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贾诩毒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贾诩瞥见李儒低声吩咐几句,王越便出去趟,随后又重新回到营帐,心略微思索,便明白李儒让王越出去的用意。  ≦.≦≤1ZW.

    他面带微笑,和声说道:“李优,事无不可对人言,王山表面上的身份是你的护卫,负责保护你的安全,但绝不可能是护卫这么简单。说吧,他到底是什么人?”

    语气,带着质问的口吻。

    贾诩咄咄逼人,就是想试探出王灿的真实身份。

    李儒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性情坚韧,不可能被贾诩的话唬住。他笑着摇摇头,说道:“贾大人,王山便是王山,并没有其他身份,贾大人多心了。”

    贾诩冷笑两声,说道:“诩这双眸子,看人非常准,绝不会看错的,王山表现出来的气质和能力,不可能是个小护卫。”

    李儒听后,心烦躁不已。

    若非王灿太过张扬,岂会被贾诩看出破绽。

    换做是面对樊稠、李蒙和张济的质疑,李儒有信心能够忽悠几个人,并且让几人相信王灿是他的护卫。然而,面对贾诩这样洞若观火的聪明人,除了打死不承认,其他反驳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不可能忽悠住贾诩。

    王越站在李儒身后,右手摁在了剑柄上。只要王灿下达命令,他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死贾诩,灭掉这个知情人。

    营帐,气氛变得凝滞起来。

    徐荣坐在坐席上,冷眼旁边,言不。

    李儒想说话,却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贾诩盯着王灿,却瞥见王越右手摁在了剑柄上,笑说道:“王剑师,莫非你要杀人灭口。呵呵,王剑师不用担心,我是不会拆穿王山身份的。诩来此,不过是心好奇,想要知道能让王剑师保护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到底有什么本事?”

    王越听后,浓眉挑,沉声问道:“你认识我?”

    贾诩笑了笑,说道:“王剑师名传洛阳,教导皇帝学习剑术,是帝王之师,诩怎么会不认识呢?不过王剑师突然间消声觅迹,可让很多人感到惊愕啊。”

    王越哼了声,便没有继续说话。

    他双目如电,死死地盯着贾诩,没有放松警惕,尤其是右手直摁在剑柄上,只要情况稍有不对,王越立刻暴起杀人。

    “哈哈哈……”

    营帐,突然响起爽朗的大笑声。

    王灿朗声大笑,大袖甩,从李儒身后走了出来,往营帐的坐席走去。

    他面对着贾诩坐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冷声说道:“贾先生,不知你听过这样句话没有?知道得越多,就越危险,你若是知道我的身份,恐怕就身不由己,由不得你自己做主了,你这么爱惜自己性命的人,难道不怕早死么?”

    贾诩笑道:“要杀我的人很多,可惜都死了,或者是没有能力杀我,不足畏惧。”

    王灿盯着贾诩,说道:“贾先生,樊稠、李蒙和张济匹夫之辈,难成大事,不若贾先生弃暗投明,随我起共创大业如何?”

    贾诩讥讽道:“藏头露尾之辈,焉能成事!”

    王灿听了,白眼翻。

    好家伙,竟然讽刺他改变装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王灿嘿嘿冷笑两声,说道:“贾先生,激将法对我没用。好歹你也是当世名士,有张良、陈平之才,何必要拐弯抹角的试探呢?若贾先生愿意随我共创大业,我便告知贾先生我的真实身份。若贾先生不愿意,就此作罢,以免贾先生知情后,被杀了灭口。”

    贾诩听得王灿说张良、陈平之才,眼闪过道精光。

    天下谋臣武将,有大才者,绝不会甘于寂寞。

    贾诩很低调,不喜欢张扬,可心却有猛虎,也有施展抱负的心思。只是他施展才华的前提是保住性命,若是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证,无疑是飞蛾扑火,这样的局面贾诩是不愿意看到的。

    贾诩嘴角勾起,身体挺得笔直,拱手说道:“愿闻其名!”

    句话,便道明了贾诩的心思。

    “好,有胆量,够爽快,不愧是西凉贾和。”王灿赞叹声,沉声道:“益州王灿,王为先!”

    四个字,说起来很简单,却分量十足。

    贾诩听了后,似乎非常惊讶。

    他死死的盯着王灿,那张古井不波的面颊竟然露出惊愕的神情。旋即,贾诩反应过来,啧啧说道:“不愧是益州之主,有胆量,有胆识,竟敢孤身入西凉军。当初诸侯讨董,你领兵打得西凉军落花流水,西凉军可是有很多人恨不得杀了你啊。”

    王灿虎目圆睁,步步紧逼,问道:“贾先生,可愿意入益州为官?”

    贾诩没有丝毫的犹豫,拱手道:“敢不从命!”顿了顿,他站起身,朝王灿纳头便拜,说道:“贾诩,拜见主公。”

    贾诩拱手朝王灿揖礼的时候,嘴角露出抹得逞的笑容。

    这抹笑容被李儒瞥见,心咯噔下。

    他心思深沉,并不认为贾诩会对王灿不利,而是贾诩别有所图。贾诩和王灿并没有交集,也只有在军营有过面之缘,但王灿都没有注意到贾诩。是以,李儒不相信贾诩会被王灿的王之气慑服,他知道贾诩做事情,极有分寸,不会无缘无故的下决定。

    这其,肯定内有缘故。

    不仅是李儒看见贾诩的表情,王灿也察觉到了。

    王灿虽然是益州之主,权倾方,却也没有被冲昏头脑。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让贾诩见面就拜服,就归顺他。若真的是他散王之气震慑住贾诩,这天下间,他走到哪里,哪里就归顺他,那还打个屁呀。

    王灿双手微微虚抬,托起贾诩,说道:“和入我益州,益州幸甚!”

