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连破两箭(加更8)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西凉,地处偏远,和鲜卑、羌人、氐人的部落接壤,时有战事生。≥≯ ≤.≦≦1﹤Z≤W<.﹤

    正是因为西凉的地理位置不好,环境恶劣,经常被外族入侵,所以西凉民风剽悍,百姓多是能征善战的勇士,而且西凉的百姓精于骑术,善于射箭。

    张绣出身西凉,自小就骑马射箭,他不但枪法精湛绝伦,连箭术也非常厉害。当他听见王灿提议比试箭术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张绣目光看向王灿,嘴角微微勾起,露出抹灿烂的笑容,眼露出得意的神色。

    在张绣看来,王灿是自找死路,肯定输给他。

    旁边,李儒却微不可查的叹口气。

    他和王灿交锋多次,知道王灿有个杀手锏,就是王灿的箭术,非常厉害,百步穿杨简直是轻而易举。李儒见张绣自信满满的准备和王灿比试,心不由得替张绣叹息,显然李儒认为张绣肯定会败给王灿。

    张绣目光转,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灿回答道:“王山!”

    张绣笑说道:“王山是吧,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至于你腰间的那柄好弓,我会好好使用的,会让他随我起征战天下。你个小小的护卫,哪里能够拥有这样的好弓,放在你身上简直是暴殄天物,今日被我遇到,是我张绣的运道啊!”

    言语,张绣透出浓浓的自信。

    那骄傲的神情,好似王灿已经输给他了。

    王灿笑了笑,并没有逞口舌之利和张绣争斗。他神情古井不波,淡淡的说道:“到底谁更厉害,比过再说。”

    “好,有胆量!”

    张绣赞叹声,脸上露出欣赏的神情。

    先不谈‘王山’的箭术如何,光是‘王山’能站在他面前谈笑自若,并没有丝毫的畏惧,便已经能让张绣平等对待了。像张绣这样高傲冲动的青年,你事事都顺着他,会让他觉得没有意思,你和他对着干,却是不错的选择,但必须有足够的本事才行。

    王灿要折服张绣,就得在箭术上击败张绣。

    李儒看见王灿和张绣卯上了,便让士兵把徐荣带下去,稍后再来处理。

    张绣带着王灿、李儒和王越离开营帐,往营地临时开辟的校场方向行去。他边走,边说道:“王山,我们比试箭术,可不是比较力量的大小。你说说,这箭术怎么个比法?是限定距离射靶,还是用其他的方法来比较。”

    王灿笑道:“规矩的射靶没意思,还是换种新鲜方式吧。”

    张绣身体停顿了下,说道:“哦,你说说,有什么稀奇的比试方法。”

    王灿想了想,旋即说道:“限定距离射靶没有任何挑战,因为每个箭靶都是固定的,我相信你也能举命箭靶。因此,我们稍作改变,在这个基础上加点变化,要求第二支弓箭射出的时候,必须从第支弓箭的尾羽上破开箭杆,命红心。第三支弓箭射出后,又要破开第二支弓箭,以此类推,你看如何?”

    张绣闻言,脸色微微变。

    旋即,他刀削般的面颊上露出便浓浓的战意,乌黑透亮的眼眸透出点点精光,说道:“这样的方式倒也不错,好,就这么定了。”

    此时,行人已经接近临时开辟出来的校场。

    张绣枪术精湛,武艺非常厉害,再加上有张济罩着张绣,他在军的威信非常高。张绣走上前去,让正在训练的士兵停下来,又让士兵搬来两个箭靶,然而问道:“王山,准备好没有,这可是关系到你腰间的长弓能否继续留在你身边,要准备好啊!”

    王灿抬头说道:“我突然觉得很不公平,你赢了,可以顺利的拿走我的灵宝弓;而我赢了,就当是放了个屁,什么彩头都没有,这是凭什么呀?”

    李儒听见后,暗骂王灿多事。

    能摆平张绣就很不错了,还要节外生枝,忒嚣张了。

    然而,张绣听了王灿的话,不仅没有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说道:“说得好,也很肯,我也不占你的便宜,你说吧,想要什么彩头?”

    王灿立刻说道:“你的长枪我拿来没用,赢过来后,只能当做摆设。不如这样,只要我赢了你,你就答应我件事情,你看如何?放心,我虽然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却不会让你去杀人放火,更不会让你作出违背良心的事情。”

    张绣听见后,想也不想,便答应下来。

    打心底,张绣就没有认为他会输。

    李儒站在旁,见王灿绕了圈,眨眼工夫让张绣答应了件事情,暗叹王灿奸诈狡猾,简直是贼精,老辣的手段丝毫不输于贾诩这样的老狐狸。王灿见张绣答应下来,说道:“好,张将军快人快语,豪爽大气,令人佩服。”

    张绣闻言,也笑了起来。

    他目光盯着摆在空地上的箭靶,说道:“王山,你说箭靶摆在多远?”

    王灿说道:“五十步吧!”

    张绣哈哈大笑,说道:“王山,你真确定只要五十步?”对于张绣来说,他的箭术百步穿杨,即使是百步开外,也能命靶心,更别说百步,甚至是五十步了。五十步的距离,对于张绣来说,没有任何威胁。

    王灿嘴角勾起,笑道:“五十步足矣!”

