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密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李肃被张绣杀死,吕布也被张绣好名弓箭手联手战退,在城掀起了滔天巨浪。> ≯≯ <.≤≦1<ZW.

    时间,长安城内人心惶惶,军心动荡,百官震动。

    作为这件事情的主导者,王允忙得焦头烂额,奔走于各方,想要尽快稳住局面。吕布掌管着长安城的兵权,知道若是长安城被攻破,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故此积极布防,准备固守长安,和西凉军打防守战。

    夜色渐浓,城楼上已经点燃了火把。

    “噼啪!噼啪!”

    火把噼啪燃烧个不停,驱散了黑暗。

    吕布身穿甲胄,腰悬战刀,手持方天画戟,在城楼上来回巡逻,他身后跟着名二十出头,身高尺的青年将领。

    这名将领长得是面如紫玉,目若朗星,双剑眉直插云鬓,乌黑透亮的眸子透出股灵动。他身穿黑色铠甲,头戴铁盔,手提口九尺长刀,缓缓跟在吕布身后。见吕布直没有说话,说道:“主公,我们坐守长安太被动了,不如主动出击,夜袭西凉军大营,这样或许有击溃西凉军的机会。”

    吕布闻言,摇摇头,说道:“远,若是只有樊稠、张济和李蒙这等无知武夫,夜袭军营倒也不错,足以取得胜利。然而,西凉军有李儒坐镇,这可是个非常棘手的人物,我们夜袭军营的小伎俩他岂会没有防备,到时候说不定还了埋伏,行不通用的。”

    远,张辽的字。

    这名青年将领,便是张辽,张远。

    由于王灿的到来,使得吕布麾下的曹性、魏续、郝萌等将领全部被杀死,而高顺又投降了王灿,使得吕布麾下有兵无将,没有能够支撑大局的将领。吕布收拢西凉兵,便把张辽收为己用,由于张辽才华出众,很快就得到重用,再加上吕布麾下没有将领可用,张辽便非常受吕布器重。

    所谓世事难料,若非王灿杀了吕布麾下的将领,张辽肯定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受到吕布的重用。

    张辽猛地向前疾走两步,距离吕布只隔点距离,他拱手道:“主公,我们……”

    话未说完,就被吕布打断了。

    由于张绣和王灿的牵制,吕布知道无法再战。不过这并不影响吕布,他沉声说道:“长安城池坚固,西凉军不过五万余人,想要攻破长安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我们只需要固守长安,时间长了,城外的西凉军便不战而退,何要去夜袭呢?好了,此时不必再议,好好派兵驻防吧。”

    顿了顿,吕布又说道:“李儒想要策反士兵,可是本侯守住城门,便没有人能够打开城门。哼,只要本将在长安城天,西凉军就踏进长安城步。”

    张辽见吕布固执己见,微微叹口气,眼闪过担忧的神情。

    没有永远不落山的太阳,也没有永远无法攻破的城池。吕布很厉害,却无法长久的守住城门,毕竟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短时间内,或许西凉军无法取得突破,但没有人能保证西凉军直失败。

    ……

    英雄楼,后院。

    入夜后,大厅灯火通明。

    这里是史阿商议大事和会见客人的地方。此时,史阿盘腿而坐,大厅还站着四五个侍从。史阿环视了众人眼,吩咐道:“刘福,你持我的名刺去侍伏完府上拜见伏完,请他来英雄楼,就说我有要事和他商议。”

    “诺!”

    名侍从走了出来,抱拳回到声。

    史阿点点头,又吩咐道:“柳三,你去安集将军董承府上拜见董承,请他来英雄楼商议事情。”

    柳三抱拳回答声,应答下来。

    除去伏完和董承,史阿还让人请了长水校尉种辑、昭信将军吴子兰,侍郎王子服,这些官员都是朝廷的重臣,都被史阿请来。

    因为史阿长袖善舞,才能和这些官员有联系,能够请到这些人。

    伏完、董承等朝重臣在王允还没有掌控朝政的时候,都是王允的好友,经常来往。可是随着王允掌控朝政,为人倨傲自大,这些人对王允都有了意见,渐渐的脱离王允,逐渐的形成朝廷的另股势力,和王允对抗。

    这便是朝争,有人的地方,便有争斗。虽然大事上无法影响王允的决议,伏完、董承等人却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

    史阿命令下达后,所有的侍从都离开英雄楼,去通知所有官员。

    大厅,只剩下史阿人。

    他抬头望向大厅外漆黑的夜色,脸上露出抹沉思。

    李儒离开长安后,他完全是按照李儒的计划在做事情。现在西凉军兵临城下,已经成功的让长安城动荡起来,而朝廷的局势也开始不稳定,不利于王允。所以,史阿也开始行动起来,为李儒造势。

    朝堂争斗,从来没有停止过。

    现在王允露出丁点破绽,便会有人攻讦王允,想要将王允掀翻落马。西凉军攻城,便是他们的个大好机会。

    王允性格刚直,在处理西凉军的事情上,显得不够重视,太过草率,所以才酿成了今日之祸。这也是董承、伏完等朝廷重臣能够翻身的机会,只要能把王允掀翻下去,他们就有了可趁之机,能够成为朝举足轻重的人物。

    半个时辰后,董承乘车来到英雄楼。

    史阿听见脚步传来,赶忙起身前去迎接。

    董承年纪三十许,正值壮年,清癯高瘦,浓眉大眼,颌下三缕短须,既有着人的儒雅气质,又有着武将的剽悍骁勇。他本是牛辅麾下的将领,属于董卓系,由于是董太后的亲侄子,便没有遭到牵连,反而是入朝为官。

    只是,只是董承官拜安集将军,手的兵权却被削了,成为有名无实的将领。

    史阿赶忙迎了上去,拱手道:“阿拜见董将军!”

