻言后,眉头蹙起。他思虑番,依旧摇头说道:“不行,收留百姓的政策不能改,让他们继续进入益州。虽然压力很大,益州的财力和囤积的粮食也不足以养活所有的百姓,但是可以变通嘛。。”

    程昱听见王灿的话,脸色喜,忙问道:“主公有何策略?”

    王灿笑了笑,伸出右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案桌,默默地盘算着。良久之后,他才抬起头,说道:“仲德公,我思虑番,处理流民的办法有六条。”

    “第,流民进入益州的时候,将流民百姓的精壮男子招募到军当兵,如此来,就在流民进入益州的时候,减少了部分流民,缓解了官府的少许压力。”

    “第二,百姓进入益州后,安家落户,官府再统将这些百姓组织起来,让他们去加固城墙,修路开山,加深河道,加固堤坝……这些事情都可以让百姓去做,百姓付出了劳动,官府给出定得酬劳。这样来,又有无数的百姓通过自己的双手生活下去,熬过今年和明年春夏,应该不成问题。”

    “第三,收留的老弱妇孺、伤患病残必须登记造册,他们无法养活自己,就由官府统派送粮食,让他们能生活下去。然而,严禁有力气的壮年男子去领取粮食,这种不劳而获的事情必须杜绝,想要活下去,就自己去干活,自己养活自己。”

    “第四,鼓励益州的商人,或者是其他州郡的商人在益州经商,并且给予商人定得特权。然是,他们在益州从商,必须招收益州的百姓做工。如此来,又有部分百姓在商人的商店做工,从而获得酬劳,保证自己生存下去。”

    “第五,益州官员们的俸禄不变,但必须廉洁奉公,不能大肆的铺张浪费。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节俭的事情从州牧府做起,府上的开支会缩减些,做出榜样,起到表率作用。只要益州形成了廉洁节俭的风气,又能减少笔开支,多养活些百姓。”

    “第六,益州的豪绅大族有无数的钱财,粮仓也囤有无数的粮食。官府可以用公平的价格向他们购买粮食,用来赈灾。当然,有意愿捐钱捐粮的豪绅大族,可以给他们个爵位,这个爵位有名无实,只能增加面子,提高他们的身份,却不能有实权。嗯,这条对于商人也可以使用,具体的措施,你琢磨着处理。”

    王灿侃侃而谈,思路越来越开阔,共说出了六条建议。

    此时,程昱已经惊呆了,没想到王灿竟如此厉害,说出了六条解决的办法。

    程昱深吸口气,站起身恭敬的朝王灿拜了拜,说道:“主公圣明仁德,昱佩服!”他弯腰深深地揖了礼,以示尊重。

    这礼,并不仅仅是程昱钦佩王灿,才朝王灿揖礼的。

    除此之外,还是程昱替无家可归的千万百姓拜谢的。换做是程昱来处理,他肯定会选择设立关卡,将前来益州的百姓拒之门外,以免增加益州的压力。可王灿却顶着压力,为百姓造福,让程昱钦佩不已。

    “啪!啪!”

    屋子外,传来响亮的掌声。

    旋即,蔡邕的声音响起:“为先,是我!”

    王灿听见蔡邕的声音,朝程昱点点头,然后起身去打开了房门,将蔡邕迎了进来。蔡邕和程昱见了礼,程昱回礼后,就准备离开。

    然而,程昱刚踏出门槛的时候,就听蔡邕说道:“为先,貂蝉怀孕,你快当爹了。”

    “轰!”

    王灿脑突然片空白,脸上露出欢喜之色。此时此刻,王灿心欢喜不已,这是他的第个孩子,当然值得高兴。

    蔡邕是王灿的老师兼岳父,自然是替王灿高兴。只是。蔡琰眼却也流露出丝遗憾,因为怀孕的不是蔡琰,若是蔡琰这个正妻怀孕了,那该多好啊!

    程昱听见后,走回来拱手道:“主公有后,大喜啊!”

    王灿呵呵大笑,连忙回礼。

    时隔三月,貂蝉终于怀上了,可惜蔡琰和董卉还没有动静。

    ps:第更,求收藏、鲜花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