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洞房花烛夜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益州牧王灿娶妻,消息下传遍了益州。≥ ≯  ﹤.﹤1ZW.

    整个益州,百姓们都欢庆不已,为王灿贺喜。

    从王灿统领益州以来,赈济灾民,救济百姓,在百姓有很高的威望,故此百姓们听见王灿娶妻,也都是非常的高兴。百姓的要求不高,所求的不过是简单的温饱,王灿保证了百姓的生活,百姓便感恩戴德。

    事实上,董卉嫁入益州,王灿就入过次洞房,只是董卉是小妾,并没有经过婚礼程序。蔡琰不同,她是王灿的正妻,各方面的礼仪都要全面。

    古人结婚,要有三书六礼。

    三书,即聘书、礼书、迎书。聘书是男女双方确定夫妻关系的书;礼书是列明大礼的礼物和数量;迎书便是迎娶新娘,男方送给女方的书。

    有了三书,便还需要六礼。

    六礼是成亲过程需要经历的六个过程,分为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六个过程完成后,才能在男方的家完成拜天地、拜高堂、拜祖先的仪式,然后才有夫妻之间的对拜,这遭走完后,才能送入洞房,成为法定认可的夫妻。

    这连串的过程,非常复杂。

    饶是王灿精力充沛,也被弄得晕头转向,头昏眼花。

    从婚礼开始时,王灿就像是木偶样,被根线牵着,任由程昱指挥。恍惚间,就已经完成了人生当最重要的大事情。王灿和蔡琰起入洞房,将蔡琰安置在院子,然后王灿又返回大厅,陪往来的宾客喝酒。

    这时候,最高兴的莫过于蔡邕了。

    老头子早就等着这天,现在终于变成现实,他脸上带着浓浓的笑容,笑得合不拢嘴儿,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几岁,脸上褶皱的皱纹都舒展开来。蔡琰嫁给王灿,蔡邕的身份地位再次往上窜,老师的头衔上又加了顶帽子——岳父。

    自此,蔡邕已经是益州权势赫赫的人。

    虽然蔡邕无权无势,也没有在益州做官,可蔡邕头顶上的‘老师’和‘岳父’两个头衔足以压垮益州所有的人。

    这其,包括王灿在蔡邕面前也得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往来的宾客不断地恭喜蔡邕,让蔡邕刻都停不下来。

    此时,王灿却被典韦、裴元绍、周仓、赵云等武将拉住了,无法脱开身。

    典韦黝黑的面庞带着爽朗的笑容,非常的兴奋。

    他拿着个瓷碗,里面倒满了大碗酒,豪爽的说道:“主公,末将喝碗酒,您喝杯酒,干了!”说完后,典韦不等王灿说话,便端起大碗酒,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喝完后他还将碗翻过来,给王灿看了看,示意王灿口喝完。

    王灿点点头,爽朗说道:“好!”

    他笑了笑,也豪爽的端起樽酒,仰头饮而尽。

    人生只娶次妻子,难得高兴回。

    他心高兴,便没有计较,况且典韦喝下了大碗酒,而他喝下樽酒,王灿觉得典韦够哥们儿,挺体谅他的。可正当王灿仰头喝酒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典韦连连朝裴元绍眨眼睛,点头示意裴元绍朝王灿敬酒。

    果然,王灿喝完樽酒后,裴元绍又站了出来,他也端着碗酒,抱拳道:“主公,俺老裴也碗酒干了,您就喝杯酒吧。”

    说完,裴元绍便仰头喝完。

    大厅的武将,都是口喝下碗酒,让王灿喝樽酒。

    可是,王灿樽酒樽酒的喝,逐渐的积累起来,喝下去的酒便有些分量了,好在王灿酒量好,成功的挨过了第轮轰炸。

    等王灿陪武将喝完后,典韦还准备进行第二轮轰炸,王灿死活不答应,才摆脱了典韦的纠缠。王灿离开后,又朝郭嘉、荀攸等人敬酒。做完这些,王灿就拉出两个挡箭牌,让典韦和裴元绍替他陪大厅的宾客喝酒。

    王灿带着些许醉意,离开大厅往后院而去。

    后院,早已经装扮新。

    院子,火红的灯笼高高挂起,闪耀着暗红的光芒,驱散了浓厚的夜色。窗户、房门上也贴着倒立的喜字,透出喜气洋洋的气氛。不仅如此,连院子地面上都铺着红色的地毯,整个院子都沉浸在片欢乐当。

    婚礼,又有‘昏礼’之说。

    古人娶亲,并不是在白天举行,因为古人认为黄昏是吉时,举行婚礼更喜庆,便把婚礼举行的时间定在黄昏时分。

    此时,天色已经黑暗下来。

    屋子,六根儿臂粗的龙凤呈祥红烛噼啪燃烧着,如精灵般的火苗子不停地乱窜,远远看去,煞是好看。屋子,青铜的狮子香炉熏着檀香,余香环绕,火红的烛光和迷蒙的烟雾纠缠在起,将通红的屋子点缀得似真似幻,充满了朦胧美。

    蔡琰身穿袭红色的喜袍,双手放在膝盖上,头上顶着红色的盖头,她静静地坐在床榻上,等着王灿的到来。

    虽然院子隔着大厅很远,可依旧能听见大厅传来的嘈杂声。

    她静静地等待着,心有期待,有娇羞,还有丝淡淡的恐惧。她终于和王灿成亲,成为了王灿的妻子。

    “嘎吱!”

