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李儒的心思(加更7)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张绣手持虎头金枪,直指徐荣,却见徐荣昂然而立,眉宇间透出股不屈的感觉,让张绣心暗赞声。  ﹤.﹤≦1≦Z≦W<.

    对于段煨,张绣没有丝毫的好感。

    其原因,是因为段煨反复无常,先是董卓的下属,随后又投降朝廷,后来见机不对,又想要投降西凉军。这样反复无常的人,点骨气都没有,张绣毫不迟疑的策马将段煨踩踏而死,没有接受段煨的投降。

    即使张济心想收降段煨,将段煨融入到大军来,但张绣杀了人,张济也就是埋怨下,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张绣出身西凉,性格豪爽,且桀骜不驯。

    骨子里,张绣是非常高傲的人,尤其是他还有身绝世武艺,更是对于般人看不上,似段煨那样官职更高,却更加怕死的人,非常不屑。

    徐荣果断的拒绝,反而让张绣升起丝好感。

    “呼呼!”

    龙虎金枪抡起,划过天际,呼呼作响,张绣握紧大枪,猛然大喝道:“徐荣,不愧是西凉男儿,有担当,我来送你上路。”

    说完,张绣便策马奔驰出去。

    徐荣听见后,嘴角轻微的抽搐两下。

    有担当?

    这句话让徐荣心好笑,却又升起丝无奈,他为了自己的名声,为了不被人称作墙头草,只能硬着头皮扛下去。

    张绣胯下的汗血宝马非常的通灵,在张绣话音落下的刹那间,汗血马便甩开四蹄冲了出去。夜空,道火红色的影子闪过,快冲向徐荣。两军列阵,张绣不管张济和樊稠等人的想法,完全按照他的意愿做事情。

    张济见张绣冲出去,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

    这小子,难以管教啊!

    樊稠和李蒙见张绣逞威,人骑朝徐荣大军冲去,不仅没有怒,反而面带微笑,眼带着赞赏的神色。

    胆似猛虎!

    无畏无惧!

    很显然,张绣的表现引得樊稠和李蒙为之侧目。

    樊稠见张绣冲上去厮杀,也大喝声,命令麾下的士兵起冲锋,准备将徐荣麾下的士兵歼灭。两军交战,兵祸无情,没有谁该死,没有谁能保证自己活下来,战场上有的是铁血的杀戮,无情的挥刀,个个西凉兵冲上去,如狼似虎的冲向徐荣麾下的士兵。

    几万大军,围攻七千余士兵,没有任何的悬念。

    甚至于,樊稠和李蒙都没有冲上去。

    此时,张绣已经顺利的冲向徐荣,由于徐荣策马站在士兵最阵前,所以张绣冲锋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直接便和徐荣交战。论武艺,徐荣比段煨不知高明多少,纵然张绣枪术精湛,短时间也没能杀死徐荣。

    张绣抡起长枪,没有半点留情,也没有半点留下徐荣命的想法。

    七尺男儿,死则死矣,但求俯仰无愧与天地。张绣年轻热血,容易冲动。他信奉的便是轰轰烈烈的大干场,即使死了都值得。

    因此,他认为杀死徐荣,对于徐荣是种解脱,并没有留下半点力量。虎头金枪在他手挥舞起来,力量十足,而且枪法诡异刁钻,难以抵挡,那抖动的枪尖似真似幻,好似是天空的星辰耀眼无比,却又充满威胁,让徐荣头皮麻。

    好在徐荣勉强还能挡住,没有被张绣手的金枪刺。

    但是,胜利的天平逐渐往张绣倾斜。交战时间不长,徐荣就逐渐的被张绣压制住,成为张绣手的猎物。

    “吼!”

    徐荣双目圆瞪,大吼声。

    他瞅准机会,在张绣长枪探出的时候,不管不顾,任由张绣抖动枪尖往身上刺去,根本不防备,直接将手的战刀高高抡起,朝张绣劈下去。即使拼着重伤,或者是被张绣杀死,他也得在张绣身上捞点利息回来。

    “好!”

    张绣大叫声好,长枪猛地撩。

    “叮!叮!”

    枪尖和刀刃碰撞,叮叮作响。张绣握紧虎头金枪,轻易的将徐荣劈下的大刀挑开,虎头金枪抡了个半圆,旋即闪电般探出。

    “噗!”

    枪尖刺破铠甲,穿透血肉,瞬间刺入张绣的肩膀上。

    因为刚刚使用金枪挑开徐荣的战刀,长枪探出的位置也微微生了点变化,并没有对准徐荣的胸口,仅仅是刺了肩膀。

    张绣冷哼声,长枪斜着往上撩。

    嗞啦声,锋利尖锐的金枪便把徐荣身上的铠甲划破,并且在徐荣的肩膀上留下道十公分长的口子,鲜血从伤口流淌出来,染红了徐荣的肩膀。他咬着牙,死死盯着张绣,并没有因为张绣刺他,就大喊大叫。

    “喝!”

