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北地枪王的风采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长安,自西汉高祖皇帝刘邦称帝建国,便成为汉朝的政治心。 <.≤≦1﹤Z<W.

    虽然刘秀光复汉室,迁都洛阳,长安依旧作为大汉‘西都’,繁华无比。

    四百年风雨,长安城饱经沧桑,经受无数战乱。时至今日,城墙上不知留下了多少战争的痕迹。然而,长安城几经修缮,城池坚固,城墙高且厚,称得上是座坚固的要塞。西凉军想攻破长安,非常困难,但将长安围困起来,却还是可以的。

    此时此刻,长安城战云密布,笼罩在凝重的气氛下。

    “咚!咚!……”

    沉闷雄浑的战鼓声响起,直冲云霄,穿金裂石。紧随战鼓声后,尖唳高亢的号角声陡然响起,如同惊涛骇浪拨拨的传来。

    置身于其,便感觉热血沸腾。

    五万余西凉兵,整齐列阵,神情肃穆,眼眸透着令人心悸的杀气。

    樊稠、张济和李蒙骑马站在军阵前方,也是脸肃容,面容冷峻。

    王方和杨定策马站在后面,没有和樊稠等人并排站立。因为两人刚刚率领大军抵达长安城,只是前来帮忙的,并不是这次战争的主导者。故此,王方和杨定骑马站在樊稠三人身后,不是军统帅,身份比三人低了个档次。

    王方和杨定身后,才是张绣和众军将校。

    王方看向杨定,压低声音问道:“老杨,长安城高大坚固,堪称座要塞。不仅如此,城还有吕布把守,你说他们能攻破长安,击败吕布么?”

    杨定回头瞅了眼身后,也是低声说道:“老王啊,你难道不知道李儒那个狠人在,有他出谋划策,还有什么好担忧的。”

    王方点点头,说道:“这倒也是,不过我还是担心呐!”

    杨定靠近王方,低声道:“怕什么,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咱们不过是前来帮忙的,见到情况不对,难道不会跑么?”

    说话的时候,他用手比划了下。

    两人嘿嘿笑,脸上露出贼贼的表情。

    胜利,两人便可以坐享其成;失败,两人便领兵离开,根本不会有任何损失。

    张绣耳力极好,即使王方和杨定压低声音窃窃私语,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不屑的看了眼王方和杨定,冷冷笑,抬头望着巍峨的城墙,眼闪烁着浓浓的战意。他握紧手的虎头金枪,长枪槊空,仰天长啸,大声吼道:“杀!杀!杀!”

    声音突然响起,吓了王方和杨定大跳。

    两人回头瞥了张绣眼,露出惊惧的神情。

    连续三个‘杀’字,声如洪钟,高昂激荡,洪亮的声音在军阵不停地回荡着,传播着。时值阳春三月,艳阳照耀下,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在虎头金枪上,使得枪尖透出股肃杀之气,令人望而生寒,心生畏惧。

    张绣骑在马上,身穿银白色的铠甲,头戴银盔,被耀眼的阳光照耀后,如同是屹立在大地上的不败战神,充斥着凛冽的气势。

    他声大吼,便激了身后五万余士兵的气势。

    “杀!”

    “杀!”

    ……

    张绣的声音传遍战场,他身后的士兵被张绣引导下,立刻大声附和,传十,十传百,到最后,五万余士兵轰然回应,如天边滚滚炸雷般的怒吼声响彻云霄。声音响起,股肃杀之气从士兵当蔓延开来,令人不可逼视。

    五万人齐声呐喊,气势雄浑,令人热血沸腾。

    放眼望去,五万余士兵好似是山岳般屹立在城外,不动如山。

    樊稠回头看了眼怒吼的士兵,那整齐的阵容,那澎湃的气势,令樊稠心欢喜,脸上带着得意的神情。

    这些士兵,便是他、张济和李蒙麾下的猛士,是他们赖以入主长安的底气。或许,进入长安后会有勾心斗角,会有权利瓜分,但这刻,都是为了同个目标而奋斗。那就是攻破长安,杀死吕布和王允,掌控朝政。

    樊稠军主将在大军前方,而李儒、贾诩、徐荣等人则在大军后方。他们不上战场,不用出战,便在后面观察局势,随时做出决策。

    城楼上,王允和吕布肃穆而立。

    身后,站着众士兵。

    王允说道:“奉先,城外大军阵容如何?”他看见五万大军整齐列阵后,心突然升起抹悸动,觉得有些小瞧城外的西凉军了。

    吕布冷声说道:“土鸡瓦狗,不足畏惧。”

    他如既往的冷漠,望着城外的西凉军,露出兴奋的神情。

    ……

    “哒!哒!”

    西凉军阵前,马蹄声响起,道火红色且带着银白色的影子突然冲了出去,此人正是张绣。他身后披着件黑色披风,迎风飘荡,猎猎作响,手虎头金枪直指长空,抬头望着城楼上,怒吼道:“吕布小儿,张绣在此,可有胆量战?”

