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宫殿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樊稠、张济和李蒙拿下长安,杀死王允,入主皇城,成功掌握朝政,权倾天下。≥≯ ≯ .

    在张绣领兵离开的时候,樊稠却下达了命令,让西凉军去劫掠长安城的豪绅大族,任由他们抢劫晚上。或许是樊稠知道掌握朝政后,需要施恩给百姓,才能站稳脚跟。故此,樊稠又下达命令,让城的西凉军不准骚扰百姓,只准劫掠富商和豪绅大族。

    目标,直指城的豪绅大族。

    晚上,城鸡飞狗跳,乱成了团。

    哭喊声、惨叫声不断响起,尖唳的嘶吼声也在城蔓延。豪绅大族的钱财和妻女被西凉军劫掠,住宅也被把火焚烧干净。

    由于樊稠句话,让刚刚平静下来的长安又彻底的混乱起来。

    不过,贫穷百姓倒也没有受到波及,这也算是樊稠做的件好事情。

    豪绅大族本来是帮助西凉军的,眨眼间却成了被劫掠的对象,这样的反差让城的豪绅大族傻了眼,最后不得不奋起反抗。然而,长安城已经被西凉军控制,五万多西凉军几乎不废任何功夫,就平息了豪绅大族的叛乱。

    场肆无忌惮的掠夺,樊稠成功的安抚了军士兵。

    同时,樊稠也得到了西凉军的忠心。

    ……

    次日,朝廷集会。

    大殿,樊稠、张济和李蒙站在大殿最前方,后面是杨定和王方,其后才是朝臣百官。这些官员看着樊稠、李蒙、张济等人,好像是看见了昔日的董卓样。这时候,只要是樊稠等人咳嗽声,官员们都吓得战战兢兢,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都知道昨晚生的事情,知道无数的大族遭殃。

    现如今,若是惹怒了樊稠这些匹夫,岂不是自己往刀口上撞么?

    刘协坐在大殿,正襟危坐。

    他头戴平天冠,身穿黑色的冕服,眼眶微红,眼还有着丝血丝。昨夜晚上,刘协都没有睡好,睡着后便梦见王允自刎的情景,没过多久就被梦境的场景吓醒,如此反反复复,刘协个夜晚都没有睡好。

    刘协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

    此时,刘贤站出来,说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说完后,他又站了回去。

    大殿静悄悄的,没有个人说话,大小官员都噤若寒蝉,不敢说话。樊稠轻声咳嗽两声,目光在大殿环视了圈,立刻吓住其他的官员。他看着朝官员畏惧的模样,更加挺直了胸膛,非常的骄傲。

    这样的感觉,太舒坦了。

    他目光看向属于西凉军的官员,微微点头。

    “皇上,臣有本奏!”

    不多时,个西凉军的小将走了出来,大声说话。

    按照朝的规定,西凉军的小将官职低微,是没有资格入朝的。然而,樊稠等人却让这些小虾米参与朝廷集会,让朝的大臣非常不高兴。可是惧于樊稠等人的凶威,他们又不敢出声,只能闭口不言,静静地不说话。

    刘贤听得小将的声音,脸上露出屈辱的神情。

    可恨!可恨呐!

    董卓活着的时候,好歹还不会公然让这种不入品的小将入朝,对王允、卢植、荀爽等人都还算恭敬。然而,卢植去世,荀爽去世……现在王允又被逼得自杀,朝连不入品的官员都能入朝为觐见皇帝了,果然是讽刺啊!

    刘贤心五味杂陈,不知道王允设计杀死董卓,是好还是坏。

    是非定论,或许只有等以后才知道。

    刘协在刘贤的教导下,对朝的大臣都有所了解,也都认识,突然看见个不认识的将领,顿时愣住了。顿了顿,他还是快反应过来,问道:“卿有何事?”

    小将抱拳道:“皇上,西凉军诛杀国贼王允,有大功,当赏!”

    说完,小将便退了回去,丝毫不顾及皇帝的尊严。

    这幕落在朝大臣眼,让其忠于皇帝的大臣咬紧牙关,眼露出愤愤的神情,尤其是伏完、董承、马日磾等人,更是怒火烧,愤怒不已。他们虽然和王允政见不同,却都是忠于皇帝的,见西凉军如此嚣张,非常的愤怒。

    可惜,他们没有兵权,只能任由西凉军嚣张。

    刘协听见小将的话,怔怔不言。

    “咳!咳!”

    樊稠见小皇帝点都不配合,立刻轻咳了几声,声音不大,却在宫殿不停地回荡着,让站在大殿的官员皱起了眉头。然而,樊稠接下来伸手摁在剑柄上,却又吓得朝的官员缩了缩脑袋,心底升起抹寒意。

    “铿锵!”

    声脆响,樊稠握住剑柄稍微拔出点点长剑。

    刘协看见樊稠朝堂逞凶,吓得脸色惨白,他握紧拳头,急忙问道:“众位卿家,樊稠、张济和李蒙有大功,该如何赏赐?”