    张绣见王灿坚持,便没有继续劝说。

    他大手挥,吩咐站在周围的士兵把箭靶摆在五十步左右。五十步之外,共摆放了两个箭靶,王灿和张绣人个。做完这些,张绣让士兵拿来柄弓箭,说道:“我用我的弓箭,你用你的灵宝弓,看谁更厉害?”

    王灿摇头说道:“不用,我的灵宝弓威力大,占了便宜。我使用你的弓箭,这样才公平,你先射。等你射完了,我再射。”

    张绣没有推拒,直接拿起长弓,搭上弓箭,射向五十步之外的箭靶。

    “砰!”

    声闷响,弓箭正红心。

    弓箭射箭靶的刹那间,训练场响起片叫好声。许多士兵兴奋的望着张绣,眼露出崇拜的眼神,期待着张绣继续大展神威。不过,也有士兵面露不屑之色,因为射箭的距离只有五十步,连百步都没有。

    只要是箭术稍好的,都能射箭靶。

    箭头射在红心上,箭尾仍旧嗡嗡的颤抖着。

    这时候,张绣脸上的神情已经没有射出第支弓箭时那般轻松了。射出弓箭后,他也察觉了其的奥妙,第二支弓箭瞄准的不仅是红心,还要瞄准那只有小指头粗的箭杆,必须要箭射箭尾,才能破开箭杆,继续命红心。

    表面上只有五十步的距离,看似简单,却非常困难。

    第二支弓箭射出去后,必须要破开第支弓箭,就要求弓箭射箭靶后,必须是平直的,而不能是歪歪斜斜,往下或者是往上翘起的,否则后续的弓箭便无法射箭尾,破开箭杆,便只能望洋兴叹。

    张绣开局不错,第支弓箭的力道和方向刚好,弓箭并没有歪斜,所以第二支弓箭相对来说也比较轻松。

    他拉开弓箭,瞄准了箭杆。

    “嗡!”

    弓弦震动,弓箭脱弦而出,锋利的箭矢刺破空气,挂着股锐啸声,朝第支弓箭的箭尾射去。由于两地的距离只有五十步,转瞬间,弓箭便射第支弓箭的箭尾,箭头准确无误的破开箭杆,射在箭靶的红心处。

    周围观看的士兵看见弓箭破开箭杆,都是啧啧称叹,不停的欢呼大吼。只是,张绣的脸上却没有喜色,反而是露出浓浓的担忧。

    相比于第支弓箭,第二支弓箭的情况又不同了。

    因为第支弓箭射出去后,并不受阻拦,能顺利的射箭靶的红心,不会出现偏差情况。然而,第二支弓箭破开箭杆后,会遇到箭杆的阻拦,使得箭头的方向和角度生偏转,箭尾的方向也跟着变化,不会像第支弓箭那样平直的射箭靶。

    这时候,张绣心没有了轻视之心。

    他原以为很容易,可射出两支弓箭后,现了其的玄机。

    他继续捻起支弓箭,瞄准了箭靶上的第二支弓箭。

    张绣低喝声:“!”声音落下,弓箭便应声而出,箭头破开空气,如流星般快射向第二支弓箭的箭杆。此时此刻,张绣颗心都在怦怦直跳,握住长弓的手也是汗液涔涔,他死死的盯着弓箭射出的轨迹,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

    “!定要!”

    张绣心暗暗祈祷着,期待着这箭能破开箭杆。

    “嚓咔!”

    弓箭射出后,命了第二支弓箭的箭杆,破开后又命了箭靶的红心。只是,这次射后,箭杆的方向已经生巨大的变化,不再是平直的方向,而是斜下的,箭尾斜下对着地面,张绣便无法从箭尾破开弓箭。

    接下来,便是王灿的表演。

    不过,张绣有两支弓箭破开箭杆,足以自傲。

    张绣看着王灿,将长弓递过去,说道:“王山,该你登场了,希望你是只会说空话的人,若是那样,你恐怕失去的不仅是灵宝弓,还有你的项上头颅。”

    王灿嘿嘿冷笑,并没有将张绣的话放在心。

    他接过弓箭,试了试弓弦的力道,点头道:“不错,勉强可以应付。”

    张绣站在旁边听见后,气得七窍生烟。这柄大弓是他使用的武器,可以说是相当好的长弓,而王灿却仅仅说勉强能应付,显然是看不起他的长弓。不过,张绣看见王灿腰间的长弓后,也知道王灿有这个资格。

    两人的长弓,不是个等级的啊!

    王灿拿起长弓,捻起支弓箭,瞄准箭靶射了出去。

    他搭弓射箭,度很快,却又有股浑然天成的感觉,非常的随意,却又感觉从容不迫,好似早就准备好,弓箭就应该在那刻射出去。

    “砰!”

    弓箭射出后,钉在箭靶上,不停地晃动着。

    张绣目光灼灼,仔细的看着王灿,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有道是行家出手,就知有没有,他看见王灿射箭的姿势动作,便能感觉到王灿的箭术不般,至少和他不相上下,甚至于,比他的箭术更加厉害。

    不过,张绣却没有放弃,还在期待着。

    他连续射两箭,足以自傲,就看王灿的能耐了。

    ps:加更8.周了,急需鲜花支持,求鲜花。

    ps:因为pk票破7o,贵宾票破4oo,加更11章。这是第8章,还欠3章。新的周,贵宾票已经清零,大家继续努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