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死战不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城,火势滔天,滚滚浓烟直冲天际。≥≧  ﹤.1ZW.

    熊熊烈火,散着灼热的气息,几万名西凉兵摩肩接踵,相互紧挨着,站在宽阔的空地上动不动。

    不是士兵们不想动,而是没有地方动弹,因为空地四周燃烧着熊熊大火,凶猛的火蛇把他们活动的范围限制得非常狭窄,随着大火的燃烧,股股热浪不断地喷涌出来,灼热的气息将士兵头上的丝都烫得卷曲了。

    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落在地上后眨眼就消失,士兵们的嘴唇也开始干裂开来。

    但是,没有个士兵离开。

    这时候,在士兵最前方屹立着三个伟岸的身影。李儒、樊稠和李蒙昂藏站立,屹立如山。麾下的士兵看着三人的身影,并没有乱了阵脚,因为他们相信李儒说的话。事实上,此时的情况由不得他们不信,往城外冲去不仅要被火烧,还要被屯在外面的士兵杀死,所以士兵们选择了忍耐,等待着骤雨到来。

    “希聿聿!”

    士兵饱受煎熬的时候,战马也昂头嘶鸣,躁动不安。

    李蒙站在前方,面色苦,脸上闪过丝悔意。

    樊稠虽然被大火烘烤得面色通红,双眼睛却炯炯有神。他知道李儒的能耐,见李儒都没有慌乱,他也直留在原地。

    既然赌上了性命,索性豁出去拼把。

    况且现在的情况,除了相信李儒,没有其他的选择。

    “起风了,起风了!”

    军阵,突然响起令所有士兵振奋的声音。阵凉风吹来,所有的士兵感觉精神为之振,顿时清醒过来,脸上也露出抹笑意。士兵们忍受着灼热,沉浸在凉风吹来的凉意的时候,天空突然响起声炸雷。

    这声雷响,让所有士兵看到了希望。

    “滴答!”

    滴雨滴从天空落下,落在士兵的脸上,让士兵感到丝凉意。

    “下雨了,下雨了!”

    士兵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猛地举起双手,跳了起来。士兵的声音刚落下,豆大的雨滴就从天空洒落下来,哗啦啦的雨声响起,伴随着滚滚雷声。顷刻间,暴雨降临,密集的雨水落在地上,溅起地的水珠,将燃烧的大火浇灭。

    暴雨,来了。

    雨势非常大,不会儿,李儒身上就已经被大雨淋湿,好似是落汤鸡样。李儒神情狼狈,却非常的欢喜,他伸手摸了把脸上的水渍,啧啧称赞道:“春雨贵如油,这场春雨来得太及时了。”

    “呼!呼!……”

    李蒙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苦涩的神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之色。

    樊稠看向李儒,眼露出钦佩的神情。

    与此同时,樊稠的脸上也闪过丝庆幸,幸好李儒成了下属,而不是和他们争权。现在有李儒在,西凉军攻下长安的把握又增加分。经过大雨这件事情,樊稠心对李儒是既敬佩,又有些畏惧。

    其能力,可惧!

    樊稠说道:“李先生,暴雨降临,大火被熄灭,接下来怎么办?”

    李儒环视周围眼,隐约能听见城百姓传来的欢呼声。他深吸口气,说道:“整军列队,立刻出城追击徐荣。我们刚抵达新丰城的时候,不知道徐荣藏在哪里,但徐荣现在必定领兵在城外驻扎,现在追出去,肯定能追上徐荣。”

    樊稠闻言,点点头。

    他扬起手的战刀,大吼道:“兄弟们,我们被大火烘烤,时刻忍受着灼热的热浪,现在天降大雨,终于解脱了,这是天不灭西凉军啊!憋屈了这么久,是该泄出来了,提起你们的战刀,杀,杀,杀出去。”

    他怒吼声,翻身上马,策马杀出。

    李蒙也上了战马,率领士兵杀了出去。

    李儒骑在马上,跟在士兵后面。

    他身边不仅有黑衣武士保护,还有樊稠和李蒙派遣的士兵保护,可谓是层层保护,以免被战乱波及到。他看着大军快往城门口冲去,脸上却露出丝忧色,董卓在世时,他和徐荣起共事过,知道徐荣的能耐,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

    就以今夜来说,若非有战事的时候,他都有观察天气,收集所有消息的习惯,今晚领兵抵达新丰城,即使现了城的异状,也只能退回去,不敢进城。

    徐荣此人,不简单呐。

    此时,李儒最担心的不是战败,而是徐荣不战而退。因为徐荣退走,就意味着李儒这次只拿下了座空城,没有取得任何战绩。所以,李儒希望徐荣率领大军留在城外,等着樊稠和李蒙决死战。

    大军快朝城外冲去,准备追击徐荣。

    城门外,徐荣撩开散落在额前的丝,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他设下计谋,连城的老百姓都没有迁移,就是为了歼灭樊稠率领的西凉军。可是,最终他得了骂名,却没有取得任何战果。

    徐荣听见城内喧嚣嘈杂的吵闹声,又听见踏踏的脚步声轰隆隆响起,明显是樊稠率领大军冲了出来。徐荣身旁,名小校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咬牙说道:“将军,咱们拼了,他们也就是人多些罢了,没什么好害怕的。”

    徐荣摇摇头,说道:“不行,旦被樊稠大军缠住,我们就难以摆脱他们。撤,立刻撤退,往樊稠营地撤去,和段将军汇合。”

    小校问道:“将军,如此来,我们岂不是远离长安了?”

