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关于成亲的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初平三年,六月,王灿行人抵达汉。 ≤.≤﹤1ZW.

    抵达的当日,王灿在太守府接见了高顺,详细询问了汉的情况,又和起进餐,交谈了番,让高顺知道王灿是重视他的。

    次日,王灿班师南归。

    驻扎在汉的大军离开汉,启程返回成都。

    四月旬的时候,大军从成都出,抵达汉,屯兵待动,随时准备从汉兵,兵出子午谷,直逼长安,击败西凉军。

    然而,西凉军拿下长安后,大军却接到命令继续留在汉,不准出兵。现在大军又从汉启程返回成都。士兵们都疑惑为什么不出兵攻打长安,私下里也四处打听,却都没有得到答案,因为赵云和典韦也不知情。

    计划的临时变动,不仅是赵云和典韦惊愕,连郭嘉也非常的疑惑。

    郭嘉随大军起返回,却没有询问为什么不出兵的原因。他直思考着,从未停歇,等大军回到成都的时候,郭嘉隐约猜出计划为什么生变动。

    郭嘉能想明白其的缘故,其实也是因为长安传回来的消息,才让郭嘉灵机动,突然想到了种可能。王灿返回的时候,长安传来的消息说樊稠、李蒙、张济虽然掌握朝政,可彼此间已经生出间隙,开始相互争夺权力,为了能掌握朝廷的权力而勾心斗角,西凉军已经不是团和气了。

    这样的消息,令郭嘉琢磨出了种可能。

    他心虽然惊讶,却没有说出来。

    大军赶路的度很快,仍然是用了近半个多月,才从汉抵达成都。

    此时,已经是六月底了,从董卓被王允和吕布杀死,到西凉军起兵,再到西凉军攻占长安,耗去了近三个月的时间。

    初平三年,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半。

    王灿回到州牧府,先去拜见蔡邕,和蔡邕说了会儿话。

    然后,王灿才前往蔡琰居住的院子。蔡琰已经十六岁,长得亭亭玉立,该凸的凸,该翘的翘,令王灿怦然心动。

    这时候,王灿才反应过来,蔡琰成年了,可以嫁人了。蔡琰见到王灿后,心欢喜不已,两人互诉衷肠,又是番耳鬓厮磨,虽然没有真个**,却也让蔡琰娇喘不已,羞红的俏脸靠着王灿的胸膛,呼吸急促,略显规模的胸脯起伏不定,让王灿心打动。

    蔡琰舒服了,王灿却被勾起了火。

    可惜,没成亲之前,他还不敢触及蔡琰的最后层底线。他在蔡琰的院子逗留了段时间,便离开了,往貂蝉的院子行去。

    两个多月没见,貂蝉憔悴了许多。

    虽是如此,貂蝉仍旧透出勾人心魄的风情,却给人种惹人怜惜的感觉。王允的去世,对于貂蝉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打击。貂蝉从小孤苦,幸得王允收为义女,日子才好了些,可王允被逼得自刎,让貂蝉心难受。

    貂蝉的屋子,已经立上了王允的灵位。

    王灿兴致高昂的走过来,本想白日宣-淫番,可看见貂蝉的模样后,心的欲-火下消失得干干净净。

    对于自己的女人,王灿非常的珍惜。

    貂蝉心情不好,王灿则坐在旁宽慰貂蝉,排解貂蝉心的苦闷。到最后,貂蝉靠在王灿肩膀上大哭了场,才好了些,那颦笑都透出异样的风情,看得王灿更是欲-火大动,不过王灿还是憋住了,这时候和貂蝉白日宣-淫,显然不合适了。

    他安慰貂蝉番,起身又往董卉的院子行去。

    然而,王灿抵达董卉的院子后,现院子竟然还留有白布、白巾等守孝用的东西,王灿看了后,立刻就明白了。

    董卓死了,董卉是在给董卓守孝!

    对于董卉,王灿心头次闪过丝悸动。

    董卓死了以后,董卉便孤苦无依。想来董卉伤心地不仅是董卓的死,很可能还有因为董卓死后,她没有了价值,对于她自己未来的担忧,这也是董卉所担忧的事情。王灿进入院子,见到董卉的时候,她整个人清瘦了许多。

    董卉刚嫁给王灿,丰腴而貌美,现在却透出种骨干美,可想而知这段时间董卉的心里承受了多少的压力。

    王灿深吸口气,走向董卉,拉过董卉的手,好生安慰了董卉番,让董卉放心的住在府上。所谓嫁夫从夫,董卉是他王灿的女人,便辈子都是,并不会因为董卓是否死去,就影响到董卉的地位。

    王灿番宽慰后,才起身离去。

    摇摇头,王灿脸无奈。

    他从蔡琰那里勾起了肚子的邪火,又去貂蝉那里点燃了大火,可貂蝉因为王允的死黯然神伤,董卉也因为董卓的死忧心忡忡,两人都憔悴不已。这样的情况下,王灿也没有了兴致,压下心的火气,回到书房,处理益州压下来的事情。

    没过多久,书房外传来阵脚步声,名侍从站在书房外,轻声道:“大人,程大人和荀大人在大厅外等候,前来拜见大人。”

    王灿摆手道:“让他们来书房。”

    “诺!”

