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下雨了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密林,潜藏着几个人影,其人便是徐荣。≯ >≥  ≦.﹤≦1≤Z<W≤.≤≦

    他身穿黑色甲胄,半蹲在地上,躲在密林盯着城门外的李儒、樊稠和李蒙。徐荣神情镇定,脸上并无慌乱的神情,但乌黑亮的眸却带着丝急色。

    他和段煨率领大军出城的时候,已经是二更天。

    然后,又在路上来回,耗费了个多时辰。等返回县城外,在密林等候樊稠领兵前来,又浪费了段时间。此时,已经是三更天末尾,即将到四更天,时间对于徐荣来说,非常紧迫,必须要抓紧时间,才能完成他的目的。

    古时,入夜后有五更。

    晚上7点至9点为更,9点至11点为二更……每更间有两个小时的间隔,到五更天的时候,天色已经灰朦朦亮,五点左右。

    徐荣领兵埋伏在树林,已经快到四更天,换句话说,现在已经快凌晨1点了。徐荣后续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两个小时太紧张,无法完成全部的事情,他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去安排,再设下计谋,让李儒等人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李儒和樊稠以及李蒙留在城外,徐荣不能起攻击。

    其原因,是因为徐荣麾下只有七千余士兵,而樊稠麾下却有几万士兵,双方的兵力悬殊太大。因此,徐荣必须要以智取胜,否则双方都靠个个士兵冲上去对垒,最后失败的肯定是他,徐荣躲在密林,急切的盼望着李儒快些进入城,他才能开始准备。

    徐荣左侧,个士兵脸上露出急切的神情,压低声音说道:“将军,他们在城外磨磨蹭蹭的,是不是现情况了?”

    徐荣神色坚毅,摇头道:“不可能,我们做得很隐蔽,不会被现的。”

    士兵还欲说什么,到嘴的话却没有说出来。表面上,布置得很隐秘,但仔细的观察,或者是警觉性高的人,定能查出来。

    时间流逝,个时辰转眼就过去了。

    李儒、樊稠和李蒙三人骑在马上,相互间谈笑风生。到现在,交战早已经结束,三人却还是没有进城。由于李儒三人留在外面,攻打城池的士兵都留在外面,只有少许士兵在城打扫战场,将城楼上或者是城下的断肢断臂清扫干净。

    四更天,此时已经是四更天了。

    时间,对于徐荣来说,越来越紧迫。

    他躲在密林,额头上渗透出细密的汗珠,握住剑柄的右手手心也布满了汗水,身体虽然半蹲着,可他却清晰的听见怦怦直跳的心跳声。他抿紧嘴唇,双眼死死的盯着李儒,可李儒依旧没有动静,骑在马上和樊稠等人聊天。

    徐荣身后,名士兵等得不耐烦了,出言劝说道:“将军,都等了近两个时辰了,他们还没有进城,我们怎么办,是否起进攻?”

    徐荣摇了摇头,越是这时候,就更加需要冷静下来。

    相比于任何个士兵,徐荣心都更加急迫,但事情急不得,不能慌。

    若是他拥有董卓麾下的飞熊军,直接领兵冲杀出去,杀他个天翻地覆。然而,他麾下的士兵连精锐都称不上,只有其的少部分才是精锐士兵,还有大部分都是刚招募起来,或者是参军时间不长的士兵。

    两相比较,徐荣麾下士兵的经验比不上樊稠麾下士兵的,士兵的数量也比不过,唯击败樊稠的办法便是出奇制胜,夺得胜利。

    “将军,进城了,他们进城了。”

    突然,个士兵低呼声,脸上露出雀跃的神情。

    徐荣看见大军挪动,而李儒、樊稠和李蒙也进入城,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紧绷的神情也放松下来。

    他手招,名小校便走到徐荣身旁,等候吩咐。

    徐荣神色严肃,吩咐道:“吩咐士兵准备好,等待我的命令。”

    “诺!”

    校尉回答声,便转身准备去了。

    ……

    城,县城府衙。

    李儒和李蒙,以及樊稠坐在大厅。

    樊稠脸上带着迷糊的神情,说道:“李先生,为什么让我们在城外逗留了个多时辰,您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到现在,我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樊稠脑袋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李儒搞的是什么名堂,但李儒让他配合,他也只能答应下来。

    李蒙也问道:“先生,您说吧,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李儒神色凝重,说道:“城的许多房屋泼上了桐油,只要碰到明火,立刻就能燃烧起来。到时候,城四处燃起大火,局势混乱,徐荣和段煨就有可趁之机,趁着我们自乱阵脚的时候,以逸待劳,将我们的士兵剿灭。”

    此时,李儒并不知道段煨已经死了。

    他得知黑衣人传来的消息,便以为段煨和徐荣离开后,虚晃枪,便回来了。

    樊稠闻言,噌的下从坐席上跳了起来。

    他伸手指着李儒,大声说道:“李先生,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呢?现在城的房屋被桐油泼过,旦明火点燃,火势燃成片,我们在城必定成为瓮之鳖,快,快,先出去再说。”

    樊稠心慌乱无比,只想着逃出去。

    李蒙也感觉如坐针毡,坐不住了,他责怪的看了眼李儒。他和樊稠没有搭理李儒,都在同事时间站起身,溜烟儿跑出县府大厅。

    大厅,李儒微微摇头,暗道两人难成大事。

    点小事情就吓成了这幅模样,哪有执掌天下权柄的能耐呀!他从坐席上站起来,朝大厅外走去。刚走出大厅,就看见樊稠和李蒙掉头跑了回来,樊稠问道:“先生,你神机妙算,定然有破敌之计,请先生教我。”

    李蒙也跟着说道:“请先生教我!”

