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都来放冷箭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吕布破口大骂,心又忍不住暗骂声。 .

    然而,弓箭已经射来,他必须要抽身抵挡,否则必定被射来的弓箭射。吕布握紧方天画戟,转变方向,下破退张绣,旋即挥舞方天画戟朝弓箭拍去。

    “啪!”

    戟杆拍在弓箭上,顿时将弓箭拍飞出去。

    张绣见军阵方向射来支弓箭,便知道是‘王山’帮助他解围。见此,他心也松了口气,有‘王山’用弓箭干扰吕布,他便能伺机扑杀吕布。故此,张绣继续忍着身上的伤痛,猛地提起口气,大喝声:“杀!”

    声怒吼,虎头金枪随之杀出。

    张绣这枪,凝聚了全身的力量,堪称恐怖。

    枪尖刺破空气,带着刺耳的锐啸声,化作是个金色的光点,朝吕布刺去。吕布刚刚已经完全压制张绣,不用多久,便能杀死张绣。现在看见张绣拼命,心不忧反喜,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张绣越是拼命,他就越能尽快结束战斗。

    “呼!呼!”

    吕布抡起方天画戟,戟杆在空留下道模糊的影子,出呼呼的声音。

    “去死!”

    吕布怒喝声,方天画戟猛地朝张绣劈去。、

    大戟落下,如山岳倾倒,裹挟着天地之势,无人能挡。这招杀出,简直是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然而,正当吕布戟挥出的时候,身后又有支弓箭凌空射来,弓箭的度非常快,而且相当准,如同附骨之疽,直奔吕布背后的心窝处。

    吕布倾尽全力击杀张绣,弓箭也会穿透吕布身上的铠甲,刺破血肉,穿入他的心脏,将他杀死。

    故此,他不得不放弃杀死张绣。

    吕布心暗恨,恨那个躲在西凉军偷放冷箭的人。

    “小人!”

    吕布怒吼声,心充满了愤怒。

    虽然如此,吕布还是不得不临时变招,改变策略。他双腿踢了下马腹,胯下赤兔马顿时往旁侧腾挪,躲开了刚刚射来的弓箭。

    吕布非常的郁闷,因为每支射来的弓箭都是对准他,没有丝毫的偏差。即使他快躲开了射来的弓箭,,弓箭也不会射向张绣,足见射箭的人水平相当厉害。因此,吕布面对的不仅是张绣,还有个躲在暗处放冷箭的弓箭手。

    然而,吕布躲开弓箭,却无法躲开张绣。虎头金枪的度非常快,在吕布挪移的时候,已经抵达吕布身前。

    “叮!”

    吕布想也不想,抡起手方天画戟挡在胸前,堪堪挡住了张绣的长枪。

    枪尖和方天画戟碰撞,擦出溜火花。

    吕布还来不及反击,就见张绣的枪尖挑,竟然朝他的下颌刺来,若是被这招刺,吕布肯定被长枪刺死,因为枪尖刺入吕布的下颌后,直接插入脑,吕布焉能有活下来的机会。吕布心气闷,却不得不继续躲闪。

    “喝!”

    声低喝,吕布个铁板桥,身体往后仰下,躲开了张绣的虎头金枪。

    张绣脸色有些苍白,但双眸子却闪烁着浓浓的战意。在吕布躲开的时候,他猛地攒紧手的虎头金枪,旋即砸下去。这下,度非常快,枪杆带着万钧之力,砸向吕布,誓要把吕布砸翻在地上。

    吕布眼眸喷射出熊熊怒火,他快把方天画戟横在胸前,下挡住了枪杆。

    “滚开!”

    吕布双手握紧方天画戟,猛地推,将砸在方天画戟上的长枪推了出去。刹那间,吕布手的方天画戟闪电般削出,旋即又砸向张绣,连续破退张绣,将局面扳回来。吕布长舒口气,终于稳住脚跟,可以和张绣继续交战。

    然而,吕布刚刚开始反击,又有支弓箭射来。

    王灿手持灵宝弓,对准吕布便射了出去。

    对于王灿来说,想要射杀吕布简直是难如登天,因为吕布的实力太过强横,旦弓箭快要接近吕布的时候,吕布便能预知到危险,从而挥舞方天画戟将射来的弓箭拍出去,不可能被王灿的弓箭射。

    虽然如此,王灿却能够牵制吕布,让吕布无法全力出手。

    吕布被弓箭威胁,浑身的力量无法挥出来,心气愤不已,而张绣却肆无忌惮,放开手脚挥舞长枪,迫得吕布连连后撤。虽然不至于被张绣击败,可吕布心却承受不了,无法承受这样的现实。

    可恶!

    可恨!

