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王灿出箭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张绣策马冲向吕布,眼闪烁着冷冽的杀意。 <.≤≦1﹤Z<W.

    刚刚的击,虽然无法摸透吕布的实力,却也让他有了大致的了解。他或许无法击败吕布,但是重创吕布还是有可能的。

    汗血马冲上去,两人再次接近。

    张绣猛地低喝声,手虎头金枪瞬间探出。

    他双手握紧长枪枪杆,不断地摇摆抖动着枪杆,刹那间,枪尖抖动,点缀出点点寒星。张绣的百鸟朝凤枪师承的童渊,枪法讲究轻灵多变,诡异而难以察觉枪尖的方向,故此非常厉害。当张绣握紧枪杆,摇摆抖动的时候,便有无数的枪尖闪烁,好似是百鸟朝凤,这便是童渊枪法的要领。

    枪法的要领是这样,却又有独特的出枪方法。

    张绣手虎头金枪非常刁钻,根本不和吕布硬碰硬,而是选在个借力点,猛地点在方天画戟上,将吕布方天画戟的力量卸掉,从而伺机而动。这样的枪法有个好处,所有的力量都集于点,爆力非常强。

    而且,抖动的枪尖好似盘踞在丛林的毒蛇,随时会起致命的攻击。

    可惜的是张绣的枪法虽然厉害,却没有能达到圆转自如收如心的境地,否则吕布方天画戟虽然厉害,也难以击败张绣。

    “叮!叮!”

    两声清脆且刺耳的声音响起,虎头金枪的枪尖戳在方天画戟上,旋即往后带,便将吕布的力量卸掉。

    这时候,吕布心有些郁闷。

    他的方天画戟讲究势大力沉,旦敌人和他对的力抗,他就能挥出所有的力量,招式,都有着万夫莫敌之勇,所谓力降十会,便是如此。然而,张绣力量不差,又使用灵活多变的枪法,让吕布难以在短时间内击败张绣。

    和张绣交战时,吕布脑浮现出个人的影子。

    赵云,就是赵云。

    当初诸侯讨董,他和赵云交手的时候,赵云使用的就是这样的枪法。张绣和赵云,两人的枪法和套路都模样,没有任何的差别。唯能看出区别的是赵云枪法更加纯熟圆滑,令人防不胜防,张绣虽然厉害,却略逊筹。

    吕布面颊微冷,低喝声。

    刹那间,方天画戟削出,戟尖破空,锋利的大戟挂着刺痛耳膜的声音,朝张绣削去。张绣手虎头金枪收回,身体往后仰,瞬间躲过了吕布的大戟。

    “喝!”

    吕布低吼声,身体微微侧,手的方天画戟抡转起来,猛地高高举起,随后突然间劈下,戟光闪烁间,好似是泰山压顶,充斥着巨大的力量。

    张绣感觉被方天画戟压制着,难以躲开。

    他挥舞着手的虎头金枪,攥紧了镔铁枪杆,猛地朝上戳去。

    “叮!”

    声刺痛耳膜的声音响起,只见虎头金枪戳入方天画戟的月牙小枝上,下挡住了吕布的方天画戟。吕布眉头微皱,猛地低喝声,双手用力,想要强行将方天画戟压下,从而击败张绣。

    他鼓足力量,跨坐在赤兔马上,巨大的力量使得赤兔马嘶鸣不已。

    不仅是吕布的赤兔马,连张绣的汗血马也低声嘶鸣,承受着巨大的力量。

    张绣眼见方天画戟压下来,枪杆撩,扑棱棱翻转了个方向,摆脱了吕布的方天画戟,朝吕布杀去。吕布见张绣长枪杀来,嘴角勾起抹冷笑,他握紧方天画戟,猛地撩起,直接砸向了张绣的枪杆。

    这戟,势大力沉,张绣避无可避。

    “铛!”

    武器碰撞在起,出的声音非常响亮。

    张绣从开始,就避免着和吕布正面交锋。突然被吕布方天画戟砸,大戟上携带的力量如同天河倒卷,银河倾泻,刹那间全部轰击在枪杆上。张秀双手持枪,身体如遭雷击,颤抖了下。他深吸口气,用脚踢了下马腹,快和吕布错开。

    “咳!咳!”

    张绣双手微微颤,胸气血翻腾,肺腑被刚才的戟轰撞得微微震荡,令张绣非常的难受。丝猩红的鲜血从张绣嘴角流溢出来,显然是被吕布震伤。

    不过,张绣虽然受伤,吕布却也好不受。

    他虽然稳得住,双手依旧微微麻。

    不管如何,吕布成功占据上风,张绣战败是迟早的时间。

    吕布策马盯着张绣,说道:“张绣小儿,你枪法还不够纯熟,稍微露出个破绽,就伤到了肺腑。想当初我遇见赵云的时候,他的枪法和你也是摸样,可赵云枪法更灵活,更狡诈,施展出来后诡异无比,比你强多了,你太弱,太弱啊!”

