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名分问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在程昱、郭嘉等人眼,王灿绝对不好色,甚至于有些清心寡欲,不近女色。小≯说 ≥> .

    天下间,似王灿这样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力,权柄赫赫的方诸侯,哪个不是妻妾成群,女人成堆的。然而,王灿却大不相同,到现在为止,王灿的女人只有蔡琰、貂蝉和董卉,方诸侯,只有三个女人,实在是说不过去。

    尤其是王灿年轻气盛,气血方刚的,却连个婢女都没有宠幸过,这样的做法在程昱等人眼,便是不符合身份的事情。

    三国乱世,是男人为主的时代。

    这样的时代,并没有唐朝时候那样开放,那样自由。即使对待女性没有宋朝程朱理学扭曲,但也不是女人顶半边天的时代。

    女人,仅仅是附庸而已,不能成为主流。

    历史上,蔡琰的遭遇便可以看出女人的价值有多少。

    开始的时候,蔡琰嫁给了卫仲道为妻,可惜卫仲道早死,卫家的人认为蔡琰克夫,蔡琰负气之下,返回长安。然而,李傕、郭汜之乱,蔡琰流落塞外,最后成为匈奴左贤王的女人。然而,曹操又将蔡琰赎回来,蔡琰回来后,被赐给了董祀为妻。

    董祀知道蔡琰几番为**的遭遇,很是看不起蔡琰。

    后来董祀犯罪,蔡琰求情,才得以让董祀免死,如此来,董祀和蔡琰的关系才得以缓解,相敬如宾。

    由此可以看出,女人的命运,不是她们自己做主,而是被别人决定。

    女人的地位如此低下,可是以王灿的身份,却只有三个女人,的确是算得上特立独行了。洞房的夜晚,王灿和蔡琰夜**,欢愉享乐,非常的快活。

    次日,日上三竿,两人才起床洗漱。

    吃过早餐后,王灿和蔡琰起前去拜见蔡邕。由于蔡琰初次破瓜,晚上的时候又没有注意节制,让蔡琰走路的时候,都有些不自然,都是迈着小碎步,不敢大步前行。

    两人起来到蔡邕的院子,恭敬拜见蔡邕。

    蔡邕坐在主位上,见两人眉目传情,非常恩爱,颗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蔡邕为老不尊,笑说道:“为先啊,你已经二十五出头,马上就二十六了,膝下还是无儿无女,要努力啊,争取早日让琰儿怀上孩子。等你们有了孩子,老夫就是死也瞑目了。”蔡邕笑呵呵的看着王灿和蔡琰,脸戏谑的神情。

    王灿见惯了风月,脸皮相当厚。

    他听见蔡邕说出来的话,不仅没有脸红害臊,反而连连称是,说定加把劲,争取让蔡琰在明年的这个时候已经剩下孩子。

    蔡琰见王灿和蔡邕越说越离谱,面色羞红,低着头不敢正视王灿和蔡邕。

    王灿和蔡邕说了会儿话,说话的内容都是关于王灿子嗣的问题,也都是围绕着如何能尽快让蔡琰怀上孩子。说了会儿话,蔡邕话锋转,吩咐道:“琰儿,我和为先有要事要相谈,你去后院陪你母亲吧。”

    蔡琰答应声,便转身离开了。

    等蔡琰离开,蔡邕也站起身,说道:“为先,随我来书房。”

    王灿点了点头,跟上蔡邕,往书房行去。

    往书房行去的时候,王灿正色道:“老师,您有何吩咐?”

    蔡邕直接说道:“把琰儿支开,是有两件事情要说。第件事情,是关于琰儿的,老夫知道你疼爱琰儿,也非常的喜欢琰儿,你们两人关系非常亲密。可是,老夫还是要告诫你,男儿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不可以为了儿女之事便荒废了大事,你可明白?”

    王灿点点头,说道:“弟子多谢老师教诲,定然不敢忘记!”

    他说话的时候,心升起抹感动。

    蔡邕作为蔡琰的父亲,能够替他着想,足以让王灿感动不已。停顿了片刻,王灿又问道:“老师,您说有两件事情,琰儿的事情是第件,那第二件事情呢?”

    来到书房,两人相对而坐。

    蔡邕神情严肃,正色道:“第二件事情,是关于汉室江山的。老师久经浮沉,也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现在看着荀爽去世、卢植去世、王允被逼自刎,也看破了这个世道,知道大汉朝的状况是人人都可以踩,任人都可以践踏。但是,老师希望你能够给大汉朝留分面子,即使和朝廷针锋相对,也要对皇帝开面,可否?”