    徐荣深吸口气,无奈的说道:“新丰城丢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尽快和段将军汇合,然后再往长安方向撤去。长安,才是最后的决战之地,旦樊稠率领大军逼近长安,而我们又无法挡住樊稠,后果不堪设想。”

    徐荣跟随董卓多年,很清楚当年董卓就是在李儒的辅佐下进入洛阳,现在李儒帮助樊稠等人,很可能攻陷长安,打败吕布和王允。

    所以,现阶段最重要的和段煨汇合,然后撤往长安。

    战不胜,便只能后退。

    “撤!”

    徐荣声令下,士兵们冒着大雨,踩在泥泞的道路上,快往樊稠营地的方向撤退。就在徐荣领兵撤退的时候,樊稠和李蒙也领兵追了出来,加快度冲向徐荣。只是,徐荣麾下的士兵虽然不全是精锐之师,但也令行禁止,很容易调度。

    大军后撤,度极快。

    眼见徐荣率领士兵和樊稠拉开距离,可刚刚跑出不远,便停了下来。

    “哒!哒!”

    马蹄声由远及近,从远处传来。只见名青年和名年人率领大军赶来,挡住了徐荣的去路。这两人,便是张绣和张济,两人领兵路疾驰,终于在徐荣领兵撤退的时候赶到了,并且成功拦住徐荣的去路。

    徐荣看见张济,心猛地突。

    张绣跟随张济在董卓的军效力,也知道徐荣的名声。他看见徐荣后,咧开嘴冷冷笑,大喝道:“徐荣,送给你。”

    说完后,张绣提起口气,猛地抛出颗黑乎乎的脑袋,朝徐荣砸去。由于张绣抛出的力量很大,脑袋飞出去后度极快,转瞬间就到了徐荣跟前。徐荣来不及反应,脑袋便砸在他的胸口上,旋即砰的声落在泥浆。

    此时,场骤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天上的乌云,竟然全都散开了,轮弯月挂在天空,散着皎洁的光辉。

    月光洒落下来,将地面上的景物照耀出来,虽然有些模糊,却勉强能看清楚大致的情况。徐荣身旁,名小校快捡起掉落在泥浆的头颅,看了两眼,因为头颅的面颊血肉模糊,士兵没有分辨出是谁,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而且,士兵也没有足够的时间仔细端详,便没有猜出这颗脑袋的身份。

    徐荣接过脑袋,提着髻仔细查看。

    头颅的面相经被踩踏得稀烂,唯有额头上还是完好的,双眸子也非常的突出,好似是被撑出来的样。

    “段将军?”

    徐荣端详阵后,猛地惊呼声。

    段煨的面相被破坏后,有些难以辨认,但他仔细端详番,还是辨认出眼前的脑袋是段煨的。他抬头望了眼张绣,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连段煨都被杀了,李儒和贾诩好算计啊!现如今,他后路被断,前路被阻,距离段煨的下场也不远了。

    张济和徐荣认识,并不想看着徐荣被杀,大喝道:“徐荣,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应该明白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无路可走了,立刻下马投降,我保你不死。”

    徐荣大喝道:“笑话,我徐荣堂堂七尺男儿,岂会投降与你,休想!”

    他脸上露出坚毅的申请,直接拒绝了张济的招降。

    他原来是董卓麾下的部将,因为董卓死去,便和段煨起投降王允,成为朝廷官员。因为是投靠朝廷,对于徐荣的名声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可现在却不同,若是他因为抵挡不了西凉军,像墙头草样投降西凉军,成为叛贼,他的名声就彻底毁掉了。

    古人重誓言,重承诺,重名声。

    对于个人来说,名声非常重要。君不见刘大耳头上顶着仁德的光环,不管是走到哪里,都非常受欢迎,而且非常受拥戴。其原因,方面因为刘大耳是皇室宗亲,另方面是因为刘大耳仁德。

    他别的没有,仁德却传为美谈,所以名声很重要。

    也只有吕布这样的人,才会先杀丁原,再杀董卓,再投奔朝廷。

    然而,吕布的情况却很惨。历史上,吕布被李傕和郭汜赶出长安,无路可走,最终去投奔袁绍,却遭到袁绍的打压,根本不接受他。最后,吕布去投奔刘备,才有了落脚的地方,可那厮转眼就夺了刘备的徐州,是典型的白眼狼。

    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是被鄙夷的对象。

    因此,徐荣面对张济和樊稠夹攻,也没有投降的打算。

    七尺男儿,死战到底!

    ps:保底第三更,求收藏、鲜花。

    ps2:现在pk票过6o,贵宾过4o.需压加更1o章,已经加更6章,还欠4章,今晚继续加更。更新时间很晚,诸位就不用等待了,明日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