    说话的时候,吕布直接打击张绣。

    他并不是不想立刻冲上去斩杀张绣,只是双手有些微麻,无法凝聚全力,所以吕布说话拖延时间,想要再奋起击。

    张绣听了后,脸上露出抹惊诧。

    旋即,他又想到老师童渊说过他的枪法虽然小成,但想要登堂入室,非常困难。

    估摸着‘赵云’应该是老师后面才收的弟子吧。张绣将赵云的名字记在心,然后喝道:“吕布,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必杀你!”

    吕布不屑笑,脸上带着轻蔑的神情。

    他和张绣交手段时间,已经摸清楚了张绣的套路,现在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候。

    “驾!”

    吕布大喝声,胯下赤兔马闪电般冲了出去。吕布手方天画戟挥出,招式大开大合,显现出种粗犷磅礴的气势,那如山如岳的气势让人喘不过起来。张绣和吕布交战,感觉吕布挥出的每招每式都霸道无比,难以抵挡。

    吕布摸清楚了张绣的敌袭,更加凶猛,更加无畏。

    “铛!”

    兵器碰撞,迸出璀璨的火花。

    每当虎头金枪和方天画戟碰撞次,张绣的身体便不自觉的颤抖下,嘴角更是汩汩流溢出猩红的鲜血。

    吕布挥出全部的实力后,张绣便节节败退,难以抵挡。因为他的枪法还没有达到让吕布无法击破的地步,旦被吕布寻到破绽,方天画戟劈下来,张绣就必须使用长枪硬撼吕布的方天画戟,其结果自然是伤势加重。

    不多时,吕布便成功压制住张绣。

    只要给吕布足够的时间,他就能够彻底的杀死张绣。

    城楼上,王允看见吕布化作道火红色的影子,杀得张绣连连败退,心也是开怀大笑,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城的士兵见吕布威,都是欢欣鼓舞。

    然而,城外的西凉军却很压抑。

    张济见张绣不敌吕布,大吼道:“擂鼓,擂鼓助威!”

    此时,张济能做的便是给张绣打气,他大吼着让站在战鼓下方的士兵敲响战鼓。轰隆隆的战鼓声响彻云端,在战场上不断地回荡着。然而,这令人热血沸腾的战鼓声不仅没有给张绣鼓劲儿,反而是让吕布越战越勇,更加的凶猛起来。

    方天画戟力量十足,每击劈出的时候,都断绝张绣的退路,迫得张绣不得不和吕布硬碰硬,越是如此,张绣就越吃亏。

    樊稠看见局势危急,脸上露出急切的神情。

    他回过头去,想看看李儒有什么办法,却看见王灿策马站在李儒身后保护李儒的安全。看见王灿后,樊稠的眼睛下亮了起来。有大好的武将不用,岂不是浪费了。他虽然不知道‘王山’的武艺如何,但‘王山’箭术出众,却可以射杀吕布。

    樊稠当即喝道:“来人!”

    名士兵快跑过来,拱手道:“将军,有何吩咐?”

    樊稠命令道:“去请李先生过来。”

    “诺!”

    士兵抱拳回答声,便转身去传达命令。

    李儒接到命令后,心动,略微思索便猜透了樊稠心的想法。况且他在后面直观看着局势的变化,见张绣不敌吕布,心便有了计较,想到了如何击退吕布的办法。樊稠请他上去,很可能想借助王灿的力量。

    两人来到大军阵前,拱手朝樊稠揖了礼。

    樊稠神色急切,说道:“王山,吕布太过厉害,张绣抵挡不住吕布,节节败退,已经呈现出不敌吕布的态势。你箭术出众,立刻用箭射击吕布,替张绣解围。有你们两人联手,相信吕布再嚣张,也难以获胜。”

    “诺!”

    王灿抱拳回答声,伸手取出灵宝弓。

    对付吕布,最好的办法便是使用灵宝弓,换做是普通的长弓,根本无法承受王灿的力量,用灵宝弓则刚好合适。

    此时,战场上,吕布已经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张绣被吕布迫得连连败退,整个人精神萎靡,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张秀对战吕布,虽然不敌吕布,可他仍然可以选择逃跑,但他没有,正如他所说的话,不是他死,就是吕布死,死战不退。

    “去死吧!”

    吕布桀桀冷笑,手的方天画戟猛然劈下。

    这招,势大力沉,封死了张绣所有的退路,让张绣必须迎战。然而,此时的张绣身体非常疲惫,若是和吕布游斗没有问题,可强行和吕布硬碰硬,张绣又要伤上加伤。张绣咬着牙,死死坚持住,握紧手的虎头金枪挡了上去。

    双方硬碰硬,而张绣又身受重伤,很可能被吕布重创。

    “咻!”

    正当吕布得意的时候,支弓箭刺破空气,挂着刺耳的声音呼啸而来。

    吕布握紧方天画戟刚刚劈下,就感觉身后非常的危险,他若是执意要将张绣砸下马去,也会被弓箭射身体。

    “卑鄙!”

    吕布大骂声,不得不舍弃张绣,抵挡弓箭。

    ps:三更之二,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