    吕布回头看了眼射箭的人,那射来的弓箭令吕布想起了王灿。

    当初他手持方天画戟,骑着赤兔马和赵云交战的时候,便是被王灿射出弓箭威胁吕布,让吕布无法全力以赴。而现在,依旧是面对个和赵云使用相同枪法的男人,还有个和王灿箭术相当甚至更加厉害的男人,连续两次遇见这样的情景,吕布很郁闷。

    这战,打得非常憋屈。

    两人不断地交锋,而王灿时不时射出支弓箭,牵制住吕布。

    因为如此,双方的战斗相持不下。

    王允站在城楼上,看着城下僵持的局面,又看了眼西凉军军阵前放射箭的人,脸上露出愤恨的表情。两军斗将,后方却有人放冷箭,这还是斗将么?王允心不忿,想了想,喊道:“来人,找个弓箭手来。”

    不多时,名弓箭手快跑过来,朝王允行了礼。

    王允看了眼弓箭手,问道:“让你在城楼上射杀张绣,可有把握?”

    弓箭手面色苦,回禀道:“大人,小人箭术不精,这么远的距离无法瞄准张绣,说不定射出的弓箭还有可能射温侯。”张绣和吕布交战的地方和城墙之间,相隔百步开外,这样远的距离,弓箭手难以命。

    王允脸不耐烦,问道:“你能在多少步射张绣?”

    弓箭手想了想,回答道:“五十步!”

    王允怒道:“混账,难道没有百步穿杨的弓箭手么?”

    弓箭手解释道:“王司徒,如果是吕温侯和张绣动不动,小人能够保证百步射两人,可他们两人你来我往的,位置不断地变换,便增加了难度。由于距离太远,小人没有把握啊,所以必须在五十步之内,才能保证射杀张绣,而不射吕温侯。”

    王允思虑番,喝道:“好,你立刻骑马出城,在距离吕布五十步的射杀张绣。”

    他抬头看向樊稠,冷笑两声,暗道:你能放冷箭,老夫就不会么?

    弓箭手转身下了城楼,不多时,城门打开,弓箭手骑马快冲了出去。王允站在城楼上看着弓箭手骑马冲出,心暗想多派几名弓箭手出去,可转念想,若是几个弓箭手同时射箭,太过混乱,很可能误伤吕布,便打消了心的想法。

    樊稠直盯着战场,看见城门大开,名士兵拿着长弓,背着弓箭出来,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说道:“王山,怎么办?王允也派出弓箭手了,这下双方都有弓箭手牵制,张绣可就难以和吕布交战了。”

    王灿笑道:“将军不用担心,看我射杀弓箭手。”

    由于张绣和吕布交战的地点距离王灿只有五十步左右,而弓箭手距离吕布和张绣也只有五十多步,两边加起来,也就百步左右,王灿完全有能力射杀弓箭手。

    他深吸口气,拿起支弓箭,对准了弓箭手。

    “杀!”

    王灿低喝声,松开握紧箭尾的手。

    “嗡!”

    弓弦嗡嗡的不停震动,弓箭瞬间便脱弦而出,弓箭眨眼间就射到弓箭手身前。那弓箭手正打量着打得难解难分的吕布和张绣,寻找着射杀张绣的良机。正当他寻找机会的时候,支弓箭射来,噗的声穿透士兵的脑袋,箭爆头。

    士兵睁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从战马上摔倒在地上。

    战马受惊,希聿聿嘶鸣声,便朝城门口跑去。

    这样的事情,并不足以让张绣和吕布分心,两人越战越勇,战况火热。

    只是,张绣挥舞长枪的时候,显得有些捉襟见肘。毕竟他被吕布震伤了肺腑,无法长久坚持。事实上,和张绣交战的时候,吕布非常的憋屈,他必须要防备时不时射来的冷箭,所以无法全力以赴,只能和张绣继续纠缠着。

    拖,他要拖死张绣。

    王允看见弓箭手被杀,气得连连大喝:“混账,混账!”

    他被气得七窍生烟,因为王灿太狠了,竟然射杀了他派出的弓箭手。

    这下,王允黔驴技穷,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申绪站在王允身旁,建议道:“王公,长久下去,局面不利啊,鸣金让温侯回城吧。”申绪看见吕布时不时被射箭,心都紧绷着,生怕吕布被射杀,到时候可就没有人领兵杀敌了。

    王允听后,叹口气,喝道:“鸣金!”

    “铛!铛!……”

    顿时,清脆的铜锣声不断地响起。吕布听后,只得下破退张绣,拨转马头退回城。虽然吕布逐渐的扳回局面,压制住张绣,可有个在暗放冷箭的人,吕布感觉如芒在背,不管是怎么样,都感觉非常危险。

    张绣看见吕布退走,松了口气。

    他猛地举起手的虎头金枪,却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所有的西凉兵沸腾了起来,高声呐喊着,欢呼着。

    张绣策马返回,刚刚走到张济身旁的时候,哇的吐出口血雾,身体摇摇欲坠,险些摔倒在地上。交战的时候,张绣憋着口气,没有放弃。他回到军阵,心松了口气,便压制不住翻腾的气血,吐出口鲜血出来。

    ps:保底三更完成,求收藏、鲜花。

    嗯,继续加更,还欠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