    席话,显然是为了让王灿逐鹿天下的时候,绕过皇帝命。

    说到这个份上,蔡邕已经退让了许多。

    蔡邕活了大半辈子,人老成精,知道天下大乱后肯定是诸侯争霸。汉室江山没有人扶持,已经是风雨飘摇,他干脆不约束王灿。毕竟,王灿是他的弟子兼女婿,总不能帮着皇帝对付自己的女婿吧。

    王灿闻言,也松了口气。

    直以来,王允、蔡邕都是保皇派,是忠于汉室的人。

    如今,蔡邕番话已经表明了立场,放弃了心坚持,没有继续约束王灿,这也让王灿能够放开手脚,不用顾忌蔡邕在后面胡搅蛮缠。王灿没有丝毫的犹豫,抱拳说道:“老师放心,弟子谨遵老师教诲,遇到皇帝的时候,必定开面。”

    蔡邕得到了王灿的答复,摆摆手示意王灿去后院找蔡琰。

    王灿朝蔡邕揖了礼,起身离开,往后院去了。

    他和蔡琰留在蔡邕的院子,逛荡了圈,又吃了午饭才返回院子。

    回到院子,蔡琰说道:“夫君,如今琰儿已经有了名分,卉儿妹妹也有了名分,唯独貂蝉姐姐没有名分,是不是该把她也娶进门了。”

    关于貂蝉的事情,其实蔡琰并没有放在心上,她的颗心都系在王灿身上,哪会去管貂蝉的事情。只是,蔡琰成亲后第次回到后院,蔡琰的母亲便耳提面命,谆谆教导,让蔡琰逐渐的学会讨好男人,学会耍些手段。

    尤其是面对王灿这样从不缺女人的男人,更是需要蔡琰下功夫。

    蔡琰本就聪慧,点就通,很容易就想明白了其的关键。

    原来的蔡琰,天真烂漫,古怪纯真。然而,嫁做**后,她已经不能再继续原来的性格了,因为她已经是嫁做**,已经是益州牧王灿的正妻,也是王灿后院的掌权人,必须要有个主母应该有的威严和大度,也要有个主母该有的手段。

    王灿听了蔡琰的话,心暗自点头,笑说道:“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蔡琰点了点头,便没有继续说话。

    两人偎依在起,时不时说了会儿悄悄话,非常的甜蜜。良久之后,王灿才转身离开。蔡琰知道王灿肯定会去貂蝉那里,却没有阻止,因为王灿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切,让王灿不可能只属于蔡琰个人。

    这点,蔡琰很早就有了认识。

    王灿来到貂蝉院子的时候,貂蝉显得有些憔悴,不过眉宇间依旧透着股成熟的风情,令人心神摇曳。所谓举动,皆是诱惑,便是如此。

    王灿娶蔡琰为妻,让貂蝉无法平静下来。

    貂蝉见到王灿来看望她,非常的高兴,她走上前去,将王灿迎进了屋子。

    貂蝉并没有提及名分的事情,而是和王灿说些王允的事情。

    两人说了许久,谈得非常的高兴,没有任何不愉快的时候。最终,王灿主动提出迎娶貂蝉,将貂蝉的地位拔高,让貂蝉仅次于蔡琰,成为王灿的平妻。貂蝉得到王灿的允诺,颗心顿时雀跃起来,欢呼不已,她最想得到的结果,终于实现了。

    想了想,貂蝉媚眼抛,露出无限的风情,直勾勾的望着王灿,双目含春,娇声道:“夫君,妾身想要个孩子,行么?”

    王灿听了后,身体颤。

    他目光转向貂蝉,见貂蝉并无异样,才松了口气,于是笑说道:“好!”

    个字,立刻引燃了战火。

    大白天的,阳光明媚,天朗气清,两个赤条条的身体竟然在床榻上翻滚着。貂蝉为了怀上孩子,什么都豁出去了,只要是能满足王灿的,都满足王灿。尤其是她还专门看了春宫图,仔细观摩了这种姿势。

    两人不停地纠缠,相互间欲-仙-欲-死,最终躺在床榻上相拥休息着。

    两人喘着粗气,王灿平静下来后,安慰了貂蝉番,才穿好衣服离开了院子。

    貂蝉的地位得到提升的时候,王灿也没有亏待董卉。

    毕竟,董卓是董卓,董卉是董卉,虽然董卓和董卉有血脉关系,可董卓的事情却不该牵连到董卉,而董卉也不过是个失去了父亲的少-妇罢了。王灿从貂蝉那里离开后,又去董卉院子坐了会儿,告知了董卉他的决定,让董卉成为王灿的两个平妻之。

    所谓妻二平妻四偏妾,这边是三妻四妾。

    除了正妻外,还有两个平妻,貂蝉和董卉,便是两个平妻。

    次日,州牧府宣布了貂蝉和董卉身份的决定,将貂蝉和董卉提升为平妻。如此来,两人的身份生改变,将来生下来的孩子的身份也会生改变。

    王灿解决了后院的事情,便着手处理益州的事情。

    对于王灿来说,他对关之地直都是有觊觎之心的。王灿想要定鼎天下,便需要从南往北,将关拿在手。如此来,王灿就有了兵出原的可能,而不是偏安隅,成为个守成之主。

    现在有着短暂的和平,王灿便可以放开手脚,大刀阔斧的改革。

    益州,该崛起了。

    ps:今日三更完成,求收藏、鲜花。

    ps2:嗯,pk票过2o,打赏过2oo票,需要加更4章,原来欠下1章,总计5章。小东明天开始爆,争取早日还清,收工,早些睡觉,养精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