    门外,侍从回答声后,便转身离去。时间不长,脚步声由远及近,不断地传来。荀攸和程昱联袂而来,两人进了屋子后,都拱手拜见王灿,然后才在书房坐下。程昱看向王灿,问道:“主公,这趟屯兵汉,弄得士兵迷迷糊糊的,都在议论为什么撤军,主公怎么就放弃大好机会,突然撤回大军了?”

    程昱话音落下,书房外便传来郭嘉的声音:“主公!”

    “进来!”

    王灿喊了声,郭嘉变推开房门,屁颠屁颠的跑进来。他朝王灿揖了礼,然后撩起衣袍在屋子坐下。郭嘉得知程昱和荀攸前来拜见王灿,知道他们要询问不攻打长安的事情,是以郭嘉飞快的来到州牧府,想要印证下心的想法是否是正确。

    王灿目光掠过程昱、郭嘉和荀攸,将贾诩的谋划说了出来。

    番话,说得荀攸和程昱脸色大变。

    郭嘉虽然惊讶于贾诩计谋的毒辣,脸上却并没有什么惊愕。他路返回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结果,只不过想要印证番。

    荀攸叹口气,说道:“主公,这计谋虽然有利于益州,也有利于主公未来的展,毕竟有伤天和,长安城的西凉军桀骜不驯,没有人约束肯定会为祸百姓的。诶,可惜了长安的百姓。”

    程昱微微叹口气,却没有说话。

    王灿摆摆手,说道:“好了,这件事情是我同意的,不要在继续讨论了。”顿了顿,王灿又说道:“你们联袂而来,总不会是特意来见我,想要我给你们个合理的解释吧。”王灿没有继续纠缠长安的事情,他也知道贾诩计谋的后果,可为了能加快统的度,便只能如此,否则很长时间内,都无法完成大业。

    程昱点点头,说道:“我和公达前来,是为了主公的终身大事。”

    王灿闻言,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

    只听程昱沉声说道:“主公,您已经二十好几了,却依旧还没有成亲,也没有子嗣,该娶妻成亲,然后才能有世子,奠定我益州的基业。虽然主公身强力壮,正值壮年,但没有子嗣,终究是逊了筹,请主公早些成亲,才好有子嗣继承基业。”

    子嗣,对于王灿来说,他觉得并不是太重要。

    毕竟王灿年轻,年富力强,后世三十岁结婚的人比比皆是,何况他才二十五岁多。

    只是,子嗣对于益州这艘大船来说,却非常重要。

    因为王灿成亲后,有了下代的继承人。跟随王灿打江山的官员的爵位和功劳才能传承下去,福荫子孙。有了子嗣,才能更加稳定军心,否则旦王灿出现意外,整个益州的大好局面便会崩溃,很可能分崩离析。

    王灿笑说道:“仲德公,我不是娶了董卉么?”

    程昱摇头说道:“董卉直接入府,地位也不过是个小妾,主公也并没有按照成亲的礼仪处理,名不正,言不顺,不能作数。况且董卉嫁给主公几个月时间,没有半点动静,还请主公早日成亲,才能诞下子嗣,稳定益州局面。”

    王灿听了后,心撇了撇嘴,暗暗替董卉不值。

    其实,和董卉起倒霉的还有貂蝉,两个人和王灿生活了许久,肚子都没有任何的动静,仍旧没有怀上孩子。

    不过,貂蝉和王灿生性-关系的时候,是不受王灿控制的。

    那时候,貂蝉便有定的机会怀孕。

    然而,貂蝉运气不好,没有枪就怀上。貂蝉和王灿起回到汉后,亲热的时候,是否生下孩子已经受王灿的控制,毕竟王灿才是府上的主人,他想要掌握貂蝉的情况很简单,便能够轻易的确定貂蝉是否处在排卵期,是否处在危险期,足以大概的确定貂蝉什么时候容易怀上孩子。

    作为个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人,王灿自然也学过生理学,知道男女之间生性-关系后,在哪些时间容易怀上,所以貂蝉直都被王灿压制着,没有怀上孩子。

    貂蝉如此,董卉也是如此。

    王灿去董卉房圆房的时候,由于时间不受王灿控制,董卉也有机会怀上孩子。可董卉也没有枪命,没有怀上孩子,其后的时间便是由王灿掌控,他都是挑着不容易怀孕的时间去,故此两个女人直都没有怀上。

    其原因,是因为王灿觉得有愧于蔡琰,才这么做。

    王灿入洛阳,便认识了蔡琰,和蔡琰定下了关系。

    在王灿的心,他也是自私的,不可能说每个女人都样的重要,都样的喜欢,肯定有先来后到,有重要的,有次要的。蔡琰最先,是患难之交,占据的位置最重要,其次是貂蝉,再次才是董卉。

    王灿为了照顾蔡琰,便没有让貂蝉和董卉怀孕。

    这其,自然是王灿暗暗地付出,但也算是对于蔡琰另类的种补偿。貂蝉和董卉开始的时候,都有机会怀上孩子,可惜肚子不争气,没有枪命。到后来,两女成了王灿的女人,主动权掌握在王灿手,便不是两女能够控制的了。

    王灿心情有些复杂,缓缓说道:“好,就依仲德公之言,择吉日向老师提亲,娶琰儿过门。不过我对娶亲的礼仪不了解,就由仲德公操办吧。”

    程昱闻言喜,当即答应了下来。

    能够操办王灿的亲事,这可是件很荣耀的事情啊。

    ps:三更之,更新完了,抱歉。今日依旧三更,明日爆6更,嗯,更新完了,再次鞠躬求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