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刘协的霸道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伏完番话,是怀疑史阿的动机。> ≯≯ <.≤≦1<ZW.

    毕竟,史阿在伏完、董承等人面前表露出来的才华非常平凡,最多是有着商人的市侩圆滑,并没有展示出自身的才能。

    所以,伏完才会如此怀疑。

    史阿听了后,心突。

    刚才的番话,的确是他自己想出来的。然而,史阿长袖善舞,在伏完等人面前直藏拙,没有表露出惊人的才华,所以才令人惊讶。

    史阿心思不停地转动,拱手说道:“伏大人,这并不是史阿自己想出的办法,而是集思广益,让投靠英雄楼的谋士想出来的办法。”他灵机动,将事情推到谋士的头上,诺大的英雄楼,势力颇大,肯定会有出谋划策的人,史阿说是英雄楼的谋士想出来的办法,却也合情合理,让伏完难以反驳。

    伏完听后,面露沉思之色。

    这时候,董承给了伏完个台阶下,接着说道:“好了,我们就不要纠缠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大家聚在起,仔细的考虑该如何应对目前的局面?”

    昭信将军吴子兰拱手说道:“董将军说得在理,还是做正事吧。如今王司徒专政,又有吕布作为爪牙,威慑百官,让百官难以自有说话。吕布掌握兵权,并且武艺高强,难以对付,我们就先把王司徒罢黜掉,然后稳住吕布,再招降西凉军,便可以稳定局势。”

    长水校尉种辑笑道:“我们出面稳定局势,解决西凉军,这可是大功件啊!”

    侍郎王子服点头说道:“治国之道,如烹小鲜,当刚柔并济,恩威并施。王司徒刚直不阿,已经是走了极端。我们联名罢黜王司徒,统摄朝政后当以雷霆手段震慑宵小,又以温和手段拉拢志同道合的人,如此才是长久之道。若大汉再兴,汉室江山代代相传,我辈之人,当永载史册,青史留名。”

    几个人,脸上都露出兴奋的神情。

    不仅是董承,连沉稳如伏完这样的人都是露出憧憬的眼神。那模样,好像是看到了青史留名的幕。史阿坐在主位上,看着大厅的官员,眼眸戏谑的神情闪而逝,谁没有注意到史阿脸上的表情。

    他看着伏完等人,心冷笑连连。

    这些人连事情都还没有做,便开始憧憬着未来,哪有什么前途可言?

    史阿心叹息,眼前的几个官员都是大汉朝的支柱,栋梁之才。可这些栋梁之才都是重虚名,而不务实。他们先考虑的不是稳定局势,不是顺利的招降西凉军,而是憧憬着以后位列三公,名留青史的事情。

    若是让他们成就大事,简直是笑话,不过,这样也好,朝廷才会更乱。

    敲定了王允的事情,伏完等人又说了些话,便起身告辞。史阿将伏完等人送出后,便返回后院。不管如何,他已经成功的说动伏完等人,完成了任务。伏完等人出了英雄楼,各自登上自己的马车,准备返回府邸

    此时,伏完却派家丁叫住董承,让董承上了他的马车。

    马车路疾驰,快驶出英雄楼。

    马车,董承问道:“伏侍,有什么事情么?”

    伏完点点头,说道:“关于王允的事情,刚刚在英雄楼都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详细说明。现在无人打扰,我们详细的谋划番,看看该如何掀翻王允,掌握朝政。”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说到:“我们和王允政见不合,但王允的为人我还是佩服的,所以仔细的谋划番,该如何对待他。”

    董承想了想,说道:“伏侍,你真相信史阿的话?”

    “史阿?”伏完冷笑两声,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说道:“他的话我从来不相信,而且我怀疑史阿和西凉军有联系,是西凉军派来的说客。”

    董承面露不解之色,说道:“既然如此,你还听从他的建议?”

