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乱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营帐内,寂静无声。≥ ≤.<≦1ZW.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仔细思考着贾诩的话。

    几个人,王灿心的震动尤为强烈。

    在成都的时候,他就和程昱、荀攸、郭嘉起商议如何处理长安的事情,最后决定挟天子以令诸侯,成就大业。程昱等人的打算是任由李蒙、樊稠和张济攻入长安,长安大乱之后,王灿再领兵出击,击败樊稠等人率领的西凉军,这是几人想出的办法。

    然而,贾诩更狠,更毒辣。

    他席话,足以当得起后世对他‘毒士’的称呼。

    若真是让李蒙等人掌握朝政,胡作非为,不出几年时间,天下便成为春秋战国诸侯争霸的局面,汉室威信扫地,诸侯们便不会听从朝廷的号令。更有甚者,很可能还有人公然称帝,这就是贾诩苦心积虑想要营造出来的局面,方面削掉汉室的影响力,方面滋生各路诸侯的野心,让诸侯们都有问鼎天下的权利。

    此时,虽然董卓被杀,汉室威信犹存。

    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汉室江山四百年,依旧有许多人忠于汉室。

    旦诸侯自立,或者是诸侯不服朝廷诏令,很可能被打上叛逆的罪名。而樊稠等人朝得志,欺凌皇帝,淫-乱宫闱,威压百官,便是彻底让朝廷失去天下的官心、民心,成为个松散架子,再也没有任何号召力。

    王灿思考着贾诩的话,心暗赞好个‘王业’,好个‘霸业’。

    贾诩正襟危坐,目光掠过大帐的几人,心嘿嘿冷笑。

    他的目光停留在王灿身上,冷声说道:“主公,莫非是听了诩的计谋,被‘王业’吓到了,不敢这样做?或者是主公心还忠于汉室,想要做汉室的忠臣?”

    王灿摇摇头,说道:“非是如此,灿只是感慨和之才,何其多智也!”

    贾诩闻言,脸色阴晴不定,不断地变化。

    他刚才的话,有挤兑王灿的意思。因为他所说的计谋堪称釜底抽薪,将大汉朝仅剩的气数都耗尽了。这样的不择手段,却不是任何人都喜欢的,看见王灿陷入沉思当,久久没有说话,贾诩才有这样的话。

    本想挤兑王灿,却得到王灿盛赞的句话,让贾诩心有些堵。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贾诩心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王灿不知道贾诩心的想法,心正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由于贾诩的番论断,原定计划也必须要随之改变。

    王灿沉声说道:“和之谋甚合我意,这次攻下长安后,便任由李蒙、樊稠和张济三人掌控朝政。不过,由于计划的改动,没有了益州军攻打长安,就不会有益州军击败西凉军,迎接我们返回成都。我们几人整日被西凉军关注,想要离开西凉军,恐怕有些困难。”

    徐荣说道:“主公说得是,旦我们脱离西凉军,势必会遭到西凉军的追击,没有个长远的计划,恐难以脱身。”

    李儒笑道:“主公,我们只有五个人,难道五个人离开长安还不容易么?只要在长安制造点混乱,轻易就能离开。况且,我们还有英雄楼相助,离开长安轻而易举。不过,主公还需让屯在汉的士兵前来接应,以免被西凉军现后,才能顺利的离开长安,前往成都。”

    贾诩点头道:“优之言有理,驻扎在汉的大军得到西凉军攻下长安的消息,必须立刻派出士兵前往长安,在路上迎接主公,以免被追击。”

    对于李儒的话,贾诩举双手赞成。

    他归顺王灿,最主要的就是要摆脱长安的乱局,保住自己的性命。若是归顺王灿后,还要被追杀,面临性命堪忧的局面,还不如继续留在西凉军,这样不会受到威胁。

    王灿点头道:“好,我会尽快传信回去。”

    营帐,众人相视笑。

    ……

    皇宫,偏殿。

    刘协身穿龙袍衮服,头戴平天冠,稚嫩的面颊上露出担忧的神情。

    下方,坐着刘贤和王允。

    刘贤是刘协的皇叔祖,被刘协倚靠为左膀右臂,王允朝廷重臣,对小皇帝忠心耿耿,是刘协的心腹之人。

    王允掌握朝政后,逐渐变得居功自傲,目无人,不把朝的同僚官员放在眼。然而,王允对小皇帝却非常恭敬,这是根植在骨子里面的忠君思想。不管他如何嚣张,如何变化,面对小皇帝,都表现得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越礼。

    刘协沉声说道:“王卿,西凉军来势汹汹,已经击败徐荣,杀死段煨,大军即将兵临城下,怎如何应对?”

    刘协天资出众,聪慧敏捷,却不过是十岁出头的孩童。

    遇到西凉军往长安而来,心非常担忧。

    他目光看向王允的时候,也露出丝埋怨。若非王允朝令夕改,把西凉军逼急了,也不至于让樊稠等人纠集了几万西凉军攻打长安。刘协埋怨王允,却有不好责怪,因为王允整日处理国事,已经是忙得脚不沾地,连头上灰白的鬓都已经变得雪白,苍老了许多。

    这样个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老臣子,刘协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责骂!贬斥!

