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破长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咦,方向改变,消失了。≥  <.≤1ZW.”

    吕布感觉后背传来危险,立刻回过头,准备出招。然而,当他目光掠过后方的时候,却感觉人群那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陡然消失,好像是石沉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感觉就如同粒石子扔进湖里,仅仅是掀起了丝涟漪,没有其他影响。

    吕布站在原地,提着方天画戟,目光再次打量了周围圈,依旧没有任何现,反倒是个个不要命的狂徒挥舞着武器冲了上来。此时,容不得吕布有丁点思考的时间,他只能被迫迎敌,因为躲在暗的刺客还没有出现,他又不得不面对这些人。

    “去死!”

    吕布猛地大喝声,手方天画戟扑棱棱转,戟刃朝外,瞬间削出。

    冷光闪过,大戟在空留下道模糊地影子,旋即便听见噗噗的声音响起,锋利的戟刃割破了衣甲,破入血肉。大戟所过之处,血肉翻飞,几个冲向吕布的人都被杀得丢盔弃甲,抵挡不住吕布。

    这群想要攻破城门的人武艺不高,却胜在人多,胜在悍不畏死。

    个人被杀死后,便有另外的人补充上去。

    “嗡!”

    声轻微的震动响起,只见道黑色的人影突然从人群冲窜出来,直奔吕布。这名刺客轻灵多变,度非常快,如同是行走在月下的幽灵,无声无息,眨眼工夫就冲到吕布跟前。铁剑出鞘,寒光乍现,柄细长的铁剑探出,直刺吕布的胸口。

    剑芒吞吐,好似是毒蛇吐信。

    吕布心惊,眼露出惊讶的神情。

    好诡异!

    好凶猛!

    他还没有和躲在暗的刺客正面交手,却已经感受到了危险。这剑刺来,快若闪电,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到点,简直是杀了他个措手不及。吕布本能的收回长戟挡在身前,想要挡住刺来的长剑。

    “铛!”

    大戟劈在铁剑上,堪堪挡住了刺来的黑铁长剑。

    两人正面交手,吕布便注意到刺客的装扮。刺客身穿袭黑衣,身材略矮,用黑巾蒙着脸,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面貌。

    “滚开!”

    吕布挡住长剑的刹那间,猛地抡起方天画戟,奋起全力朝刺客杀去。可惜,刺客仅仅是个照面,再次退入人群。

    击不,远遁千里,这便是刺杀之道,是刺客使用长剑刺杀吕布的要领。

    刺客身形灵活,如同是水游鱼,下便消失了踪迹,让吕布无暇去搜寻刺客。不是吕布无法挡住刺杀他的人,而是吕布根本没有时间。刺客刚刚抽身退去,周围便有无数的亡命之徒冲了上来,将吕布淹没在人群。

    此时,吕布心愤怒无比。

    满腔的力量,无法宣泄出来,挥出去的方天画戟就好像是打在团空气上,让吕布心憋屈不已。

    若是正面交锋,吕布有十足的把握将刺客斩杀。

    可刺客极为狡猾,隐藏在暗不和他正面交锋,使得吕布不仅要面对周围的人冲上来的威胁,还要防备暗刺来的铁剑。

    面对这样的情况,吕布必须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他挥舞着方天画戟,杆大戟舞得密不透风。

    大戟破空,刺耳的锐啸声不断地响起,戟尖划破血肉,便有蓬蓬鲜血喷溅出来,洒落在地上。死伤的人越来越多,吕布却越战越勇,好像是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停地运转着,这让躲在暗的刺客都为之惊愕。

    人吕布,的确厉害。

    面对这样的局面,吕布逐渐的冷静下来。目前来说他的第要务的守住城门,至于能否杀死刺客并不重要,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可以。

    “将军,不好了,有人冲过去了。”

    声大吼,惊醒了吕布。

    他回头望去,只见几个人已经攻破士兵的防线,往城门口冲去。吕布见此,撒开脚丫子往后跑,他后退,便有无数的士兵填补上来,挡住正在冲锋的人。然而,随着吕布后撤,整个防线好似是决堤的大坝,下涌进了许多的人。

    吕布抽身回援,却觉得心阵悸动。

    道寒光突然闪现出来,黑衣刺客突然杀出,剑光直指吕布后背。

    “嗞啦!”

    吕布猝不及防之下,后背上的铠甲竟然被铁剑破开,剑光划过,铁剑在吕布的后背上留下了道伤口,猩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流淌出来,染红了后背的衣衫。吕布忍着痛,猛地侧身挥出方天画戟,可刺客击得手后,便立刻又躲入人群。

    面对刺客,若是没有人群掩护,吕布轻易的就能击败刺客,可惜冲上来的人太多,密密麻麻,让他无法摆脱。

    “将军,挡不住了,城门要被打开了。”

    又是声大喝传来,吕布听见后,神色无奈,只得继续朝城门口冲去,不管是后面的刺客如何刺杀,他都管不了了,城门才是最重要的,旦城门被攻破,将有无数的士兵冲进来,到时候城的士兵根本挡不住西凉军。

    “喝!”

    吕布声大喝,踏步冲向前去。

    他们快要打开城门的时候,吕布终于冲了上去,他挥舞方天画戟,将接近城门口的人快杀死。吕布背靠着城门,心松了口气,可千余豪绅大族组成的私兵已经冲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凶猛,已经无限的接近吕布。

    此时,他只能背水战。吕布环视着前方蠢蠢跃动的人,眼露出凝重之色,颗心也冷静下来。

    沉着应对,守住城门。

    这便是吕布目前要做的事情,必须要守住最重要的关卡。

    吕布和黑衣刺客之间,时不时便交手次。由于吕布被周围冲上来的人牵制着,根本无暇挡住突然杀出的铁剑,时间不长,身上已经多处挂彩。他面目狰狞,愤怒无比,却只能将心的怒火泄到冲上来的人身上。

    城门口的战况,非常的惨烈。

    城楼下,依旧在鏖战,双方陷入僵持,短时间难以击破吕布的防线。

    然而,城楼上的战争更加的惨烈。

    由于张辽鏖战了上午,身体本就疲惫不堪,继续征战下去,已经难以支持。再加上有张绣出战,以及王方和杨定派出的精锐士兵,更是给西凉军打了针强心剂,使得西凉军振奋不已,杀得城楼上的士兵节节败退。

    城楼上没有吕布抵挡,已经陷入危机当。

    越来越多的西凉军加入战斗,迫得张辽不断地后退。

    “撤!”

    张辽大吼声,提着九尺长刀,带着士兵往城楼下撤去。当他领兵来到城下的时候,吕布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张辽大吼道:“主公,城楼失守了,撤,快撤!”他的声音浑厚洪亮,却让吕布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城楼失守,吕布继续防守城门也失去了作用。

    他猛然窜出,挥舞着方天画戟朝张辽的方向冲去。吕布这次冲锋的时候,没有遇到刺客出手,轻易的便突破了重围,和张辽合拢在起。两人招呼声,聚拢周围的士兵,快朝皇城方向跑去。

    此时,从城冲出的人窝蜂的打开了城门内。

    人群,身穿黑衣的刺客取掉脸上的黑巾,露出张微胖的面颊。

    此人,赫然是史阿。他混在人群,并不是为了刺杀吕布,而是牵制住吕布,让吕布无法全力出手。城门打开,西凉军冲了进来,快的朝城冲去。城楼上也有士兵冲下来,往城冲去。

    大军合拢,朝皇宫的方向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