    董卓抱拳回了礼,笑说道:“史剑师,你深夜请我来英雄楼,有何要事?”他声音洪亮,气十足,爽朗大气。

    史阿摆手示意董承坐下,然后说道:“深夜请董将军前来,冒昧打扰之处,请董将军谅解……诶,如今李肃被杀,吕布被张绣战退,长安局势危急,史阿也是迫不得已,才找董将军商议大事啊。董将军是太后内侄,家学渊源,必定能指点二。”

    董承听见史阿的话,眉头挑。

    这个话题,可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啊!

    他今日已经听说宫内许多议论此事的宦官和宫女都被杖杀了,而且王允也杖杀了司徒府上的几个侍从,将事情压了下去。

    如今史阿找他来,这不是将他放在火堆上烤么?

    董承刚要准备拒绝,就听史阿说道:“除了董将军之外,史阿还邀请了侍伏完,侍郎王子服、长水校尉种辑、昭信将军吴子兰。诸位大人聚在起,也好商议下如何才能尽快的稳定局面,以免被战乱波及。”

    董卓听了后,便没有说话了。

    所谓罚不责众,人多了,自然就好办事了。

    不多时,侍郎王子服、长水校尉种辑、昭信将军吴子兰也赶到大厅。三人朝史阿、董承见礼后,都在大厅坐下,剩下的人便是侍伏完。

    三人都是疑惑史阿深夜请他们,不明所以。

    等问清楚后,都在考虑着该如何应对西凉军的事情?

    “踏!踏!”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个年人走了进来。年人黑如墨,额头宽大,目若朗星,鼻梁挺拔,嘴唇细薄,颌下有着副美髯。他身穿黑色的博领大衫,大步走来,衣袂飘飘,沉稳而气势不凡。这人便是侍伏完,他是大司徒伏湛的七世孙,袭爵‘不其侯’。

    伏完家学渊源,是当朝极有名望的官员。

    他走进大厅的时候,厅坐下的几人纷纷起身见礼。伏完笑着拱手朝众人回了礼,然后在左侧的位上坐下。

    他拱手问道:“史剑师,你将我找来,有何要事?”

    史阿简明扼要的说道:“为长安之事!”

    伏完闻言,眉头挑,脸上露出恼色,他沉声说道:“史剑师,朝堂之事,不是你可以插手的。你请我们来,私下里说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倒也无关紧要。但涉及朝堂政事,这已经是不合礼法,你想做什么?莫非想我等造反么?”

    伏完声色俱厉,大声呵斥。

    他听史阿的话,便知道是为了西凉军的事情,故此直接翻脸。

    史阿混迹长安多年,对朝官员的性格非常了解,知道这是伏完试探的做法。

    他神色严肃,拱手说道:“伏大人说笑了,史阿虽然是介武夫,却也知道忠君报国四个字。如今长安混乱,局势危急,所以请诸位大人来商议大事。而且,史阿也知道王司徒忠心为国,是朝廷的忠臣。然而,忠臣和能臣却有差别,王司徒性格刚直,容不得有半点沙子,是以才会有今日之乱。”

    伏完喝斥史阿,便是说史阿想要杀死王允。可是,史阿点名了王允忠心为国,是朝廷的忠臣,不能杀,便肯定不会造反了。

    句话,便消弭了凝重的气氛。

    董承点点头,问道:“史阿,你请我们前来,肯定已有计较。说说你的想法,若是可行,倒也可以计划番。”

    伏完端坐着,神色严肃,眼却闪过抹亮光。

    涉及国家大事,伏完当然能分清楚轻重。

    或许王允做事情不够谨慎,但是却是终于汉室的,绝不可能杀死。若是杀死王允,杀死吕布,这样的事情伏完和在座的几人不可能答应。当他听见史阿的话之后,便没有了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反而是身子微微前倾,等着史阿说话。

    史阿拱手道:“西凉军势大,难以抵挡,故此只有罢黜王司徒,削掉王司徒的权柄,用以安抚西凉军,同时派人招降西凉军,或许还能平息征战。”

    伏完眼闪过抹精光,突然问道:“史剑师,你的办法倒也不错,用王司徒的官爵去平息西凉军的怒火,很好,很不错!可是,你怎么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呢?莫非是早有预谋,或者是西凉军的说客?”

    句话,又把气氛弄得凝重起来。

    ps:三更之二,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