    声音洪亮,不断地回荡着。

    吕布听了后,脸色登时变得很难看。他吕布纵横天下,战群雄,诛董卓,赫赫战功,杆方天画戟难逢敌手,如今却被个毛头小子喝骂,心顿时愤怒起来。

    “戟来!”

    吕布大喝声,便有名士兵双手托着方天画戟走了过来。

    吕布接过方天画戟,便准备下去斩了张绣。

    李肃身穿甲胄站在吕布身后,见吕布要出战,立刻站出来,抱拳说道:“温侯,张绣毛头小子,狂妄自大,不足为虑。温侯身份高贵,武艺力压群雄,岂能轻易出手,待末将去斩杀张绣,看他还敢嚣张?”

    吕布并未说话,而是颔点头。

    李肃得到命令后,转身大步朝城楼下走去。片刻后,城门嘎吱声打开,吊桥放下,李肃策马奔驰,快朝张绣冲去。

    “张绣小儿,受死!”

    李肃怒吼声,手提着口大刀冲向张绣。

    冲锋的时候,李肃气势十足,丝毫没有将张绣放在眼。毕竟李肃、吕布、张济等人都是军老牌将领,而张绣不过是后起之秀。

    张绣骑在汗血马上,昂头挺胸,伸手摩挲着手的虎头金枪。他看见城门大开,听见李肃的喝骂声,眼闪过抹厉色。他眼眸陡然圆睁着,低喝声,胯下汗血马便快冲了出去,冲向李肃。

    战马甩开四蹄奔驰,张绣手拉住马缰,手握紧虎头金枪。两马交错,张绣和李肃快瞬间便碰面。

    “铛!”

    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张绣手的虎头金枪和李肃的大刀碰撞。

    两人骑着战马,瞬间便错开。

    刹那间,张绣勒住马缰,让胯下的汗血马停了下来。他猛地低喝声,身体快往后仰,手的虎头金枪抡转成了个半圆,枪尖转过往后探,对准李肃的后背扎去。

    这招,快若闪电,几乎是眨眼间完成。

    “噗!”

    寒光闪烁,声闷响传来。

    虎头金枪锋利尖锐,瞬间便戳破了李肃后背上的铠甲,破入李肃后背上的血肉。张绣的虎头金枪是童渊赠送的,端的是柄好枪,瞬间便穿过李肃的后背。

    李肃胯下的战马在继续在奔驰,在枪尖穿透李肃胸膛的时候,战马又在快的奔跑,下就甩拔出了胸膛上的长枪。张绣握紧长枪,收枪而立,他拨转马头,快朝李肃战马奔跑的方向冲去。

    “啊!!”

    李肃惨叫声,身体摇摇欲坠。

    他低下头,看着胸膛上血迹斑斑的伤口,眼露出悔恨的神情。早就听说张绣杆长枪厉害无比,可他倚老卖老,认为张绣黄口孺子,名不副实,却没想到被张绣杀死。早知如此,就不该上来厮杀了。

    李肃用尽全力,回过头,看着张绣,好似要将张绣记在眼。

    然而,战马奔跑的度极快,李肃重心不稳,下就从战马上摔倒在地上。

    个照面,李肃被张绣杀死!

    张绣策马跑到李肃跟前,眼露出冷漠的眼神。他手虎头金枪猛地削出,下将李肃的脑袋削了下来。张绣俯下身体,探手将李肃的脑袋抓了起来。

    “吕布,送给你!”

    张绣声怒吼,用尽全力将李肃的脑袋往城楼方向抛掷过去。他的力量虽然很大,却还是无法将李肃的脑袋扔上城楼。

    “砰!”

    声闷响,李肃的脑袋砸到城墙上,又溅出蓬鲜血。

    这招,简直是在侮辱吕布。

    张绣策马而立,昂头看着城楼上的吕布,脸上露出浓浓的战意。年轻人,肆无忌惮,便是此时张绣的情况,他手的虎头金枪上还沾着李肃的血迹,长枪槊空,直指吕布,大吼道:“吕布,可敢战?”

    “吕布,可敢战?”

    “吕布,可敢战?”

    ……

    战场上,不停地回荡着张绣的怒吼声。他如同是神威无敌的战神,无人能敌,这便是北地枪王的风采。

    这时候,五万西凉军沸腾了,所有的士兵全都兴奋起来了。

    张绣太厉害,太让西凉兵为之振奋了。

    没有什么比杀死敌人来得刺激,没有什么比割下敌人的头颅后再抛掷给敌军更加令人热沸腾。这刻,是西凉军狂欢的时刻。张绣个照面杀死李肃,不仅仅是沉重的打击了王允和吕布的气焰,更是助长了西凉军的威风。

    ps:保底第三更完成,总算是完成今天的任务,今日脑袋昏,无法继续加更了,抱歉。总共需要加更11章,现已经加更9章,欠下2更,今晚无法继续加更,小东会尽快还清的。嗯,今日没有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