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贾诩的来意(加更9)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众人分宾落座,樊稠说道:“徐将军能重新回到西凉军,是我西凉军的大幸事。  ﹤.<<1≦Z≤W≦.有徐将军帮助,攻下长安的把握又增加几分。若王方、杨定等西凉军将领能领兵前来相助,攻下长安的时间便指日可待了。”

    樊稠朗声大笑,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李蒙点点头,眼睛迷蒙,好似在憧憬着攻下长安后权倾天下的日子。

    张济抬头看向站在李儒身后的王灿,说道:“王山,如今李先生坐在大帐,有士兵层层把守,不用你保护李先生的安全,你也过来坐下吧。”张济坐下后,和徐荣点头致意,却没有和徐荣说话,直接向王灿示好。

    樊稠听见后,眼眸微微眯起,眸闪过道冷光。

    李蒙的目光有些迷离,却下清醒过来,好似是被张济的话刺激到了样。

    三个人,都是西凉军的大将。

    李傕、郭汜、牛辅已经死去,现在西凉军里面是樊稠、李蒙和张济三足鼎立,各有方势力。不过,三人却又团结在起,共同御敌,是相互合作的盟友。但是刚开始的时候能团结致,随着权利的逐渐增大,相互之间便有了疙瘩。

    就拿王灿来说,王灿箭术群,力压张绣,便得到三人的青睐。

    三个人,都想要招揽王灿。

    表面上,三个人都是为西凉军着想,为西凉军招募人才。可实际却不是如此,谁招揽到王灿,肯定是将王灿融入麾下的嫡系军队,而不是把王灿放在另外两人军。因此,在距离长安越来越近的时候,三个人之间虽然还是友好相处,却开始有了嫌隙,为以后的权利开始相互间勾心斗角。

    三道目光,同时落在王灿身上。

    樊稠、李蒙、张济,都等待着王灿回答张济。

    徐荣见三人争相向王灿示好,嘴角微微上扬,眼闪过丝戏谑的神色。

    王灿站在李儒身后,拱手朝三人还礼,朗声说道:“张将军美意,王山愧领。然而,王山的职责是保护李大人,不敢有须臾懈怠,不能因为李大人留在营帐就玩忽职守。因此,不能在营帐坐下休息,请三位将军谅解。”

    说完,王灿的目光收敛起来,站在李儒身后动不动。

    张济听了后,眼眸异彩连连。

    王灿拒绝了他的提议,他心想要招揽王灿的想法却更加强烈起来。

    不仅是张济,连李蒙和樊稠都是如此,面对这样个忠于职守,尽职尽责,又拥有不凡武艺的人,三个人心都是心痒痒,恨不得立刻领兵冲入长安,抓来史阿,将王灿强行招到麾下,增强自己的实力。

    由于王灿拒绝张济,三人便把目光落在了徐荣身上。

    徐荣见目光又回到他身上,顿时犯难了。

    此时,李蒙也说道:“徐将军是征战沙场的宿将,练兵有方,经验丰富。有徐将军领兵,攻破长安将易如反掌。”

    徐荣听了后,心更是五味杂陈,难以说话。他愿意归顺王灿,却不愿意在归顺王灿的时候,还打着归顺樊稠等人的幌子攻打长安。这样的情况,不是徐荣愿意接受的,徐荣难以回答,便只能把目光投向李儒,

    这时候,只能靠李儒解围。

    “咳咳……”

    李儒轻咳两声,缓缓说道:“樊将军,徐将军不能领兵攻打长安。”

    樊稠听了后,眼眸闪过丝厉色。

    若是招募个武将,却没有用处,他拿来有什么用处呢?不过,樊稠脸上还是带着和煦的笑容,问道:“李先生,徐将军重回西凉军,是西凉军的主力,若是徐将军领兵攻打长安,能更快的拿下长安。可你却说徐将军不能领兵攻打长安,难道徐将军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领兵?”

    李儒心不停地寻思着,他想了想,说道:“樊将军,不领兵攻打长安是徐将军重回西凉军的条件。他愿意归顺将军,并且愿意为将军开疆扩土训练士兵,唯独不愿意领兵攻打长安。”

    樊稠闻言,目光看向徐荣。

    此时,徐荣听见李儒的话后,自然要表现得硬气些。

    他挺直身体,正襟危坐,脸上露出不屈的神情,沉声说道:“樊将军,这是李大人答应徐荣的条件。正因为如此,荣才答应投降,若樊将军认为徐荣的条件过分,便把徐荣说的话忘掉,就当没有生过,顺便给我个痛快吧。”

    张济和李蒙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樊稠的反应。

    若是樊稠拒绝徐荣的要求,两人肯定会站出来劝说樊稠,并且答应徐荣的要求。若是樊稠答应下来,这事情便就此作罢。

    “哈哈哈……”

    突然,樊稠朗声大笑,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

    他盯着徐荣,朗声笑道:“好,好,好个忠肝义胆徐长明,你的条件本将答应了。此次攻打长安,你和李先生、贾先生起坐镇军,不用领兵杀敌。不过,军队的士兵你还要训练,要将这些士兵训练成支精兵,你可有把握?”

