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诸侯的反应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初平三年(192年),又是个动荡不安的年头。 ﹤.﹤≤1≦Z≤W≤.≦

    三月底,王允和吕布联手诛杀董卓,灭掉董卓三族。其后,王允掌握朝政,吕布掌管兵事,将动荡不安的局面稳定下来,逐渐让恢复朝廷运转。

    四月底,樊稠、张济和李蒙害怕被诛杀,从西凉兵攻打长安,奋起反抗。

    五月下旬,西凉军攻下长安,杀死王允,夺得朝廷的统治权。

    消息传遍天下,诸侯震动。

    ……

    边塞之地,幽州!

    界桥之战,公孙瓒败给了袁绍,随后公孙瓒又节节败退,不得不退回幽州,回到北平。与此同时,公孙瓒麾下的冀州刺史严纲被袁绍杀死,虽然公孙瓒被袁绍打败,失去争夺冀州的权利,却还是屯兵幽州,占据州之地,权柄赫赫丝毫不弱于袁绍。

    北平,太守府。

    公孙瓒坐在主位上,下方是众谋臣武将。

    其,谋臣以田豫为主,武将以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范为主。

    田豫坐在左侧位上,正色道:“主公,长安已经传回来消息,说王允被杀,吕布被逼走,樊稠等人掌握朝政了。”

    公孙瓒听了后,哈哈大笑,朗声道:“这年,长安可真是乱纷纷啊。年前的时候,董卓为了躲避诸侯盟军,迁都长安,在长安弄得是鸡飞狗跳。这才几个月时间,董卓竟然被王允和吕布杀死,没想到过了月有余,王允又被杀死,当真是风水乱流转。如今樊稠和李蒙等人掌握朝政,群匹夫得志便猖狂,用不了多久,又会有人取而代之。”

    他脸上露出戏谑的神情,好似个看戏的看客样。

    如今的世道,诸侯并起,战乱频繁,樊稠不过是暂时拿了下长安,公孙瓒觉得樊稠用不了多久,便会被其他的人灭掉,是以公孙瓒认为皇帝就是个烫手山芋,谁拿就会祸害谁。他留在幽州,作为个旁观者看戏,不亦乐乎!

    田豫才华非常出众,他却看出了其的好处,建议道:“主公,皇帝虽然是柄双刃剑,控制得好,却是个好东西,能够成就大业。主公何不出兵讨伐樊稠,扶持皇帝,将皇帝控制在手,号令天下诸侯。”

    公孙瓒听了后,脑袋缩,连连摆手道:“别,别,皇帝就是个祸害,我们还是留在幽州,静静地看戏就可以了。你难道没有看见董卓、王允的下场么?”

    田豫听了后,顿时沉默下来,没有继续说话了。

    这样的个人,能成就大事么?

    ……

    冀州,邺城,州牧府。

    大厅,主位上坐着袁绍,下方坐着许攸、审配、郭图、逢纪、沮授、田丰,这些谋士当,许攸、逢纪、郭图是袁绍很早的谋臣,而沮授、田丰、审配则是袁绍拿下冀州后,从韩馥麾下招募的谋士。

    三人虽然是最后追随袁绍,可名气大,在袁绍麾下也占据席之地。

    六个谋士,都是忠于袁绍,也都知道袁绍的野心。

    袁绍的目光掠过大厅的众人,说道:“诸位都已经知道长安的消息,如今王允被杀,樊稠、李蒙、张济等小人得志,诸公有何意见?”

    许攸闻言,立刻站出来说道:“主公,长安越乱对主公就越有利。西凉军表面上团结致,可拿下长安后,势必会生权利的争斗,到时候西凉军生内乱,说不定皇帝在战乱也会被杀死。皇帝死,群龙无,可就是主公施展才华的大好机会了。”

    许攸说完后,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

    袁绍闻言,脸上也露出喜色。诚如许攸所言,袁绍想要的就是皇帝被杀。皇帝死了,他才能名正言顺的登上帝位。

    去年,袁绍就派人到刘虞那里,提议立刘虞为帝。

    如此来,袁绍便能统摄朝政,威慑天下。然而,刘虞不配合,让袁绍的计划落空。如今长安乱成团,只要是刘协被乱兵杀死,汉灵帝刘宏的子嗣全部死掉,天下就没有正统的皇帝。到那时,天下群雄并起,便是袁绍的机会。

    此时,田丰却站出来,拱手道:“主公,丰以为坐视不理不是上策。”

    袁绍听了后,身体微微前倾,问道:“元皓(田丰字),你有何高见?”

