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赵云战张绣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傍晚时分,残阳西下,天边通红片。≥≯ ≯ .

    官道上,队骑兵快的奔跑着。

    骑兵央,两辆马车快行驶,马车前后都是骑兵,保护着马车的安全。这队骑兵,正是从汉出,在长安城外等候王灿的破军营士兵。王灿行人离开长安的时候,仅仅往南行驶了两个时辰,便碰到赵云和典韦率领的骑兵。

    大军最前方,便是赵云和典韦两人。

    典韦见天色逐渐暗下来,策马走到王灿的马车旁,低声说道:“主公,赶了下午的路,已经远离长安,现在天色已晚,我们歇息晚,明日再赶路吧。”

    王灿点头说道:“好,找处空旷的营地休息,明日再走。”

    典韦得到命令后,便策马去和赵云商量。

    天黑之前,破军营找了处空旷的地方停下来,快安营扎寨。营地,篝火燃烧,几口大锅架在石头上,肉汤的香味不断传来。士兵们闻到肉香味儿,都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个个士兵排着队,井然有序的打饭,又舀了碗肉汤,开始填肚子。

    赵云带来的骑兵不多,只有百余骑,都是精锐的精锐。

    李儒和贾诩吃过晚饭后,天还没黑都已经早早的睡了。

    王灿、徐荣、典韦和赵云相对而坐。

    典韦和赵云得到王灿不出兵的消息后,都是满腹疑惑,不明白王灿怎么突然改变了计划。典韦还好些,他负责的是保护王灿的安全,赵云却是这次攻打长安的主力,突然得到不出兵的消息,心早就按捺不住,问道:“主公,不是要攻打长安么?怎么不打了?”

    王灿说道:“事情有变,暂时不打了。”

    赵云听着王灿的话,撇撇嘴。

    这算是解释么?

    不过,王灿是主公,既然王灿没有详细说明,他自然不会继续追问,便坐在火堆旁,望着火堆静静地呆。

    王灿笑了笑,说道:“子龙,我给你安排位副手,随你训练破军营。”

    赵云听,立刻抱拳道:“主公请说!”

    王灿摆手指向徐荣,说道:“子龙,应该认识徐荣吧,他可是咱们的老对手,当初攻打董卓的时候,就和徐荣交过手,你也知道他的底细。如今徐荣投奔我,便是益州军的人了。他擅长治军,便放在你麾下,和你起训练破军营。”

    赵云点点头,抱拳道:“末将遵命。”

    不等赵云说话,徐荣就抱拳说道:“请赵将军多多关照!”

    赵云笑了笑,抱拳回了礼。这时候,破军营便有了两个统领,其之是赵云,另人便是徐荣。

    自此,赵云个人统治破军营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事实上,赵云也知道不可能他直统领破军营,迟早会有人进入破军营,分摊他手的权利,却不想竟是原来的老对头徐荣。不过这样也好,大家曾经认识,知道些对方的底细。

    至少,是有能力的人和他搭档。

    徐荣听见后,也松了口气,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他和贾诩、李儒的情况不同,两人即使不在军为将,或者是官场做官,也可以成为王灿的幕僚心腹,并不需要任何官衔,只要王灿成就大业的时候,便是他们封官的时候。然而,徐荣的情况却不同,徐荣是武将,若是不能上战场,不能入军为将,便无法建立功勋,无法展现出自身的才华。

    解决了身份问题,徐荣心才放心下来。

    夜晚,寂静无声。

    王灿去休息的时候,典韦便跟在王灿身边,保护王灿的安全。赵云安排好守夜的士兵后,也去休息了。时间逐渐的流逝,当天边升起抹鱼肚白的时候,士兵们又开始忙碌起来,准备清晨的早餐。

    营地,炊烟袅袅,香喷喷的饭香在营地缓缓传递。

    士兵们都是快的吃饭,然后要准备赶路。

    突然,典韦耳朵动,眉头微微蹙起。他直接放下手的碗,身体俯伏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仔细的倾听着。这时候,赵云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他站起来,大喝声:“全都拿好武器,戒备!”

    片刻后,典韦才站起身。

    赵云问道:“老典,生了什么事情?”

    典韦神色凝重,说道:“有队骑兵往这里来了。”

    徐荣面色突然大变,说道:“不好,肯定是樊稠现我们不在洛阳,得知我们离开的消息,故此派遣追兵来了。”他来回的走动着,又说道:“樊稠派出的骑兵肯定不止百人,我们若是和他们交锋,肯定不占优势。主公,您和和、优先离开吧,有我们垫后,肯定能挡住追兵。”

    王越和史阿在另边吃饭,听见消息传来后,也走了过来。

    典韦哼了声,说道:“主公,有子龙率领破军营士兵,怕个鸟啊,队骑兵而已,不用担心。再说了,有俺典韦在此,他们想接近主公都没有可能。”

    赵云正色道:“主公,破军营足以挡住追来的西凉军。”