    徐荣露出感激之色,抱拳道:“将军放心,末将不辱使命。”

    张济和李蒙见此,心都微微叹口气。

    此时,徐荣心也松了口气,不让他领兵攻打长安就行。虽然留在军营,也是变相的投靠樊稠等人,但没有领兵出战,让徐荣勉强能够接受。不过,解决了不用领兵的问题,徐荣心又有另个疑惑,如何脱离西凉军?

    若是直接离开,肯定要面临西凉军的追杀。不过,如何脱离西凉军的事情自有王灿处理,不用他瞎操心。

    “踏!踏!……”

    营帐外,传来沉稳缓慢的脚步声。

    营帐门帘掀开,贾诩身穿袭黑色长袍走了进来。他走进来后,朝樊稠三人揖了礼,才回到坐席上坐下。不过,贾诩的目光并在留在徐荣身上,反而是在王越和王灿身上来回打量,那眼神好似已经看穿王灿的身份。

    好会儿,贾诩才说道:“诩听闻徐将军重回西凉军,真是可喜可贺,李大人劝降徐将军,大功件,令人钦佩。”

    李儒听着贾诩的话,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他盯着贾诩,感觉这老狐狸纯粹是过来找茬的,居心不良。

    李儒冷哼声,说道:“攻打长安在即,三位将军已经下令让贾大人想出破城之策,不知贾大人可有妙计破城?现在时间紧迫,而李儒愚鲁,无法思考出破城之策,只能靠贾大人细心谋划,贾大人身兼重任,可要加把劲啊!”

    句话,李儒又把贾诩顶了回去。

    王灿站在李儒身后,见李儒和贾诩死磕,心觉得甚是有趣。

    两大阴人,相互打口水仗,有意思。

    樊稠见两人争论起来,虽然乐于见到这样的局面,却不能不出言阻止。想了想,樊稠把话题转,说道:“贾先生,不日之后,大军将抵达长安,若是屯兵城外还没有破城之策,非常麻烦,请贾先生多多思考,为西凉军谋划啊!”

    贾诩听了李儒的话,并没有丝毫的懊恼。

    他看向樊稠,神情古井不波,缓缓说道:“樊将军,长安城作为汉朝古都,历经四百年风雨,城池坚固,城墙高大,又有大军守城,若是强攻长安,即使几万西凉军全部死在攻城上面,都未必能拿下长安城,想要强行攻下长安城,几乎不可能。”

    “啊??!”

    李蒙惊呼声,脸上露出惊诧之色。

    张济眨眨眼,也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当初是贾诩劝说他们反攻长安,现在却说无法攻下长安,这不是自相矛盾么?张济想了想,突然问道:“贾先生,既然无法强攻,可有其他的办法攻下长安?”

    樊稠和李蒙听见张济的话,突然间振奋起来

    无法强攻,还有其他破城的办法。

    两人急忙问道:“贾先生,可有破城之策?”

    贾诩捋了捋颌下的短须,说道:“想要破城,唯的办法是里应外合,让城的士兵打开城门,迎接西凉军入城。不过,三位将军不用担心,只要大军攻城,并且向城散布谣言,鼓动城西凉军叛变,城的西凉军肯定会归顺三位将军,破开长安,轻而易举。”

    “好,说得好!”

    李儒抚掌称赞,忍不住说话恶心贾诩。

    贾诩笑了笑,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李儒看着贾诩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说话刺激贾诩好似拳打在棉花上,丝毫不着力。见此,李儒也没有继续和贾诩争斗的想法。

    樊稠笑说道:“贾先生智谋群,是我西凉军之福!既然贾先生成竹在胸,就由贾先生策划攻破长安。嗯,李先生也不能闲着,两位先生再好好的商议番,仔细考虑攻破长安的办法,争取次就攻入长安,和吕布决死战。”

    说完后,樊稠、张济和李蒙便离开了,让贾诩和李儒商议事情。

    营帐,只剩下贾诩、李儒、徐荣、王灿和王越。贾诩说道:“李儒,不解释下‘王山’的身份么?”

    句话,道明了贾诩的来意。

    李儒装傻充愣,说道:“有什么解释的,不就是王山么?还能有什么身份。”

    说话的时候,李儒朝王越点点头,低声说了几句。说完后,王越便迈开步子往营帐外走去,让营帐外的人守好营帐。

    然后,王越才重新返回营帐,站在李儒身后,等着李儒说话。

    ps:加更9,由于总共需要加更11章,这是第9章,还欠下2章。收工,明日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