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城内乱纷纷(加更10)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张绣身体受到重创,摇摇欲坠,幸好张济扶着张绣,才不至于摔倒在马上。

    这幕,落在王允眼,他跳下城楼摔死的心思都有了。

    只要再坚持片刻,再坚持点时间,吕布便能轻易的杀死张绣,根本是不会吹灰之力的事情,却从王允的手溜了过去,让王允恨不得也和张绣样吐血。他转过头,狠狠地瞪了申绪眼,若非申绪建议鸣金让吕布回来,他怎么会下令鸣金,让吕布撤回来。

    愤怒!

    王允愤怒了,他心怒火升腾,难以熄灭。

    “呼!呼!”

    王允呼吸急促,鼻息咻咻,仍旧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他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城外欢呼的西凉军,尤其是看见樊稠等人举刀欢庆,褶皱的老脸神色变化,阴晴不定。良久,王允怒喝道:“来人啊!”

    声令下,个士兵走了上来,抱拳朝王允揖了礼。

    王允冷声道:“申绪扰乱军心,其罪当诛,拖下去,杀了!”

    申绪怔怔的望着王允,眼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他不明白,不明白王允怎么会突然杀了他。所谓的扰乱军心,他有么?申绪没有反抗,任由士兵拖下去,他双脚拖在地上,神色狰狞,大声讽刺道:“王允,你心胸狭窄,难成大器,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其实,王允话说出口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只是话出口,命令已经下达,不能随意更改。

    当他听见申绪的话以后,心的丝悔意立刻就消失得干干净净。王允转过身,看向申绪,吼道:“快点,快点拖下去杀了!”

    不多时,便有声惨叫声传来。

    范虎听见申绪被杀,嘴角微微抽搐,眼失望的神情闪而逝。

    “踏!踏!”

    脚步声传来,吕布手持方天画戟,大步走上城楼。

    他脸上也露出愤怒的神情,因为吕布也看见张绣返回军阵后,立刻吐血,差点晕厥在地上。这样的场景让吕布心非常难受,他处处受制,无法全力进攻张绣。这样的情况下,他只需要努力坚持会儿,便可以轻松的杀死张绣。

    可是,这样的结果却被王允破坏了,让吕布非常愤怒。吕布心本就郁闷,现在有了泄的地方,立刻爆了出来。

    吕布看向王允,质问道:“王司徒,为何鸣金?”

    语气,吕布非常不满。因为再有会儿,张绣便支撑不住,他就能轻易的斩杀张绣,给西凉军个巨大的打击。可惜,这样的大好机会被浪费了,在吕布手不经意的溜走了,让吕布非常不爽。

    王允面色不愉,淡淡的说道:“申绪见你处处受制,无法杀死张绣,长此以往,很有可能被弓箭射,所以建议鸣金。”

    吕布喝道:“放屁,我虽然难以全力施展实力,却不会有危险,何必鸣金。”

    王允哼了声,说道:“我已经将申绪枭,难道你还不满意?”

    吕布闻言,便没有继续说话。

    他站在城楼上,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看向远处骑在马上萎顿的张绣,眼闪烁着道道精光,张绣杀了他的大将,不杀张绣他不是罢休。吕布想了想,说道:“张绣已经失去战斗力,我立刻去挑战西凉军,看他们还敢派谁出战?”

    说完,吕布脸上露出抹冷笑。

    如今张绣被打得无法出手,吕布就可以横扫西凉军,无人能敌。

    吕布提着方天画戟,离开城楼,往城楼下冲去,正当吕布准备下楼的时候,听见王允的声音传来:“奉先,快,快回来!”

    吕布听见王允语气急促,急急忙忙的跑回来。

    他跑到王允身旁,问道:“王司徒,生了什么事情?”

    王允伸手指着城外西凉军军阵,说道:“快看,他们准备用弓箭攻城了。”

    此时,只见樊稠率领着士兵不断地靠近长安城,在距离长安城百步的时候停了下来。而西凉军,竟有千余士兵拿着弩箭,瞄准城楼。这些士兵并不是使用长弓射箭,而是使用弓弩射箭。不过,这些弓弩都比不上马均改造的马均弩,是从秦朝时候流传出来的弩,工艺简单,力量却也很大。

    樊稠手战刀猛然劈下,吼道:“放!”

