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师兄弟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赵云策马冲向张绣,手龙胆亮银枪快抖动起来,枪尖闪烁,化作点点寒星。 ﹤.﹤≤1≦Z≤W≤.≦随着枪尖舞动的枪花不断的点缀在空,股冰冷的寒意弥漫出来。

    赵云出手,张绣瞳孔猛地缩。

    这枪法,分明是童渊的百鸟朝凤枪,如此说来,眼前的人应该是赵云无疑。

    张绣勒住战马,提枪指着赵云,失声道:“你是赵云?”

    赵云见张绣不出手,也收枪而立,赶忙勒住马缰,抱拳道:“赵云见过大师兄!”虽然说两军交战,各为其主,但师兄弟的情谊还在。

    张绣对童渊无比的尊敬,见到赵云后立刻停下来,眼露出思索的神情。

    他举起虎头金枪,喝道:“停!”

    刹那间,跟随张绣而来的士兵都停了下来。

    由于张绣是毛遂自荐,前来追击王灿的骑兵并不是樊稠、李蒙麾下的士兵,而是隶属于他的嫡系势力。这些士兵对张绣忠心耿耿,听得命令后,立刻停下来,站在张绣身后。张绣的骑兵停下,赵云也投桃报李,让破军营停了下来。

    张绣拱手问道:“师弟,老师身体可好?”

    赵云点点头,抱拳回答道:“老师身手矫健,能吃肉喝酒,非常好。前段时间,我已经给老师送去书信,让老师来成都颐养天年。如今益州有邓展前辈、王越前辈,老师和邓前辈、王前辈住在起,便不会感到孤独。”

    王越,是当世的大剑师,也是童渊的好友。

    赵云口的邓展,也是名闻遐迩的剑师,和童渊、王越关系很要好。

    邓展此人,精于剑术,对各种武器都非常了解,最擅长的是擅长空手入白刃,非常厉害。当初赵云学成下山,就是得到童渊的嘱托去汉拜见邓展。故此,赵云才会被王灿碰到,最终留在汉,成为王灿麾下的员虎将。

    邓展在益州生活,赵云便想到将童渊也接来。

    邓展、王越、童渊住在起,童渊便不会感到年老孤独,再者成都还有个老道士左慈,童渊和左慈也有联系,他们几个老家伙住在起,便可以聊聊天说话,这样的生活对于童渊来说,非常合适。

    张绣听了后,眼路出丝向往的神情。

    他学成下山后,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童渊了,能够拜见童渊,让他心驰神往。

    张绣说道:“师弟,你很好,老师生精研枪术,没有婚娶,膝下无儿无女,能够去益州颐养天年非常好。这点,师兄不如你,有你照顾老师,师兄也能放心了。”

    顿了顿,张绣话锋转,说道:“师弟,李儒和贾诩不仅是西凉军的人,更是西凉军的谋臣,他们两人关系着西凉军的生死存亡,不可能随你离开长安前往益州的,你将他们放出来吧,我不想和你第次见面就刀兵相向。”

    赵云抱拳说道:“师兄,两军交锋,各为其主,我不可能将李先生和贾先生交给你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典韦站在旁,见两人唧唧歪歪,非常的不爽。

    他龇牙咧嘴,恨不得立刻挥舞着铁戟冲上去厮杀番。这段时间直留在汉,不能上战场厮杀,可是憋坏了典韦。眼见好不容易有了大战场的机会,又看见张绣和赵云成了师兄弟,这关系可真够复杂的。

    张绣眉头挑,说道:“师弟,你真要拦着我?”

    赵云抱拳道:“师兄,你我各为其主,职责所在罢了。好吧,就算我愿意将他们放走,他们会走么?两位先生是自愿入益州为官,并不是我强迫的。他们不愿意继续留在西凉军,师兄何必要强求呢?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师兄强迫两位先生,根本没有用。”

    张绣喝道:“他们生是西凉军的人,死是西凉军的鬼,想要离开西凉军,绝无可能,今日我必须将他们带回去。”

    赵云哼了声,喝道:“既然如此,师兄请!”

    他握紧长枪,摆了个姿势,做出请张绣出招的姿势。

    张绣见赵云不识好歹,非常不高兴,他连番劝说都无法劝服赵云,心便升起股怒气,好歹他也是师兄,师弟不听师兄的话,就该教训番。

    然而,正当张绣要说话的时候,典韦却朝赵云说道:“子龙,你唧唧歪歪的忒烦人了,我受不了了,先冲上去解决了那小子。嗯,你就不要出战了,好好观战吧。”典韦策马奔驰,挥舞着两柄铁戟朝张绣冲去。

    典韦心不爽,早已经将赵云的话忘记了。

    赵云让他对付其余的西凉兵,由赵云对付张绣,可典韦见两人唧唧歪歪说个不停,心烦躁不已,直接冲了出去。

    张绣本想着和赵云交战,教训赵云番,却见典韦这个面相凶恶神色狰狞的黑厮冲了出来,立刻就提着虎头金枪冲了过去。他早就瞅典韦不顺眼了,现在更是存了狠狠教训典韦的想法,张绣手虎头金枪抡起,直接朝典韦砸去。

    典韦见此,嘿嘿笑了。

    赵云看见张绣和典韦硬碰硬,立刻吼道:“师兄小心,不能硬来啊!”

