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死在马蹄下(加更6)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龙虎金枪探出,枪尖刺破空气,转瞬间就到了段煨跟前。小≯说 ≥> .那闪电般的度,让段煨想要举刀格挡都来不及,只能闭目等死。

    “我命休矣!”

    段煨心叹息声,暗骂徐荣给了个狗屎差事。

    若领兵来佯攻的人是徐荣,就不是他死,而是徐荣被杀了。

    正当段煨闭目等死,已经放弃抵抗的时候,却没有感觉到身体传来痛楚,他刚睁开眼睛,就听见刺痛耳膜的金铁交击声响起。只见身体前面突然冒出柄战刀,战刀横空击出,刚好挡住张绣的龙虎金枪,迫使枪尖的位置生变化,没有刺段煨。

    张绣见大好机会被士兵破坏,心腾的升起股怒火。

    他眉头挑,大喝道:“去死!”

    声大喝,如炸雷响起。只见张绣身体侧,抡起龙虎金枪,猛地抖枪杆,枪尖抖动的时候往前猛然探出,便戳在了刀刃上。顷刻间,股巨大的力量从枪尖山传递出去,如流星坠落,力大无比,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点之上。

    这击,不仅度快,而且力量大,直接将战刀戳飞了。

    张绣没能杀死段煨,心怒气噌噌的往上升。他低喝声,龙虎金枪撩、削,瞬间就在刚刚递出战刀挡住枪尖的士兵脖子上留下了道血痕。

    “噗!”

    突然,血痕乍裂,鲜血喷溅,士兵睁大眼睛,砰的声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

    张绣目光转向段煨,喝道:“段煨,受死!”

    段煨听见张绣的怒吼声,心颤,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刚刚张绣金枪朝他刺来,让他在鬼门关走了遭,心产生了浓浓的恐惧。此刻,张绣从后面追来,让段煨觉得跟在身后的张绣简直是黑白无常,专门勾人性命。

    他撒开脚丫子,快的冲入士兵,想借助士兵挡住张绣。

    然而,对于自己的性命,每个人都非常看重。

    段煨如此,他麾下的士兵也是如此。当段煨撒开脚丫子想要后撤的时候,前面的士兵也已经转身后撤,根本不管后面还在被张绣追杀的段煨。况且段煨已经下达后撤的命令,有了命令,士兵们理直气壮的逃窜,谁去管段煨的死活,先把自己保住再说。

    段煨身边,除了十来个亲兵外,竟没有士兵保护。

    好在有个算个,也能勉强拖住张绣的步伐,让段煨抓住短暂的机会逃窜。他快奔逃,距离张绣越来越远。

    只要再过会儿,段煨就可以冲入士兵,不被张绣死死盯住。

    然而,就在这时候,声洪亮的吼声从前方传来,道火红色的影子冲了出来。来人身穿黑色甲胄,偷开铁盔,胯下匹汗血宝马,手杆普通的镔铁长枪。他挥舞手长枪,遥指段煨,喝道:“段煨,立刻投降,本将保你不死。”

    段煨看了来人眼,喝道:“张济,本将誓死不降!”

    张济冷声喝道:“不投降,你就去死!”

    说完,张济嘴角勾起抹冷笑,手镔铁长枪对准了段煨,朝段煨冲去。他虽然武艺比不上张绣,但骑在马上,借着战马冲击的力量,人借马力,力量十足,也非常的厉害。镔铁长枪探出,刺破空气,挂着股刺耳的尖啸声,刺向段煨。

    段煨害怕张绣,却不见得会害怕张济。

    和张绣相比,张济差得太远。

    段煨眼见张济冲过来,神色凝重,凝神备战。在战马冲过来的刹那间,段煨身体猛地跳,手战刀豁然劈出,和张济的长枪碰撞在起。

    “铛!”

    兵器碰撞,相互撞击的地方迸出溜璀璨的火星,散出焦糊的味道。

    张济借助战马的力量,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只是武器碰撞后,感觉双手麻,握住长枪的手险些松开来,差点握不稳长枪。

    和张济相比较,段煨更是不堪。

    他挥舞战刀和张济的镔铁长枪碰撞,感觉如遭雷击,噌噌的连连后退,连续后退好几步之后,才得以稳住身形。虽然他和张济的实力相差不多,却感觉虎口麻,握住战刀的手在轻微的颤抖着,五脏也轻微的受到震荡。

    由于段煨没有战马,上来便吃了个大亏。

    张济见段煨冥顽不灵,大吼道:“杀!”

    声大喝,张济带来的士兵顷刻间起了冲锋。个个士兵凶悍的冲向段煨带来的两千余士兵。因为遭到埋伏,段煨带来的士兵被包围起来,不管怎么突围,或者是往哪个方向突围,都遇到士兵阻拦,想逃走非常困难。

    如狼似虎的士兵冲上去,杀向段煨麾下的士兵。

    “啊啊??!”

    黑夜,惨叫声不断响起。

    火光照耀下,蓬蓬猩红的鲜血喷洒出来,带着温润的热气,散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两军交战,尤其是张济和张绣率领着几千士兵围攻段煨的两千余士兵,眨眼间便成了边倒的局面,形成张绣率领大军杀戮的局面。

    鲜血流淌,尸体横飞。

    士兵们神色癫狂,大声怒吼着,不知疲倦的挥舞着手的战刀拼命。此时,段煨看见士兵节节败退,脸上露出颓败的神情。

    张济看向段煨,再次喝道:“段煨,可愿意投降?”

