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破城之前的战斗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清晨,艳阳初升。≯≧  ≦.≦≤1≤Z≦W≤.﹤

    金灿灿的阳光洒落下来,照射在长安城的城墙上,把这座巍峨沧桑的古城点缀得宝相庄严,流露出股岁月沉淀下来的古韵。

    城楼上,个个熬夜守城的士兵歪歪斜斜的低着头站立。他们双手环胸,闭着眼睛,正沉浸在睡梦。这些熬夜守城的士兵是深夜换岗守城的,天亮之后,便等着另队士兵过来替换,他们才能回到营地休息。

    “踏!踏!……”

    城楼上,队身穿甲胄腰佩战刀的士兵大步行来。

    这队士兵精神抖擞的走来,正是前来换班的士兵。他们刚刚走上城楼,便惊醒了沉浸在睡梦的士兵,闭目休息的士兵看见换岗的士兵前来,布满血丝的眼睛陡然亮,精神突然抖擞起来,赶忙整理装束准备离开。

    若无意外,他们便可以下了城楼,回营地休息。然而,正当守夜的士兵准备离开的时候,城楼上突然响起声大吼:“敌袭,西凉军攻城了。”

    寂静的清晨,被这声呐喊彻底打破。

    刚准备下城楼去休息的士兵听了,猛地打了个激灵,睡意竟然下便没有了。他们转身后跑,立刻回到城楼上,协助刚刚换岗的士兵守城。

    “西凉军攻城了!”

    “西凉军攻城了!”

    ……

    个个士兵嘶声呐喊,传递着消息。

    片刻间,消息便传了出去,长安城的局势顿时紧张了起来。同时,城楼上也响起战鼓声,轰鸣的战鼓声不断地敲响。这是专门用来传递消息的,当战鼓敲响的时候,便说明有西凉军攻城。此时此刻,城楼上已经陷入慌乱和忙碌当。

    吕布直没有回府,都是住在城楼上。

    他听见战鼓声,快起床,穿好衣服和铠甲,提着方天画戟便冲出房间,往城楼上跑去。当他来到城楼上的时候,已经看见个个士兵努力地将檑木准备好,又架上大锅开始煮沸油水,同时也准备大石等防守的器械。

    张绣和吕布大战番,间隔了几天没有攻城,便给了城的士兵充足的时间准备防守的器械,所以现西凉军后,没用多长时间便准备好了守城的器械。

    城楼上,根根巨大的檑木堆在起。

    座座火堆快的点燃,要把大锅的油水煮沸。

    吕布深吸口气,疾步走到女墙旁边,伸手撑在城墙上,眺望前方空旷的大地。

    望着远处奔驰而来的西凉军,吕布猛地倒抽口凉气,只见排排士兵不断地奔跑着。士兵最前方,是群抬着云梯,抬着撞击城门的巨木的士兵,他们快的奔跑着,眼闪烁着兴奋地眼神,那眼神好像是狼看见了羊,垂涎欲滴。

    士兵后面,跟着樊稠、张济和李蒙等将领。其后,是西凉军的弓弩手。弓弩手后面,才是几万西凉军。

    吕布看着急促奔驰过来的大军,心暗道:“终于来了!”

    他知道西凉军不可能善罢甘休,所以直都留在城楼上,等着西凉军前来。虽然不知道西凉军为何隔了几天攻城,但并不影响吕布在城楼上耐心等待。他看着奔驰而来的西凉军,心冷笑两声,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西凉军大举攻城,他并不惧怕,他有信心,也有能力将西凉军赶下去。

    “轰隆隆!”

    阵阵闷响声传来,由远及近。

    五万余西凉军,快的接近长安城。

    樊稠骑着汗血马,看见大军距离长安城百步之内的时候,铿锵声拔出腰间的战刀,雪亮的战刀在朝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他怒吼道:“儿郎们,今日便是打破长安城,杀死吕布的时候,弓弩手准备,放!”

    声令下,早已经手持弓弩的士兵快停下来,取出弓箭安放在弓弩上,然后瞄准城楼,将弓箭往城楼上射去。

    “咻!”

    “咻!”

    ……

    支支弓箭快射出,黑压压的弓箭在空留下道道模糊的影子,裹挟着凄厉刺耳的锐啸声,朝城楼上射去。

    突如其来的弓箭打了城楼上的士兵个措手不及,他们还来不及准备盾牌抵挡,弓箭便已经射来。西凉军并不是使用长弓射箭,而是使用那种准头差,杀伤力却非常强横的弓弩,弓箭射出后度极快,眨眼间就射城楼上的士兵。

    “噗!噗!……”

    声声闷响传来,个个士兵被弓箭射。

    有的士兵被弓箭射额头,立刻便倒在了地上,动不动;有的士兵被射面颊或者是肩膀、大腿等,便倒在地上不停地嘶声吼叫,没有被弓箭射死的士兵相比于那些突然间被弓箭射死的士兵,他们还有挣扎嘶吼的权利。