    房门打开,响起嘎吱的声音。

    蔡琰听见后,有些僵直的身体条件反射的绷紧着。

    她虽然盖着红盖头,可俏脸上的表情却非常的紧张,尤其是搭在双膝上的双手,也紧紧地绞合起,心情复杂无比。旋即,门嘎吱声关上了,再后来,屋子没有了任何动静,静悄悄的,让蔡琰本就紧绷的心更加紧张起来。

    她静坐着,也能感觉到颗心怦怦直跳。

    怎么办?

    难道她的灿哥哥又出去了,蔡琰颗心提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心左右权衡,终于决定掀起盖头,瞅下屋子内的情况。

    蔡琰右手抬起,轻轻的掀开了盖头,想要悄悄地的瞅眼。

    “呀!”

    蔡琰猛地惊呼声,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

    当她伸手掀起盖头的刹那间,竟然看见王灿的脸对着她,而且还朝她眨了眨眼睛。虽然被王灿那吓了跳,蔡琰脸上却带着抹欢喜之色,旋即却又觉得娇羞不已,她竟然在王灿的面前自己掀起了盖头,太丢人了。

    蔡琰看着王灿刀削般的面颊,渐渐的迷醉了,俏脸上升起淡淡的红晕,娇羞的粉红色逐渐的蔓延,渐渐的将蔡琰白皙如玉的脖颈也染上了层红霞。

    “灿哥哥,你太坏了,竟然欺负人家。”

    蔡琰嗔怪声,举起小拳头雨点般砸在王灿身上,泄心的羞怒。

    这时候,蔡琰也明白过来,知道王灿是故意大张旗鼓的进入屋子,关上房门后便悄悄地走到她身旁,就这样看着她,等着她掀起红盖头。

    王灿嘿嘿笑道:“琰儿,你可是打疼我了哦。”

    蔡琰心疼情郎,没有了基本的判断能力,‘啊’的惊呼声,露出焦急的神情。蔡琰伸出手,在王灿身上摸来摸去,脸上带着担忧的神情,急忙问道:“灿哥哥,你没事吧?我刚刚没有用力啊!”

    王灿嘿嘿笑了笑,把抓住蔡琰的柔荑,柔声道:“琰儿,还叫灿哥哥啊。”

    蔡琰眼珠子转,白了王灿眼,低声说道:“夫君!”

    王灿又说道:“琰儿,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你再说遍。”

    两人相视对望,浓情脉脉,

    正当王灿和蔡琰相互间打情骂俏,王灿继续逗弄蔡琰的时候,听外面传来瓮声瓮气,雄浑的声音:“夫君!”

    这声音,显然是典韦的。

    旋即,又想起裴元绍嗲声嗲气的声音:“夫君!”

    两个人说了后,屋子外顿时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这两个黑厮接着王灿的话喊了声‘夫君’,让躲在外面偷听的人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尤其是郭嘉,更是捧腹大笑,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连赵云、荀攸等人都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王灿刚准备说话,就听见屋子外传来苍老浑厚的大喝声:“全都出去,个都不准留在这里,否则老夫个个收拾你们。”

    关键时候,还是蔡邕前来救援。

    王灿听见后,长长地舒了口气,心暗道还是老师好啊!

    然而,正当王灿心感激蔡邕的时候,屋子外又传来蔡邕的声音。老头声音急切,说道:“为先啊,**苦短,你可要抓紧时间呐,老夫还等着抱外孙呢。”说完后,蔡邕便大笑着离开了,声音逐渐的消失,屋子外再也没有个人。

    蔡琰听见后,张脸更是羞红不已。

    王灿把搂住蔡琰,不管不顾,张嘴朝蔡琰吻了下去。

    长长地个湿吻,弄得蔡琰差点喘不过气来。王灿看着面带桃花,眼含春水的蔡琰,时间竟然看痴了。他伸手拥着蔡琰,颗心静了下来,在这天、这晚、这刻,蔡琰彻底的属于他王灿了。

    蔡琰的美丽,彻底的为他而绽放。

    蔡琰见王灿动不动,柔声说道:“夫君,我们歇息了吧。”

    王灿听见后,立刻兴奋了起来,他抱起蔡琰,往床上滚了上去。屋子,件件红色的喜袍,件件白色的内衫、亵裤,全都抛在了地上。两个人纠缠在起,淡淡的**声在屋子不停地萦绕着。

    天雷勾动地火,大床在两人的运动下,不同的晃动着,配合着红烛噼啪燃烧的声音,娇媚诱人的**令人心神摇曳。

    ……

    云消雨散,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

    蔡琰脸上带挂着淡淡的泪痕,她抱着王灿,低声喃喃自语道:“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声音不大,很低柔,却透着股坚定,让人不可轻视。

    此时此刻,蔡琰完全为王灿绽放。

    王灿摩挲着蔡琰如锦缎的肌肤,享受着欢愉过后的余韵。

    他听见蔡琰的话之后,眼露出抹怜惜,王灿伸手捧着蔡琰的俏脸,低声说道:“愿王灿和蔡琰,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此生此世,永不分离。”

    句话,很简单,却是王灿的心声。

    蔡琰盯着王灿,眼光迷离,竟然看痴了。

    抹清泪,从蔡琰的眼角流淌下来,滴落在被衾上,旋即消失不见。

    无疑,这是幸福的眼泪。

    ps:三更之二,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