    贾诩又朝王灿揖了礼,这才返回坐席上坐下。

    看着再次沉寂下去的贾诩,王灿心突然想到了个可能。

    正如王灿刚刚所说,樊稠、张济和李蒙难成大事,况且还没有打下长安,都已经在勾心斗角,相互间的盟友关系肯定不长久。贾诩来找李儒,其是试探王灿的身份,其二就是寻求条安身立家的退路。

    贾诩得知王灿的真实身份后,心思动,便立刻投奔王灿,成为王灿的下属,从而寻到条稳妥的退路。

    至于贾诩是否愿意为王灿出谋划策,还得看王灿能否让贾诩拜服。

    所以,贾诩投降王灿,只是找了条退路。

    王灿离开西凉军,贾诩便跟着离开,从而离开长安这个是非之地,避开了长安的乱局。王灿思虑番后,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贾诩,真是老狐狸啊!

    李儒也盯着贾诩,也恍然大悟,看穿了贾诩的心思。

    贾诩目光掠过王灿和李儒,看见两人脸上的表情,知道两人看穿他的想法。然而,贾诩却没有任何的担忧,当今天下乱世,诸侯并起,诸侯们都寻访贤才,招贤纳士,他主动投靠王灿,肯定会被接受,不可能被拒之门外。

    王灿明白贾诩的想法,并没有愤怒,而是高兴。

    他有信心,有能力,有时间去收服贾诩,若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何谈征伐天下。

    不过,王灿却不会让贾诩这么轻松,他沉声说道:“和,今西凉军反攻长安,有你和优出谋划策,势必会拿下长安,击败王允和吕布。不过,西凉军攻下长安,杀死朝廷重臣,长安必定大乱,我欲出兵勤王,挟天子以令诸侯,和以为如何?”

    王灿盯着贾诩,目光灼灼。他心嘿嘿冷笑,既然贾诩存了在益州保命的想法,管你想些什么,先出谋划策吧!

    贾诩并没有拒绝,说道:“主公孤身前来,如何勤王?”

    王灿面带得色,说道:“大军早已屯兵汉,随时可以兵长安。”

    贾诩听了后,并没有夸赞王灿,而是沉吟番。良久后,贾诩才出声问道:“不知主公欲成王业?还是欲成霸业?”

    王灿露出好奇之色,问道:“何为王业?何为霸业?”

    李儒也看向贾诩,眸闪烁着点点精光。

    贾诩自得笑,伸手捋了捋颌下梳理得丝不苟的短须,说道:“得天下者,可为王,王者拥有天下万民,万疆之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便是王业;诸侯之长,可为霸,霸者拥有域百姓,统摄诸侯,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便是霸业。”

    顿了顿,贾诩又说道:“主公欲成王业,则需要领兵横扫域内,灭天下诸侯,以天下为己任;主公欲成霸业,则奉迎天子,威慑诸侯,并不需要和诸侯交战。”

    贾诩神色严肃,面颊上露出浓浓的自信。

    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贾诩说话,便是惊人之语。

    王灿身体微微前倾,饶有兴趣的问道:“成霸业应当如何?成王业又当如何?”

    此时,李儒听了贾诩的话,也是佩服不已。

    这家伙隐忍不,不鸣则已,鸣惊人。但凭贾诩的席话,足以让贾诩在王灿阵营坐稳位置。李儒看着贾诩,心叹了口气,他处处和贾诩争锋相对,可人家根本没有争斗的心思,或者说不屑于争斗。

    贾诩抱拳说道:“主公欲成霸业,只需要在西凉军攻破长安后,兵勤王,击败西凉军,奉迎天子,便可以成就霸业。然而,主公欲成王业,则不能兵,等西凉军拿下长安后,任由李蒙、张济和樊稠掌控朝纲。:

    他面带得色,继续说道:“樊稠等人朝得志,必定胡作非为,也不会约束麾下西凉兵,西凉兵四处劫掠,为祸百姓,不出几年时间,大汉朝民心不附,人心思迁,终于汉室的官员都被杀个干净。便是诸侯割据的局面,旦皇帝的名义不再,主公便可以兵横扫诸侯,立下王业,定鼎天下。”

    “嘶!嘶!”

    王越盯着贾诩,连抽几口凉气。

    他和程昱、荀攸、郭嘉等人相处过,知道几人的能耐,也都知道几人是言可以兴国,言可以丧国的人,可相比起眼前的人,还是不够毒辣啊!任由李蒙、樊稠和张济掌控朝纲,那将是副怎样的情景啊?

    尤其是纵容西凉兵,恐怕几年之后,长安繁华不再,周围都会变得荒无人烟了。被樊稠等人折腾几年,大汉就真的名存实亡。

    皇帝失去大义,诸侯们就各凭本事,逐鹿天下。

    ps:保底第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