    伏完嘿嘿冷笑,说道:“不管史阿的话是否可靠?或者是他是否和西凉军有关系?这些事情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掀翻王允,按照我们的理念去治理大汉,然后兴复汉室,立下万世基业,成就千古贤名。”

    “好,说得好!”董承连连称赞。

    两人脑袋凑在起,仔细的商量着具体的细节。马车到了侍府邸的时候,伏完下了马车,而马车又载着董承往董府行去。

    ……

    次日早,皇宫正殿。

    刘协身穿黑色的龙袍衮服,头戴平天冠,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他目光掠过武百官,稚嫩的面庞上露出坚毅的神情。这时候的刘协,尚未成年,若是没有人教导,便很可能蹶不振,而有着刘贤从旁鼓励和教导,刘协颇为贤明君主的风范。

    大殿,左侧位站着王允,右侧位是刘贤。

    其下,依次是伏完、董承、种辑等朝廷的武百官。

    刘协神色凝重,目光看向王允,问道:“王卿,西凉兵已经抵达城外,又依靠卑鄙手段暗算吕布,使得吕布无法全力出手,卿可有御敌之策?”

    王允闻言,面色苦。

    西凉军嚣张无比,他哪有什么御敌之策,如今也只能据城死守。然而,这样的想法王允却又不能说出来,只能憋在心。

    蓦地,王允突然想到个注意。

    他拱手说道:“皇上,臣已经准备派人联系益州牧王灿,让他从益州兵赶来长安,除掉长安的危险。王灿忠心耿耿,曾豪言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有此可见,此人忧国忧民,是大汉重臣,只要我们据守长安,便能等到援军来临。”

    王允说完后,顿时松了口气。但是他并没有打算请王灿来救援,因为他觉得王灿和诸侯样,不值得相信,说出这番话,不过是为了搪塞刘协,将此事遮掩过去。

    “啪!啪!”

    刘贤闻言,拍掌称赞道:“王司徒做得好,正该如此。”

    刘贤年纪大了,忘性大,再加上又被无数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便忘记了王灿,否则早就派人通知王灿,让王灿领兵来援,王允说出请王灿兵,正刘贤下怀。对于王灿,刘贤还是比较有好感的,所以他认为王允请王灿出兵是招妙棋。

    伏完看着刘贤和王允唱和,颗心沉了下去。

    他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而董承见此,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顿时,名官员走了出来,拱手道:“启禀皇上,微臣有事起奏。”这名官员名叫陈奂,是属于董承系的官员,他看见董承点头后,立刻站了出来。

    刘协沉声道:“陈爱卿,你有何事?”

    陈奂目光看向王允,神情冷漠,旋即朗声说道:“王司徒说请益州牧王灿领兵赶来长安救援,先不说王灿是否愿意出兵?若斯王灿又是下个董卓,该怎么办?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王灿是否忠心,尚未可知。若是轻易招募诸侯前来长安救援,恐怕不妥当。”

    刘协问道:“爱卿可有办法解决西凉军?”

    陈奂拱手道:“微臣有法,可解西凉军的威胁。”

    刘协急忙问道:“什么办法,快快道来。”

    陈奂嘴角上扬,大声道:“西凉军骑兵攻击长安,是因为王司徒朝令夕改,要惩罚西凉军,是以激起了众怒。想要平息西凉军的怒火,唯的办法便是罢黜王司徒的官职,将王司徒贬黜为庶民,以此平息西凉军的怒火。与此同时,派出使者前往西凉军安抚樊稠等人,将西凉军收为己用,便可以解除西凉军的威胁。”

    席话,让大厅官员都变了脸色。

    王允目光如电,直接盯着陈奂。他忠心为国,费心费力,却被朝大臣攻讦,让王允非常的愤怒。不仅王允变了脸色,连刘协和刘贤也都是脸色大变。

    此时,又有名大臣站出来,拱手道:“皇上,臣有事起奏!”

