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略胜一筹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射出的第支弓箭,四平稳,不偏不倚的射箭靶的红心。≯ ≥ <.≦<1≦Z﹤W≤.≦≤

    “咄!”

    箭头射在箭靶上,声音非常的沉闷。

    训练场上,站在周围的士兵看见第支弓箭射箭靶,并没有什么激烈反应,也没有人鼓掌庆贺,只是窃窃私语,小声的讨论着。张绣是张济的侄子,又是军大将,张绣才是士兵的衣食父母,他们不敢得罪张绣。

    若是替王灿打气,被张绣惦记上了,前途就渺茫了。

    “小张将军枪术不凡,箭术出众,都才破开两支弓箭的箭杆。诶,虽然只有五十步的距离,却非常的困难,黑衣人能行么?”

    “说不好,看他射出第支弓箭的感觉,似乎并不比小张将军差。”

    “我看不是,黑衣人搭弓射箭很随意,没有点章法,也没有瞄准箭靶,很可能是瞎蒙的。况且箭靶和射箭的位置之间只有五十步的距离,能命红心是很正常的事情,换做是我,我也能命红心。”

    “嘿嘿,我猜测他连第支弓箭的箭杆都破不开。”

    ……

    士兵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甚至于,西凉军的些校尉、军司马、百夫长等军将领,也都来到训练场,饶有兴趣的看着王灿和张绣比试箭术。

    这些人都是来看热闹的,想要看看张绣和王灿到底谁更厉害?

    张绣站在旁,仔细的观看王灿射箭。

    他目光凛冽,冷里的眼眸闪烁着浓浓的战意。现在才射出第支弓箭,‘王山’想击败他,至少要破开两只弓箭,才能取得胜利。五十步的距离虽然不远,但张绣却知道破开弓箭的箭杆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旦第支弓箭的箭头射偏,箭尾不平直,后续射出的弓箭都要受到影响。

    此时,王灿已经捻起第二支弓箭。

    他射箭的动作很自然,没有丁点僵硬的感觉,好像是位泼墨大师正在挥洒副山水画,轻松自然,挥洒起来没有的凝滞,充满着浑然天成,圆转如意的意境。

    张绣感觉周围的士兵突然消失了,只有王灿搭弓射箭。这样的画面,让张绣明白他的箭术比不过王灿了。所谓法通,万法通,箭术如此,枪术同样是如此,需要能圆转如意,浑然天成,只是张绣远远达不到这个地步,这样的枪法,唯有童渊才能施展出来。

    “喝!”

    王灿低喝声,拉住弓箭的手猛地松开。

    “嗡!”

    弓弦震动,嗡嗡作响,弓箭旋即脱弦而出。这支弓箭射出去后,度快若闪电,迅猛如奔雷,锋利的箭头破开空气,挂着丝凄厉的刺耳声。箭头瞄准箭靶的方向,对准了红心处的第支弓箭,直奔弓箭的箭尾射去。

    “嚓咔!”

    声脆响,箭头射插在箭靶上弓箭的箭尾,破开箭杆,顺着箭杆射进去。

    “咄!”

    弓箭破开箭杆后,依旧是四平稳,不偏不倚的命红心,并且箭杆依旧平直,没有任何的角度偏移。这样来,王灿接下来的第三支弓箭便能轻易的射第二支弓箭的箭杆,并不会有多大的困难。

    “看,看到没有,射了,竟然射了!”

    “那黑衣人真是厉害,破开箭杆后,弓箭竟然仍旧没有偏差,好像是没有被箭杆阻挡射的般,太厉害,太厉害了。遇到黑衣人这样的弓箭手,小张将军危险了,很可能不是黑衣人的对手。”

    “哼,这才破开支弓箭,慌什么,等他破开两支弓箭再说。”

    “不管如何,他都已经破开支弓箭,只要再破开支弓箭,小张将军就赢不了。最差的局面都是平手,但我看黑衣人射箭的时候自信从容,并没有什么忧愁,肯定是胸有成竹,我打赌,这次小张将军输定了。”

    ……

    人群,士兵们看见王灿破开弓箭,更加的躁动起来。

    这样的争斗,才更有看头。

    不知何时,李蒙、张济和樊稠联袂而来,站在李儒后面静静地观看着。

    而且,贾诩也被吸引过来,站在李蒙等人身后,仔细的观察着。贾诩性格阴沉,好庸之道,不偏不倚,做事情滴水不漏,很难露出破绽,双眸子毒辣得很。他看见王灿的背影,虽然无法看见正面,但也觉得王灿不应该是凡夫俗子。

    这种感觉,是种无形的气势。

    王灿瞥了眼周围的士兵,并未说话。

    他深吸口气,继续捻起第三支弓箭,低喝声,便松开手。弓箭射出去,没有任何偏差,直接命第二支弓箭的箭尾,并且破开箭杆,再次射箭靶的红心。不过,这次的角度微微生偏移,使得下支弓箭的难道稍微增大。

    此时此刻,训练场彻底的热闹起来。

    王灿连破两箭,已经追平张绣,至少能和张绣打成平局,不分胜负。然而,王灿是否能击败张绣,就看接下来的箭了。

    这箭,至关重要。

    王灿微眯着眼睛,捻起弓箭搭在弓弦上,瞄准了第三支弓箭的箭尾。

    他精气神集在起,凝神望着前方,整个人的气质较刚才又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刻,王灿如同是出鞘的宝剑,锋利霸道,张扬无比。那挺直的脊椎,傲然的身躯,就好像是根擎天柱立在天地间,刚直而不曲。

    张绣盯着王灿,眼异彩连连。

    这刻,他才真正见识了王灿的实力。

    其实,震撼的人不仅是张绣,连李蒙等人看见后,眼都充斥着惊喜,心起了揽才的心思。唯独李儒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你说你本来是潜藏在西凉军,为什么要这样张扬狂妄?旦被识破身份,可就是大祸临头了。

    “破!”