    显然,赵云和典韦都趋向于战斗。

    王灿哈哈大笑,环视徐荣、赵云和典韦眼,说道:“好了,你们说得都有道理,但是冲过来的不过是队西凉军而已,不值提。有百破军营,还有英雄楼的几十个黑衣武士,足以击败追来的西凉兵。”

    话音落下,远远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队骑兵冲了过来,为人,赫然是张绣、

    他得知李儒、王灿、贾诩、徐荣离开了长安,便毛遂自荐,带着队骑兵追赶上来。大军连续追赶了晚上,终于追上王灿行人。远远地,张绣便已经望见了徐荣,还有靠在马车旁的贾诩和李儒。

    他看见几个人在前方,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然而,正当他以为可以将几人轻松带回去的时候,百骑兵整齐列队,挡住了前方的道路。

    张绣的骑兵也不多,只有百余人。

    双方人数相当,并不占据任何优势。

    “吁!吁!”

    距离赵云的破军营五丈远,张绣便策马停下,并且让跟在身后的骑兵也停下来。他不知道情况,即使见到贾诩等人完好无伤,也没有受到约束,却仍旧是先入为主的认为眼前的骑兵抓住了几人,想也不想,便大喝道:“汝等何人?竟敢抓住李先生、贾先生。立刻放了他们,我便让你们平安离去,不予追究,若是抵抗,杀无赦。”

    贾诩和李儒听了后,噗嗤笑。

    这下,张绣懵了。

    若是李儒等位被抓,绝不可能笑。

    典韦骑在战马上,大声喝道:“小子,你大吼大叫有个屁用啊。那两个人是我家主公招揽的谋士,怎么可能和你起回去呢?赶紧滚,把你典大爷惹火了,你们个个都要留在这里,再也无法返回长安。”

    他声音很大,如同平地里声炸雷,吓了张绣大跳。张绣对典韦的印象很差,因为眼前的黑厮长得又丑,又嚣张,让人难以升起好感。

    他眉头皱起,喝道:“你家主公是谁?”

    典韦嘿嘿冷笑,说道:“我家主公是益州牧,你个小小的骑兵将领,还没有权利知道我家主公的名字,从哪儿来,打哪儿去。”

    王灿听后,顿时笑了。

    他并没有上去和张绣说他是王山,因为他参与攻打长安的事情不宜泄露出去,所以并没有出言解释。张绣听见典韦的话,愣了愣,益州牧王灿之名,他当然知道,尤其是西凉军更是知道这个名字,王灿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

    张绣深吸口气,说道:“不管如何,贾诩和李儒必须随我回长安。”

    贾诩和李儒,以及徐荣,都没有出去说话。

    他们已经投靠王灿,自然是王灿的人,不用出去解释什么。遇到张绣拦路,自有王灿去处理,不关他们什么事情。王灿走上前去,说道:“张绣,你只有百骑兵,并不占优势,回去吧,你是不可能带走和和优的。”

    张绣没见过王灿,眉头挑,脸上露出不耐的神色,问道:“你是谁?”

    王灿昂然而立,大声说道:“益州牧王灿!”

    张绣脸色顿时大变,喝道:“王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派兵劫持我西凉军的人。哼,你找死啊。”张绣盯着王灿,眼眸闪烁着疯狂的神色,杀死王灿,便能立下大功。

    张绣手虎头金枪举起,猛地大吼道:“儿郎们,随我杀,擒下王灿,回长安邀功去。”这时候,张绣便想着拿下王灿,去长安邀功。

    对于西凉军来说,王灿是最大的仇敌。

    所谓新仇加旧恨,王灿打得西凉军溃不成军,现在又拐跑李儒和贾诩,让张绣愤怒不已。同时,张绣也觉得王灿太自大了,竟然只带着百余骑兵就敢来长安,实在是太嚣张了,这趟,出来得值了。

    “杀!”

    张绣怒吼声,便策马冲上去。

    赵云静静地看着张绣,眼露出凝重之色。在王灿喊出张绣名字的时候,赵云眼便闪过丝诧色。他师承童渊,自然是知道张绣的,因为张绣是童渊的大弟子,眼见张绣冲过来,赵云微微叹了口气。

    师兄弟的第次见面,竟然是刀兵相向。

    虎头金枪对战龙胆亮银枪,师兄弟之间的单挑。

    赵云说道:“老典,你去解决其他的骑兵,张绣交给我。”他说话的时候,神色坚定,不容有丝抵抗。

    典韦听见赵云的话,本来想反驳下的,但是看见赵云坚定地表情,点点头,抽出背后的两柄铁戟朝其余的骑兵冲去。

    赵云喝道:“杀!”

    声令下,赵云身后的百破军营便起了冲锋。赵云双眸盯着张绣,双腿踢白龙驹的马腹,朝张绣冲去。

    ps:三更完成,收工。明日四章,把欠下的1章还清,嗯,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