    吕布没料到西凉军会以这种方式攻城,太令人惊讶了。

    历史上,秦国之所以能够横扫**,其个缘故就是大军攻城的时候,先使用弩箭压制敌方,好让士兵攻城,从而轻易的夺取城池。

    此时,樊稠便是使用这样的方式。

    他们没有投石机抛掷数百斤重的巨石攻城,也没有先进的武器,但是使用弓弩压制对方,让士兵攻城却是个不错的办法。在弓弩手不断射出弓箭的时候,抬着云梯和巨木的士兵快的朝城楼冲去。

    与此同时,五万西凉军也开始疯涌上去,准备攻城。

    城楼上,吕布躲在城墙内,大声吼道:“快,将盾牌搬出来,将盾牌搬出来。”

    因为上次被弓箭射击,城楼上便准备了足够的盾牌,防备弓箭射击。吕布命令下达后,不会儿便有士兵抬着面面盾牌出来。吕布低喝声,挥舞方天画戟,将射来的弓箭劈开,然后快的拿过面盾牌,挡在身前,吼道:“拿起盾牌,杀敌,杀敌!”

    弓弩手射击的时间不长,没过多久便停止了。

    因为大军攻城的时候,不能继续射击,否则弓箭射出去后,不仅会射杀敌人,也会射杀自己的士兵。

    城外,战鼓声隆隆响起,号角声高亢尖唳。

    不管是城内还是城外,都处于种紧张亢奋的状态。

    个个西凉兵涌上去的时候,张绣、杨定、王方等军将领却没有冲上去,而是任由麾下的几万西凉兵攻城。

    架架云梯搭在城墙上,个个士兵快的往上爬,往城楼上冲去。城楼下,士兵们抬着巨木不断地撞击着城门,只是那厚重古老的城门好像是巍峨的高山,屹立不动,任凭士兵如何撞击,依旧稳稳地挡住西凉兵,让西凉兵无法前进步。吕布站在城楼上,不断的指挥士兵抵挡西凉军。

    “快,抓紧时间,倒沸水,将煮沸的油水倒下去。”

    “用檑木,快抬起檑木往下砸,不用管这么多,给我往死里砸。”

    “用石块,用石块扔,把他们砸翻在地上。”

    ……

    吕布穿梭于城楼上,来回的大吼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数的西凉士兵爬上城楼,奋力厮杀。

    正因为如此,城外不断射出弓箭的弓弩手才不敢使用弓弩射击。此时,城楼上的战争已经陷入白热化,不管是西凉兵,还是负责驻守长安城的士兵,都杀红了眼,挥舞着手的战刀,不断地拼杀着。

    蓬蓬鲜血飞溅出来,洒落在地上,散着令人作呕的腥气。

    刀光闪烁,残肢断臂……

    怒吼声,大叫声,惨叫声……

    此时,城楼上已经成了人间炼狱,情况惨烈。吕布在城楼上不停地冲杀,他神情冷漠,双目如刀,手方天画戟挥出的时候,都会带走西凉兵的性命。锋利尖锐的戟尖挂着股刺耳的呼啸声,飞快的舞动。

    吕布所过之处,尸体横飞,鲜血飞溅。

    方天画戟逞威的时候,城楼上还有名青年挥舞着口九尺长刀,刀光闪烁,散着冷冽的光芒,冲上来的西凉兵被青年的长刀劈,不是重伤,便是被刀杀死。

    这名青年,便是张辽。

    他的力量或许不是很强,但是九尺长刀在他手好似是活了样,挥舞起来游刃有余,每刀劈出的时候,没有惊心动魄的气势,却好似是庖丁解牛,能够劈最关键的地方,这便是张辽厉害的地方。

    城楼上,波波的西凉军涌上去,想要占领城池。

    然而,又有波波的士兵从城内赶过来,抵挡西凉军。

    王灿和张绣并列而立,他望着城楼上如火如荼的战事,神色有些凝重。虽然有无数的西凉军奋不顾身爬上城墙,但度依旧太慢,依旧是供不应求,由于每个士兵冲上去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还要面临着城楼上士兵的砍杀,所以非常困难。

    战事从清晨持续到午,西凉军依旧没能占据优势。

    这其,最大的原因是张辽和吕布左右驻守在城楼上,让西凉军难以取得大的突破。除非有两员大将冲上去牵制张辽和吕布,或许还有希望。可惜张绣没有上战场,而其余的西凉军将领也都是如此,因此只能保持目前的局面。

    “铛!铛!……”

    城外,西凉军敲响铜锣,鸣金收兵。

    个个西凉兵听见后,如潮水般退去,不再继续厮杀。

    吕布和张辽见此,并没有追杀退回去的西凉兵。两人虽然武艺高强,可战斗了上午,两人都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体力有些不支。吕布还好些,能够拄着方天画戟缓缓行走,可张辽手的九尺长刀哐当声掉在地上,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吕布咧开嘴,嘿嘿笑,说道:“远,还能坚持不?”

    张辽郑重的点点头,脸上露出抹笑容。正当两人都露出笑容的时候,城却突然着火了,大火熊熊燃烧,滚滚浓烟直冲云霄。

    ps:三更之二,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