    不管怎么样,王允都是朝廷忠臣,不能寒了王允的心。

    王允听见西凉军前来攻打长安,脸上并没有担忧的神情,他沉声说道:“皇上,有温侯吕布驻守长安,西凉军不足畏惧,等西凉军抵达后,温侯领兵出战,便可以战击败西凉军。到时候,将樊稠、李蒙和张济全部斩杀,这些个乱臣贼子,该杀!该杀!”

    他语气冰冷,面如冰霜,眼充斥着杀意。对于樊稠等人,王允是恨到了骨子里面,非常厌恶这样的乱臣贼子。

    刘协见王允如此自信,也不好说话。

    他想了想,把目光转向刘贤,示意刘贤说话。

    刘贤轻咳两声,说道:“王司徒,西凉军击败徐荣和段煨后,已经过了新丰县,正赶往长安,司徒需要早作准备啊。况且斥侯传来消息,说李儒是樊稠等人的军师,有李儒坐镇,西凉军如虎添翼,不得不慎重,王司徒谨慎对待。”

    “李儒?”

    王允听后,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自从董卓进入洛阳,王允便和董卓、李儒打交道,知道李儒的能耐。当初杀死董卓,却没有抓住李儒,王允还气愤了好几天,现在陡然听见李儒的消息,王允心腾地下升起了无尽的杀意,想要将李儒杀死。

    王允深吸口气,拱手道:“皇上,西凉军有李儒辅佐,局势便生了变化,臣必须尽快安排好城的防守,以免出现漏洞,臣告退。”

    刘协摆摆手,道:“王卿去吧!”

    王允又朝皇帝揖了礼,便恭敬的退出了宫殿。

    ……

    司徒府,王允返回后,立刻召集吕布、范虎和申绪商议事情。

    大厅,王允目光掠过几人,说道:“樊稠、李蒙和张济都是莽夫,不通兵法,不懂行军布阵,不足为虑。然而,李儒却是个有大才华的人,有李儒坐镇西凉军,西凉军便生很大的变化,不可轻视。温侯,你统帅城士兵,麾下也有几千精兵,尽快布置大军,守好长安,随时准备领兵出击。”

    “诺!”

    吕布听了后,拱手回答。

    王允点了点头,目光看向申绪和范虎,吩咐道:“现在局势紧张,你们二人拿着老夫的帖子去拜见长安城的大族,让他们派遣私兵部曲帮助守城,同意出私兵的大族也就罢了,不同意的大族你们记录下来,全部禀报给我,我会处理。”

    王允眼眸闪过森冷的光芒,不帮忙的家族,便只有直接铲除了。

    申绪和范虎答应下来,转身便离开了。

    大厅,只剩下王允和吕布。

    王允思虑片刻,沉声说道:“温侯,长安局势危急,已经关系到我们能否继续留在长安,望温侯竭尽全力,击败西凉军。”

    吕布拱手说道:“王司徒放心,布尽力而为。”

    ……

    两日后,樊稠、张济和李蒙率领西凉军抵达长安。

    几万大军在城外驻扎,气势汹汹,黑压压的群士兵让城防守的士兵为之畏惧。就在城士兵担忧的时候,又有西凉军抵达城外。

    此时,长安城外,西凉军军大帐。营帐,樊稠、李蒙和张济排成排坐着,从左往右,依次是樊稠、张济、李蒙,下方左右两侧是李儒和贾诩,再往下则是徐荣、张绣等军武将,以及众校尉。

    “踏!踏!……”

    营帐外,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大帐门帘掀开,只见两个虬髯壮汉走了进来。这两人便是应樊稠的邀请,赶来攻打长安的西凉军将领王方和杨定。王方走进来后,拱手朝樊稠、李蒙和张济见了礼,说道:“樊将军,我和杨定老弟来迟步,恕罪,恕罪!”

    樊稠摇头笑道:“不迟,刚好合适。”

    樊稠招手,让士兵在最前方新增了两个坐席,让王方和杨定落座。

    坐下后,杨定抱拳说道:“樊将军,长安城城池坚固,又有吕布这等凶将,樊将军可有破敌之策?”

    王方也点点头,等着樊稠的解释。

    两人虽然是西凉军将领,却不属于樊稠等人的管辖范围。王方和杨定领兵前来,其实是看了攻下长安的利益,否则并不会领兵前来。两人刚到后就要问清楚情况,若是连破敌之策都没有,两人来了也是白搭,便直接领兵离开。

    樊稠笑了笑,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解释道:“两位将军勿忧,李先生和贾先生早有计策,攻下长安城易如反掌。”

    王方和杨定转头看去,见贾诩和李儒正襟危坐,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

    没想到,樊稠、张济和李蒙竟然招揽了贾诩和李儒。王方和杨定也是知道李儒的才华,有李儒谋划,再加上贾诩帮忙,的确能攻下长安。

    见此,王方问道:“樊将军,何时攻城?”

    樊稠回答道:“明日早,大军拔寨,起兵攻打长安城!”王方和杨定闻言,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次日早,大军开拔,往长安城开去。

    大战,触即。

    ps:保底第二更,求收藏、鲜花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