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准备攻城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朝堂上,王允和董承、伏完的争斗,以种戏剧性的结果收尾。 .

    伏完和董承心憋屈不已,因为两人都没来得及出招,便被小皇帝刘协的手段震慑住,让麾下的官员临阵退缩,不敢再说话。

    说到底,伏完和董承的派系都是朝的大小官员串联在起,只有官位,没有掌握兵权。归根究底,这样的团体也就是朋党而已,最多只能站出来吆喝两声,用舆论压力压制对手,借此让皇帝惩处王允。

    小皇帝刘协用雷霆手段罢黜周馥和陈奂,伏完和董承便傻眼了,只能当缩头乌龟。

    眼看着周馥和陈奂被拉出去,心非常痛苦,却只能坐视不理。

    刘协凛冽的目光在百官身上逡巡圈,颇具气势。他虽然年岁不大,却经历了许多事情,可以说是饱经磨难。刘协长期身居高位,身上也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令武百官纷纷低下头,不敢直视。

    他大袖挥,回到坐榻上,双手虚抬,说道:“王卿,起来吧,朕还要靠你稳定朝政,击败西凉军,若是你被贬为庶民,谁来帮朕梳理朝政啊!”说话的时候,刘协瞥了眼董承和伏完,嘴角勾起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两人见此,心咯噔下。

    王允站起身,眼眶微红,声音有些哽咽,颤声说道:“皇上圣明,老臣叩谢皇上隆恩!”此时此刻,王允心对小皇帝刘协是感恩戴德,欣喜无比。

    他感激皇帝如此信任他,欣喜的是小皇帝手段老辣,让他觉得刘协是个英明之主,可造之材,将来肯定能重振朝纲,兴复汉室。只要他和吕布击溃西凉军,长安城便可以休养生息,逐渐恢复朝廷的威严。

    这刻,王允好似是看到了未来的曙光,心充满干劲儿。

    ……

    英雄楼,董承和伏完联袂来拜会史阿。

    后院,大厅。

    宾主落座,史阿面带微笑,抱拳说道:“董将军、伏大人,今日朝堂之事,阿也听说了,知道周大人和陈大人被贬官罢爵,成为庶民。诶,周大人和陈大人遭此不幸,史阿心愧疚不已,若非史阿劝说,便不会有今日的局面。”

    说到这里,史阿站起身朝董承和伏完鞠躬行了礼,表示歉意。

    两人相视望,眉头微微蹙起。

    伏完摇头说道:“此事不怪你,只怪我们低估了王允在皇上心的地位。”

    董承也点头说道:“想不到王允竟然如此得到皇上的重视,那王允手段刚强,性格刚直,根本不懂治国的手段,所以才会有今日西凉军攻打长安的局面。都已经出现这样的局面了,皇上还偏袒王允,着实令我们难以预料。有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皇上执意偏袒王允,我们便无法扳倒王允了。”

    其实,若非刘贤曾经劝说刘协,刘协肯定被陈奂和周馥说动。

    可惜的是,刘贤教导刘协,让他定要和王允打好关系,才能让王允死心塌地的效忠。正因为如此,小皇帝按照刘贤的话做了,让王允归心。或许,刘协让王允死去,估计王允那个老顽固都会抹脖子自杀。

    史阿看向伏完和董承,问道:“两位大人联袂来访,有何要事?”

    董承和伏完都是大忙人,肯定有事情,才会主动来英雄楼。因此,史阿直接询问,没有和两人绕圈子。

    伏完神色严肃,沉声说道:“今日前来,是想询问史剑师,是否能联系上西凉军的主将樊稠、李蒙和张济三人。我和董将军虽然没有被责罚,却也失去了皇上的信任。故此,我们才想私下里和樊稠、张济和李蒙接触,解决西凉军的问题。”

    董承也是望着史阿,目光灼灼,期待着史阿的回答。

    史阿闻言,心不停的转动。

    他仔细的盘算番,旋即摇摇头,说道:“回禀两位大人,自从董卓被杀后,英雄楼和西凉军的联系便断了。因为樊稠、张济和李蒙都是领兵在外的大将,英雄楼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几人,原本接触的牛辅、段煨、徐荣等人不是被杀,就是被俘。所以无法联系上樊稠等人。”

    这番话,也是史阿经过仔细分析的。

    他若是说从来没有和西凉军联系,不可能让董承和伏完相信。因为董卓裹挟着小皇帝迁都长安的时候,英雄楼都已经在长安扎根了。诺大的英雄楼,能够屹立长安不倒,和董卓麾下的将领有联系,否则不可能不受到西凉军的影响。