    王灿眼睛睁,道精光自眼闪过。

    他握住箭尾的手突然松开,弓箭便脱弦而出。那弓弦在弓箭射出后,不停地震动,旋即竟然砰的声断裂开来。王灿并没打量手崩断弓弦的长弓眼,而是盯着射出去的弓箭,箭头顺理成章的射箭尾,破开了箭杆。

    嚓咔嚓咔的声音响起,箭头砰的声射在箭靶的红心上。

    “啵!”

    好似是打破了层隔膜,箭头钉在箭靶上之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猛地穿透了箭靶,飞射出去,然后以抛物线的轨迹钉在地上。这切,生在转瞬之间,非常的突兀,箭头依旧锋利,箭杆依旧笔直,唯不同的是箭靶被戳了个洞。

    刹那间,训练场沸腾了起来。

    太厉害了,太霸道了。

    王灿箭不仅破开箭杆,竟然还箭穿透箭靶。

    这幕,让训练场上的士兵开了眼界。这些士兵从未看过破开箭杆的表演,也没有见过谁能够箭穿透箭靶。训练的箭靶本就是用来挡住弓箭,专门防止弓箭穿透过去的,可眼前的黑衣人箭射穿箭靶,太出乎意料之外。

    “好,好,射得好!”

    张绣抚掌大笑,脸上露出钦佩的神情。

    王灿走到张绣跟前,诚恳的说道:“弄坏你的长弓,抱歉了。不过,最后箭虽然破开了箭杆,却没有留在箭靶上,不作数,就当是打了个平手吧。”

    他语气诚挚,神色诚恳,并没有给人骄狂的感觉。

    张绣听,便知道‘王山’是给他个台阶下。然而,张绣何许人?张绣有着他自己的骄傲,不需要王灿的施舍。

    张绣脸上挂着抹笑容,摇头说道:“输了就输了,没有什么丢人的。单凭你第三支弓箭能破开箭杆,又能够穿透靶心,已经称得上箭术宗师,非常厉害,让我开了眼界……你的箭术非常厉害,留在英雄楼可惜了,跟着我如何?”

    王灿摇摇头,并未说话。

    开玩笑,他是大汉朝的益州牧,张绣跟着他征战天下还差不多。当然,这句话王灿是不敢说出来的,只能在心诽腹下。

    王灿现在是李儒的护卫,是英雄楼的武士,并不是什么益州牧、镇南将军,仅仅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卫。此时,张济、李蒙和樊稠走了上来。张济走上去,拍拍张绣的肩膀,笑道:“你小子总是目无人,现在遇到高手,知道别人的厉害了吧!”

    张绣点点头,挠头笑。

    樊稠大步朝王灿走去,说道:“你叫王山是吧,可愿意到我军效力?”

    王灿拱手说道:“将军好意,山愧领了。然而,王山是英雄楼的人,不能从军。”

    樊稠想了想,点点头,便没有继续说话。张绣刚才的话,他和李蒙都是听见的,因此樊稠只是稍微询问下。不过,樊稠却没有放弃,而是寻思着攻下长安后,再找史阿要人,想来史阿也不敢违背他的话。

    此时,李儒也走上来,朝樊稠、张济和李蒙拱手见礼。

    王灿束手而立,和王越起站在李儒身后。

    贾诩看了李儒眼,又扫了眼王灿和王越,最终目光停留在王越身上。

    当贾诩看见王越的时候,深邃的眼眸闪过丝惊愕。很显然,贾诩认出了王越的身份。昔年王越在洛阳主持英雄楼,又教导皇帝学习剑术,经常出入皇宫,而贾诩作为董卓麾下的属官,也经常出入皇宫,见过王越。

    贾诩看见王越和王灿站在起,心咯噔下。

    或许是察觉到贾诩的目光,王越目光看向贾诩,眼闪过道精光。

    两人的目光,触便转移开了。贾诩目光转,又看了眼王灿。他刚才从背影打量王灿,觉得王灿身份不般,此时此刻正面打量王灿,感觉有些怪异,尤其是王灿的年纪和他脸上的胡子,给贾诩种不真实的感觉。

    蓦地,贾诩觉得眼前这个‘王山’不应该是这幅模样。

    想了想,贾诩把心思压在了心底。

    对于贾诩来说,多事不如少事。他只要能保住性命就可以了,因为眼前的樊稠、张济和李蒙都不是成事的料,并不值得贾诩说出心的疑惑。

    ps:保底第更,求收藏、鲜花咯。周,鲜花很重要,大家支持把,投鲜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