    声令下,千余弓弩手射出弓箭。

    “咻!咻!……”

    支支弓箭射出,朝长安城城楼上射去。

    弓弩射出的弓箭没有任何准头,全都是在乱射,只需要将弓箭射入城就可以。由于弓弩的威力大,而弓弩手距离城墙的距离只有百步左右,完全有能力将弓箭射到城墙上,并且还有能力将弓箭射入城。

    弓弩手射击的时间不长,每个士兵射出三支弓箭后,便返回军阵,没有继续射箭了。

    城楼上,王允和吕布看见弓箭射来的刹那间,都躲在城墙内,以免被射到。

    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支支弓箭射城楼上的梁柱,钉在了上面。还有威力稍大的弓箭直接越过城墙,射入长安城,被城的百姓捡起来。

    “叮!”

    支弓箭掉落在王允身旁,箭头落地,出身干脆响。

    王允看去,弓箭上竟然绑着方白绢。

    此时,阵箭雨过后,已经没有咻咻的呼啸声传来,王允四下打量番,见仍旧有少许士兵被弓箭射。每支弓箭上,都绑着方白绢,城楼上已经有不少的士兵将白绢从弓箭上取下来,仔细的浏览着丝绢上的内容。

    “啊??!”

    “呀,竟是招降的,西凉军让我们投降。”

    “哇塞,还有高官厚禄,还有金银赏赐,还能够随意抢掠。”

    ……

    个个士兵看着手的丝绢,眼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不过这些士兵都快收敛起眼的贪婪。此时,王允拿过身旁的弓箭,将丝绢扯下来,摊开丝绢上面的内容。只见丝绢上写着:王允逆贼,诛杀贤良,把持朝政……

    开始,就把王允定罪了。

    后面,又罗列出大堆奖赏,只要是愿意起兵的士兵,赏赐宫美女名,并且有高官厚禄等着,种种诱-惑,全都是冲着城的士兵和百姓去的。显然,这是想要将城的士兵策反。王允把将丝绢扔在地上,大声喝骂道:“痴心妄想,有老夫守住长安,你们休想进入长安城步。”

    范虎蹲在王允身旁,想出言说话,却又想到申绪的下场,到嘴的话憋了回去。

    吕布抬头从女墙看了下城外,见弓弩手已经退去,才站起身。

    他吩咐道:“立即收缴所有的丝绢,旦现私自藏匿丝绢的士兵,杀无赦。”声令下,吕布麾下的嫡系士兵快执行命令去了。

    然而,即使将城楼上的丝绢收起来,依旧有无数的士兵了丝绢上的内容,吕布想要毁掉这些消息,却无法将知道消息的士兵也杀死。更何况,还有许多弓箭射入城,被城的百姓见到,招降的消息快在城流传开来。

    王允看见吕布还没有慌乱,脸上露出丝感激之色。

    他站起身,看着城楼上忙碌的士兵,又看了眼城外列阵的西凉军,见西凉军竟然直接退走,并没有留下来继续攻城。

    王允说道:“奉先,李儒出此计谋,是想不战而拿下长安。不过我们既然知道了他的计谋,就好办了。你派士兵驻守城门,同时仔细的查看军有异动的士兵,旦现后,立刻杀死,枭示众,给其他的士兵立个榜样,以免事态扩大。”

    吕布点头道:“司徒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王允上了年纪,站在城楼上督战的时间不长,便感觉精力有些不济了。

    他叹口气,摇摇头,转身下了城楼,往城走去。

    有吕布驻守长安,掌管兵事,他便不需要留在这里浪费时间。况且王允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长安被围攻,朝人心不稳,许多官员开始思考着后路,所以王允还要去稳定朝政,以免朝大乱。

    ……

    西凉军,营寨。

    军大帐,樊稠、张济和李蒙三人坐在主位上,三个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笑容。下方,是杨定和王方两员将领,再后面,才是张绣、李儒、贾诩等人。

    “啪!啪!”

    樊稠拍了拍手,便有士兵端着酒食上来。他端起酒樽,朝坐在大帐的所有将领遥敬了杯酒,朗声说道:“诸位,今日杀死李肃,击败吕布,扬我西凉军军威,如今士气大振,值得庆贺,诸位请!”

    “慢!”

    这时候,李儒站起身,低喝声。

    樊稠看向李儒,问道:“李先生,有什么事情么?”

    由于李儒和贾诩策划了这次大战,所以樊稠对李儒很是客气,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期待的望着李儒。

    李儒轻咳两声,正色说道:“将军,军不宜饮酒,若是将军们都喝醉了,谁来防守营地呢?现在吕布被击败,但不能保证吕布不会领兵夜袭军营,现在正是攻下长安的紧要关头,不能放松,请将军撤掉酒水。”

    樊稠听了后,眼闪过丝恼色。

    但是,他还是笑着接纳了李儒的谏言,撤掉酒水。

    ps:加更1o,还欠下章,嗯,今日更新完毕,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