    这两人,刚开始被吓得心肝直跳,直接跑出大厅。但是还没跑到县衙门口的时候,樊稠转过脑袋往身后瞅了瞅,并没有看见李儒的身形,他心觉得惊讶,略微寻思番,便觉得李儒肯定有破敌之计,否则不可能继续留在大厅,而不快逃跑。

    他和李蒙跑了回来,就是请李儒出谋划策的。

    李儒见此,笑说道:“两位将军放心,这次不过是有惊无险,并无大碍。管他什么大火,等大风起,暴雨骤降,徐荣和段煨想要火攻的计策就失去作用。我们进入城,就是为了引蛇出洞,将徐荣和段煨引出来,才能举歼灭。”

    “啊??!”

    李蒙听了后,惊呼声,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好半响之后,李蒙才问道:“先生,若没有雨,又该怎么办?”

    樊稠也盯着李儒,目光灼灼。

    那眼神,好似李儒脸上的表情不坚定,他就要立刻离开,领兵返回。因为李儒的话太不靠谱,若是大火燃起来,天上却没有下雨,他们肯定被大火烧得体无完肤,到时候几万士兵蜂拥着冲向城门,死伤无数,徐荣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李儒抱拳说道:“两位将军,儒以性命担保,今夜绝对会下雨,而且大雨已经在酝酿,个时辰之内,便会有骤雨降下。”

    樊稠问道:“先生如何得知?”

    李蒙想了想,接着说道:“先生别说是鬼神之助,我和樊稠不相信这个。”

    李儒大袖拂,笑说道:“两位将军太小瞧儒的能耐了,子不语怪力乱神,李儒对于鬼神之事,从不涉及。这天降大雨,和鬼神并没有联系,儒这段时间都在观察天气,是以知道今夜会有骤雨。作为个谋士,天地理、行兵布阵,都要有所涉及,能推断出下雨的时间,并不出奇。”

    樊稠和李蒙相视眼,旋即异口同声的说道:“好,我们陪先生豪赌场。”两人都是胆子贼大的人,见李儒说得肯定,立刻答应下来。

    “呜!呜!呜!”

    夜空,城外突然传来高亢尖唳的号角声。

    李儒听见后,说道:“来了!”旋即,他又说道:“将军,赶紧将所有士兵集合在宽敞的地方等待命令。大火燃起后,让其余的士兵忍耐会儿,因为大火不会持续不了多久,便会有大雨大降临,到时候,就是大军冲杀的好机会。”

    两人点点头,立刻去整军集合。

    “轰!”

    声闷响传来,县府竟然率先燃起了大火,火势非常大,再加上有桐油浇灌在府,大火顷刻间燃烧起来,灼灼逼人。县府燃起大火的时候,城相继又有许多地方燃起了大火,处处大火燃烧,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所有的火势连接在起,整座新丰城的温度快的往上窜。

    寂静的夜空,百姓的惨叫声不断传来。

    李儒在几名黑衣武士的保护下,往士兵驻扎的地方行去。路上,李儒看见百姓们狼狈的跑出来,或者是身上燃起了大火,心冰冷无比。

    徐荣此人,好狠的心呐!

    为了将西凉军逼入绝境,徐荣竟然让城成千上万的百姓也跟着陪葬,可谓是毒到了极点。世人都说他毒杀皇帝,帮助董卓霍乱朝纲,狠辣无比,却不知徐荣把火让新丰城的百姓陷入火海当,更加凶狠毒辣。

    李儒摇摇头,来到了大军集结的地方。

    所有士兵聚集在处空地,因为空地非常宽广,周围也没有什么房屋,还没有受到大火波及。然而,这不过是短时间的情况,旦火势蔓延过来,空地也不能幸免。

    幸好有樊稠和李蒙压阵,大军并没有乱。

    两人见李儒走来,顿时松了口气。

    ……

    城外,徐荣领兵杀出,屯兵在外。

    大军列阵,徐荣率领七千多大军站在城外,等樊稠和李蒙的大军逃出来。留在城的士兵被大火烧,肯定会狼狈逃窜,他就可以以逸待劳,举诛杀逃出来的士兵。这样的计谋,才是真正的以逸待劳。

    城,已经是火光冲天,通红片。

    可惜的是,城门口依旧没有士兵杀出,所有的士兵还留在城。

    徐荣看着空荡荡的大门,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不过,徐荣看着红透了半边天的新丰城,脸上露出抹笑意。他并不着急,因为士兵在城呆的时间越长,饱受的煎熬就越久,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静静地等樊稠和李蒙带着大军狼狈逃出来。

    “轰隆隆!“

    突然,漆黑的天上响起了炸雷。

    阵微风吹过,徐荣感觉到脸上凉,下雨了。

    ps:保底第二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