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孺子可教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樊稠听了李儒的话,立刻派人撤下端上来的酒水,笑眯眯的说道:“李先生言之有理,大军兵临城下,正是攻打长安的关键时刻,不能有丝毫的疏忽,营也必须要有人把守……诶,本将是想着击败王允和吕布,值得庆贺番,却不想有些得意忘形了,请先生谅解。≯> ≧ ≤.<<1≤Z≤W<.≦≦”

    樊稠先是检讨番,旋即又给自己开脱。

    这样的做法,多少让众人有些不屑。

    樊稠丝毫未觉,望着走上来搬走酒水的士兵,沉声说道:“李先生,今日伯明大展神威,杀死李肃,并且战退吕布,同时又成功的将所有劝降的弓箭射入城,招降城的士兵和百姓。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攻打长安,入长安城。”

    其实,樊稠心恼怒李儒不给他面子,还是做出礼贤下士的模样。

    李儒眼睛非常利索,善于察言观色。

    樊稠虽然没有表露心的想法,可李儒却看在眼。

    樊稠这种人的性格,就好像是越王勾践,只能共患难,不可同富贵。没有成事的时候,任何事情都可以压下,旦樊稠得志后,李儒很可能就是樊稠砧板上的鱼肉,任由樊稠宰割。不过李儒已经是王灿的下属,攻下长安后便会伺机离开,所以并不担心以后的事情。

    李儒想了想,说道:“樊将军,儒早已经说过,城有英雄楼史阿安排,会有内应接应。如今大战起,李肃被杀死,吕布被打败,城人心惶惶,军心不稳,会有人打开城门,迎接将军入城,望将军耐心等待。”

    张济闻言,立刻问道:“李先生,我们总不能直守着城门,总得有信号通知。况且,我们总不可能直等着城的信号,那样太被动了。”

    李儒笑说道:“张将军不用担心,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城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到时候,城燃起大火,我们便可以屯兵城外,攻打城池,和城起兵的人里应外合!”

    李蒙接着说道:“李先生神机妙算,蒙佩服!”

    李儒笑了笑,并未说话。

    李蒙是否真的是佩服,他无从可知。

    张绣脸色有些苍白,感激的望着王灿,说道:“王山,今日若非你使用弓箭牵制吕布,让吕布无法全力出手,我已经是吕布的戟下亡魂,大恩不言谢,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来,不管是加官进爵,亦或是美婢、钱财,只要是绣能够办到的,定满足你的要求。”

    这下,所有的目光又聚焦到王灿身上。

    樊稠直都想将王灿收为己用,现在被张绣领先,立刻说道:“王山,这战,你功不可没,是我西凉军的功臣,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正如伯明说的那样,加官进爵,美婢钱财,都任你挑选。”

    李蒙和张济也跟着点点头,连声称是。

    王方和杨定看见樊稠几人竞相拉拢王山,却没有说话。

    两人对王灿还是比较眼馋的,却碍于樊稠等人的面子,不能说话。因为他们是外来人,旦拉拢王灿,势必要惹怒樊稠等人,若是关系破裂,他们可就是得不偿失了。对于王方和杨定来说,其他的都不重要。

    进入长安,享受荣华富贵,才是最重要的。

    王灿环视了众人眼,见樊稠、张济、李蒙、张绣都是目光灼灼,心好笑。若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会是怎么样的幅画面呢?

    王灿思虑番,说道:“多谢几位将军美意,山虽然不属于西凉军,却是英雄楼的人。英雄楼和西凉军互为盟友,休戚与共。因此,山出手帮助小张将军义不容辞,也是在帮助英雄楼。几位将军好意,山心领了,多谢几位将军。”

    几人闻言,都叹口气,却又松了口气。

    只要王山没有归顺谁,便直保持着个微妙的平衡。

    只是,三人现在还能保持平衡,旦拿下长安城,掌握朝廷权柄后,便要涉及权利争斗,这平衡立刻就会被破去。

    ……

    长安城,司徒府。

    由于西凉军射入大量的弓箭,招降的消息快在城流传。

    “听说了吧,西凉军已经快要破城而入了。”

    “吕布战力无双,掌方天画戟,胯下赤兔马,这样的绝世凶人都已经被张绣打败,普天之下,还有谁能挡住西凉军啊。”

    “就是,就是,我还听说西凉军有个弓箭手,非常厉害。”

    “岂止是厉害,简直是太威猛霸道了,竟然连吕布都被弓箭手迫得连连后退。天下间,能用弓箭破退吕布的人个巴掌都数得过来,这样的人在西凉军里面,城的士兵肯定抵挡不住,长安城危在旦夕啊!”