    说话的人名叫周馥,是朝的名御史,负责监察百。

    因为武夫当国,御史便成了摆设,没有作用,成为闲官。周馥官职不大,属于伏完系。董承麾下的人出来后,伏完麾下的人也跟着站出来凑热闹。这下,朝顿时热闹了起来,大殿,官员们窃窃私语,都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此时,内忧外患,朝竟然起了内讧(hong)。

    尤其是王允,他直都在处理朝政,心想要稳定朝百官浮动的心,却不想竟然有人窜出来挑事。陈奂和周馥官职不大,说的话无关紧要,可两人代表的人却很重要,个是大司徒伏湛的七世孙伏完,另个是董太后的内侄董承,都是朝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下,朝顿时热闹了起来。

    刘协脸色阴沉,问道:“卿有何事?”

    周馥朗声道:“臣同意陈大人的话,请求皇上罢黜王司徒,贬为庶民,借此机会平息西凉军的众怒,消弭和西凉军的隔阂,将西凉军收为己用。”

    “呼!呼!”

    刘协稚嫩的面颊涨红,气得鼻息咻咻。他年纪不大,都能够看出西凉军狼子野心,让他们偏居隅还可以,若是让西凉军进入长安,这不是开门揖盗么?刘协目光看向王允,想看王允怎么处理?

    哪知道,这看不打紧,却见王允昂然站出来,撩起衣袍扑通声跪在地上,拱手道:“皇上,微臣有罪,若真能解决西凉军的祸事,臣愿意去官除爵,成为庶民。”

    这句话,表面上是请罪,却是以退为进。

    刘协听了后,眉头微微蹙起,脸色非常难看。

    他目光转向刘贤,却见刘贤微微摇了摇头,然后目光转向站在大殿的陈奂和周馥,侧着身体,隐秘的伸出手掌做了个往下压的动作。很显然,刘贤是希望刘协把周馥和陈奂压下去,除去王允心的怒气。

    刘协看见后,心思动,有了处理的办法。他站起身缓步走到王允面前,伸手托起王允,说道:“卿劳苦功高,朕岂能责罚。”

    他目光转,喝道:“来人啊!”

    声令下,便有四名甲士跑进来,抱拳道:“皇上,有何吩咐?”

    刘协伸手指着陈奂和周馥,喝道:“这两人勾结西凉军,居心不良,其罪当诛。念在对朝廷有功的份儿上,罢官除爵,贬为庶民,永不录用。”

    “嘭!嘭!”

    周馥和陈奂听后,下摔倒在地上。

    两人看向伏完和董承,却见两个主事人都不约而同的避开去,不敢正视他们的目光。显然是刘协的手段太狠,直接吓到了两人,让两人想要求情的心思都没有了,只能干看着周馥和陈奂被进来的甲士拖出去。

    再者,两人没有兵权,只有名望,便无能为力。

    董承和伏完,都是面色苦。

    他们才刚刚拔出刀子,还没有捅人呢?更重要的是种辑、王子服等关键人物都还没有登场,就被皇帝给镇压了。这番雷霆手段让种辑等人望而却步,心和王允掰腕子的想法消失得干干净净,只能低着头做人,再也不敢去触碰王允的霉头。

    朝廷官员明白皇帝支持王允,其地位无人能撼动。

    王允听了后,感动无比。

    他刚刚被小皇帝扶起来,现在却又扑通声跪下来,俯伏在地上,哽咽道:“皇上隆恩浩荡,老臣感激涕零,虽死犹难报皇上之恩。请皇上放心,老臣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平定西凉军,除掉朝廷的大患。”

    刘协点点头,露出抹笑容。

    用两个无足轻重的官员换取王允的感激,足矣!

    他回头看向刘贤,见刘贤面带微笑,眼露出欢喜的眼神。很显然,刘贤对于刘协的做法,是非常支持的。

    ps:三更完成,求收藏、鲜花。上个月需要加更11章,已经加更1o章,还欠下1章,小东会尽快还清。嗯,今日更新到这里,没有了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