    徐荣咬紧牙关,低喝声,抡起长刀朝张绣砍去。

    刀光凛冽,挂着股锐啸声,瞬间便到了张绣的面前。

    这时候,因为徐荣肩膀受到创伤,身体挪动的时候,总要牵扯到伤口。尤其是他和张绣正在交战,刀挥出,更是牵扯到伤口,疼得撕心裂肺。然而,所有的痛楚徐荣都忍了下来,他即便是死,也要死得有武将的气魄。

    “铛!”

    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龙虎金枪和战刀碰撞,出刺痛耳膜的尖唳声。

    “蹬!蹬!”

    张绣骑在马上,连续退出两步,便稳住身形。

    他嘴角勾起抹笑容,目光看向徐荣,见徐荣蹬蹬连连后退,心也非常的舒坦。张绣抡起虎头金枪,声大喝,催动着胯下的汗血宝马冲向徐荣,虎头金枪直指徐荣,裹挟着万钧之力,枪探出,带着以往无前的气势,威势无匹。

    “撒手!”

    张绣低喝声,手龙虎金枪闪电般击出,旋即途转,枪杆猛然砸下。

    “铛!”

    兵器碰撞,枪杆砸在刀身上,令徐荣如遭雷击。

    张绣得势不饶人,手的龙虎金枪如凤凰点头样,闪电般点在战刀上,出清脆的叮叮声。每当龙虎金枪的枪尖和战刀碰撞,便有股巨力从枪尖上倾斜出来,全部轰击在战刀上,直接将战刀磕飞了出去。

    徐荣虎口撕裂,身体颤,也从战马上被击飞出去,直接倒在了地上,情况惨重。

    他从战马上摔倒在地上,神情悲壮。

    旋即,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昂然而立,眼带着不屈的眼神。

    他盯着张绣,眼见张绣抡起长枪起冲锋,心颤动了下。只见那杆虎头金枪映入眼,只剩下最后点金灿灿的光芒,似乎是要将他吞噬掉。

    “小张将军,手下留情。”

    正当张绣起冲锋,要将徐荣杀死的时候,李儒带人赶了上来。

    他看见张绣挥舞长枪即将杀死徐荣,立刻出言阻止。对于徐荣和张绣,其个是智将,个是虎将,两个人都是李儒看重的。有张绣和徐荣,即使李儒没有招揽到贾诩,也能让王灿心满意,因为李儒知道王灿求才若渴。

    他拥有张绣和徐荣,才有和王灿谈价钱的资本。或者说,徐荣和张绣都是李儒用来和王灿讨价还价的资本,是他拿回妻儿的保证。

    当然,李儒不想徐荣就这么被杀死。

    “咻!”

    虎头金枪在空划过道痕迹,陡然停了下来。

    因为李儒的句话,张绣便收枪而立,并没有杀死徐荣。张绣武艺精湛,枪法绝伦,对于徐荣的作风非常欣赏,所以李儒话,张绣便收枪不杀徐荣。

    徐荣昂然站立,闭目等死。

    好半响,都没有等到长枪刺来。

    他睁开眼睛,却见张绣带着几个士兵冲上来。张绣面带微笑,大手挥,喝道:“将他绑起来。”顿时,便有几个士兵冲上去,三两下将徐荣给绑了起来。徐荣被擒拿,剩下的七千多士兵彻底的懵了。

    主将都被擒住,还打个屁啊!

    个个士兵,都放下武器投降,没有继续抵抗。

    双方交战,死伤并不大,以樊稠和李蒙大胜而告终。李儒策马而立,看着昂然自得的张绣,以及被捆绑起来的徐荣,考虑着如何才能将两人说服,让两人投向王灿。因为他和贾诩针锋相对,对于说服贾诩不抱希望,便另谋出路,给王灿寻找另外的人,作为抵押。

    如此来,也算是将功补过。

    两军汇合在起,李儒看向张济,笑说道:“张将军,您来得太及时了,若非张将军赶来,徐荣就领兵逃掉了。”

    张济摆摆手,笑说道:“我不过是听从贾先生的建议,领兵来帮助而已。”

    李儒听后,心颤,暗道老狐狸果然厉害。

    ……

    西凉军击败段煨和徐荣,次日在新丰城汇合,然后继续往长安而去。

    消息传入长安,朝野震动。

    王允和吕布得到消息,都乱了阵脚,开始在长安城布置切,准备据守长安,和樊稠、张济、李蒙决死战。

    傍晚时分,西凉军安营扎寨。

    李儒坐在大帐,仔细的研读兵书。

    此时,个黑衣武士掀开大帐门帘,疾步走到李儒身旁,轻声说道:“大人,贾先生请您去商议事情,说是有要事商议。”

    李儒闻言,立刻放下书简,说道:“前方带路!”

    有黑衣武士带路,李儒跟随黑衣武士往另座营帐走去。

    不多时,黑衣武士带着李儒进入营帐,只见营帐并无贾诩,而是端坐着名青年,青年身旁,站立着个身穿黑袍五旬的老者。

    李儒看见青年后,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ps:加更7,还欠下3章,争取早日还清。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