    段煨知道大势已去,继续抵抗也只能是徒增伤亡,便想要放弃抵抗了。

    他环顾四周眼,深吸口气,说道:“我愿意……”他刚说出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后面的话,身后便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段煨回头望去,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只见张绣神色狰狞,手提着龙虎金枪,骑着汗血宝马快冲过来。战马冲到段煨跟前的时候,张绣勒住马缰,使得战马扬起四蹄,朝段煨踩下来,那巴掌大的马蹄落下,让段煨睁大了眼睛。

    “啊!!”

    段煨睁大双眼,大吼声。

    “嘭!”

    马蹄落下,踩在了段煨的面颊上。

    战马奔驰过来,本就已经蓄满了力量,因为张绣突然间勒住马缰,战马陡然扬起前半部分身体,那巨大的惯性随着战马落下的时候,马蹄已经带着千钧之力,马蹄落在段煨脸上,立刻便响起嚓咔嚓咔的声音。

    “噗!噗!”

    段煨连连吐血,面颊已经被战马踏碎。

    不过因为他的脑袋没有被马蹄踢到,才保住了性命。

    然而,马蹄的力量非常大,直接将段煨踢飞出去,又往前翻滚了两下。此时,段煨不仅破了面相,脸上也是疼痛无比,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脸上传来,让他痛不欲生。可惜的是,段煨的霉运并不止于此,他往前翻滚两下后,正好在马蹄落下的地方。

    “砰!”

    声闷响传来,战马的马蹄踩在段煨身上。

    这下,力量较先前更加威猛。

    马蹄落下后,不仅承载了战马所有的力量,还承载着张绣的力量。战马的马蹄踏在段煨身上,立刻便将段煨踩死,失去了气息。段煨死得很憋屈,因为马蹄踩在他的胸腔上,巨大的力量瞬间压碎段煨的胸腔,让他窒息而死。

    他的面颊已经烂成团,猩红的鲜血汩汩流淌,眼珠子也突出来,透出不甘的神情。然而,他却已经成了马下亡魂。

    没被张绣杀死,却被张绣胯下的汗血宝马踩成肉泥。

    其死法,真够倒霉的。

    临死的时候,还被如此折腾番。

    张济看见段煨身死,脸上闪过丝悲哀,毕竟都曾经是董卓麾下的将领,现在段煨被杀死,让张济心升起兔死狐悲的感觉。不过,张济瞬间便恢复过来,大吼道:“汝等主将死,降者不杀,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声大吼,令正在抵抗的士兵乱了阵脚。

    张绣手提龙虎金枪,看了眼已经死去的段煨,嘴角勾起抹笑容。

    他刚才已经听见段煨说出‘我愿意’三个字,也能猜出段煨准备投降。但是,张绣非常讨厌段煨这样的墙头草,会儿投降王允,会儿又投降他们。段煨这样的人,死不足惜,没有让他饶段煨命的理由,因此张绣策马将段煨踏死,而不是枪杀死。

    他骑着汗血宝马,也跟着张济大吼。

    声音在夜空回荡着,传入个个抵抗的士兵耳。

    段煨被杀,本就步步后退的士兵立刻放下武器,跪地投降。

    士兵的交锋,终究还需要个顶梁柱。然而,当军队的顶梁柱被杀后,再也没有能够撑起大局的人,局势便顷刻间崩溃,没有人愿意继续抵抗。

    段煨麾下的士兵刚投降,还没有来得及收殓尸体,营地已经走出来行人。

    最前面的人,赫然是贾诩。

    他打量了眼战场上死去的士兵,又看了眼投降的士兵,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贾诩手挥,吩咐身旁的士兵,让士兵将张绣和张济请来。

    张济带着张绣来到营寨门口,问道:“先生,有什么事情么?”

    贾诩神色凝重,正色道:“事情有些复杂,领兵的徐荣不是简单角色。这次,李儒恐怕遇到麻烦,很可能在新丰城栽个大跟头,你们两人立刻领兵出,即刻前往新丰城,快和李儒汇合,并且禀报营地生的事情。”

    张济不明所以,问道:“先生,到底生了何事?”

    贾诩解释道:“段煨带来的人不多,也没有率先起攻击,仅仅是派士兵吹响号角佯攻营地,这样的方法显然是徐荣的计谋。他利用段煨吸引探子的注意力,然后领兵返回新丰城,却等着李儒领兵前去,肯定设下了重重埋伏。如今你局势非常危险,希望李儒能识破徐荣的计谋,夺下新丰城。”

    顿了顿,贾诩说道:“两位将军立刻去接应李儒,保证他们的安全。”

    张济想了想,说道:“好,我这就去,不过留下张绣保护营地。”张济目光看向张绣,吩咐道:“你留在营保护先生,我领兵前去帮助樊稠和李蒙。”

    贾诩摇头说道:“小将军武艺高强,正好可以前去帮忙。现在段煨已死,剩下的士兵不足为虑,张将军和小将军尽管去,不用担心营情况。”

    张济和张绣点点头,留下少许士兵后,领兵往新丰城赶去。

    ps:加更第6章,由于pk票过5o,贵宾票过4oo,总共需要加更9章。这是第6章,求收藏、鲜花。收工。