    田丰原来是韩馥麾下的谋臣,刚直不阿,不受韩馥重用,归顺袁绍后,被袁绍任命为冀州别驾,成为袁绍麾下的员谋臣。虽然田丰性格耿直,其能力却非常出众,是以袁绍非常器重田丰,并且委以重任。

    田丰朗声说道:“主公,与其等着皇帝受戮,何不出兵迎回小皇帝,将小皇帝掌握在主公手,并且定都邺城,这样岂不是更好。”

    沮授听了后,也站出来抱拳说道:“主公,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主公出身袁家,身份高贵,而且主公仁德贤明,名声传于天下,更有权利迎回天子。”

    停顿了片刻,沮授继续说道:“汉室不振,朝廷陷入危机当,皇室宗庙也被焚毁。天下州郡的诸侯也都是阳奉阴违,不服从朝廷调令,没有个诸侯以天下社稷为重。如今主公占据冀州,兵强马壮,士人归附,若是西迎皇帝,定都于邺城,便可以挟天子而令诸侯,讨伐天下不臣之徒,大军出击,谁能抵挡主公大军。”

    沮授说话,比田丰更加委婉,没有这么直接。

    他先是拍了袁绍的马屁,讨好袁绍,然后才说出自己的想法,让袁绍听了后非常舒服。袁绍听完,心便有了出兵迎回刘协的想法。他扫了沮授和田丰眼,沮授的建议和田丰相同,不过沮授说得更详细,也比许攸的计谋更好。

    被动等待,自然不如主动出击好。

    见袁绍意动,逢纪立刻站出来,抱拳说道:“主公,沮大人只说奉迎天子的好处,却没有说明坏处,若是主公奉迎天子,便处处掣肘。不仅如此,朝大臣都跟着来了,他们肯定和主公争权夺利,到时候冀州陷入动荡之,岂不是更加麻烦。”

    逢纪说完,郭图又接着说道:“主公,不可迎回天子啊,若是迎回天子,主公便无法自立了。因为袁家四世三公,是大汉朝的忠臣,难道主公要背弃祖宗,做那个篡汉自立的人么?即使主公是开国之祖,也会被后世唾骂,到时候主公名声尽毁,这样的计策不可取啊。主公就让小皇帝留在长安,任由西凉军动乱,作壁上观,才是正理。”

    这句话,下说到关键点上。

    袁家世代都是忠臣,到袁绍这里,袁绍更是借着袁家的名声招募士人,若是他悍然篡汉自立,势必遭到士人唾弃。故此,袁绍还没有胆量废除皇帝,篡汉自立。如此来,他就只能等着皇帝被杀,才有机会自立。

    袁绍没有说话,下方却已经乱成了团。

    田丰、沮授是个阵营的人,为了奉迎天子争论不已;许攸自成系,虽然独来独往,这次也和郭图、逢纪联手反驳田丰;唯独审配作壁上观,并不说话。双方你来我往,非常热闹。大厅,好像是菜市场样,不断地争吵着。

    袁绍看着乱成团的谋士,头大如麻,感觉非常的难办。

    历史上,曹操评价袁绍优柔寡断便是如此。

    当袁绍的谋士太多的时候,他便难以抉择,因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个人说的话都有道理,让袁绍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袁绍若是只有两个谋士,情况还好些,袁绍麾下谋士众多,反而成了累赘。

    袁绍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事情就搁置了,不用讨论,不用再讨论了。”

    他挥挥手,直接喝退了众人。

    ……

    兖州,州牧府。

    大厅,主位上坐着曹操,下方是曹操的众谋士。

    左侧位坐着荀彧,右侧位坐着戏志才,下方还有曹操在兖州刚刚得到的谋士毛玠、满宠、刘晔、枣抵等人。

    曹操神色凝重,说道:“今西凉军为祸朝纲,天子罹难,忠臣被杀,我准备起兵救驾,击败西凉军,诸位意下如何?”曹操开始是东郡太守,在戏志才和荀彧的辅佐下,用夏侯渊、夏侯惇等将领,顺利的拿下兖州,成为兖州牧,牧守方。

    在兖州的时候,曹操不仅招募了毛玠、满宠等谋士,还招募到于禁、李典、乐进将领,麾下可以说是人才济济,俨然是方霸主。

    曹操开口,便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荀彧忠于汉室,他听了后立刻附和道:“主公说得有理,天子罹难,正该出兵救援,彧同意主公的决定,出兵长安。”

    戏志才摇摇头,说道:“主公不可,大军刚刚入主兖州,根基不稳。兖州东面有青州黄巾兵肆虐,北面有袁绍大军虎视眈眈;西面西凉军驻扎洛阳,南面有袁术伺机而动。主公虽然占据兖州,有了根基,却处处危险,危机四伏,不可轻易出兵啊!”

    荀彧听了后,神色暗,微微叹口气。

    他听戏志才的话,便知道无法出兵长安了。

    毛玠闻言,说道:“主公,荀大人和戏大人的话都有道理,都可以采用。但需要改变下策略。诚如戏大人所言,主公占据兖州,根基不稳,因此就需要平定兖州内患,除掉青州兵的威胁。等主公根基稳定后,便可以出兵迎皇帝入兖州,奉天子以令不臣,讨伐天下诸侯。如此,汉室可兴矣!”

    曹操听了后,高兴地抚掌笑道:“孝先(毛玠字)之言有理,说得好!我们暂且不出兵,先平定内患,整顿军士,等实力强横后,出兵迎回天子。”

    “主公英明!”

    大厅,众人高声喝道。

    曹操捋了捋颌下短须,略显黝黑的面颊上露出抹笑意,他心暗道:为先啊为先,看来我要先走步了。

    曹操心所想,厅众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

    和曹操、袁绍、公孙瓒等人不同,刘备是望洋兴叹,无力出兵。至于孙坚,他正忙碌着训练水军,准备征讨江东之地,根本不可能出兵救驾。而刘虞、刘焉、刘岱、刘繇等汉室宗亲,从来没有出兵的想法。

    他们所想的,都是保存自己,没有去搭理刘协的想法。

    ps:保底三更完成,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