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比箭术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整理好装束,改头换面,变成了个肤色黝黑,浓眉大眼,满脸络腮胡子的精壮汉子。≯   <.≦≤1≤Z≤W≤.≤他身材不魁梧,却极为精壮,和之前的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

    王灿身穿袭黑袍,腰间挂着柄黑铁长剑和柄通体黢黑的长弓。

    这柄长弓是胡波敬献给王灿的灵宝弓,由于王灿连续几次遭到追杀,都只有随身佩戴的汉刀,没有远程攻击武器,遇到事情后都束手束脚。故此,王灿把灵宝弓带在身边,旦遇到事情,便可以使用灵宝弓杀敌。

    大帐,李儒正襟危坐,神情不悲不喜。

    李儒身后,王灿和王越昂然而立,完全进入了李儒护卫的角色。由于李儒已经派士兵去将徐荣带来,现在就等着劝降徐荣了。

    “踏!踏!……”

    大帐外,忽然响起沉稳的脚步声,脚步声凌乱不,并不止个人。

    营帐门帘掀起,走进来两个人。

    其人,是双手被缚在身后的徐荣;另人身材魁梧,身穿银白色铠甲,头戴银盔,面如刀削,脸上透着丝冷意,提着杆虎头金枪大步走来。

    此人,便是张绣。

    李儒见张绣亲自押解徐荣过来,急忙起身朝张绣见礼。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董卓麾下的第人,没有了滔天的权势,不过是樊稠、李蒙和张济的军师罢了。李儒见到张绣后,必须要有个下属的本分。

    两人拱手见礼,相互客套番,便宾主落座。王灿站在李儒身后,仔细的打量着徐荣,心微微叹息声。

    眼前的徐荣,让王灿几乎是认不出来了。

    徐荣双眸布满了血丝,乌黑亮的眸子失去了昔日的光彩,脸上沾着点点污渍,嘴唇也干裂开来。徐荣身体的颓废可以让侍从梳理,但自身的精神却不是外人能干预的。王灿看着垂头丧气的徐荣,好似见到个迟暮之年的老人,透着股暮气。

    昔日,徐荣自信从容,雄姿英。

    如今,却是心如死灰,暮气沉沉。

    看着个绝佳的将才被成了这番模样,王灿很不是滋味。正当王灿心感慨万千,感叹世事变化的时候,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他武艺比不上赵云、黄忠、典韦之流,却还是处在相当厉害,能够预知危险。就在刚才,他感觉道冷冽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王灿抬头望去,只见张绣和李儒见礼后,竟然转过头,目不斜视的盯着他。

    准确的说,应该是盯着王灿腰间的灵宝弓。

    显然,张绣也是识货的人,眼便看出灵宝弓的不凡之处。

    不等李儒劝说徐荣,张绣便指着王灿,说道:“李先生,把他送给我可好?”表面上,张绣是讨要个护卫,但张绣的真正目的是王灿腰间的灵宝弓。对于个武艺精湛的武将来说,柄精良的武器便是最大的诱惑。

    正如张绣手的虎头金枪,便是柄上等的兵器。

    尤其是虎头金枪的枪头,更是融入了天外陨铁,锋利坚韧,是张绣学成下山的时候,张绣的老师童渊送给他的。

    张绣武艺出众,是童渊的大弟子,师承童渊的百鸟朝凤枪,非常厉害。对于张绣这样的流武将来说,手的武器绝对比家的妻妾更加重要。妻妾没有了,可以再娶,可遇到精良的武器错过了,就再难以碰到。

    李儒目光瞥向王灿,心暗暗好笑。

    好家伙,张绣出口就把王灿要去,让李儒心非常舒坦。

    但是,李儒望着张绣,脸上露出怪怪的神情,心想着张绣该不会有龙阳之好吧?不然他进来,怎么就讨要王灿这样的精壮汉子呢?

    不管张绣如何,李儒今日被王灿逼迫的怨气,消散了许多。

    想想也是,堂堂益州牧,镇南将军,权倾方的大人物,竟然被个小小的西凉军将领当做是个护卫要过去。若是说出去之后,王灿的脸面都要丢光了。李儒心得意大笑,但笑过之后,又感觉头疼不已,非常恼火。

    张绣是张济的侄儿,而张济没有儿子,可以说张绣已经算得上是张济的儿子。

    换句话说,张绣在西凉军拥有者极大的权利。

    现在的李儒已经没有呼风唤雨的能量,他只是个想煽动西凉军反攻长安的个谋士。张绣向他讨要个护卫,李儒根本无法直接拒绝。

    然而,张绣讨要的人却是王灿,更让李儒头疼。只是,李儒疑惑的是张绣怎么就看上了王灿,这让李儒疑惑不已。

    所谓的龙阳之好,不过是李儒臆想而已。

    张绣见李儒迟迟不说话,再次问道:“李先生,难道个护卫都舍不得?”

    王灿嘴角微微抽搐,他大爷的,诸事不顺啊!

    刚刚把灵宝弓挂在身上,就遇到个觊觎宝物的小贼。李儒心迷糊,不知道张绣的算盘,可王灿却清楚得很,因为张绣的目光直在灵宝弓上来回的逡巡着,眼迸射出贪婪的眼神。只是,张绣碍于身份,不好意思抢夺灵宝弓,便只能把算盘打到他身上。

    李儒叹口气,说道:“小张将军,不是儒不愿意,而是没有这个权利!”由于张绣扯出王灿这档烂事,李儒不得不暂时把徐荣的事情押后。

    眼前,必须要安抚好张绣。

    张绣剑眉挑,冷冽的目光盯着李儒,说道:“李先生,他是你的护卫,你怎么就没有权利将他送给我,不就是个护卫而已,有这么麻烦么?”