    他说话后,才觉得没有摆正立场,朝王灿看去,眼露出歉意的眼神。王灿微微摇头,根本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相比于赵云和张绣对战,他更希望典韦战张绣,因为赵云和张绣是师兄弟,若是殊死决战,对于赵云来说太残忍了。

    典韦出战,正和王灿的想法。

    赵云见张绣出手,面带愁色,眼露出担忧的眼神。

    他刚刚和典韦交手的时候,第次也是和张绣样,和典韦硬碰硬。其结果,直接被典韦震得五内俱伤,双手连长枪都握不住。得到惨痛的教训,赵云和典韦交手的时候,都是使用百鸟朝凤枪,走轻灵多变的路子,不和典韦正面碰撞。

    如此来,赵云和典韦就可以打个不相上下,甚至能压制典韦。

    典韦和赵云交战的时候,赵云枪法诡谲,诡异多变,典韦便无法正面攻击赵云,挥出的力量好像是打在棉花上,没有着力点。

    连续打了几次后,典韦干脆不和赵云交手了。

    典韦的两柄铁戟,类似于吕布,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只是典韦使用的是两柄短戟,而吕布的方天画戟是长戟,足有丈二长。

    两人都是用戟,使用方法相差不远,并没有什么差别。

    张绣上来就和典韦硬拼力量,无疑是自找苦吃。他听见赵云的话之后,本能的想要改变策略,不和典韦硬碰硬。然而,张绣作为大师兄内心的骄傲,却不允许他改变,没有任何的变化,张绣挥舞着虎头金枪朝典韦撞去。

    “蠢货!”

    典韦嘿嘿笑,挥舞着铁戟迎了上去。

    “铛!”

    两柄兵器碰撞在起,擦出溜璀璨的火花。

    典韦骑在马上,动不动,好似是座巍峨的高山,无人可以撼动。他胯下的战马不同于张绣的战马。战马配备了马掌,马背上有着马鞍以及马镫,有了这三样东西,足以稳住典韦的身形,这是典韦能够稳稳坐在马上的缘故。

    王灿拿下益州后,便开始让马均、蒲元等人加紧赶制,大量生产马镫、马鞍和马掌,将益州的骑兵全部装备上马鞍和马镫,以及给战马钉上马掌。如此来,益州骑兵的战斗力大幅增加,丝毫不比董卓麾下的飞熊军弱。

    反观张绣,他是凭借着精湛的骑术坐在马背上,双腿悬空,没有马镫可以借力,也没有马鞍可以稳住身形。典韦挥舞大戟和虎头金枪碰撞,巨大的力量让张绣的身体不可抑制的往后退。张绣双手麻,身体如遭雷击,惊愕的看着典韦。

    恐怖!

    霸道!

    这样的虎将,足以和吕布争雄。

    张绣双手微微颤抖着,咬紧牙关死死地握住手的虎头金枪,不让长枪落下。与此同时,张绣的胸膛也不断地起伏着,呼吸非常急促。典韦刚刚鼓足全力的戟,力量非常的雄浑,震得张绣肺腑受伤。

    此时,胸腔内翻腾的气血让张绣不停地咳嗽着。

    “噗!”

    张绣压制不住胸翻腾的气血,口鲜血吐了出来,血雾喷洒,猩红的鲜血将张绣的嘴唇染得通红,丝血渍挂在嘴角上。

    赵云见后,微微摇头。

    典韦嘿嘿冷笑,单纯的比试力量,益州的所有将领都不是他的对手。可以说,典韦的力量冠绝益州,甚至是冠绝天下。

    张绣不自量力和典韦硬碰硬比试力量,直接吃了个暗亏。当初张绣和吕布交战,知道吕布的厉害,便使用枪法和吕布游斗,不敢和吕布正面碰撞,才能坚持许久。张绣不知道典韦的底细,和典韦直接比拼力量,便吃了亏。

    张绣看了眼典韦,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

    此人,不可力敌啊!

    典韦嘿嘿笑道:“张绣,还要大战场么?好吧,看在你是子龙的师兄份儿上,我就劝说你句,我们这群人,不止我能击败你,包括子龙、主公、王越、史阿,都能够击败你,你想要带走贾诩和李儒,绝无可能,早点死了这份心吧。”

    张绣听见王越的名字,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他知道王越是英雄楼的掌舵人,可直都没有见过王越,却没有想到王越会在这里。

    张绣深吸口气,目光环视了眼赵云、王灿、王越、史阿眼,脸苦笑。

    姑且不说王灿等人如何,光是眼前的黑厮,都让他难办。

    这时候,王灿说道:“张将军,你是童老前辈的弟子,如今童老前辈入成都,长期居住。不仅如此,连你的二师弟张任、三师弟赵云都在成都,若是张将军哪天愿意入益州为将,王灿扫榻相迎。”

    王灿知道张绣目前有权有势,不可能投奔他。

    然而,王灿却知道西凉军不可能直霸占长安,很快就会出现内讧。因此,王灿提前给张绣提个醒,在张绣心留下颗种子,等待这颗种子生根芽。只要等张绣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定会想起来益州的。

    张绣听了王灿的话,撇撇嘴,不以为然。

    王灿是方诸侯,他也是统帅方的大将,怎么可能归顺王灿呢?

    张绣知道事情无法完成,便不继续坚持了。他抱拳朝赵云说道:“师弟,好生照顾老师。”说完后,张绣喝道:“撤!”

    他拨转马头,带着西凉军消失在官道上。

    张绣离开后,王灿等人也继续启程,返回汉。

    ps:三更之,求收藏、鲜花。

    说下加更的,这个月pk票过2o,会加更2章。还有原来欠下的1章,需要加更3章,小东会加快度,尽快加更的。大致如此,以免大家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