    ……

    几个身穿枣色布袍的侍从窃窃私语,不停地说着话。

    这时候,个侍从回过头,往周围瞅了瞅,旋即压低声音说道:“我可是听说了,要是杀了吕布等人,或者是打开城门,可就又高官厚禄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其他的侍从都是人精,自然明白侍从话语的意思。

    虽然侍从没有提及王允,却也将王允包含在其。

    很显然,要被杀的名单也有王允,只是没有被提出来罢了。几个侍从,窃窃私语,眼露出贪婪的神色,显然是被招降的赏赐给打动了,因为丝绢上提出来的赏赐太诱-惑人了,不仅有高官厚禄,还有宫女美婢,这样的条件让侍从们为之心动。

    阵阵低沉的笑容从侍从传来,几个侍从相互的讨论着。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侍从周围竟然站着群私兵部曲,在士兵前方,还站着王允这个王府的掌权人。

    王允面色铁青,喝道:“全部拖下去,杖毙!”

    声令下,周围的私兵部曲蜂拥而上,三两下就将几个侍从抓了起来,往外面拖走。这几个侍从虽然心做着美梦,可哪有胆子去施行。他们不过是多嘴凑合会儿,却没想到祸从口出,被王允察觉到,直接杖杀。

    几个侍从纷纷求饶,却无法打动王允坚如铁石的心。

    不多时,便传来起伏不断惨叫声。

    几个侍从,全部被杖杀掉。

    这幕落在府上的侍从眼,让府上多嘴的侍从都闭上嘴,不敢再胡言乱语。王允虽然杖杀了几名侍从,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心却连连叹息,连司徒府上都有了外界的传言,长安城肯定是谣言满天飞,百姓都已经知道了西凉军招降的消息。

    “诶!”

    王允叹息声,褶皱的脸上露出丝疲惫的神情。

    他从城楼上离开后,便赶往朝,稳定朝廷动荡不安的局势,回到府上不久,又见到这样的事情,让王允心非常担忧。

    李儒这招,毒啊!

    王允想到李儒,心便怒气升腾,可惜当初没有抓住李儒。

    他背负着双手,缓缓朝书房走去,背影在残阳余晖的照耀下,显得孤寂清冷。

    ……

    皇城,宫殿。

    这里同样生着和司徒府相同的幕,太监和宫女们谈论着西凉军的事情,由于被现后,全部都被拖下去杖杀。

    偏殿,小皇帝刘协和刘贤相对而坐。

    刘协正襟危坐,稚嫩的面颊上露出愤怒的神情,旋即又露出沮丧的神情,说道:“皇叔祖,西凉军杀死李肃,击败吕布,长安城危在旦夕。现在城百姓都在疯狂的传递着西凉军招降的消息,我们该怎么办啊?”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愤愤的骂道:“都是王允不懂事,将西凉军激怒了,否则哪会有今天的祸事,可恨,可恨啊!”

    刘贤叹口气,说道:“皇上,王司徒性格刚直,嫉恶如仇,尤其是西凉军这样的逆臣贼子,王司徒自然是恨不得全部杀光。虽然王司徒好心办了坏事,可王司徒还是忠心谋国的人,现在时局动荡,皇上切不可生出惩罚王司徒的想法,应该和王司徒同心协力,稳定朝纲!”

    对于王允,刘贤心也埋怨不已。

    若非王允朝令夕改,逼迫得西凉军造反,便不会有今日之祸。

    只是,事情已经生了,刘贤也只能往好的方面去做,尽量的维护刘协和王允的关系,并且支持王允主持大局,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若是处死王允,便是亲者痛,仇者快,对于刘协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

    刘协点点头,说道:“皇叔祖言之有理,朕也明白皇叔祖的道理,只是想到王允办了坏事,心就有些……”

    话没说完,刘协便不说话了。

    他神情沮丧,脸上露出颓废的神情。

    说到底,刘协也不过是十岁左右的孩童,虽然经历了张让、何进之乱,经历了董卓之乱,可以说是饱经世事,但也是没有成年的孩童,心性还不坚定,遇到棘手的事情后,便会生出气馁的心思。

    刘贤看见刘协神色颓败,知道刘协心的想法。

    他正襟危坐,挺直了腰板,脸严肃,正色道:“皇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皇上想要兴复汉室,重振朝纲,没有坚忍不拔的性格,肯定是不能成大事的。”

    顿了顿,刘贤又说道:“如今皇室不振,诸侯不听号令,连刘表、刘岱、刘虞等皇室宗亲都心怀不轨,眼看着皇上陷入苦境而不出兵救援。如此来,只能依靠皇上自己。不管是遇到什么困难,皇上都应该明白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道理,当初高祖皇帝年近半百才成就大事,皇上也应该要坚韧,只有能忍,能受苦,才能成就大业。”

    听着刘贤的话,刘协面颊上颓废的神情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毅之色。

    他虽然年纪不大,却心智早开,听见刘贤的话,站起身恭恭敬敬的朝刘贤深深地揖了礼,说道:“多谢皇叔祖,侄孙受教了!”

    刘贤捋了捋颌下的短须,面带微笑,满意的点点头。

    孺子可教啊!

    ps:三更之,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