    话音落下,便有个小将走了出来。

    他直视刘协,抱拳说道:“樊将军领兵讨贼,诛杀王允,扫清内患,功劳甚大,宜加封为扬武将军;张济将军也有大功,宜加封为杨烈将军,其余李蒙将军、杨定将军、王方将军宜加封为郎将,请皇上定夺。”

    扬武将军、扬烈将军,都是实权将军,掌管征伐大权,这样的官职不同于奋威、奋武等杂牌将军,已经赋予了樊稠和张济很大的权利。

    刘协听见后,脸色大变。

    旋即,他心又升起丝无奈,只得说道:“卿言之有理,准奏!”

    刘贤听了后,心暗叹声。他活了大半辈子,人老成精,见樊稠和张济仅仅是捞了个实权将军,便明白樊稠、李蒙想要的不可能止于此,不久之后,肯定又会有人向刘协上奏,请求加封樊稠、李蒙、张济等人,赋予几人更大的权利。

    樊稠等人,官职绝对不会低于董卓,肯定还会有后招。

    事情圆满解决,樊稠等人站出来,朝皇帝抱拳答谢,却没有相应的礼仪。

    刘协见此,心气愤,却无处可以撒气,喝道:“退朝!”

    说完,刘协便径直往后宫偏殿行去,樊稠、张济、李蒙等人离开大殿后,竞相贺喜,脸上都是露出欢喜的神情。与此同时,朝趋炎附势的官员也纷纷倒向樊稠等人,想要巴结樊稠,得到更多的好处。

    大殿,百官都离开了,唯独刘贤没有离开,他微微摇头,往后宫偏殿行去。

    宫宦官都认识刘贤,并未阻拦。

    “砰!砰”

    偏殿,刘协股脑将案桌上的竹简推翻在地上,然后蹲在坐席上,竟然呜咽的哭了起来。相比于董卓和王允,樊稠等人太不把他放在眼了,个不入流的小将都敢如此对他,这让刘协心非常的难受。

    皇帝,他还是皇帝么?

    刘贤走进来,捡起地上的竹简,说道:“皇上,您要学会忍耐啊!”

    “忍耐,忍耐,朕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啊!”

    刘协大声咆哮着,歇斯底里的怒吼着。他眼眶通红,晶莹的泪珠不断地流淌出来。到最后,刘协干脆蹲在地上,把脑袋放在膝盖上,大声的哭嚎,丝毫没有点皇帝该有的模样。然而,这才有个十多岁孩童该有的模样。

    刘贤闻言,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从刘协当上皇帝,他就直教导刘协学会忍耐、忍耐、再忍耐,可刘协直生活在这样压抑的情况下,难有翻身的机会,让刘协难以承受住。

    这样的情况,连成年人都未必能承受,何况是刘协呢?

    刘贤看着哭泣的刘协,心头升起无力感。

    ……

    樊稠住的地方,是当初董卓的太师府。退朝后,樊稠回到府上便召集张济、李蒙等人庆祝番。他们各有收获,都已经是朝的重要官员,要不了多久,便能继续升官,成为官职不低于董卓和王允的大人物。

    午时分,士兵禀报说张绣回来了。

    樊稠立刻派遣士兵去将张绣带到府上,询问事情。

    然而,张绣带回来的消息却让樊稠、张济等人大失所望,因为张绣不仅没有带回李儒和贾诩,反而让两人被王灿带走了。

    张济听了后,满腹疑惑,说道:“王灿直在益州,怎么会和李儒、贾诩有联系呢?”

    这句话,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

    贾诩和李儒直在西凉军,并没有参与攻打长安的事情。两人刚抵达长安,王灿不可能这么快就说服贾诩和李儒,并且连徐荣也并带走,这样的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张绣见到王越和史阿,心隐约明白。他说道:“应该是英雄楼牵线搭桥,才带走了李儒和贾诩,绣领兵追击,看见史阿带着英雄楼的人起追随王灿,和王灿起进入益州,想来王灿通过英雄楼说服了贾诩和李儒。”

    说话的时候,他自动的把王灿给忽略了。

    “啪!”

    樊稠拍案桌,说道:“伯明说得有理,王灿太狡诈了,肯定是通过英雄楼说服贾诩和李儒。我们路从西凉赶来长安,李儒身边就有几个英雄楼的人,他们定和贾诩接触,最后成功的带走了几人。哼,可恨,可恨呐!”

    李蒙恨恨的说道:“樊将军,既然如此,如何对付王灿?”

    “对付?”

    樊稠嘿嘿笑了笑,摇摇头。

    他沉声说道:“老李啊,咱们虽然拿下长安,可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王灿连董太师和吕布都能打败,还杀死了李傕和郭汜,你认为我们能打败王灿,更何况王灿已经占据益州,不是原来的汉太守,他实力大增,我们怎么和王灿斗?”

    李蒙怏怏的摇摇头,叹息声。

    樊稠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王灿只能示好拉拢,不能为敌。

    顿了顿,樊稠又说道:“我们不仅要向王灿示好,连其他的诸侯也都要拉拢,如公孙瓒、袁绍、曹操、袁术、孙坚等各路诸侯,都要给他们升官,让他们认同我们。这样来,我们的日子才能更潇洒。”

    樊稠脸上露出智珠在握的神情,这样简单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张济和李蒙听后,连连点头,露出深以为然的神情。

    ps:三更之二,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