    旦史阿回绝,肯定遭到两人的怀疑。

    史阿先是主动承认和西凉军的联系,却又用徐荣、段煨等人来否定说没有和樊稠等人联系过,这样的回答让董承和伏完也挑不出错。

    董承听后,叹口气说道:“诶,如此来,便无法招降西凉军了。”

    伏完也是叹息声,脸上露出落寞的神情。

    史阿见此,心并没有失望,因为他要的结果并不是西凉军被招安,变成群小白羊,而是让西凉军攻破长安,才会有精彩的局面。况且史阿让董承和伏完弹劾王允,是为了将王允掀翻,是存了搅乱朝纲的心思,并没有打算招降西凉军。

    西凉军,桀骜不驯,已经兵临城下,也不可能被招安继续做小喽啰。

    伏完和董承见史阿风不动,滴水不漏,相视眼,便起身告辞。

    史阿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连连冷笑。这两人前来,肯定是为了试探他,才故意起前来英雄楼,否则两人不可能碰到起。董承和伏完回到马车上,董承问道:“伏大人,史阿咬定和西凉军没有关联,该怎么办?”

    伏完脸无奈,说道:“没有足够的证据,便无法拿下史阿,此事就此作罢。”

    两人来试探史阿,是想要修复和皇帝的关系。因为陈奂和周馥弹劾王允的事情,使得董承和伏完被动不已,还被小皇帝猜疑。因此,两人迫切需要抓个西凉军的奸细,用来邀功请赏,从而消弭和皇帝的隔阂。

    可惜,史阿滴水不漏,让两人无法取得进展。

    英雄楼,后院,史阿喊道:“来人!”

    片刻之后,侍从进入大厅,恭敬地站在史阿身前。史阿眸光冷厉,吩咐道:“立刻派人邀请被王允强行征召私兵部曲的家族来英雄楼,共商大事。”

    “诺!”

    侍从回答声,便转身离开。

    ……

    西凉军,营地。

    由于在等待消息,这两日便没有攻城,营地的士兵都比较清闲,也没有遇到袭击。两天的休整时间,是让西凉兵养足了精神。

    李儒营帐,贾诩、徐荣和王灿等人相对而坐。

    李儒让亲信把守好营帐,然而说道:“主公,休整了两日,城的准备也该差不多了。现如今,西凉军必须给长安城增加压力,迫使长安城的防守紧张起来。否则长此下去,士气逐渐的下降,想要攻打长安城就不容易了。不过,在此之前,必须要留有后路,驻守在汉的士兵可曾出?”

    王灿说道:“优放心,已经有消息传回来说赵云和典韦领兵出,正赶往长安而来,他们率领的是小股骑兵,灵活机动,只要我们离开长安,便会有人来接应的。”

    李儒闻言,他起身道:“既然如此,儒立刻请樊稠兵,攻打长安。”

    贾诩伸手制止,说道:“慢!”

    李儒停下来,问道:“和,有什么事情?”

    贾诩思虑片刻,沉声说道:“优,你上次谏言樊稠撤下酒水,触了樊稠的霉头,为樊稠所不喜。虽然樊稠表面上还信任你,可对你已经是有了丝芥蒂。这时候,我去劝说樊稠最为合适,你留在营吧。”

    李儒听后,眼露出丝感激,由贾诩去劝说,再好不过了。

    贾诩朝王灿揖了礼,便转身离开。

    不多时,贾诩来到樊稠的营帐。般来说,贾诩是个闷葫芦,很少主动出谋划策,也很少去拜见樊稠、张济和李蒙等人,都在营帐做事情。樊稠突然得知贾诩来访,心非常惊讶,赶忙起身迎接,笑问道:“贾先生,有什么事情么?”

    贾诩拱了拱手,撩起衣袍坐下。

    他抱拳说道:“樊将军,李儒说等候城的信号,可已经过了两日,城都还没有动静,令人生疑啊!若是长此下去,军心肯定受到影响。再加上西凉军共有五万余人,再有杨定和王方的大军,每日消耗的钱粮不计其数,还是早些攻城为妙。”

    顿了顿,贾诩又说道:“早点攻城,好处有二。其是趁着士气旺盛,鼓作气攻打城池,能够收到奇效;其二是大军连续不断地攻城,能让城的士兵和百姓更加惶恐紧张,使得长安城更加混乱,也方便造反的人赶紧行动。”

    樊稠闻言,拍脑门儿,说道:“先生说得有理,李儒险些误我大事。”

    所谓无第,武无第二。

    樊稠见贾诩和李儒时常针锋相对,便没有藏匿心的话,直接把对于李儒的不满说了出来。他抱拳说道:“先生且回去,我这就召集军将领,准备攻打长安城。”

    这时候,樊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攻城了。

    有‘王山’和张绣,足以压制吕布,他不惧吕布,便可以放心大胆的攻城。

    ps:三更之,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