    语气,张绣透着丝不耐烦。

    李儒和声解释道:“小张将军,他是我的护卫,却不是我的下属。此人是英雄楼史阿保护我去西凉的护卫,暂时保护我的安全,等返回长安后,他就会回到英雄楼。他是英雄楼史阿的人,我怎么有权利将他送给小张将军呢?”

    张绣点点头,说道:“这倒也是,李先生的确不好做主。”

    顿了顿,张绣冷声道:“英雄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史阿么?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你把他给我就是,后面的事情我来处理。”

    张绣语气狂妄,没有把史阿看在眼。

    李儒心暗暗叫苦,碰到个蛮不讲理的武夫,还真是麻烦。

    他耐着心思,缓缓解释道:“小张将军,史阿的英雄楼在长安很有势力,不应该得罪他。再说了,史阿也是我们攻入长安的枚棋子,有史阿的帮助,我们才能轻易的拿下长安,他是我们的盟友,不能动史阿的人啊!”

    李儒劝说张绣,却见张绣冷哼声,手的虎头金枪砰的声插在地上。

    张绣再也忍耐不住,双目盯着李儒,大声怒喝道:“英雄楼算个屁啊,史阿是什么狗屁,不过是个游侠儿,不值提。”

    王越站在王灿身旁,略显黝黑的面颊微微动容。

    他心怒气升腾,粗大宽厚的手掌握住腰间长剑的剑柄,大有动手的趋势。王越门下九大弟子,最具天赋和最圆滑的人,便是史阿。到现在,史阿的剑术已经登堂入室,直追王越,让王越自豪无比。

    张绣辱骂史阿,让王越非常不高兴。

    这时候,王灿也忍不住了。他看向张绣,冷笑两声,说道:“为了柄弓箭,竟如此下作,如此不要脸面,什么狗屁武将。”

    句话,臊红了张绣的脸。

    王灿说话,便戳破了张绣心的想法。

    李儒看见张绣脸上的表情,心才想起王灿不仅拿了柄长剑,腰间还挂了柄通体黢黑的长弓。他看见王灿那柄长弓黑黢黢的,点不出众,便没有追问,没想到柄不起眼的长弓,竟然让张绣如此大动干戈。

    这下,李儒觉得为难了。

    方面是他的‘主公’,方面是张济的侄子,让他左右为难。

    尤其是王灿句狗屁武将,更是让双方结下了梁子。若是把张绣惹怒了,他直接带兵冲进来,王灿纵然有十条命,也不够张绣杀的。

    王灿却面带微笑,看着张绣,并没有丝毫慌张。

    张绣看向王灿,问道:“你说什么?再说遍?”

    王灿哼了声,寸步不让,说道:“我说你好歹也是军大将,为了柄长弓,竟然如此下作,什么狗屁武将。”对于张绣这样的热血青年,王灿并没有和他讲道理。这样的人,用拳头无疑是最好的。

    他心如此想,也是尽量的往这方面引导。

    如此,才能折服张绣。

    张绣听了后,气得面红耳涨,呵斥道:“你可知道我是谁?若是把我惹怒了,我领兵杀了你。到时候,你就是跪地投降,也难逃死。”

    “哈哈哈……”

    王灿朗声大笑,说道:“枉你张绣还是枪术大家,竟然如此不要面皮。不就是柄长弓么?你若是有本事,自己尽管来取便是。自己没本事,领兵来杀我算什么英雄好汉,你穿着银白色的铠甲和头盔,看上去挺光鲜的,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

    说话的时候,王灿用上了激将法。

    “你,你,……”

    张绣伸手指着王灿,气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他枪术精湛,逞口舌之利却不是王灿的敌手。前些日子,王灿在荆州的时候,舌战蒯越、蒯良和蔡瑁,将三人驳斥得无言以对,眼前的张绣枪术厉害,可说到底还是刚出道的热血青年,比不得王灿两世为人,经验丰富。

    张绣想了想,说道:“好,我们就比比,看谁厉害。只要你能赢了我手的虎头金枪,我便不要你的长弓,你若是输了,双手将长弓奉上。”

    “我呸!”

    王灿脸色不屑,露出哂笑的神情。

    张绣见王灿如此嚣张,恨不得在王灿身上戳两个窟窿,但他不能啊,他要用武艺折服王灿,才能名正言顺的将长弓弄到手里。张绣耐着性子,说道:“你认为我的话不合适,那你倒说说,怎么比试。”

    不管怎样,张绣都想将王灿的长弓据为己有。

    王灿沉声说道:“想拥有我腰间的灵宝弓,不是你枪术厉害,就能很够拥有的。只要你的箭术比得过我,我甘愿将腰间的灵宝弓送给你,让他在你手大展风采。若你的箭术连我都比不过,此事休要再提。至于你的枪术,我不感兴趣,你也别拿长枪对着我。”

    张绣用虎头金枪和王灿交战,是己之长,攻彼之短。王灿知道张绣枪术厉害,不可能和张绣比拼。

    然而,若是比箭术,谁怕谁啊!

    张绣闻言,立刻说道:“好,我就和你比试番。”

    ps:保底三更完成,今晚继续加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